‧注意事項

 

 此為「妖夜綺談-宵闇異聞記事」企劃之創作。

 人物設定也許會依創作發展進行更新──最後更新時間:2021/01/02

 時序皆為一期(2014)的初始基準,並由現實時間推演。

 


 

❖ 主參與角色

千代宮 和澄

❖ 千代宮家

千代宮 和己

香月 和緒

千代宮 一司/恒

❖ 神靈及其從屬

那一位大人/知遙

另一位大人

旅雨

夜詩

❖ 厄除

輝心

淵 逢月

霜鳥 柊陽

貝爾納德‧克拉克

❖ 怪異

命運之人

 


 

undefined

千代宮  和澄(Chiyomiya Kazusumi

男性/一般人類/1024日(霜降)誕

  • 黑髮黑眼,及肩的頭髮在四期後留長了些,平時以紅線紮成低馬尾。
  • 偏好糰子與綠茶、抹茶口味的糕點。
  • 主要武器為日式軍刀,同時背後腰部亦配有一槍袋。
  • 家裡是侍奉神明的神社,卻與具有宮司、巫女資質的手足們不同,是沒有一絲靈力的普通人,原本完全感受不到妖異之輩的氣息。
  • 本身比一般人容易被妖異之輩給依附、作祟,也因為家庭背景而多半為報復性質,再加上自身沒有能力祓除抵抗,導致兒時體弱多病。為了避免大部分的外來負面因子(偶爾仍有較強力的作祟),一歲半後便未出過自家神社,這段期間多半在閱讀家中的古典書籍。
  • 之所以加入厄除,是因為曾有段神隱經歷,家人及自身希望此後能有保護自身的能力。
  • 本來感受不到任何妖異,神隱回歸後感受得到怪異如平常生物般,可亦僅只於此。體質方面,貌似變得低階妖異無法輕易依附作祟(身體也得以跟一般人一樣健康),然低階以上者依舊;外貌方面,神隱歸來時為六歲模樣而後開始成長,故比實際年齡少十二歲。
  • 背負的故事關鍵字是「籠」。事實上,和澄一直沒能完全逃脫「籠」之中。

❖關鍵字❖

  • 家人

  接受來自親人的關心,但還是盡量別讓他們過於擔心自己的事。

  拿自己的兄姊們沒辦法(弱點是兄姊的眼淚),特別是兄長和己(因為是非常真性情的哭)。

  對於弟弟一司,理性上知道對方是自己的弟弟,但沒有實感;很清楚對方相當討厭自己並且知曉原因,也接受了一司對自身的厭惡而以平常的態度面對。比較偏向平輩的相處,可依然試著扮演哥哥的角色,平常會特別帶帝都的新奇食物、或物品予之。

  • 神隱

  六歲的時候,在房內聽到一個聲音,然後就此從自家消失無蹤。

  失蹤期間家人曾多次請示所侍奉的神祇,神祇卻從未給予答案、只是保持沉默。

  十二年後,又突然一個人站在自家神社鳥居下的中央,對於神隱期間的經歷,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記憶似乎只停留在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於是,有長達十二年的空白時期。

  當家裡的人再次請示神祇確認身分而得到肯定的答覆,但神隱之事仍保持沉默。

  • 後遺症

  重回世間的模樣為失蹤時的六歲外貌,回歸一般生活後才再開始成長,但略慢。

  留有一小後遺症:在內心激動時頭髮會暫時變成略金的白色,眼睛也會轉為金色(心情恢復平靜即變回本來的黑髮黑眼),不過,由於本身情緒一直維持相當平穩的狀態,所以極少見。而在白髮金眼的狀態時,像是力氣、速度或是反射神經……等身體能力皆有上升的傾向,但本人認為此僅是一時情緒激動而促使體內利於運動的激素分泌的關係。

  或許是那段神隱空白時期所致,多以平淡的眼光看待世間的一切,情緒波紋不大,但並非沒有任何情感表現,只是比較少且稍微不明顯;待人處事方面,尚且算是穩重而看不出十二年的空缺,然少數時候思想邏輯會突然稍稍偏離其他人。也因此,面對怪異時採酌情處理,將怪異當作一般存在,只是跟人類一樣多少有為善者、為惡者之分。

  • 空白十二年

  空白的十二年意外不影響和澄的認知,以六歲模樣回歸、記憶只到失蹤前一刻,但依然對自己的歲數沒有疑問,認為歸來當時的年紀確實是十八歲,姑且也有符合年紀的基本常識跟知識。對和澄而言,覺得自己有活過那十二年,惟不清楚那時到底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 紅線

