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算是去年跨年文《跨年的伴侶》的後續吧。

 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UL】一年後的結束

 

 

  尖銳的關門提示鈴響起,吵雜的月台上工作人員只能大聲的吆喝,要求剩餘的乘客搭乘下一班次;當中有一名男子小心的繞過人群,就跟剛剛下車時一樣,好不容易才得以從擠滿人的車站脫身,而一到出口便立刻看到一名女性在對他打招呼。

  「里斯──!這邊!這邊!」那名女性邊揮手邊喊著。

  被喚為「里斯」的男子給與女子簡單的回覆,而後兩人一同走往跟人潮主流不太一樣的方向。

  「我說、你真的要這樣跨年啊?」里斯的臉上略帶狐疑。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都是沒有戀人的同伴!」

  女子雙手握拳且以豪邁的口吻答覆,於是開始跟里斯抱怨起來──女子周遭的朋友都決定跟戀人一起度過,只剩她一個孤零零的,因此她決定跟去年一樣抓幾個單身者作伴。而在一旁被迫當聽眾的里斯,也就如此放棄了質疑女子的念頭,並稍微走在前頭,像是在引領女子前往某處。

  十幾分鐘以後,按下某一戶人家的電鈴才結束了這段不斷受寒風侵擾的路途。

 

  「來了──」

  隱隱約約聽的到裡頭某個人的應答聲,喀啦一聲大門便被打開了,迎接兩人的是一位右眼旁有道傷疤的男子,他笑著邀兩人進到屋內,領著兩人到客廳的同時也一面相互寒暄。

  一到客廳,便看到有另一名男子坐在雙人沙發上,他啜飲著一杯熱飲,而里斯隨即跟對方打聲招呼。

  「今晚來你們家打擾了、伯恩哈德。」

  「嗯,歡迎。」語畢,那名男子──伯恩哈德將杯子放到茶几上。

  兩人的對話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告一段落,接著里斯將身上的厚外套跟圍巾脫掉,一旁的女子則沒有褪去身上外套的打算,反倒是右眼旁有道傷疤的男子開始穿上禦寒的衣物,還開心的跟那名女性聊天。

  當男子做好禦寒準備之後,就和女子一起站到門邊,情緒高漲的向餘兩人表示要出門了。

  「那我們逛得差不多就會回來囉!不過,你們真的不去喔?」

  「我就算了,實在不想在那麼冷的天氣裡人擠人。」里斯邊說邊聳了聳肩。

  「我也是。」伯恩也是一臉興趣不大的模樣。

  「好吧──那我們出門囉!」

 

  隨著那兩人出門,門再次被關上的那一刻,屋內只剩下異常的沉默

  將脫下來的衣物掛在掛勾上後,里斯坐在雙人沙發的另一個位子上,靜靜的看著電視上的跨年活動轉播,看似沒有跟伯恩搭話的意思──實際上,這是里斯刻意只將注意力放在電視上,為了制住內心的無措。

  「那麼。」伯恩沒有看往里斯方向,而接下來的字句與前幾日的告知重疊在一起。

  

  「請給我一個作為結束的答案吧。」

 

 

※ ※ ※ ※ ※

 

  有別於溫度調整合宜的室內,街道上僅有缺乏熱能的空氣,宛如想奪取能量般不斷撲向皮膚而令人產生一種扎人的感覺;不過,即便是在這樣的寒冬當中,商圈的人潮依舊不失一絲活力,而這股譟動於聖誕節過後持續高漲著──在過不久今年即將畫上句點,準備迎接全新的一年。

  玻璃門被推開之際,附在上頭的鈴鐺隨之晃動,里斯與其兩位友人在店員的送客詞下從餐廳走出,三人在外面又閒聊了幾句才踏上各自回家的道路。在前往車站的途中,里斯不時聽到附近的人提到跨年活動,於是想起昨日來自後輩和某位女性友人的邀請,而自己沒有一定要拒絕的理由,便答應了那兩人的提案。

  「年末啊……」語畢,里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時,人群縫隙中的某個身影吸引了里斯的目光,因此,里斯變更了本來的路線並脫離人潮流向。

  「……咦?」

 

  伯恩哈德在陪一名他不知道的女性購物。

  那名女性拿起其中一條領帶放在伯恩衣領前,似乎詢問著伯恩的意見。

 

  原本為了打招呼的手慢慢的垂下,待在原地默默看著那兩人的互動──雖然說里斯剛看到時確實愣一下,但也迅速的恢復到平常的思考水平,心裡暗想這或許是相當難得的畫面,腦中還自動浮出某個人得知這件事的反應,然而認真思考的同時,卻無意識的將某句話脫口而出。

