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內容物為「架空」設定,同時還是「大人伯恩×小孩里斯」,這點還請注意。

 字數略多請耐心食用,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也在此祝各位聖誕節快樂(≧w≦)/ˇ

 


 

【UL】伯恩哈德的育兒日誌

 

  揭開新一日的帷幕後,所有一切皆沾染著由陽光帶來生氣。

  房內的物品明顯可歸納出兩個類別──衣架上掛有大尺寸且風格較為沉穩的外套,也有尺寸較小而潛在著一股活力的外衣;書櫃裡絕大多數為專門的工具書,只有少數可當休閒娛樂的書籍,但仔細一看比較下面的架子卻放著小學生用書;書桌上放著內容正式的文件,卻也有像是考卷的紙張。

  任一物品隱隱約約提示著這樣的差異,可是,裡頭的氛圍依舊和諧而稍稍彌漫著暖意。

  細碎的聲響侵蝕了一小部分的靜謐,而那源自於一名男孩,他正坐在床鋪一角翻著自己的書包,貌似在檢查今日所帶的物品;幾乎確認完畢後,他拿起身旁幾張折起來的紙,稍微打開看了看,那對藍眸骨碌碌的轉了一圈,像是在思考什麼般,不久以鼻子呼出極短的氣。

  「就、這樣吧。」隨手將那些紙塞入書包。

  接下來,便拎起書包走到門邊,轉開門把準備去享用今日的早餐──才剛靠近客廳區域旁的餐桌,一名男子即從開放式廚房走出,同時手上端著一盤食物,當他看到拎著書包的男孩時,本來沒有太多情緒波紋的臉,其嘴角霎時勾起一抹微笑。

  「里斯,快來吃早餐吧。」

  「嗯、伯恩早安!」

  

  

※Note:3381/10/18~3381/11/29

  

  不知不覺中已準備從秋季遞嬗到冬季,幾波冷氣團來襲也已有明顯的成效。

  雲層時常滿布整片天空,令陽光的減少而周遭總讓人覺得陰沉沉的,除此之外,這時白晝的時數也較短,下午五點半左右便已步入夜色──這般昏暗且陰森的氛圍,就像在對應著我當下的心情。

  「好想死啊……」我坐在公園的長凳上,摀著只剩陰鬱的臉。

  那日將一項頗重要的專案搞砸了。上司理所當然的發了很大的脾氣,雖然工作上的前輩要我別放在心上,並表示這件事追究起來不完全是我的錯;不過,「我確實是有責任的」這點是不可抹滅的事實,因此,就職以來心裡第一次產生想說那種話的念頭。

  

  「想死的話去別的地方啦,大叔!」

  

  一個中性仍偏高的聲音刺入耳中,稍後那聲音又補了一句「真是的、大叔的話害飯也變得難吃起來了啦」,當時猜想七、八成是在附近溜達的女高中生,心裡念著這年頭的高中生怎麼這麼沒禮貌。原本情緒就已經處於低落的狀態,遇上這情況感覺又變得更差了,於是,忍不住以略帶怒意的口氣回敬那聲音。

  「我才『二十二歲』,不是什麼『大叔』。」我特別強調其中兩個詞彙。

  結束這句話的同時,我往長凳的另一端瞥一眼,因為想知道講出那些話的人長什麼樣子,然而這一瞥卻讓我不由得一愣──年紀約莫小學的小男孩與我視線相交。

  「──騙人的吧?你才二十二?」對方一臉驚訝且帶有懷疑意味的看著我。

  一時半刻,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一天,是我跟里斯第一次在公園相遇的日子。

  

  也許是看見我無言以對的表情、抑或是懶得繼續深究探討,里斯貌似於半信半疑下接受了我的實際年齡,安靜的吃著免洗餐盒中的飯菜,而未再跟我交談。

  「所以,大……你為什麼想死?」省去稱呼,里斯突然問起這的問題。

  由於心情也緩和、平靜了不少,稍微斟酌了一會兒才給予里斯答覆──對於工作上的失誤,我感到懊惱。工作方面,只有簡略的說明事情的經過與結果,聲明「想死」只是心情上一時的發洩,並不是真的產生了想結束生命的念頭。

  「這樣啊。不過,『想死』這種話還是不要隨便說出口比較好。」語畢,里斯往嘴裡塞入最後一口飯。

  從未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小十幾歲的孩子指正,多多少少感受到自己依然有不成熟的地方,而內心卻好像舒暢了點,儘管當時的我不清楚原因。