  和澄現在拿來綁頭髮的紅線,是神隱歸來時手上緊緊拿著的物品,一直認定此為神隱之事的唯一線索,同時心中莫名覺得十分重要。

  • 戀愛

  要是意識到自己對他人的愛戀好感,是個會直率表達出來的人,會是先告白的那一方,在千代宮家的直率特徵上幾乎都是這類型。如果對方被動,和澄會自己主動做出親暱的舉動(滿能接受一些西方比較開放的互動),這點是手足中比較突出的特質,而對方主動的話也會順著好好配合。

  • 傷疤

  右手腕正面有一不規則傷疤,對外表示此為過去貪玩所致──當年要兄姊帶自己到神社外玩而遭遇妖異侵襲,經由家人實施禊祓儀式以及所侍奉神祇的幫助下,最終得以脫離險境,本可能廢掉的右手,也因所侍奉神祇幫忙而只留下了一傷疤。

  右肩有一延伸至胸口的大傷疤,對家人保密。唯某次休假回家,更衣時不小心被一司撞見。

  經歷被捕拷問一事後,身上留下不少傷疤,又以左胸上的燒燙傷疤尤為顯眼。

  • 月亮

  觀看月亮時的和澄往往容易給旁人一種遠不可及的感覺,像是要離開這個世間前往如月亮般遙遠的地方,此為神隱歸來隱隱出現於和澄身上的傾向,除非一直很注意和澄,不然一般不會察覺這件事。設定上,月亮是和澄的代表物,三位影響和澄人生比較大的角色以月相來代表,分別是──望月、半月、蝕月(月蝕),此外亦有眉月、十六夜、朔月等其他月相代表。

❖各期簡歷❖

  • 一期(26歲/165公分/軍曹)

  從小到現在都未看過自家侍奉的神祇跟神使,即便神隱回歸,也因多逢要事而未能見上一面,直到「三ノ夜」才第一次接觸神使「旅雨」。也由此得知,所侍奉的那一位大人拜託神使旅雨暗中保護離家在外的自己,「一ノ夜」及「二ノ夜」皆受到那一位大人跟旅雨的幫助。

  年末回家,於通往書庫的緣側第一次見到那一位大人「知遙」。

  「四ノ夜」被蕎麥麵攤店主指出用來紮髮的紅線是相當稀有的東西。

  「八ノ夜」裡,與「六ノ夜」有一面之緣的占卜師重逢,猜測占卜師知道神隱之事,但占卜師僅給予初夢的解釋並點出「命運之人」的存在,其餘未再多言。

  • 二期(26歲/165公分/軍曹)

  和澄的期望獲得知遙的回應,此後之間開始書信往來。問候信以外,還收到一戀愛和歌。

  • 三期(26歲→27歲/165公分/軍曹)

於生日時,與一司和好。

  • 四期(27歲/166公分/曹長)

  與一司的感情已明顯改善。

  四期末了後,因為某件事而被捕並拷問,主要在輝心的介入下解決。

  本以為就此告一段落,卻在大年初一收假歸隊時發現輝心的處分公告,於是,在輝心停職閉門思過期間必以往更常前去輝心私宅打擾(關心)。

  • 五期(28歲/169公分/曹長)

  輝心的停職處分剛結束,獲知輝心最終被降職為陰陽權博士,自此致力幫輝心復職。

  同時也表示幫輝心也等於幫自己,因為已經決定要提升自己的軍階。

  • 六期(29歲/170公分/曹長→准尉)

  同輝心參與幾次危險作戰,後來,在輝心任務身陷險境時及時前往救援。

  聽說高層終於有意讓輝心重新升格為陰陽師,而自身也獲得不少好的評價。

  最終,兩人一同升階。

  • 七期(30歲/171公分/准尉)

  七期末了後,年滿三十二歲而身體年齡長足二十,得以飲酒。

  於酒宴上展現出驚人的酒量。

  • 八期(32歲/171公分/准尉)
  • 未來情報

  十年後,為十紋的大尉。

 


 

─以下是與和澄相關的NPC─

 