 

  「但是、那條領帶的款式跟花色一點也不適合伯恩。」

 

  「是不適合沒錯,因為那並不是要給我的。」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里斯這才注意到自己面前有個高大的身影,稍稍抬頭一看便發現伯恩的那雙綠眸正聚焦在他身上,兩人對視了一會兒,里斯才遲鈍的做出回應。

  「……啊,伯恩。嗯……所以?」

  「我只是來陪這位太太購買結婚紀念日的禮物。」

  「喂喂,不要那麼快就洩別人的底啊。」

  那名女性走了過來並向伯恩確認里斯的身份,伯恩偷偷瞄了里斯一眼才回答女子「是前輩」。隨後,伯恩平淡的回敬女子不久前所說的話,表明只要看到女子左手的無名指任何人都能知道,而女子也很乾脆的接受了伯恩這段話,接著便要伯恩暫時在原地等一下,自己則準備找店員結帳。

  此刻,里斯跟伯恩之間,只剩一股沒來由的沉靜。

  「聽弗雷說你答應了那個提案?」

  伯恩忽然提起昨日來自某兩人的邀請,里斯稍帶遲疑的以「是啊」作為答覆。

  「這樣嗎……那麼,就藉這次的機會吧。」

  「……藉這次的機會?」

 

  「從今年的第一天開始我所有對你的告白──請給我一個答案。」

  話至此,伯恩停了下來,並湊到里斯耳邊低聲說著。

 

  「因為我想做個結束了,里斯『前輩』。」

 

 

※ ※ ※ ※ ※

 

  「所以你的答覆呢?」

  距伯恩提出要求已經過了三、四分鐘,然里斯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所以伯恩再次問起里斯的答覆。

  聽聞伯恩的問話,里斯稍微皺起眉頭且抿了抿嘴,貌似勉強下了決心而打算給予回應,可是,第一個音節才剛艱難的落下,一股強勁的力道卻忽然襲來而讓里斯倒了下去。

  「唔、你做什麼啊?伯恩哈德!」

  短時間之內,里斯以些許激動的語氣吼著,不解的盯著將自己壓倒在沙發上的伯恩,本還想繼續追問為何突然這麼做,不過,當看到伯恩眼底所蘊藏的認真時,里斯不由得安靜了下來──未給里斯開口說話的機會,伯恩提起第一次讓里斯知道自己心意時的事,當時的里斯並無法回應這份情感,而在之後伯恩嘗試過一次又一次的告白,從來沒有得到「Yes」這樣的答案。

  「──就這樣過了一年。」

 

  「可是,前天為什麼露出那樣的表情? 

 

  原本還保持著沉著的口吻,眨眼間伯恩的態度卻轉為強硬,就連壓制里斯的力道也增強了些,接著突然說起那一天里斯看到自己陪那名女性購物時的模樣──儘管無法準確推測里斯的想法,可依然能察覺里斯的神色不能說是愉快的。再加上,走到里斯面前時恰巧聽到的那句話,也許在其他人耳中只是一般的評論,然而對伯恩來說,那句話所隱含的顯然與以往不太一樣。

  眼看里斯一時說不出半句話,想必是因為沒料到會提及此事,更不用說還針對當時某些細節深究下去,於是,伯恩以毫不退讓的口氣要求里斯回答。

  「請好好的回答我。」

  之所以會採取如此強硬的態度,是由於伯恩他知道──有時候必須這樣逼迫里斯,不然某些事里斯總是將自己蒙在鼓裡,儘管這種行為會惹得他不高興。

  此時,被伯恩壓在身下的里斯將臉撇到另一邊,小聲的說:「可惡……動搖、什麼的……」

 

  「一開始我的確是沒辦法啊……但是……」

  「為什麼、漸漸的……都被弄糊塗了……啊……」

  「看到你跟別人那麼親密,居然也、感到……所謂的『不能接受』。」

  「可惡……現在、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言至語尾,里斯的嗓音近乎氣音,而伯恩又故意以「所以呢」作為試探。

 

  「……就是很喜歡啦、混唔!」

 

  聽見答覆的那一刻,里斯言語的能力隨即被剝奪,而當下里斯慌亂的推著伯恩的肩膀。

  縱使勉強拉開彼此的距離,之間卻像是「藕斷絲連」似的難以分捨,多少被慾念擾亂的心神還來不及反應,下一秒距離又再次被縮減至零,進行強勢而不容反抗的掠奪──不知不覺中,從單方面逐漸變成相互渴求,也變得無法只滿足於對方氣息,著手探入對方衣服底下,感受與自己相同的微熱溫度。

  此外,撫著里斯身體的那隻手,更沿著肌肉線條一點、一點的往下移動,直到觸碰到皮帶扣,於是以單手慢慢解開皮帶,本來的不便卻有如一種挑逗一般。

 

  ──喀啦!

