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ONE PIECE」的同人創作。

 本文的CP為「紅髮魯夫」。

 內容為Plurk上發布的同名短漫之文字版。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ONE PIECE】我會證明的!

 

  細碎的浪花閃閃發光地散落,彷若紛紛落入耳中。

 

  如昔日那般豔陽高照的好天氣,藍天白雲鮮明地襯托背對日光的黑髮少年。

  少年注視著被自己影子些許遮掩住的紅髮男子,投去的熱切視線近乎瞪視,撐在地面的雙手猶如體現心中執念般地禁錮著男子,壓在對方漆黑長披風的手掌心似乎仍有感受到日照下地面熱度的錯覺。

  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少年一股腦兒大聲向男子宣示。

 

  「我才不是小鬼!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哈哈哈!好啊,你證明啊!」

 

  與少年一副意氣用事的模樣相比,男子顯然一派輕鬆。

  我會證明──熟悉的話語勾起了男子一直惦記於心的回憶,那時還是個小不點的少年總是吵著要跟他一起出海,每一天都精神十足、活蹦亂跳的樣子,看著少年的一舉一動一點也不覺得膩。他就像那個時候等待少年的下一個動作,儘管一瞬間曾因某段回憶而遲疑了幾秒,可胸懷中浪潮最終淹沒了那份遲疑。

  見少年誇下海口卻遲遲未行動,男子調侃道:「怎麼了?不是要證明嗎?」

  聞言,少年本已抿著的嘴唇,又閉合得更加平扁緊密。

 

  ──你說你想知道「證明自己不是小鬼」的方法?

 

  少年,昨日曾求助於自己船上夥伴中的考古學家。

  他相信夥伴一定會給他出個好主意。

 

  「對!羅賓妳那麼聰明,一定知道絕對能讓人信服的方法吧!」

  他蹲在室外桌椅旁邊,兩隻手輕輕抓著桌緣望向另一端的考古學家。

  考古學家原本正悠閒地閱讀一冊貌似很深奧而稍微有點厚度的書籍,聽聞他的問題便將目光從書頁移至他身上;而恰逢下午茶時間,向來熱愛服務女性的廚師為考古學家端來香氣四溢的咖啡跟蛋糕,所以也剛好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隨後廚師更毫無顧忌直接替他的問題下了個結論。

  「只有小鬼才會想證明自己不是小鬼吧!」廚師邊說邊將咖啡輕放在桌上,卻發現蛋糕才剛端上桌不久就已不見蹤影,又立刻朝現行犯憤怒吼道:「喂!不准吃!這是給小羅賓的!」

  「就說我不是小鬼了嘛!」他也隨即反應過來反駁廚師擅自下的結論,但絲毫不在意廚師正氣著他恣意拿走蛋糕一事,任由奶油沾滿嘴邊,趴在桌子一邊自顧自地大嚼特嚼。

  「該怎麼說呢……」考古學家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手裡還抓著半塊蛋糕的他默默盯著考古學家,而嘴巴仍不停地嚼著。

  「就算我們告訴你我們認為該如何證明,也可能對方並不這麼認為喔,魯夫。」

  待剩下的蛋糕都塞入口中,緊接著他又問說:「那到底該怎麼辦啊?」

  「直接跟對方聊聊,或許比較好弄清楚之間的問題在哪裡。」

  「唔……可是這樣感覺好遜!香吉士我還要吃!」

  考古學家看著他一面鼓著腮幫子、一面向廚師討食物,不禁莞爾一笑。

  一旁聽著的廚師不知不覺額頭上隱約冒出青筋,嘴邊低聲叨唸著「居然把我做給小羅賓的充滿愛情的特製蛋糕全吃光了」,於是,以顯而易見的遷怒口吻再次為他的問題下了結論。

  「有這種想法代表你就是小鬼沒錯!」

  「我才不是!」

 

  與廚師的爭吵眨眼而過,之後他心滿意足吃著廚師做給他的點心,事情也因此不了了之。

  結果,什麼也沒問到,少年就只依本能行動了。

 