  「喏,拿去。」里斯伸過來的手中有半個豆沙包,又說:「便當店的阿姨給的,分一半給你。」

  沒有看著我的方向,里斯的表情與其說像不情願,倒不如說是有點難為情。

  

  ──大概、就是這時埋下了執著的因子吧。

  

  在這之後,若是沒有加班,經過公園都會看到里斯一個人坐在長凳上吃飯。

  最初只有過去打個招呼,偶爾坐下來聊個幾句,漸漸的也順手去買了一個便當,就這樣開始陪這孩子一起在公園裡用餐,有時也會多買一些分給這孩子吃。

  一般人都會感到疑惑吧──像里斯這樣的孩子為什麼總是在公園解決自己的晚飯?而吃完飯後,離開公園是準備回家了?可是,我並不認為他是準備回家,反像是為了某一刻、為了某種目的,才會在公園等待著。會如此猜想是因為某次我們吃完飯後,難得聊得比以往久了些,忽然間,應該是看到什麼的里斯急急忙忙的道別離去;而我當時循著里斯視線所看到的是,公園中央的大鐘,另外,如果沒聽錯的話,里斯嘴邊依稀念著「時間要到了」這幾個字。

  後來,我終於問了這孩子這兩個禮拜以來心中所產生的疑問。

  「唔嗯……」剛開始里斯顯得有點為難,不久後搔著頭小聲說:「我是、要去醫院看我爸啦……」

  「你的爸爸在……住院?」

  「嗯。」

  

  

※Note:3381/12/02~3381/12/11

  

  要說安靜也並非沒有任何聲響,要說吵雜也比不上外頭的喧囂,溫度合宜的空氣壓在身上,消毒水味持續刺激著嗅覺受器,抬頭便會看到天花板設置著各類指引,然面對這般錯綜複雜的通道還是需要稍微思考一下──這裡是醫學中心層級的醫院。

  這天我跟里斯提出想一起去看他的父親,因為我認為至少要去打聲招呼,不論里斯的父親現在狀況如何。而里斯原本覺得很突然,也感到不明所以,但聽到我的理由後便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因此,我就這麼跟在里斯後頭,一步步前往所謂的加護病房

  沒過多久,便看到一道門外有兩位貌似準備進入探病的家屬,另外有一名中年男子還站在門外,里斯出聲喚了那名男子,男子隨即望向里斯且走了過來。

  「今天也過來了啊。」邊說邊摸里斯的頭,眼神略略顯露出心疼。

  里斯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而後男子注意到我的存在,帶著困惑的問起我的身分,不過里斯先代我回答了男子的問題:「他是伯恩哈德,我在公園認識的。」

  「啊?」聞言,男子愣了幾秒鐘。

  我便趕緊拿出平常工作用的名片並遞給男子,正式的跟對方自我介紹,男子似乎多少理解了我的存在,於是,他先拜託護理人員引領里斯進入病房。

  「嗯……是這附近挺有名的公司呢……」男子盯著名片看,摸著下巴又說:「真的才二十三歲?」

  再次聽到這樣的質疑,無可奈何的準備掏出身分證,但男子見狀就笑著表示不用了。

  「那麼,里斯在公園認識的大朋友為什麼來醫院探望呢?」

  「我……儘管沒有任何傷害那孩子的意圖,但對那孩子的親人而言,我終究只是個來路不明的人。」

  「看來有這方面的自覺──所以才決定來打個照面?」

  「是的。」

  

  聽聞我的來意之後,男子姑且分了一點信任給我這個「來路不明」的人,接著向我表明他是里斯父親的友人兼同事,亦跟我談起里斯父親的事──大約一個多月前里斯父親的工作場所發生一場不小的意外,事故後的調查顯示此為危安管控上出的紕漏所致,而就像現在所看到的,里斯的父親正是被捲入意外的其中一人,其實連男子也有稍微受到波及,但他僅有受到一點皮肉傷。

  依男子的說法,當初里斯的父親應該是察覺了不對勁,才打算前去警告並疏散,卻沒料到意外就這麼突然的發生了,因而遭受到相當嚴重的傷害。垂危一時的性命雖然被救了回來,但情況仍有待觀察,到現在也曾有過一、兩次儀器警示鈴響起的狀況。

