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名偵探柯南」的同人創作。

 本文的CP為「安柯」。

 這邊考慮到個人進行創作時角色身份界線有時可能並沒有劃分那麼清楚,

 為此多標註各種CP命名又略顯繁雜,因此僅以「安室透 × 江戶川柯南」作為代表標註。

 內容為先前發布的情人節白色情人節短漫之後續故事。

 而本文可搭配「甘茶の音楽工房」的「春への憧れ」當BGM。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名偵探柯南】謊言掩飾的戀情

 

  我們、並沒有在一起──男孩跟男子如是說。

 

  含苞待放的花朵,今已於枝頭、於人心中大放異彩。

  這般璀璨的時光令人憧憬,花片片零落如兩人關係般的飄渺虛幻。

  恍若伸手可以掬取,而止步於捉摸不定的距離。

 

  此刻這份感觸凝華為一塊塊糕點,盛裝盒中並整齊陳列於超市商品架上。

  精巧奪目的季節結晶,已然吸引不少被外頭那般光景幻惑的人們流連駐足挑選,當中,一位淺色髮而膚色偏深的男子一面笑著與身旁戴眼鏡的男孩交談,一面拿起兩盒不同種類搭配而成的日式糕點組合,目光於兩盒點心來回幾秒鐘便又回到男孩身上,他微蹲下身子把手上兩盒點心展示給男孩看。

  「柯南你覺得哪一種點心組合比較好呢?」

  「我覺得這兩種元太他們都會喜歡吧。啊……但考慮到數量的話……」

  「也是。那就、兩種都買吧!」

  將手上兩盒日式糕點組合放入購物車中後,男子推著購物車來到會令孩童兩眼放光的零食專區,他和剛剛一樣徵詢男孩的意見,同時悄悄追尋男孩瀏覽架上商品的視線,從而觀察到了男孩似乎對架上琳瑯滿目的糖果餅乾沒特別感興趣;也因此,一起逛到了最尾端,購物車中終究只放了男孩朋友們喜歡的零食。

  眼看需要的東西都已買齊,男孩環顧周圍尋覓結帳區所在。

 

  「柯南不挑個自己喜歡的東西嗎?」

 

  聞言,男孩止住方要邁出的步伐,略微遲疑地抬起頭隨即對上男子的笑臉。

  「作為自告奮勇要來幫忙拿東西的獎勵,要買兩樣也可以喔。」

  「呃啊……我、就不用了啦,安室先生……」男孩尷尬地笑了笑。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且不在預想內的提議,男孩一時落得有些窘困的狀態,他不認為男子沒有察覺他的真意,可是,男子的神色及口吻不見一絲戲謔,亦不單純只是在對自己親切、釋出善意──心臟某一處持續發出極為纖細、微弱卻又難以不去注意其存在的譟動,譟動無從抑止而逐漸轉為顯著的動搖。

  在男子的注視之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也不得不讓內心的動搖緩和下來。

 

  或許話語摻有不真實的成分,被當小孩子寵溺十七歲的自己多少也有點彆扭。

  儘管如此,還是沒辦法否認男子想對自己好的那份心意。

 

  「……因為、我想吃的東西等人到齊就能吃到了。」

 

  男孩,對男子揚起一抹莫可奈何、而又帶些靦腆的淺笑。

  這一次換成男子愣怔不語,但也很快回過神,向男孩露出更為柔軟的笑容。

  「這樣啊……原來如此。那我們去結帳吧!」

  「嗯!」男孩跟上男子的腳步。

 

  無意間,隨風起舞的花瓣,再次靜靜躺臥於男孩跟男子的心跳。

  埋於兩人左胸中平穩跳動的聲響,意外地與這個充滿人們思慕的春天相襯。

 

  縱使知曉彼此抱持的心思,男孩與男子仍未直接表明。

 

 

※ ※ ※ ※ ※

 

  望見花苞若有似無吐放的那一刻,便明白那時約好的日子近了。

 

  時至今日,期待以久的賞花活動終於來臨,戴著眼鏡的男孩──柯南與少年偵探團的夥伴們如平常般聚集在熟識的發明家阿笠博士家中,目的自然是準備待會兒出門賞花必備的物品及點心。

  唯一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恰巧」是阿笠博士參加春季發表會的日子,此外,不僅平時開車帶大家出遊的阿笠博士不克參與,同為偵探團夥伴的名為「灰原」的女孩,也因為需要作為助手而無法一起參加賞花活動。偵探團的其他三個孩子覺得非常可惜,還為此抱怨了一下阿笠博士怎麼將發表會日期記錯了。

  也因此,這次出遊將全權委託另一個人帶柯南他們四個小孩子前往賞花地點。

 

  為賞花做準備之外,三個孩子不時跟阿笠博士分享同櫻花一起澎湃怒放的心情,一旁默默幫忙的柯南偶爾也會隨著話題笑了笑,而其中一位戴髮箍的女孩看他都沒說什麼話便主動將他拉入大家的圈子。

  「今天終於到柯南也很期待的賞花的日子了呢!」

  「咦?」柯南的語氣疑惑,又好似不僅於此。

  「我們都有注意到喔!這陣子柯南放學都一直留意櫻花樹,對吧?」

  「……呃、嗯!你們說對了,我也好期待賞花啊!」

  柯南沒想到會被偵探團的夥伴們指出「自己在期待」這點,甚至有注意到這些日子以來自己不同以往的細微舉動;橫豎,沒被說中真正的期待,柯南也就不特別去辯駁,乾脆順著他們的說法把話帶過去。