千代宮 和己(Chiyomiya Kazuki

男性/29歲→35歲/177公分/77日(小暑)誕

  • 黑短髮,黑眼,左眼旁有一淚痣。千代宮家的長子,為和澄的哥哥。
  • 神社繼承人。先不提既有的資質,因為自身的努力而在禊祓與靈力應用方面皆相當優秀。
  • 為人和善穩重,私底下很愛哭,有著第一個出生的孩子之責任感,即典型的哥哥性格。
  • 對底下的弟妹非常疼愛,特別是比較年幼的兩位弟弟。其中,和澄其體質招致的經歷且離家在外,所以格外掛念這個弟弟。
  • 由於和澄過去體質易遭妖異侵襲作祟、更有一瀕死經驗,導致心裡對所謂的「汙穢(主要針對會影響自家人的)」有嚴重的疙瘩,也因為神隱事件而不信任自家侍奉的神祇知遙。
  • 過去相親一直以失敗收場,在女性之間的評價不佳,但已婚。

❖關鍵字❖

  • 過度保護

  對和己而言,第一次是因為自己錯誤害和澄遭受危險,從這之後就變得過度保護和澄,然而,第二次在自己什麼也沒能做的情況,和澄就突然從家裡憑空消失了──也因此,儘管平常都很寵溺保護和澄,可是和己一直認為自己沒有保護到這個弟弟。而現在和澄又要離開家,等於自己可能又無法保護和澄了。

  • 厭惡厄除

  本身非常不希望和澄加入十紋,認為十紋機關是個糟糕的地方,到帝都看和澄時若有其他十紋成員會馬上將其弟護到身後並狠瞪對方。最後還是尊重和澄,親自將和澄送入十紋。

 

香月 和緒(Katsuki Kazuo

女性/28歲→34歲/161公分/56日(立夏)誕

  • 黑長髮,黑眼。千代宮家的長女,為和澄的姊姊。
  • 前神社巫女,目前已出嫁。和哥哥和己一樣,特別鑽研禊祓與靈力應用方面的能力。
  • 在人面前朝氣又不失莊重。行事作風實際上比和己理性內斂,又略帶強勢氣場。
  • 對底下的弟弟們非常疼愛。其中,和澄其體質招致的經歷、以及離家在外,所以又格外掛念這個弟弟。不過,與和己相比,溺愛弟弟的表現較為收斂。
  • 跟和己一樣,對所謂的「汙穢(主要針對會影響自家人的)」有少許疙瘩,但程度輕很多,也因為神隱事件而對自家侍奉的神祇知遙多少抱持著一點的質疑。
  • 於二十歲、和澄回歸那一年出嫁,很慶幸自己出嫁前能再見到和澄。

 

千代宮 一司(Chiyomiya Kazushi)/恒(Kou

男性/一般人類/97日(白露)誕

  • 黑短髮,黑眼。千代宮家的么子,為和澄的弟弟。
  • 雖然不是繼承人,可仍協助神社的維護管理、以及大祓等祭祀典禮。
  • 四期時加入六生,屬於輝心的弟子。升階為陰陽生時接受輝心的其中一隻管狐式神。經常頭痛於管狐式神時刻想往和澄黏過去,並總是稱其為「性騷擾大叔」。
  • 過去遇上跟和澄有關的事會有些彆扭不悅,不過,本質上還是個認真正直的年輕人,對待他人相當禮貌友善;和好後,則充分展現出原本的直率性格。

❖關鍵字❖

  • 厭惡和澄(三期之前)

  三期和好之前討厭和澄,平時對其口語上較為惡劣。其原因為:和澄失蹤的那段期間,全家人籠罩在悲傷的氛圍下,剛好有了他這個孩子,此後,家裡的重心都放在他身上;然而,九歲的那一年和澄回歸,家中的重心也因此全轉移至和澄身上,覺得自身受到冷落。

  • 追隨腳步

  與和澄和好後,決意加入六生。由和澄帶往書院辦理手續及會見書院管理階層,當日拒絕管理階層「直接用陰陽生身分入書院」的提議,而以最初的直丁開始六生書院生活。

  • 師徒關係

  跟輝心表面是師徒,但是一司並沒有真的將輝心當老師(輝心也知道)。主要一司本來就是因為和澄才會想跟在輝心身邊學習的,受到輝心的影響比較小,反倒比較擔心和澄跟輝心的相處,認為兩人有一定的相似之處,使他總覺得不得不顧好。經常直接跟輝心抱怨「您到底將別人兄長當作什麼了啊」之類的話。

❖各期簡歷❖

  • 一期(17歲/176公分)