  「嗯?快啊!我等著你證明呢,魯夫!」

 

  「唔……」少年沒有回嘴,而目光仍不甘示弱地緊抓男子不放。

  已經對峙了好一會兒,聽男子再度開口催促的語氣及神色,少年很清楚對方擺明是找自己尋開心,就跟以前一樣,所以,這點讓他覺得非常不開心,也更加決心要使對方另眼相看。

  「啊,不過──」男子像是想起了什麼,本來被動等待而任由少年擺佈,此時卻抬起了手臂。

  不明白男子的意圖,少年僅愣愣看著男子朝自己伸出手來。

 

  「可不能再跟以前一樣、做拿刀劃傷自己這種蠢事了啊!」

  男子笑著用指腹輕輕撫過少年左眼下的疤痕。

 

  「不然、你要我怎麼做嘛──!」少年放聲大吼。

 

  高興就笑出來,難過就哭出來,少年的情緒總是直接明瞭地展現出來。

  明明也不是乖乖遵從昨日夥伴最後給予的提議,可是,單純為他著想考量的那個建議卻宛如預言了他的行為似的;他終究憋不住心裡的情感,那份情感與回憶一起長年陪伴於自己身邊,深深地紮根並跟他一同成長蛻變,然後,為自己與對方帶來暴風雨──他只是、這般追求著男子心中的答案。

  漲紅的臉頰、隨著內心觸動而興起波瀾的眼眸,彷彿說明了一切。

  「要怎麼做、傑克你會把我當作小鬼啊!」

 

  因為喜歡而不滿,因為喜歡而不安,因為喜歡而不甘。

 

  方才描摹少年臉上疤痕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男子頓時無語,瞪大雙眼看著拼命想向他傳達什麼的少年。

  能直接觀察到的東西、不能直接觀察到的東西,全都悄悄融入於思緒當中。

 

  「嗯……該怎麼做、呢……」男子喃喃自語般地說著。

 

  不同於剛剛的態度,男子以旁人無法猜透心思的眼神凝視著少年。

  彼此的視線交織在一起,他的手再次伸去碰觸少年發熱的臉龐,指腹於少年左眼下的疤痕撫過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撫摸的力道輕而緩慢、緩慢而意味深遠,就像在仔細回味與少年的所有一切一樣。

  他,感受到心裡深處似乎有什麼不斷湧現出來,而他也知道那是什麼。

 

  ──我一直滿心期待著。

 

  無論什麼時候,少年當時的笑容都如此鮮明清晰,那是他存放在心坎的寶物。

  自從和少年在港口分別以後,他大多是經由他人口中或新聞報紙輾轉得知少年的近況,儘管單單以言語來拼湊少年現在的模樣,然而,少年會多麼快樂享受冒險的表情卻不由自主浮現於腦海,對自己的影響顯然遠遠超乎所想──如自由自在的風那般,使他心裡跟著掀起一陣陣波濤,而他也感到樂在其中。

  他與少年各自身在彼方,可是,兩人之間被同一片大海連繫在一起。

  等待少年的每一個日子,同樣也思考著少年。

 

  ──像這樣想看你到底又會做出什麼事、到底又會露出什麼表情。

  ──我、或許也還是個小鬼吧。

 

  這些年來不知道已經多少次了,他也因此被周遭的人調侃過不少遍。

  有時候是讀到報紙上關於少年的消息,有時候是忽然思及少年,更不用說,像現在親眼注視著少年的時候、腦中好好思索少年對他渴求什麼東西的時候,他想自己臉上一定都是相同的表情。

  渾然天成而不自知,臉部的肌肉總是躡手躡腳偷偷提起他嘴角的幅度。

 

  ──也體認到、自己果然很喜歡這孩子

 

  「什麼笑啦!我很認真在問耶!」

  少年,再一次向男子大聲怒吼,而臉頰仍然紅通通的。

 