  「而發生這樣的事,里斯這孩子卻沒有說過一句任性的話。」

  除了好好的聽從大人們的安排,也盡可能自己打理生活上的一切,然後,平日放學後在醫院附近的公園解決晚餐,再到醫院裡慢慢等待會客時間的到來。

  「不過……果然、還是會覺得寂寞吧?」

  以往本來就是里斯他們父子倆相依為命,里斯的父親必須將一部份的時間分配給工作,難免會有無法照顧到里斯的時候,不過里斯也相當體諒如此辛苦的父親。自父親發生事故以來,里斯也跟平常一樣,然而就在最近男子隱約覺得里斯好像變得稍微開朗了點。

  言至此,男子看了我一眼便又接續說:「但是上週三這孩子感覺有些低落呢……」

  「上週三?那天……我記得好像有加班,所以沒有去公園……啊。」

  「嗯……看來原因揭曉了。」

  

  經過這番談話,我算是得到了與里斯父親見面的許可。

  消毒且穿戴上規定的裝備後,進到裡頭其中一間病房,同樣衣著的里斯站在床邊並握著他父親的手,我走到里斯旁邊伸出雙手握住里斯跟他父親的手,望向里斯父親的臉。

  

  「初次見面,我是伯恩哈德‧賽佛特。」

  

  自那日以後,我開始盡最高效率完成工作,為了準時到公園。

  如同往常的跟里斯一起吃飯、聊天,差不多到會客時間時便陪同里斯到醫院,有時會看到那名男子,有時會是其他的親戚友人──於是,有一天我向那名男子提議的一件事。

  「你說你希望能讓里斯吃剛上桌的熱騰騰飯菜?」坐在我旁邊的男子一臉狐疑的模樣。

  之所以會提出這樣的意見,是因為與里斯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基本上都是吃外食,考慮到里斯還處在成長發育的階段,為他準備一桌營養的飯菜是比較好的選擇,簡單來說,我想在自家親手做菜給里斯吃。

  沉吟半刻,眉頭深鎖的男子直接開口說:「……我可以懷疑你有不良意圖嗎?

  「您還是懷疑一下好了。」我也毫不躲避的如此答覆。

  「看來我需要拜託那附近的派出所派人定時去查訪。」男子頻頻點頭的說著。

  商討許久才定下一些協議,如此得到了許可。

  

  「──這裡就是你家?」

  幾分鐘前跟里斯在公園會合,稍微走一段路後便到了我住的公寓,看了一下錶,離會客時間到來尚有一個半小時。接著,我拿出鑰匙開門並邀里斯進到屋內,而里斯好奇的觀察裡頭的一切。

  「有什麼特別的嗎?」引導里斯到客廳區旁的餐桌,自己則到旁邊的廚房準備下廚。

  「整理得還蠻乾淨的嘛……」

  話說到一半里斯忽然停頓了一下,後來好像還有說些什麼,但已埋首於廚房的我並沒有聽清楚。

  忙碌許久之後,才從廚房端出努力的成果──料理整體不太好看這點我承認,可是味道方面應該還過的去。坐在餐桌對面的里斯盯了一會兒才開始有所動作,一點、一點的將我所做的菜吃掉,而我仍屏息等待著,直到里斯開口準備表示些什麼。

  

  「嗯……還可以。」

  

  儘管只是如此簡單的評語,然隱藏在心裡的情感頓時高漲了起來。

  不知不覺中,內心的一切已經變得容易隨這孩子起伏,我也樂於體會這樣的感覺,因此,再次意識到自己對這孩子的執念又加深了,並且更加嚴厲的告誡自己──絕不能做出可能會傷害這孩子的事。

  同時在另一層面,也相當清楚這樣只是暫時讓自己滿足於現況。

  

  

※Note:3381/12/29~3382/01/04

  

  「伯恩你今天打算煮什麼啊?」

  「我打算嘗試魚的料理。」一面回答里斯,一面從冰箱拿出昨天買的魚。

  那段時間里斯幾乎都是到我家吃飯,不必跟最初一樣在公園吃著變化不大的便當,再加上當時已經完全進入冬季,在室內的話也就不會遭受寒風侵擾。

  原以為這一天也能如昨日般開心的吃飯、聊天,然而我的手機響了──放下手邊的食材,稍微洗個手後便拿起擱置一旁的手機,按下通話鍵即聽到慌張的聲音,而我也立刻做出相對的行動。

  

  「里斯!我們現在必須趕快去醫院!」

  