  得到他肯定的答覆,三個孩子沒察覺那微妙的停頓,心滿意足地接話聊下去。

  「對吧!果然就連柯南都很期待這次的賞花活動!」

  「我想沒有人不期待吧!啊……說到這個,灰原同學真的好可憐啊……」

  「是啊、都怪博士記錯發表會日期了!」

  「哈哈……抱歉、抱歉,這陣子忙著新發明,不小心搞錯了啊。」

  聞言,阿笠博士不禁搔了搔頭苦笑。而後話題又緊接著轉到博士提的新發明。

  望著三人天真爛漫的模樣,柯南莞爾一笑也繼續手邊的動作。

 

  「怎麼?那麼開心,因為要去約會?

  甫將心思重新放回準備上,一直默不作聲的灰原悄悄來了這麼一句。

 

  「呃、咦?什麼約會啊……明明是跟大家一起賞花吧!」

  「是嗎?依我看,你的臉上分明寫著『要去見心上人』這幾個字呢。」

  從那短暫的停頓中確信了自己隱約感覺到的事,於是,灰原更乘勝追擊投下這一句話;效果顯而易見,柯南神色尚且泰然自若,但扶著背包的手仍忍不住微微一震,話雖如此,他也不打算就此退縮投降。

  「怎麼可能啊……再說,先要有這麼一號人物存在才有可能成立吧!」

  見他們的福爾摩斯假裝鎮定致力裝傻的樣子,灰原便輕輕一笑轉身慢步離去。

  看著灰原走近博士跟三個孩子身邊,柯南這才鬆一口氣。

 

  不久之後,約好的時間到了。

 

  博士和灰原已先行出發,柯南他們在門口沒等多久就看到另一人守時地出現。

  一輛白色的RX-7駛來並慢慢減速,最後停在他們的面前。

 

  駕駛座的車窗搖下,一位深色皮膚的男子探出頭來。

  「讓你們久等了。」男子以溫和爽朗的口吻跟柯南他們打招呼。

  「不會,我們也沒有等很久。那麼,今天就麻煩您了,安室先生。」柯南率先開口回應被他稱為「安室」的男子。隨後,偵探團的孩子們也跟著一起充滿朝氣地對安室說「麻煩您了」。

  「我才是,今天就請多指教了喔。那上車吧!」

  偵探團的三個孩子迫不及待地打開後座的車門鑽入車內,唯有柯南慢慢繞到車子的另一邊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而車門一關上,安室便扶著椅背橫過柯南面前拉來安全帶準備為他繫上。

  安全帶扣清脆喀的一聲,柯南揚起一抹淺笑並說:「謝謝您,安室先生。」

  「不必客氣。」安室亦回以和善的微笑。

 

  「啊,對了。可以麻煩柯南你拿著這個嗎?」

  柯南伸手接下安室邊說邊遞來的物品,那是個用包裹巾包著的方形盒狀物。

  那物品原本放在副駕駛座上,只不過,由於柯南要坐進來而暫時被安室移至他處──至於包裹巾中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坐在後座的孩子們立刻就有了答案,六隻眼睛還因此興奮地閃閃發光。

  「哇啊!那是安室先生做的花見便當嗎?」

  「是啊,晚一點等大家都到齊再一起享用吧!」

  「咦──不能馬上就吃嗎?」頭上有十圓禿的男孩略感不滿。

  「元太,這是安室先生為大家做的便當,人沒到齊就先開動很沒禮貌喔。」

  「對啊。所以元太你就忍耐一下,先吃我們自己帶的點心吧!」

  「嗯,那好吧……」

 

  確定沒落下什麼後,安室便驅車帶著柯南他們一同前往賞花地點。

 

  一路上,待在後座的三個孩子,跟在做準備時一樣開心聊天。

  正在開車的安室也偶爾會參與話題,要是孩子們剛好講到令他感興趣的內容,就算本來只是稍微提到幾個字,他更是會把捕捉到的關鍵字擴展成主要話題,而這使得柯南常忙著想辦法轉移話題。

  不知道是第幾次在聊天中捏一把冷汗,耐心快被磨盡的柯南索性直接丟出阿笠博士預先託他轉告的猜謎,而博士為這次賞花特地想的謎題,果不其然成功讓偵探團的三個孩子陷入一陣苦惱;好不容易暫時制止閒聊的柯南,不著痕跡呼出一口氣,並偷偷瞄了一眼沒繼續探問而安份下來的安室。

  「唔嗯……這個問題好難……安室先生您猜出來了嗎?」

  三個孩子對答案毫無頭緒,只好求助身為知名偵探第一弟子的安室。

  「這個嘛,謎題中的……」安室回應孩子們求助時的聲音忽然漸漸變小,彷彿一開始欲說出口的話被什麼人劫持一般地消失無蹤,接著他一臉歉然地跟孩子們表示:「……抱歉、我也還在思考呢!」

  「咦──連安室先生也還在想啊!這次博士的猜謎還真難啊……」

  「是啊,有點、難度……」

 

  安室一邊回答,一邊稍稍瞄向隔壁的副駕駛座。

  副駕駛座上的柯南將右手食指豎在嘴前,別有目的又隱帶些許惡作劇意味。

 

  看了一眼後照鏡,安室注視前方而默默將左手食指豎在嘴前

 