  某次和澄休假回家,不小心撞見和澄更衣,因而發現和澄右肩有一大傷疤之事,追問下得知部份源由,心中有些疑惑和澄為何願意回答他各項事情的實情。

  • 二期(17歲/176公分)
  • 三期(17歲→18歲/176公分)

於和澄生日時,與和澄和好。

  • 四期(18歲/178公分/直丁→陰陽生)

  與和澄的感情已明顯改善。

  由於和澄右肩傷疤的源由,再加上幾次事件,變得擔心和澄。

  與輝心幾次接觸下,從其口中了解部份和澄的事,促使決心加入六生並拜於輝心麾下。

  成為六生後以「恒」為名,轉變自本名一司(Kazushi)→一司(Hitoshi)→恒(Hitoshi)→恒(Kou)。此外,對和澄的稱呼變為「澄」,但面對不能使用真名之情況則稱呼為「哥哥」。

  加入六生時,由和澄帶領面見高層長官,高層鑒於本身資質而欲提拔至陰陽生,不過,一司認為自己不應成為特例、於基層做起才能磨練自己,最終回絕了高層的好意。

  於某次夜中通知輝心的時候,發現疑似和澄所穿的木屐,而有些懷疑兩人的關係。

  • 五期(19歲/178公分/陰陽生)

  由於新年時跟輝心談過一些關於和澄的事,而對輝心感覺有些複雜。

  跟著其兄和澄幫助輝心復職。

  • 六期(20歲/178公分/陰陽生)

  在和澄毫不猶豫打算前往救援輝心的時候,得知和澄知道輝心真名一事。

  • 七期(22歲/178公分/陰陽生)

七期末了,升階為陰陽得業生,繼續待在輝心身邊學習兼協助。

  • 八期(23歲/178公分/陰陽得業生)
  • 未來情報

  十年後,為六生的陰陽權博士。

 

所侍奉的那一位大人/知遙(Tomoharu

男性/解厄之神/183公分

  • 千代宮家維護的千陽神社所被侍奉的神祇。司掌解厄性質,祓除世間一切災厄。
  • 為避免直呼神祇之真名,千代宮家皆以「知遙(Tomoharu)大人」稱呼、或「所侍奉的那一位大人」代稱,源自神社名千陽(Chiharu)→知遙(Chiharu)→知遙(Tomoharu)。
  • 平常穿著公家著物,面戴純白且無五官孔洞之面具,其下面貌為黑髮紅眼的俊秀青年。
  • 性格溫和穩重,面對任何事都不太動搖。平時大多面帶笑容,平易近人。
  • 雖主司禊祓汙穢,與另一位性質相對,但彼此生成根源相同,故也具反映災厄之能力。也因此,對於世間汙穢有一定程度的寬容,才會容許並歡迎半妖的逢月進入神社。
  • 喜好和歌,故神社書庫藏有不少相關古典書籍。
  • 與千代宮家的人一樣擔心和澄,便派遣神使旅雨前往帝都暗中保護和澄。
  • 背負的故事關鍵字是「矛盾」。其實一直處在各種死循環的「矛盾」上。

關鍵字

  • 神社歷史

  過去山林土地被妖異瘴氣所侵擾之際,自高天原降臨了兩名神祇,並為人們祓除淨化了妖異及汙穢,人們十分感謝兩名神祇並建造了神社侍奉兩名神祇,可是,其中一名神祇並未接受而逕自回去了高天原,留下來的神祇便從此坐鎮於那塊土地,那名留下來的神祇就是知遙。

  • 髮型

  目前為短髮。以前看似短髮,實留有長至肩胛骨的低馬尾(往往被千代宮家擁有靈感之新生兒的拉扯,不時拿此事揶揄千代宮家的人,並視為千代宮家的回憶跟羈絆),不過,約在幾年前突然完全變成短髮。

  • 土地守護

  由於知遙的本質並不是土地神,是額外用自己的神力掌控土地狀況,也因此,對土地狀況的感受並沒有像本質為土地神者來的直接且靈敏。平常除了待在本殿或是在神社境內之外,也常常會在自己坐鎮的土地散步實際看看狀況。

  • 純白面具

  實際上確實是純白且無五官孔洞的面具,可是,事實上會因為看的人的心思而在不同人眼中會是不同樣的面具,然後,不為這些心思所動的人就能看到純白的面具。

  • 戀愛

  平時是個超脫世俗的神仙。如果對方跟自已一樣屬於不是人類的立場,那知遙會是個很溫柔、不斷表現出寵溺的戀人。只是,假如對方是人類則會選擇彼此錯過。

各期簡歷

  • 一期

  曾受旅雨請求幫忙解決「一ノ夜:聖瑪麗亞女子學校」事件及「二ノ夜:神岳山的神社」事件。年末時,終日祓除儀式途中到書庫外的緣側休息,便與和澄不期而遇。

  • 二期

  依據和澄的期望而開始書信往來。

 

所侍奉的另一位大人

?/災厄之神/?