  一到醫院門口就看到男子在等著我們,緊接著同我們到加護病房並且告知所有的狀況。

  那時,能趕到場的親戚或友人都略帶不安的待在病房外,我陪著里斯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我看到里斯放在大腿上的雙手緊緊握著,目光坐落之處應該是地板。不久,里斯娓娓道出父親遭受這樣意外後自己的想法,而語氣透露出他正努力的想控制內心焦急。

  「我爸出事之後,大人們都要我別擔心,因為他們會將事情處理好的。」

  「不過,像是這段時間的住院費用、跟公司的賠償談判之類的……很多、很多事……」

  「就算約略知道,只是更加了解現在的自己所能做的是有限的。」

  「所以、至少……讓大人們不用再為我操心。」

  雖然曾經有過想跟這孩子聊這方面的事,不過,後來都還是打消念頭了,因為這孩子大概不會那麼輕易說出口、輕易的展現自己的這一面──算是與這孩子相處後所得出的結論,也因此,或多或少在等他願意主動提起,到時再為這孩子擔當聆聽者的角色。

  當時在聽完里斯的想法之後,我並沒任何特別表示,只是從旁伸出一隻手攬著他的頭,使臉頰輕觸著他的頭髮,而另一隻手覆蓋在他的手上,心裡又再次落下了相同的評價。

  

  ──真是個好孩子。

  

  在那一晚漫長的等待結束後,里斯周遭的大人們開始討論後續事宜。

  之前曾跟里斯的親戚稍微聊過,後來也沒有將我當成單純的外人看待,所以服喪期間偶爾也會託我照顧里斯,此外,在一些小事情上我也盡可能的幫忙──就這樣迎接了告別式的到來。

  身為兒子的里斯待在棺木附近,他看著一位位親朋好友分別上前來見自己父親最後的面容,而他的神色相當平靜,大概自第一天兩人獨處、將臉埋在我懷裡後便一直如此了。儘管多少會有些擔心,可是,當他主動牽起我的手且拜託我跟他一起待在這裡觀看儀式經過,就安心了許多。

  隨著告別儀式的結束,里斯父親的遺體也被送入火葬場火化,我跟里斯站在離其他親戚友人有段距離的地方,他們聚在一起應該是在討論以後的事──里斯這孩子的事。

  在這之後,里斯很有可能會交由其中一位親戚扶養,我也可能因此沒辦法再跟里斯見面了。

  

  ──我不要。

  

  內心某個聲音如此說著,腦中亦隨即浮出一個念頭。

  我在里斯面前半跪下來並搭上他的肩膀,直視著他那雙乾淨的藍眸。

  

  「里斯,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毫無疑問的,這句話絕大部分出於私心

  

  

※Note:3382/02/20

  

  手指輕快的敲打著鍵盤,最後利用滑鼠按下「發送」,企畫書便順利的呈交出去了,整體花費的時間比預期的還要短。接著,準備處理一些比較繁雜的文案,然某個熟悉的聲音突然打斷了我的節奏。

  「今天是那孩子正式住進你家的日子吧?所以才一直拼命工作。」

  不用多想,我那位雙胞胎弟弟──弗雷特里西大概又趴在辦公桌的隔間上了,我只有給予簡短的肯定答覆,視線仍停留於手邊的公文,腦中依然思索著該如何處理這份文件。不過,即使面對我如此敷衍了事的態度,弗雷也毫不在意的繼續跟我說話。

  「話說──伯恩你是怎麼得到監護權的啊?」

  「這個嘛……」稍微思考了一下,便準備回答弗雷的提問。

  「算了、我不想知道了……總覺得七、八成是某種讓人不想觸碰的黑暗世界。」

  弗雷斷然表明,雖然不知為何會在眨眼間改變了想法,但後來弗雷還是將話題延續了下去。

  「雖然說、我們公司的待遇是不錯啦……但是,你現在可是要養一個小孩喔。」

  「你真的有好好理解這件事嗎?伯恩哈德。」

  本來沒花多少心思在弗雷的話上,然這時翻閱文件的手就這樣停了下來。

  關於弗雷提出的問題,即為這兩個多月以來不斷被人質疑的地方,儘管如此,自里斯明確回覆我的那一刻開始,我便立刻為這些可能面臨的難題預想實際解決方案,並積極的舉出自身能夠撫養里斯的證明──不論是經濟方面、還是教導養育方面,再加上某一項重要因素