  在另外三個孩子不知情的狀況下,柯南跟安室兩人祕密地達成了協議。

  柯南安心地垂下肩膀,儘管心裡有點意外安室願意配合,可是,總算能不必如此提心吊膽;當要收起豎起的食指時,他不知何故地想到──這是很普通的手勢,他也曾在其他場合對別人比過。

  凝視著方收回的手指,腦海中清晰顯現出之前自己抑或其他人比過那個手勢的事件畫面,畫面以一張張投影片的方式無間斷地變換,眨眼之間又如車窗外一片片粉色花瓣那般飄散開來,無以數計的花瓣散落以後出現的是第一次對他做出那個手勢的安室,猶記當時他為這舉動小小吃了一驚。

  兩人之間的回憶再次於面前如花似的繽紛飛舞,一時感到目不暇給。

  到最後浮現的是,上個月情人節所發生的那件事。

  他跟偵探團的夥伴們放學後到常去的白羅咖啡廳,一起從安室手中得到咖啡廳所贈的巧克力餅乾,原以為只是跟大家相同的巧克力,然而,安室沒來由地點名自己並要他「仔細體會蘊藏其中的心意」,同時隱隱約約好似做出了那個「特別」的手勢;半信半疑之餘,最終他在那包餅乾中找到一塊心型巧克力。

  巧克力餅乾裡暗藏有心型巧克力,宛如在說他們兩人一般──總在暗地裡彼此試探,一直藏匿自己心中的真實,即便如此,卻又對對方的心思了然於心,所以才會都選擇維持現在的狀況。

 

  方才,他直覺地對安室比出那個手勢,下意識裡似乎已認定對方能理解。

  在他們之間,那個手勢就好像、專屬的暗號一樣。

 

  ──「蘊藏其中的心意」嗎?

 

  柯南抬頭望向專心開車的安室,車窗外的景色襯托著安室。

  一般的住宅房屋林立,散發普通而平易近人的親切氛圍;行駛一段時間之後進入隧道,周遭變得昏暗而僅有的少許亮光反增添了詭異感;過不久,離開隧道的那一刻,透著和煦日光的粉色佔據自己的目光。

  這個人存在的景象,到底該怎麼形容呢?他心中突然浮現這個問題。

 

  ──凜然綻放的櫻花,沒入夜色的櫻花,黑夜過去依舊是凜然綻放的櫻花。

  ──我是、這麼認為的,安室先生。是真的喔。

 

  柯南悄悄收回視線,並享受著這個帶些吵雜而仍讓人神往的春日和。

 

 

※ ※ ※ ※ ※

 

  「嗯?波本你的外套口袋是放了什麼嗎?」

  「喔,妳說這個嗎?這是打工地方有群孩子給的之前情人節活動的回禮。」

 

  車內,一位淺色髮而深色皮膚的男子負責駕駛,副駕坐著一位外國女性。

  被稱為「波本」的男子從方向盤騰出左手,邊說邊自外套左側口袋掏出一小包餅乾,給女性看了一眼便又收回了口袋──不知為何,在女性眼中他對待那包餅乾的動作有些過份小心謹慎。

  女性的手倚在扶手並撐著頭,斜眼盯著那包餅乾稍微外露於口袋的包裝。

  那包餅乾,包裝樣式不怎麼花俏而給人一種單純的感覺,至於餅乾本身看起來多半就是所謂的手工餅乾,形狀是這個國家代表花卉,仔細來看還是略顯粗糙,但整體來說,姑且還稱的上可愛。

  靜靜觀察了一會兒,女性微瞇起眼睛且隱帶神祕的笑意,消遣似的開口追問。

 

  「……真的嗎?該不會是什麼愛慕者送的禮物?」

 

  兩人見面的此刻,距在咖啡廳的兼職下班已有好一段時間,然而,那包餅乾到現在都還好好收在身邊,讓人不由得猜想他該不會其實也很重視送這份小禮物的那個人,女性的視線沒有形體卻異常銳利──若能從中揪住這個素來看似毫無破綻的男人一個弱點也不錯,這麼想著。

  對於女性的「調侃」,他僅微皺起眉且淺淺一笑,從容不迫地給予回應。

  「很可惜,這真的只是孩子們給的回禮。看來妳沒有當偵探的天分呢。」

  他的神情態度及語氣找不出任何一點縫隙,因為他這次確實沒有說謊,當初負責將這份禮物交給他的那孩子正是這麼聲明的。除此之外,他最後還不忘反過來「調侃」女性一句。

  「哼──是嗎?」女性為他的回答嗤之以鼻,本來瞅著人的視線無趣地移往車窗外,不一會兒作為回禮也隨口諷刺說道:「我是不是該慶幸沒有這樣一個被你外表騙了的可憐傢伙存在啊?」

  聞言,他還是不為所動的笑著,只是延續女性主動挑起的話題。

  「多謝讚美。聽說味道還不錯,妳要吃一個嗎?」

  「不了。我對這種東西沒興趣。」

  「順帶一提,妳所在意的那孩子也是其中一個製作者喔。」

  此言一出,車內的氛圍頓時凝結了幾秒,女性倏地沉悶長吐出一口氣。

  「哈啊……看來我確實沒當偵探天分啊。」女性一臉不耐煩地自嘲,再度斜眼看了隔壁駕駛座上的他一眼,甚是不高興地在嘴邊低聲碎念道:「怎麼會有人看上你這種人呢……」

  低喃聲消逝於陰影之中,由他口袋中那包餅乾引起的小插曲就此落下帷幕,女性顯然已不打算再過問,重新將會面的重心放回要交派給他調查的事,這時他嘴角揚起的笑容轉而深沉了些;於是,雪白的車子帶著不尋常的氣息平穩行駛於綿延不絕的夜色,周圍可見一切彷彿都染上所有光都無法到達的純黑色。