  • 千代宮家維護的千陽神社所被侍奉的神祇。司掌災厄性質,反映世間一切災厄。
  • 雖主司反映災厄,與知遙性質相對,但彼此生成根源相同,故也具禊祓汙穢之能力。
  • 本質與知遙相反,但之間既如家人、亦如友人。

關鍵字

  • 神社歷史

  過去山林土地被妖異瘴氣所侵擾之際,自高天原降臨了兩名神祇,並為人們祓除淨化了妖異及汙穢,人們十分感謝兩名神祇並建造了神社侍奉兩名神祇,可是,其中一名神祈並未接受而逕自回去了高天原,留下來的神祇便從此坐鎮於那塊土地,而那名離去的神祇就是另一位。

  • 拜訪土地

  雖說另一位離開了那塊土地,但人們建造的神社仍保留對另一位的祭祀,在千陽神社偏僻處有屬於另一位的神殿,之所以建於偏僻之處是考慮到另一位不喜歡被打擾。據知遙表示另一位有時會心血來潮蒞臨神社,然負責侍奉的千代宮族人都從未察覺另一位的到來。

 

旅雨(Ryou

男性/狛犬/186公分

  • 千代宮家維護的千陽神社裡的神使狛犬之一。
  • 人型時頭上有犬耳、狩衣下有犬尾。髮色跟耳朵上的毛色一樣是偏淺的茶黃色,約長及背部一半並以赤色的細繩簡單豎起,雙眼為焦茶色,而身上穿著水縹色的狩衣,搭配白單衣及藍色的袴,腰間繫著神社的護身符。此外,左手戴著紅色細線編成的手環。
  • 性格如犬。只有對千代宮家的人才會跟朋友一樣親近、甚至有一些撒嬌舉動,面對自己侍奉的兩位神祇以及其他時候,都相當正經而秉持著一般神使該有的形象跟禮節。
  • 由於千代宮家及神社所侍奉的神祇皆相當擔心離家在外的和澄,於是,知遙便派遣其前往帝都暗中守護和澄。每日都跟在和澄身邊,唯獨和澄進入十紋機關時會在外頭守著,偶爾被發派其他要事時也會暫時離開,但會使用力量看著和澄。

各期簡歷

  • 一期

  曾求助所侍奉的神祇幫忙解決「一ノ夜:聖瑪麗亞女子學校」事件及「二ノ夜:神岳山的神社」事件。更於「三ノ夜:墨田川的河童」事件,第一次跟和澄面對面。

 

夜詩(Yoshi

女性/狛犬/169公分

  • 千代宮家維護的千陽神社裡的神使狛犬之一。於神社留守。
  • 性格如犬。只有對千代宮家的人才會跟朋友一樣親近、甚至有一些撒嬌舉動,面對自己侍奉的兩位神祇以及其他時候,都相當正經而秉持著一般神使該有的形象跟禮節。

 

undefined

輝心(Kishi

男性/一般人類/1025日誕

  • 黑短髮,黑眼。隸屬六生的陰陽師,曾遭懲處降職為陰陽權博士,今已復職。
  • 以多隻管狐為式神,似乎尚有他人不知道的式神以及不知道算不算是式神的存在。
  • 平時以「輝心」為名,真名只有本家及書院高層知道,但也有告訴和澄。
  • 身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疤痕,為過去馴服、封印怪異時所受的傷。
  • 秉持著略帶利己的現實主義。依據當前狀況,認為善也好、惡也罷,兩者都是必要的。
  • 原為位階低下的市井陰陽師之子,小時候被陰陽師名門相中所具有的才華,就此成為本家的養子。儘管本身擁有過人的資質,但出身低下之事仍被他人拿來嘲諷。
  • 平時言行舉止有一定教養,不過,一旦心情浮躁時就會變得粗魯許多。
  • 姑且算有一位未婚妻。只是對方目標是正牌本家人,且十分輕蔑輝心的出身。
  • 非常清楚和澄的神隱經歷。
  • 背負的故事關鍵字是「鬼門」。本身傑出的能力是很多怪異或是人類的「鬼門」,而他所背負的 「鬼門」就是他在和澄身邊的最大原因。