  「──我認為我沒問題。」不帶任何猶豫的回答著。

  「唉……這樣啊。感覺、自家兄長又朝『犯罪者』的方向邁進了一步呀。」

  以這句充滿感慨的話語作結尾後,弗雷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而我也重新將思緒放回眼前的工作。

  心裡暗自期盼著,所有工作皆告一段落的時候。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離約定的時間早了五、六分鐘,但是男子跟里斯已經在公園中央的大鐘附近了,我便加快腳步並跟他們打聲招呼──兩人注意到我的到來,里斯跟以往一樣簡單的應了聲,男子則是一臉沉著卻又顯露出些許複雜的模樣,而以稍帶頹喪的語氣回應了我。

  「不會,我們也才剛到。」

  男子伸手摸了摸里斯的頭且再次確認里斯的意願,而里斯的回答依舊不變,此外,里斯望著男子的雙眼沒有一絲遲疑,於是男子便有些無奈的接受了這件事。

  接著,男子彎下腰並鄭重的對我說:「那麼……里斯就拜託你照顧了。」

  「請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里斯的。」我牽起里斯的手。

  雙方好好的互相說聲再見後,亦就此分別。

  

  老實說,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定位你這個人了──男子曾說過這樣的話。

  本來只是個了解里斯狀況並加以援助的友善人士,這時卻強硬的帶走了里斯這孩子,因而更加準確的意識到我對這孩子的居心。儘管他們清楚我是愛著這孩子的,可還是無法認同如此等同奪取的做法,因為「愛他」並不代表能跟「養育他」以「」的規則存在。而事實上,就算是帶著極大私心的我,也質疑過自己是不是做錯了?這樣對里斯真的好嗎?

  當初,在詢問里斯的意願時,我還是有先將私心放至到一旁,盡量以客觀的角度與淺顯易懂的方式來為里斯說明這件事各方面的利弊。除此之外,在處理監護權的期間,有幾位社工與兒童諮商方面的專業人士,曾和里斯聊過幾次,他們是如此判斷:里斯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決定,被誘導的傾向是否定的。

  我的確有避免做出任何可能產生誘導的措辭跟行為,但是否下意識的進行誘導,這一點連我也無法完全釐清──不過,無論如何,在這件事上我也絕不是所謂的「正確」。

  當我決定牽起里斯的手那一刻開始,就做好這樣的覺悟了。

  

  鏘──狹小的縫隙裡傳出金屬的擦撞聲。

  邀里斯進入已可說是相當熟悉的屋內,跟以往不同的是,里斯今後將在這裡住下來。

  為了這一天,事先將家中另一房間仔細的整理過一遍,靜候里斯搬入──那房間跟主臥室比起來雖然小了些,平時主要用來儲物而偶爾供弗雷留宿使用,不過,以現階段的計畫來說,應該是相當足夠了。

  將大門鎖好後便準備帶里斯到他的房間,正要說明之際,里斯小小的背影止住了我內心過度高昂的情緒,恢復該有的冷靜理智,於是,我稍微彎下腰且從背後輕柔的將里斯收入懷裡。

  「雖然我有為你準備了房間,但這幾天先睡在我的房間、好嗎?

  

  ──暫時不能讓這孩子自己一人,我直覺這麼認為。

  

  

※Note:3382/05/06

  

  「啊,吃了……」

  坐在餐桌對面的里斯開心的吃著弗雷做的料理

  跟里斯住在一起已經快三個月的時間,相處上沒有發生什麼大問題,一些小小的習慣差異彼此也逐漸適應;這段期間社工人員也不時登門拜訪,對方的想法和我差不多──所有事都隨著時間腳步而緩和下來,並有著漸入佳境的趨勢。

  話雖如此,近日卻遇上一個問題,就是里斯突然變得挑食、不愛吃飯,而當我跟弗雷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弗雷卻忽然拍著我的肩,並且說了「以後還是我到你家做飯吧」這樣的話,所以今晚才會到我家做飯。這說也奇怪,明明是差不多的菜色,里斯今天卻吃得津津有味,不過,只要這孩子願意好好吃飯,這倒也是個不錯的嘗試。

  晚飯時間結束後,我到房間處理同事來電臨時拜託的事,因此讓弗雷負責收拾整理,里斯似乎也和平常一樣主動幫忙。然而,將事情解決並回到廚房時,居然看到弗雷緊緊抱著里斯。

  「……你們在做什麼?」心中立刻浮出了一股不悅感。

  「喔、沒什麼啦。」聞言,弗雷笑著放開里斯。

  