 

  良久,交談終告一段落,他瞥見車窗外稍縱即逝的初春點綴的粉色。

 

  粉色的身影於黑夜籠罩之下,似乎讓人有點看不清楚其本質。

  受到夾雜冷意的風吹拂以致於產生些微晃動,就像在店裡收下餅乾時他感受到自己的心再次為了一個孩子動搖──那個時候,枝頭上的花不像餅乾描繪的形狀,含苞待放的姿態好比他們兩人現在的關係。

  那日以來觀察花苞的次數已數不清,如今,到了說好要去看真正櫻花的日子。

 

  櫻花猶如謊言似的綻放,綺麗得給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卻依然覺得美好,而如此沉溺於這段羈

 

  不是「波本」、而是作為「安室」的男子,如那時般望著路旁滿開的櫻花。

  在享受來自隔壁副駕駛座上的視線的同時,安室再次想起白色情人節那一天從柯南手中得到情人節回禮,雖說是由他們這群孩子一起製作完成,但誰也不知道這份禮物實際上隱含著私心──餅乾之所以會是櫻花形狀,按其他孩子的說詞是出自柯南的提議,說是因為接下來將是櫻花盛開的季節。

  只是,在他注視手中的餅乾之際,柯南曾對他表明說過是因為「很適合」。

 

  ──「櫻花是勇氣的象徵」、「是每位警察都會配戴的徽章」嗎?

  ──這真是可愛的說法啊。

 

  回想起柯南將聽來的那種說法套用在自己身上,安室又忍不住高興起來。

  當時,由於柯南如此回應他先前偷偷送的那個巧克力,一時之間他才情不自禁脫口說出一起去賞花的邀約,而柯南第一時間的反應似有答應的意思,可是,到最後很大的可能會被拒絕──對他們來說,現在最多只能將心思稍微藉由這些小東西傳達。所以,他想這次應該感謝於後座正在為謎題煩惱的三個孩子。

  懷著感謝的念頭看了後照鏡一眼之後,也偷偷瞄了一下已從他身上收回視線的柯南,柯南與外頭柔和耀眼的日光交互輝映,臉上那抹的微笑讓他認為現在這刻他們擁有相同的心情。

  看著這樣的柯南,以他真正身分來說,腦中自然浮現另一種說法。

 

  這個警察徽章,正確來說是「旭日章」的一種。

 

  旭日章,如其字面上的意思。象徵著那散發出旭光的太陽。

  小小的身影一直隱藏在別人的背後,不時暗中策劃著什麼,跟他一樣有著處在暗處的一面,就連方才為了不讓他從另外三個孩子口中套出情報而丟出謎題,甚至狡猾地對他做出那個自己沒法駁回的手勢。

  即使這樣,也難掩自身散發的光芒,依舊是如同朝陽之光的存在。

 

  ──若我是作為警察、作為正義的一方,而適合這個狀似櫻花的徽章。

  ──你就是純粹照亮一切真實的、這個旭日之章吧。

 

  ──被我這種壞心眼的大人擅自當作自己的光……真的、對不起喔。

 

 

※ ※ ※ ※ ※

 

  隨著一聲「多謝惠顧」落下,安室從攤販店主手中接過熱騰騰的章魚燒。

  不久之前,一行人來到櫻花盛開的公園並順利找到賞花的好位子,鋪好墊子坐在上面一邊吃著事先準備好的零食點心、一邊等其他人過來會合,不過,食物的消耗速度遠超出預想,很快就見底了;看著吃完的點心三個孩子顯然有些失落,安室便提議他去附近超市再買些點心,也順道在附近的攤販買點熟食。

  在安室將看顧位子的重大任務交代給孩子們時,柯南則接著表示東西可能會太多而要跟著一起去幫忙拿,安室也欣然接受了柯南的好意,因此,兩人在另外三個孩子的目送下一同起身離席。

  小心翼翼把章魚燒收進裝著點心的超市袋子後,這趟跑腿也大功告成了。

  「這樣應該足夠大家吃了。我們回去吧、柯南!」

  「嗯!元太他們三個應該等不及了吧!」

 

  轉身背向攤販,幼小的身影旁高大的身影自然地並肩而行。

 

  回程上的柯南和安室,一步步走離攤販聚集的區域,卻也一步步走入沉靜。

  兩人走著的這條被櫻花樹圍繞的道路,彷若另一個世界。

 

  櫻花悄聲無息,花瓣在眼前輕盈而緩慢飄落,與陽光交織出的景色令人屏息。

  沿路上有一定的賞花人潮,但人群還沒有完全聚集起來,大部分是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而少有人數眾多的團體,當中不少明顯是先來佔位子的人,所以,僅為這片春意渲染上微量的熱度而留有如此寧靜。