  「啊啊,抱歉、抱歉。我有好好在思考你的問題啦!只是──」

  雖然倏地被少年拉回心神,男子倒也不在意,笑了笑順著少年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一想著魯夫你的事,就覺得很開心、然後就會忍不住笑出來了啊!」

  男子以輕快自在的口吻說出不加修飾的言詞,聞言少年的臉色轉瞬間沉了下來。

  「算了……」少年的語調從原本的高亢急急落下,並慢慢坐起身子。

  見少年沒來由的反常態度,男子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惹得少年不愉快了,不由得趕緊用手撐起身體與少年相對而坐,連帶斂起方才高興過頭的情緒,些許反省地垂下眉毛並對少年露出一抹穩重溫和的笑容。

  「啊。抱歉,魯夫。我會好好回答你的!」

 

  「不用了!」

 

  突如其來、斷然拒絕似的話語,使得男子難得一見的慌張。

  開口準備說出來安撫少年的話卻再次被遏止於喉頭,才剛收斂的心情也再次傾巢而出。

  映入男子驚訝的眼眸的是,臉、雙耳及脖子皆已然紅透的少年。

 

  此刻,少年完全無法正視男子的臉。

 

  不久前,視線都還牢牢釘在男子身上,現在卻忍不住飄移至別處。

  從今天面對男子以來,少年的心臟都跳得很快,更本能地依這個節奏和速度來行動,可是,開始交談之後,他的腦袋好像漸漸無法順著過於奔放的心跳,一直到剛剛終於到了極限──倘若跟以前一樣在開他玩笑,他也就只是向男子發發脾氣,不過,他的感官告訴他,男子真的是打從心底因為他而開心。

  當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兩人之間也就此分出勝負了。

 

  「這次就算我輸了!」

  「下次我一定會證明我不是小鬼的!你給我等著!

  滿臉通紅的少年一鼓作氣落下這段話。

 

  這份情感,讓他吞了敗仗,但也讓他不會輕言放棄。

 

  聽到這段宣告,男子一個淺笑後就好似回到平常般地大笑出來。

  「哈哈哈!這是在比輸贏的事情嗎?話說、魯夫你的臉好像很紅耶!」

  男子一邊開懷大笑、一邊調侃起少年,毫不掩飾自身的目光直盯少年熱度未消的臉。

  為了反抗男子的捉弄,少年不加思索回嘴:「因為我是橡膠,才沒有變紅!」

  「不,這跟是不是橡膠無關吧!」

 

  少年與男子的日常,既如同以往、也不同以往。

 

  「魯夫你的臉跟耳朵真的都好紅啊!都要跟我的頭髮一樣了啊!」

  乘風而來的字句拂過少年的皮膚,瞪大的雙眼望著面前那抹撩撥人心的紅色。

  「才沒有!就說我是橡膠了!」少年只能不知所措地再次否定。

 

  「可惡的傑克!我要回千陽號了!」

 

 

─完─

 

後記

 

  終於寫完了!(歡呼)

  接下來,慣例地來說一下這篇故事吧!

 

  如「注意事項」中所寫,這篇是之前在噗浪上發布短漫「我會證明的!」的文字版,內容和對話等方面大致上一樣,只是針對兩人的情感更為詳細地描寫,並在此後記結束追加短短的隨篇附贈故事。

  這個文字版當初在畫那篇短漫時就有計劃想寫了,話雖如此,多少還是有點猶豫,因為總覺得自己可能無法好好表現出角色的感覺,實在沒把握描寫尾田老師那種鮮明的角色風格。

  此外,雖說跟之前安柯的《謊言掩飾的戀情》盡量內斂的寫法比起來,這篇可以比較奔放(?)一些,可是,也不是開心地將糖大把撒下去就好,該怎麼說呢──

  私心期望的是,稍微帶有海洋風味(把海水倒下去?)的糖吧。希望有呈現出來。

 

  再來,關於魯夫跟傑克這兩位。

  魯夫的部分算是盡可能依循當初尾田老師所說的不講述心聲這點,任何想法都直接呈現在言行中,而這簡直媲美上一篇盡量內斂(不太直接闡述心情)的寫法,常常讓我思考好久該怎麼描寫(趴)