  現在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里斯正睡在我的旁邊,而我正在記錄今天發生的事。

  也許是注意到我語氣中的不快,準備回去前弗雷簡略表明他之所以會抱住里斯,只因為從談話中感受到里斯真的是個好孩子,才會感動的抱住里斯。也因此,弗雷用跟以往略微不同的嚴厲口吻,就我對里斯這孩子所抱持的情感這點相當認真的告誡了一番。

  思及此,往身旁一看──小檯燈少許的微弱光芒,越過我的身軀散落在里斯無邪的臉龐,沒有平日刻意維持的穩重,孩子該有的稚氣這時才毫不保留的流露出來,因而使人產生一種想寵溺這孩子的心情,我便伸手撫著這孩子的頭髮。除此之外,在這孩子身上彷彿有股魔力似的,足以喚醒內心深沉之處,讓人不自覺的想伸出手而攫取這孩子的一切。

  

  是啊,對這孩子真正危險的人是我才對。

  

  本來順著里斯髮絲的手,慢慢的沿著臉部線條滑至下巴,稍微做出托著里斯下巴的手勢,大拇指輕輕的摩擦著里斯嘴唇,而指腹享受著嘴唇的柔軟的同時,心中一直抑制下來的黑色欲望似乎溢出了些。

  

  ──已經、無法放開這孩子了。

  

  

※Note:

  

  一早,隨著上班時間的到來,人們陸陸續續刷卡進到公司裡頭。

  原本冰冷冷的空間漸漸褪去死寂的外衣──刺耳的電話聲、機器的運作聲、鍵盤的敲打聲、人與人之間的交談聲等等,各類細碎的聲響混雜於伯恩所待的部門;大多數人待在自己的位子上忙碌著,有的則是不斷的忙進忙出,而伯恩也不例外的忙著。

  「嗯、好,那就這樣吧。」

  簡潔俐落的結束通話,也為某一項排程暫時畫上休止符,稍後,伯恩拿起手邊其中一份文件仔細的閱讀,不時停留於某些頁面且蹙起眉頭,又貌似低聲喃念著什麼。

  「──喏。」弗雷正拿著兩杯熱飲,伸出手將其中一杯遞到伯恩面前。

  接過熱飲的伯恩簡單的道了謝,並跟弗雷談論起自己手上文件,於是,兩人便一邊喝著熱飲、一邊分享自身看法。討論了十幾分鐘才稍微得出一定的結論,伯恩啜飲一口熱飲後也準備開始邁入另一份工作,看到伯恩這般模樣,弗雷不禁輕輕笑了出來。

  「哈哈……還是那麼拼命啊。是因為那孩子嗎?」

  自從認識里斯以後,伯恩的工作效率與能力比往常高了許多,甚至在正式成為里斯的監護人後又提升到另一層次,所以,上司跟周遭同事儘管很清楚背後的原因,可都還是很看好伯恩工作上的發展。

  

  這時,坐在伯恩隔壁的男子直接滑著椅子靠了過來,以輕鬆的語調跟兩人聊了起來,不久,卻丟出了一句沒來由的話:「話說、我還以為伯恩哈德你會去耶。」

  「咦?」餘兩人同一時刻發出相同的疑問音節。

  「我之前不是說過嗎?我家的小鬼頭其實跟你收養的孩子同班喔。」男子似乎沒注意到兩人的疑惑,逕自說了下去:「然後、今天不是教學觀摩日嗎?我家是我老婆去參加喔。」

  「教、教學觀摩日?……伯恩?」弗雷僵硬的望向伯恩。

  稍稍愣了幾秒,但伯恩也馬上回過神,站起身子並略微激動的問:「什麼時候開始?」

  「唔喔、上午第三節課開始……怎、怎麼了嗎?」男子不只被伯恩的樣子嚇了一跳,也感到一頭霧水。

  「弗雷──!」喊了自己弟弟的名字後,伯恩便迅速拿起公事包,頭也不回的跑離辦公場所。

  同時,弗雷也跟著跑到部門門口,朝著伯恩離去的背影大喊。

  

  「不要緊!公司方面就交給我吧──!」

  

  第二節課結束後的下課時間,孩子間逐漸紛擾了起來而彌漫著不同以往的氛圍,因為各個家長相繼不斷的進到教室裡來;而集中於教室後面的家長們,有一些互相打了招呼後便聊了起來,有一些正隔空跟自家孩子招手──不過,這一切都跟里斯無關。