  這麼一個遠離世俗眼光的剎那時光,更使人產生一種只剩下彼此的錯覺。

  抬頭仰望靜靜綻放而絢爛動人的櫻花,安室忽然想到一件事。

  「說起來,有這種說法呢──櫻花開得這般艷麗是因為底下埋了某種東西。」

  「啊,安室先生是說『因為底下埋了屍體』的這種說法嗎?」

  「沒錯,就是這個。柯南你還懂得真多啊。」

  「嗯、啊,以前有在電視上看過!」柯南的聲音比剛剛高了些。

  發覺自己說出超出目前外表年齡的知識,柯南緊張地用慣用的理由應對。

  儘管如此,柯南笑容中欲隱瞞什麼的尷尬,安室眼裡也絲毫沒有遺漏,原本只是為眼前景致而隨興挑起的一個話題,其實他並沒有特別的意圖,不過,現在看著柯南的態度他不知怎麼略微起了點玩心。

  「哼嗯……電視啊,之前聽毛利老師說過柯南經常從電視獲取各種知識呢。」

  安室用沒提東西的手摸著下巴,銳利的目光緊抓柯南不放,臉上的笑容近乎要將藏在七歲孩童身體的十七歲少年靈魂給拖出來──可是,安室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在柯南眼鏡鏡片上映出了何種模樣。

  這些緊迫盯人的舉動,對柯南來說不單單為他帶來一陣驚慌,在他眼中安室的言行確實具有強烈壓迫感且摻有些許玩味,然而,除此之外,他還從安室嘴角揚起的幅度感覺到,隱約流溢出好似當時那塊心型巧克力在嘴裡融化的那種溫潤柔和,惹得他心頭癢癢的而不由得頓了幾秒才遲遲做出解釋。

  「……嗯、我很喜歡看電視喔!節目中講好多我第一次知道的事呢!」

  「這樣啊,那柯南都喜歡看些什麼節目?」

  「呃嗯……很多、很多喔,我也記不太清楚了耶……」

  安室的問話攻勢接連不停,柯南也一直努力想辦法蒙混過去,兩種截然不同的笑容一來一往持續對峙;不一會兒,安室自覺他臨時起意的惡作劇也該到此為止了,便適時收回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樣。

  「是嗎?那之後發現什麼有趣的節目要跟我說喔,因為我很想了解……

  安室重新對柯南展露出那抹柔軟的笑容,而他的話語末了保留了一小部分──從今天來接柯南他們這群孩子開始,他就沒有放過一絲關於柯南的情報,比如孩子們的話題中總忍不住探問任何可能跟柯南有關的部分,在超市買點心時也不斷嘗試找出柯南的喜好,直到剛才也藉由惡作劇追尋著。

  柯南默默望著安室。也許他對唱歌不在行,但對聽力還是稍有自信。

  「嗯、我知道了。」柯南也以笑容回應安室。

  「啊。對了──」

 

  安室忽然停下腳步,停留的瞬間整個人沐浴在透著溫暖光芒的櫻花花瓣之下。

  他,側過身朝一直走在身旁的柯南伸出空著的左手。

 

  「柯南!賞花人潮擁擠,為了避免走散,牽著我的手吧!」

  「咦……」柯南瞪大雙眼看著安室,遲疑不解地觀察了周圍,接著目光再次落在對自己伸出手的安室,安室舉起右手悄悄在嘴前豎起食指,愣了一下以後,他頷首簡單應了一聲並伸出手搭上那隻大手。

  為了預防在這人潮不久將要聚集起來的路上走散,兩人都緊緊牽著彼此的手。

  感受著自己以外的溫度,粗糙的觸感與柔嫩的觸感交疊在一起。

  彷彿響應此刻胸口心臟的跳動一般,兩人面前倏地捲起一陣華麗閃耀的櫻吹雪,一同凝望心中那股悸動翩翩飛舞散落的光景,感覺握住自己手的力道似乎加重了一點點,不約而同轉頭看向對方。

  安室彎下腰伸手取下沾在柯南頭上的花瓣,柯南也取下纏在安室髮中的花瓣。

  拿著取下的粉色花,微皺著眉的兩人相視而笑。

 

  如果說,枝頭上一朵朵櫻花之所以燦爛美麗,是由於底下可能埋藏著屍體。

  此刻,心弦會為這一句句謊言觸動,或許是因為掩蓋其下的戀情。

 

  這段好不容易促成的獨處時間,之後在孩子們的迎接下結束了。

 

  「啊!柯南跟安室先生回來了!歡迎回來!」

  注意到兩人的歸來,本來窩在墊子中央的三個孩子紛紛跑過去歡迎他們回來。

  歡迎之餘,面頰有雀斑的男孩盯著柯南跟安室看,覺得兩人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下一秒突然指著柯南一聲驚呼,而柯南也被這聲驚呼嚇得想起自己右手上的觸感,連忙抽回自己的手。

  平常的話,柯南是有十足的把握認為這些孩子不會看破自己的心思,但對方偌大的反應也使得柯南不禁心虛了起來,深感不妙的柯南還沒來的及找理由搪塞過去就被對方先一步搶下發言權。

  「柯南!說什麼擔心東西會太多才跟去幫忙,結果根本都讓安室先生拿嘛!」

  「啊──真的呢!不行喔,柯南!怎麼可以只顧著玩而不幫忙呢!」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跟過去的啊?」頭上有十圓禿的男孩也跟著質問起柯南,緊接著小腦袋靈光一閃而一臉不滿地大喊:「啊!難道!你背著我們跟安室哥哥撒嬌買自己喜歡的零食嗎?」