  傑克的部分,基本上就是很坦然地接受「自己喜歡這孩子」的心情,所以問題還不大。唯一曾經遲疑一點──故事中傑克顯然「沒有主動挑明一切」,可他又是「坦然面對」魯夫跟對魯夫的心情,兩者之間會不會牴觸而猶豫了一下,不過,後來覺得一個是「想法」、一個是「做法」,算有像是前因後果的關聯,就因為「坦然面對」才「沒有自己主動挑明」,而這一點在等一下的隨篇附贈有稍微提到。

 

  然後,雖然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一點啦。

  只是,在寫這篇故事大多時候搭配的BGM是《一拳超人》二期中由古川慎所演唱的片尾曲「地図が無くても戻るから」,歌詞或許沒有特別搭,但單純想描繪出與歌曲氛圍相似的那種感覺。

 

  想說的大概就是這樣,嗯。

  那麼,非常感謝大家閱讀至此(鞠躬)

 

  而接著是寫著、寫著有時會突然蹦出來的隨篇附贈,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隨篇附贈】就因為喜歡

 

Shanks Side

 

  周圍忽然只剩下早已聽習慣的海浪聲,伴隨少年的離去彷彿也帶走了些什麼,彼此分隔兩地的日子明明比重逢再會的時日還要來得長,現在卻不知怎麼地覺得一股寂寞油然而生。

  毫不意外地,背後傳來了夥伴的聲音說:「剛剛看到魯夫怒氣沖沖地跑掉,說完重要的事了?」

  少年甫離開不久,男子的副手便前來關切他們之間的狀況。

  「這個嘛、跟平常一樣吧!」男子隨興的語氣中隱約溢出柔和的喜悅。

  「是嗎?就算這樣,你也還是一樣那麼開心啊。」

  男子眺望太陽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並輕笑了幾聲,沒有否定夥伴的話。

  雖然說今天以少年的認輸告一段落,不過,他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少年是依循自身的感情和步調邁開腳步才是最重要的,而他的眼睛也離不開這樣不論如何都要跑向自己的少年。

  「我啊。」男子邊想著少年邊緩緩道出自己的心情。

 

  「──就因為喜歡,所以我想誠實地面對那小子。」

 

 

Luffy Side

 

  一路上,少年發洩似的快步走著,卻仍感覺熱度難以揮去。

  終於回到自己的船上後便立刻有人向他搭話,而他抬頭望去,來者是他夥伴中的船匠。

  船匠暫時放下手中的工具,問道:「回來啦!證明自己是男子漢成功了嗎?」

  少年捏緊拳頭看著地板,不甘心地在嘴邊嘟囔:「輸了……」

  這種像是打輸架的回答、再配上與少年不搭的低落態度,使得船匠略微不解。繼續追問之下,少年娓娓道出不久前發生的事,而聽完一切過程的船匠了然於心地點了點頭,甚至給少年補上一擊。

  「果然失敗了啊!遇上這點程度的事就動搖不已確實還是小鬼!」

  「唔嗯……」少年緊緊抿著嘴巴。

  「不過啊,你不是完成跟他的約定了嗎?不就代表你已經是個男子漢了?」

  「不一樣啦!『那個』是『那個』、『這個』是『這個』!」

  「哈啊?」船匠疑惑地盯著突然激動起來的少年。

 

  「跟約定無關……就因為喜歡,所以才想在他眼中成為更帥氣、更特別的存在!」

  些微紅著臉的少年,噘著嘴說出自己抱持的情感。

 

  「也是,不是不能理解想在喜歡的人面前更加Super的想法啦!」船匠贊同他的話後,又接續說出能立刻讓他打起精神的話:「總之、之後再加油吧!你應該餓了吧?剛才香吉士做了點心喔!」

  「嗯!我要吃!」為了下次的挑戰,少年決定先將肚子填飽。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