  靜靜坐在自己坐位上的里斯,眼看下課時間快結束了,便準備拿出下一節課要用的課本;這時,坐在後頭的男孩子出聲喚了里斯,並問里斯收養他的那個人會不會來,而里斯的回答是否定的。

  「呿──真無趣、我本來還蠻想看那個人的樣子耶。」

  「還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的期望落空了啊。」

  里斯相當確信那個人不會來,因為那張教學觀摩日的邀請通知單他從沒拿給對方看過

  之後,兩人隨意笑鬧幾句,代表第三節課開始的鐘聲隨之而來,也代表本次的教學觀摩活動開始了。

  老師還是跟平日一樣在台上講課,不時的抽問底下聽課的學生們,當課程行進到一個段落,老師便引領至為此次教學觀摩準備的流程──前些日子,老師曾發下一份作業,內容是希望學生能寫一些家人的事情,並希望於此刻分享給所有人,不過,考慮到時間有限,因此除了主動分享外還採抽籤的方式進行。

  少數幾位願意主動舉手的學生發表完後,老師便抽出了第一支讓某些學生緊張的籤。

  「接下來分享的人是──里斯!」

  「咦……」一聽到老師念出自己的名字,里斯反射性的露出了排斥的表情。

  雖然里斯有些不願意但還是站了起來,卻又遲遲沒有念出自己寫的東西,於是老師便詢問里斯是否有什麼困難之處,而鄰座的同學往里斯手中的作業一看,就直接跟里斯說「有寫的話就念出來啊」──里斯搔了搔頭,心想早知道就不寫這樣的內容了,也暗自慶幸自己的監護人不會在這裡,如此一來自己的這些想法就不會被對方知道了。

  當里斯終於下定決心念出內容的同一時刻,教室的後門小心翼翼的被拉開,一位氣喘吁吁的高大男子加入了家長群中。

  

  「因為某些緣故,所以目前我的家人是一個叫作『伯恩哈德』的人。

  「雖然他看起來像三十幾歲的大叔,但實際上他才二十幾歲而已,當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年齡時,我也大吃了一驚。平時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不過,他人其實是很不錯的,很用心的在照顧我。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做菜方面好像沒什麼天份,他做的菜真的蠻難吃的……啊、也沒到很難吃的程度啦,我還是會把那些菜吃光,雖然有幾次實在太誇張,才故意找些理由避開不吃。他的弟弟曾問我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菜不好吃,而原因嘛……

  「每當看著伯恩略帶期待的表情,就不想將那些話說出口,因為我還是比較喜歡看到伯恩笑的樣子,也很喜歡總是溫柔摸著我的頭的那雙大手。

  

  在里斯發表完後,老師又繼續抽出幾位學生來進行分享。

  不久,隨著教學參觀暫時告一段落,里斯立刻就被一名高大的男子帶往人比較少的地方,而那位男子正是里斯的監護人──伯恩哈德。理所當然的,伯恩有先跟老師打聲招呼才這麼做。

  「為什麼沒告訴我今天是教學觀摩日?」伯恩開門見山的問里斯。

  「你的工作呢?」里斯也沒有任何逃避的意思,直接反問起伯恩的工作。

  面對里斯毫不退讓的態度,仔細思考里斯反問自己的問題,伯恩也就大概理解里斯會這麼做的原因了──以前里斯的父親白天也是要忙於工作,能夠參與里斯學校活動的機會並不多,因此,這次里斯也是考慮到伯恩的工作才未告知這件事。不過,就算知道這是里斯體貼自己的地方,伯恩依舊皺起眉頭且重重的嘆了口氣;而或許是看到伯恩如此反應,里斯少見的慌了起來。

  「因為……伯恩光是照顧我就已經、放棄不少自己的時間了,所以、我……」

  看著頭逐漸垂下的里斯,伯恩蹲下身子而緊緊抱住里斯,在里斯耳邊私語著。

  「真受不了……就跟你說別在意這些了、不是嗎?」

  

  「因為我並不是放棄自己的時間、而是想參與你的時間啊!」

  