關鍵字

  • 出身

  出身平民之下。雖說已廢除階級制度,但仍然無法改變他人對輝心的看法,所以,即便被名門相中正式收編為官籍的陰陽師,名門本家也從未想過用婚姻將輝心完全拉入自家,如果輝心出身於平民或許很早就會結婚了。

  輝心本身也沒打算隱瞞這件事,通常別人提到輝心的時候往往會連帶講他的出身,所以和澄是知道的。也因為不隱瞞,他人針對他出身的惡言大多沒什麼攻擊力,因為輝心都是「我就是這樣。要不然你想怎樣?」的態度。

  由於困苦生活過,而對於吃的方面有一點注重,雖不輕易接受來路不明的食物,但認為無安全疑慮的食物不該剩下,所以在輝心家中吃飯基本上不可以剩下。

  • 私宅

  為方便前往各處處理陰陽師的工作,常申請住在自己擁有的私宅。經常讓和澄吃飯留宿。

  • 代價

  曾接受和澄為了某件事而提出的交易,而交易代價幾乎是要求和澄支付了自己的一切。也因此,作為代價的一小部份經常使喚和澄做任何事,態度上非常理所當然。

  • 師徒關係

  潛移默化下影響一司決心加入六生,因此之間有類似師徒的關係,但也明白追隨和澄腳步的一司並未真的將他視為老師。

  • 戀愛

  是個很清楚自己欲望所在的人,也對自己的欲望相當誠實。只是,因為構築戀愛的是人心,也是一種咒,所以如果真的萌生出這樣的咒,反而會相當謹慎保守對待。總是謹慎地看待「不會停留而不斷變化的現在」,也會從中謀劃自己想要的東西。

各期簡歷

  • 四期(32歲/179公分/陰陽師)

  四期末了後,出面介入解決和澄被捕拷問一事。

  受和澄之邀前往和澄老家神社過新年,大年初一回帝都則收到停職處分,並且被要求在家閉門思過六個月,以待正式處分下達。

  • 五期(33歲/179公分/陰陽師→陰陽權博士)

  六個月停職閉門思過結束,高層下達正式處份而降職為陰陽權博士。

  • 六期(34歲/179公分/陰陽權博士→陰陽師)

  帶和澄參與幾次危險作戰。

  在執行任務身歷險境時,施行術法與怪異抗衡僵持,後來和澄及時趕來救援。

  聽說高層終於有意讓其重新升格為陰陽師。最終,兩人一同升階。

  • 七期(35歲/179公分/陰陽師)
  • 八期(37歲/179公分/陰陽師)

 

淵 逢月(Fuchi Azuki

男性/得年27歲/185公分/少尉(殉職後升為大尉)/723日(大暑)誕

  • 黑短髮,黑眼。為青鬼跟人類的混血兒。
  • 十五歲入伍,與霜鳥為同期好友。二十二歲時與和澄相遇,從那時起就非常照顧和澄。
  • 對和澄懷有好感,而被和己厭惡。

 

霜鳥  柊陽(Shimotori Shuuya

男性/28歲→34歲/178公分/中尉

  • 黑髮黑眼,頭髮過肩略長而平時隨意紮成低馬尾,頭上有一毛髮翹起。為一般人類。
  • 十四歲入伍,與逢月為同期好友,因而二十一歲時與和澄相遇。後更為指導和澄槍術的前輩。
  • 以前都是逢月很熱心於照顧和澄,霜鳥只是多少會顧一下這個後輩,但是逢月殉職後,算是有一點接下照顧和澄這個後輩的工作的感覺。儘管如此,也有一部份是霜鳥跟和澄都曾經歷某件事,所以他們是處於同樣的立場,也因此,變得比較照顧和澄。

 

貝爾納德‧克拉克(Bernard Clark

男性/20歲→26歲/187公分/伍長→軍曹

  • 金髮碧眼。為一般人類。
  • 具洋人血統的混血兒,同時也是告訴和澄很多西洋事物的同僚。

 

命運之人

?/?/?

  • 占卜師所言,與和澄牽扯至深的存在。

 

    全站熱搜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