  出乎意料遭到這種責問,柯南怔怔看著面前義正詞嚴指責自己的偵探團夥伴,稍後回過神,意識到三個孩子只是在為獨自一個人拿東西的安室打抱不平而已,他垂下緊繃的肩膀且暗自鬆了口氣。於是,為了不讓事情繼續往奇怪的方向起鬨,便以往常那般略不耐煩的口吻反駁了後續沒道理的猜測。

  「在胡扯些什麼啊……才沒有呢!」

  「很可疑喔──畢竟柯南在大人面前就很愛撒嬌!」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安室輕笑了幾聲,隨後來為傷腦筋的柯南解圍。

  「沒這回事啦。東西沒預想的多、也不怎麼重,我自己提就足夠了喔!」

  「咦?是這樣嗎?」孩子們歪著頭看安室。

  由於安室自己都這麼表示了,三個孩子也就此打住沒再追究。

  「啊。不過……剛剛柯南是牽著安室先生的手回來的,果然是在撒嬌吧?」

  「呃……」柯南的身軀明顯僵了一下,頓時無言以對。

  牽手的事終究還是被點了出來,柯南煩惱著要怎麼應付三個孩子而顯露出覺得很麻煩的樣子,在他開口前,安室一面拿出買來的食物點心擺到大家圍坐在一起的圈子中央,一面信手拈來代替他回答。

  「啊啊,那是擔心跟柯南走散才牽著的。」

  「嘿……也是啦!畢竟平常柯南老愛一個人亂跑嘛!」

  「話說,原來柯南平常很愛跟大人撒嬌啊!第一次聽到,讓人真好奇!」

  「對啊、對啊!柯南那小子常常──」

 

  自安室這麼一問,偵探團的三個孩子爭先恐後告訴他平時柯南撒嬌的事蹟。

  對此,柯南感到百般無奈,而話題好像在他身上開了頭以後就幾乎離不開他,當然這之中不免有安室穿針引線之故,如此這般,一群人在櫻花樹下笑笑鬧鬧,逐漸為這抹粉色添上另一筆繽紛亮眼的色彩。

  隨著春天捎來的訊息一片片飄然落在墊子,其他約好一起賞花的人一個個前來會合,他們所在之處也慢慢更加熱絡;待人都到齊的那一刻,不僅他們一行人,整個賞花地方皆已沉浸於一股高昂的情緒。

 

  這股高昂的情緒以及眼前滿開的櫻花,一起宣告著這場花宴才正要開始。

 

  杯觥交錯而笑聲不絕於耳,光影亦於人們不注意時一點、一點變化

  光與影的祕密合作之下,宴會主角的妝容呈現出各種令人不得不著迷的風采。

 

  太陽即將完全沉沒於地平線,美艷濃烈的夕色幾乎要褪去,跟深沉的夜色以最適宜的比例調和,為枝頭的花朵抹上這一個時刻獨有的容顏,時而亮麗、時而神祕,宛若擁有複數的面孔一般。

  在這樣風貌的櫻花環繞下,眾人之間瀰漫歡愉和樂的氣氛,其中安室拜為老師的、也就是現時最為知名的偵探這時已酩酊大醉,正搖搖晃晃陶醉地高歌喜歡的偶像所唱的熱門歌曲,除了同行的其他人之外,也吸引了不少附近賞花客的目光,更有一樣興奮高亢的人一邊叫好一邊幫忙打拍子。

  湊足這些條件的賞花之宴,構成了一種案件中常見的犯案手法,也形成了一個最適合密談的場所──眾人的注意力全集中於周遭最為突兀的人身上,絲毫沒留意安靜坐在櫻樹旁的某兩個人。

  柯南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安室,而安室注視著不遠處自己正在歡唱的老師。

  甫一個眨眼,換成安室往身旁的柯南看去而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

  「今天聽到不少我所不知道的柯南的情報呢。」

  「唔……」那毫不掩飾愉快的口吻,使得柯南移開視線往別處瞥去。

  雖然可能牽扯到「工藤新一」的蛛絲馬跡都在談話間適當帶過了,只是,三個孩子依然加油添醋說了很多關於「江戶川柯南」平常的言行舉止給安室聽。明明不過是做出符合他現在外表的行為,可十七歲的他仍不由得覺得羞恥,也因此,與聽得津津有味的安室相比,那時他完全想找個洞鑽進去。

  見到柯南難為情的表情,安室莞爾一笑,又接著說了下去。

  「要是柯南能向我撒嬌,我會很高興的。」

  聞言,柯南再次望向安室,安室的神情和剛才的語氣一樣溫和平穩。

  沉默了一會兒,柯南一臉滿不在乎地回應安室。

  「……如果安室先生也向我撒嬌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語畢,柯南若無其事喝了一口手邊的果汁,而後斂起眼眸直盯著橙色液體下若隱若現的杯底──之所以這麼回答多少有刻意跟安室賭氣,不過,他也是真的有希望安室能向自己撒嬌的意思。

  無關之間的智謀較量或合作,純粹是雙方維持現狀相處的時間一久,保持在能夠看清對方的距離下審視彼此的關係,即便是總被取笑在這方面很遲鈍的他也稍微注意到了,注意到了在安室這個大人面前,不論是有意展現的假象「江戶川柯南」、還是無意洩露的真實「工藤新一」都是小孩子。

  就好比今天獨處的那個時候,他身旁總能看到安室,兩個人稀鬆平常並肩而行,而這其實是安室一直配合著自己小孩子的步調,看著這樣的安室反而是從小不怎麼老實面對自身情感的他感到焦急了。