  言至此,伯恩稍微拉開彼此的距離,以懇求的眼神注視著里斯,訴說著自己的願望。

  「所以、可以給我一個參與的機會嗎?里斯。」

  聽到了伯恩的告白,瞭解了伯恩的心意,里斯低垂下頭彷彿想掩蓋臉上的表情般。

  伯恩讓自己的額頭倚上里斯的額頭,再次輕聲詢問里斯的答案。

  

  「嗯。」小而有力的答覆。

  

  在這之後,伯恩好好的參與了後半場的教學觀摩,即便活動結束仍在里斯身邊稍微待了一會兒,才起身回到公司,而回到公司的伯恩無可避免的被上司罵了一頓──至此,今日突如其來的混亂也如此落幕了。

  「啊啊,今天被狠狠念了一頓呢。」儘管字面上有發牢騷的意思,然話筒中的聲音依然一派輕鬆。

  當時,伯恩一回到自己的崗位就必須趕緊處理被擱置的工作,所以弗雷無法及時從伯恩口中得知學校裡發生的事;也因此,現在伯恩正在客廳跟弗雷用電話談論著,手上翻閱著一本日記本。

  那本日記本被伯恩用來記錄他跟里斯的每日種種,隨著空白的頁面逐漸被填滿、能書寫的頁數慢慢減少,其不僅僅意味著兩人一同度過的時光,更蘊含了伯恩日漸增長而暫時無法告知的情感

  「咦……伯恩你居然講了這種話喔。」

  後來,耳邊不斷傳來弗雷調侃自己的話語,伯恩也不在意並繼續手邊的作業──翻到日記本空白的頁面,而在「※Note:」後面寫下今日的日期。

  「喂、喂、喂,難不成你想實行『十年計畫』啊?」

  

  「──『十年計畫』嗎?也不錯呢。」

  

  

─完─

  

【後記】

 

  後記開始前,請先讓我懺悔一分鐘。

  

  好,那就開始來talk這篇故事吧(泡茶)

  

  這篇文誕生以前,其實有畫過幾篇短漫,而這次剛好因為企劃所帶來的契機,才決定文字化。

  文中算是交代了小前輩跟伯恩先生認識的經過(當初應該沒有人真的認為他們是父子吧?),以及兩人之間的互動,不過伯恩先生的想法占了很多(畢竟中間是他的視角),然後,兩人的故事當然不只這些,像是隨著前輩長大應該也會有一些有趣的事發生,另外還有其他人的視角等等,總之,還有發揮的空間,或許哪一天又有什麼契機時又會有新的篇章吧(大概)

  故事背景設定方面的話,其實比較偏向日本一點,雖然也沒特別指明。

  年紀方面以第一次見面來說,伯恩先生不用說就是文中自己表明的「二十二歲」,而小前輩的話,我是設定為「十歲」(犯罪啊!!!),兩人剛好差一輪。

  關於日記本是什麼時候開始寫的嘛……基本上是監護權的事情結束後,小前輩正式住進伯恩先生家的那一天開始的,而文中前幾篇很明顯是伯恩事後回想補寫的。

  然後,分別來談談兩人──對小前輩來說,伯恩先生原則上還是歸類為大人,但又跟其他大人不一樣,所以算是個特別的存在。伯恩先生會願意且直接的跟他談論那些複雜的事,聽得懂也好、聽不懂也罷,至少願意跟他聊這點讓小前輩安心不少。

  伯恩先生的話,第一次見面真的讓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笑)因為下班時大多會經過公園,只要沒加班也都會看到曾叫他「大叔」的小前輩,不知不覺的在意了起來,隨著之間的相處交流,一股執著也跟著慢慢生成,從被吸引逐漸轉變為好感,而伯恩先生當然清楚這是一種犯罪傾向的情感(以目前來說),但還是很乾脆的接受了──因為這是保有理智的無法自拔。另外,其實比較不安的應該是伯恩先生,因為兩人之間有很多不可預見的變數,特別是前輩的成長。

  不過,不管怎樣現階段伯恩先生還不會出手,應該說是不能出手,除了自制之外,閃閃也會好好的盯緊伯恩先生,所以閃閃總是隨時準備將手機撥至「110」(笑)還有,在文中曾提及「上司跟周遭同事很看好伯恩工作上的發展」,其實我本來還想補一句「只要沒有做出犯罪的事情的話」之類的w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這整篇文整個很犯罪傾向啊(艸)

  

  【幕後花絮】

  

  【伯恩先生的理想】

  單圖 14-2.jpg  

  我想應該很難實現吧(笑)

 

  最後,謝謝大家的閱讀(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