 

  「伯恩、前輩!我們回來囉──!而且還買了食物跟酒喔──!」

  大門開關聲響後未過多久,右眼旁有道傷疤的男子跟里斯的女性友人,兩人開心的拎著三大袋的東西並一同出現在客廳門旁,不過,他們也很快的察覺了一股不對勁。

  「咦……我們、是不是不該回來啊?」

  坐在沙發上的那兩人,一個整張臉紅通通的且整理著自己的上衣下襬,另一個身上的衣服約略被掀開,同時很明顯是被大力推開而倒到一旁──里斯輕咳了幾聲後,便跟往常一樣笑著歡迎兩人回來,而伯恩則是默默的爬起來、恢復正常的坐姿,只是一直沉著臉。

  見狀,剛回到家的兩人也相當有默契的未進行追究,延續不久前的歡愉,一面將袋子裡熱騰騰的食物跟酒精飲品襬到桌上,一面興奮的聊著外頭的活動;除此之外,外出的那兩人表示一時忘記要回來四人一起跨年,所幸還是在零點前趕了回來。

  在這之後,四個人吃吃喝喝的同時,也不忘留意電視跨年活動轉播上附帶的數字鐘。

 

  歸零的那一刻,不僅代表迎接新的一天,更代表邁向新的一年。

 

 

※ ※ ※ ※ ※

 

  睜開眼後,眼前的一切慢慢隨著聚焦而清晰起來,木質地板上已沾染上一層薄薄的白光,稍稍移動時蓋在身上的毯子滑落至地,里斯頓時感受到微冷的空氣全靠了過來;這時,一隻手忽然伸過來擅自梳理起自己的頭髮,而里斯也毫不在意的任由對方處置。

  「早啊,伯恩。你起的真早啊……」語畢,里斯打了個哈欠。

  「沒有,我也才剛醒沒多久。」

  里斯坐起身子且環顧了一下客廳,便看見男子縮在地板上其中一個區塊,似乎睡得相當熟,自己的女性友人則好好的躺在沙發上,一樣仍徘徊於睡夢之中。

  身旁的伯恩站起來並走到通往陽台的落地窗邊,對著里斯說:「要來嗎?」

 

  「唔啊──好冷啊……」

  「不要緊吧?還是要進去拿件外套?」

  對於來自伯恩的關心,里斯只是笑著表示沒關係並稍微搓了搓手,於是伯恩讓自己的兩隻手包覆著里斯的雙手,還朝著里斯的手呵氣,而感到難為情的里斯便要伯恩別這麼做,試圖收回自己的手,但伯恩只放開了一隻手──另一隻手與伯恩的手交扣牽著

  「不行嗎?」伯恩將交扣的手執起,就這樣徵求里斯的同意。

  「唔……不是、不可以啦……」

 

  「對了,伯恩。突然要我給你作為結束的答覆,是想放棄了嗎?」

  「我的確是想結束一切,但並不是放棄。」

  一聲疑問詞之後,伯恩向里斯解釋──當初他許下了那樣的願望,到了年末這個願望自然即將到期,所以,就算里斯拒絕了他,他便會在今年再次許下同樣的願望,因為他可不打算就這樣放手。

  「……總覺得惹上了一個不得了的人。」里斯低聲的說著,而後又問:「那現在呢?」

  聞言,伯恩的嘴角微微揚起,於里斯耳邊私語著,里斯的耳朵瞬間染上緋紅。

  「唔!這、這種話你居然說的出口……」

 

  ──我今年的新年新希望是,『牽著你的手』見證今年的開始到結束。

  ──然後,明年再次許下相同的願望。

 

 

─完─

 

【後記】

 

  新年快樂-w-/ˇ

  以上是本次的跨年文,不過晚了許多呢(汗)

 

  基本上是接續去年的故事,因為去年那篇其實沒有交待前輩的答案。

  故事內容嘛……應該跟去年一樣很好懂,因為文中應該也都有解釋了,然後,伯恩先生的一切行為很明顯都算是故意的(啊,不過陪女性友人購物只是巧合,但也是契機吧)

  另外,這次有一點點踩線就是了(ˊ艸ˋ)

 

  以下,簡單的附圖w

  跨年 2.jpg  

  順帶一提,「牽手」在台語有另一個意思(笑)

 

  那麼,新的一年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跟去年一樣,新的一年還是會繼續努力放閃喔w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