  內心深處隱隱存在的少許焦急,都是因為櫻花今天太過耀眼的錯而被放大、甚至浮現於心頭,他才會一時沉不住氣以那種態度做出那種答覆,但他也很清楚結果只是又令自身顯得像個小孩子。

  見平常總是能言善道的安室沒繼續回話,柯南正覺得奇怪而看了過去。

 

  「嗯,好啊。」

 

  「……咦?」柯南錯愕地望著安室。

  「那、事不宜遲,我就來好好跟柯南撒嬌一下吧!」

  沒等柯南消化完所有情報,安室便如方才自己的宣言那般,立刻將整個人輕輕掛在柯南小小軀幹上,這個姿勢就也像是從後方將人環抱住一樣,隨後,更把頭略微倚靠在柯南的肩膀上。

  「該怎麼說呢……感覺、有點醉了,所以讓我靠一下吧……」

  伴隨極輕微的呼吸聲,熟悉的好聽嗓音於耳畔溫柔地綻放之際,柯南感受到一股熱度爬滿自己的臉及耳朵而身體僵直無法動彈;待過熱的腦袋終於反應過來,他即刻自安室的發言裡挑出有問題的地方。

  「這樣好嗎?您不是還要開車?所以才都婉拒叔叔的勸酒不是嗎?」

  當柯南說完沒多久,無聲的笑意似有似無地撫過他的外耳,本來藉由戳破話語中的不真實而在這種紊亂梳理了一點思緒,下一秒這麼簡單就被干擾了──這個人還是老樣子的難纏啊,柯南悶悶暗想。

  兩個人的臉龐僅隔著鏡架,而彼此都沒再開口說話,在歡騰喧鬧的聲響所構築出來的密室之中,默默凝視眼前一片一片沉澱於地的各自的心思,腦中更不斷推敲每一小片心思所隱含的謎題。

  靜謐的小小空間裡,不停歇的羈之雨徐徐落下,然後再度被人擾亂。

  「吶,柯南。你知道嗎?身為男人也許都會想展現帥氣的一面,可是──」

  不知道是否為錯覺,柯南感覺耳邊安室的聲音似乎比平常低沉了一些。

 

  「同樣地,我也是個狡猾的大人。

  「若是得到這種許可,是會藉此來對柯南做很多、很多事的喔。」

 

  傳入耳中的字句似是警告、亦似是誘惑,柯南半垂下眼瞼且輕輕呼出一口氣。

  「那樣的話,我也會對安室先生要求很多、很多事的。

  「說的也是。」安室開心而安穩地笑出聲。

 

  倘若問起,兩人對此刻「陪伴」在自己身旁的對方有什麼想法。

  在他們的心底深處,都毫無疑問地這麼說著。

 

  ──我們、並沒有在一起。

 

  這句話儘管看似真實,卻又宛如謊言一般。

  特別是,出自兩個騙子。

 

 

─完─

 

【後記】

 

  先在此感謝大家耐心閱讀完這個故事(鞠躬)

  這次因為在Ep發布時試著使用文章搭配背景音樂的功能,所以挑了「甘茶の音楽工房」的「春への憧れ」當BGM,寫到後來在聽歌時,發現KAT-TUN裡上田龍也さん的「花の舞う街」好像也挺適合的呢。

  接下來,稍微來聊聊這篇故事跟一些有的沒的吧!

 

  如注意事項中所說,這篇故事是之前情人節及白色情人節短漫的後續故事。

  發布白色情人節那篇時就有提到會有一個後續延伸的賞花相關故事,不過,從三月多先寫下了想到且想寫的橋段,結果一直拖到現在櫻花也沒了、大概過一陣子就可以賞楓的九月才完成(掩面)

  雖然已經不是櫻花盛開的春天,但希望有讓大家產生沐浴在春天一般的感受!

 

  整篇故事,主軸當然是「櫻花」,不過,還有個重點是「兩人的關係狀況」。

  畢竟是那兩篇短漫的延續,所以也是採用「雙方都知道對方所抱持的情感,只是現在不能表明」這樣的狀態,在故事的第一大段也直接帶出了這點,而正是這樣的狀態才造就了「謊言掩飾的戀情」。

  當然,也是因為柯南跟安室他們本身的特性(?)才會變成這樣。

  又由於考慮到兩人本身的特性(?),寫這兩人時常在思考「有意」、還是「無意」,乍看之下無意的舉動就真的是只是這樣嗎?說不定其實──所以,到頭來還是決定給人一種「能夠想像的曖昧」。

  另外嘛──因為平常習慣在寫文時會用粗體標重點、或隱含其他意義,因此,本來想過要標明兩人說的不算真話的那幾句話,可是,後來想想還是讓大家自己去體會了,畢竟按故事來看很明顯。

  要是想知道我有特別想標明不是真話的是哪幾句,可以參考這次的插圖對答案喔,順帶一提,這次的插圖中由那幾句話構成的小雨傘,也是在象徵「謊言掩飾的戀情」這個意思。不過,就算沒有標在上面,也有可能是跟前面說的一樣,是想保留一點「給人想像的曖昧」。

  唯一稍稍特例的,就是貫徹頭尾的「我們、並沒有在一起」這句,這句就是讓人自由心證了──雖說兩人確實沒在一起,可是看過兩人的互動對話,到底真的沒在一起嗎?算是想營造出這樣的感覺。

  啊當然、交往這種事呢還是要雙方都講明白說清楚啦(能明確到可以訂出交往紀念日之類的←咦?),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依稀記得曾看到有人說直到對方提分手才知道彼此在交往,嗯……

 

  到了第二大段,除了交代賞花前的事情以外,也在寫柯南對安室所抱持的想法。是說,原本還擔心後面描述安室對柯南的情感部分會比較多,但寫到最後好像是描寫柯南對安室的情感部分比較多呢。

  其中,藉由窗外風景看見安室三種面貌之後,柯南心中不禁浮現「這個人存在的景象,到底該怎麼形容呢?」這樣的問題,而這一句算是稍微借自瀧廉太郎老師代表作之一的《花》,由武島羽衣老師所做歌詞中的「ながめを何に たとうべき」這句,這句歌詞是為眼前景色美到筆墨難以形容的讚嘆,於是,我借來表示柯南看見被透著陽光的櫻花襯托的安室,內心一時之間也產生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觸。

  而後面柯南終於還是想到該如何訴說安室的存在,在心裡道出「凜然綻放的櫻花,沒入夜色的櫻花,只要黑夜過去依舊是凜然綻放的櫻花」──這句,則是借用良寬和尚的「散る桜、残る桜も散る桜」,但這種意思總讓人覺得不吉利(個人感覺),所以,才借來創作出了類似而意義不同的句子。

  另外呢,其實也想過要藉由這句類似的句子聯想到原句,暗暗表示原句那種不吉利的意思依然隱約存在於安室身上,不過,稍後的隨篇附贈裡兩人心中所想大概又能扭轉這種印象吧。

 

  第三大段則回到了白情那日的晚上,帶出安室的現狀而接連對柯南的想法。

  藉由與苦艾酒的小插曲顯示安室身為波本、處於暗處找人麻煩的一面,然後,其實在安排苦艾酒說「我是不是該慶幸沒有這麼一個被你外表騙了的可憐傢伙存在啊?」跟「怎麼會有人看上你這種人呢」兩句時,我分別想著「嗯,這篇是『安柯』而且雙箭頭」以及「嗯,就是妳在意的那孩子看上了這種人」。

  在寫這段時也稍微提到了白情短漫的事情,而後來回頭看看、感覺當初那個白情短漫大概沒有表達的很好吧──老實說,是想讓柯南拒絕安室的,但三個小夥伴突然介入開始熱絡地提要一起去賞花,這也讓他們有理由一起賞花了,所以結尾柯南才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並答應邀約。

  然後,開始描寫安室對柯南抱持的情感時,也帶出了白色情人節短漫使用的櫻花象徵意義,不過,這邊也帶出了「旭日章」的這種說法──這是好一陣子之前,查日本警察的相關資料時注意到對日本警徽的稱呼是「旭日章」,而好奇的特別查了一下,詳細介紹可以參考「梅と桜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的這篇「日本的警徽(http://umesakura.jp/20061222235232.html)」。

  「旭日章」這個稱呼從字面上理所當然會想到「太陽」,而「旭」又特指「朝陽」。我自己也跟其他創作者一樣都讓安室將柯南視為光芒、甚至是太陽般的存在,所以便覺得將旭日章的說法套在柯南身上挺適合的。後來M22正式上映,看到監督訪談也提到了朝陽的光象徵柯南,更是覺得真的好適合啊。

  也因此,像是第三大段最後安室所說「被我這種壞心眼的大人擅自當作自己的光」這句,剛好藉著「旭日章」的說法又再一次呼應之前「擅自將你當成我的光」那篇短漫的內容。

 

  至於最後的第四大段呢、簡單來說就是正大光明的偷偷約會啦(咦?)

  讓人心花朵朵開的一段啊!第一大段之後,終於又寫到兩人獨處的橋段了!

  在這段也用「櫻花樹底下埋著屍體」對應「謊言之下掩蓋著戀情」,回收了第三大段「櫻花」跟「謊言」的連結,進而正式帶出「謊言掩飾的戀情」這篇故事的標題;而會想到「櫻花樹底下埋著屍體」這個說法,是在思考該怎樣與櫻花做連結才有柯南這部作品的感覺,直覺上不由得想到了屍體(咦?)

  然後嘛──儘管寫兩人互動寫得很開心,其實還是有思考過自己寫的柯南會不會有點積極了點,只是,之所以會這麼寫,是考慮到故事有提到的「安室配合著柯南小孩子的步調」這點。

  基本上,安室配合柯南的步調是沒錯的,可是,柯南實際上的內在是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介於小孩蛻變為大人的時期,與小孩子的步調自然而然產生了落差,而正是這種落差促成了柯南對安室的焦急。

  會想產生這樣的想法,算是因為以前可能還不覺得(畢竟以前年紀還小),現在的話就覺得柯南──也就是工藤同學,感覺上就是個正值青春年華(?)的高中生弟弟(摸頭摸頭)

  再來,理論上柯南得到父母真傳(?)又各半,如果是從優作爸爸繼承的部分的確可能保持沉著,不過呢、也有從有希子姊姊繼承的部分,於是乎,覺得行動因此變得積極應該也不奇怪。而且原作中要是小蘭周圍有什麼令他在意的事,似乎也會偷偷跟去或介入之類的,比如以前就曾偷偷跟去陶藝教室。

  這種狀態和條件之下,最後再加上「其他技能都點滿了、但戀愛相關技能就是沒點滿」的狀況,感覺在柯南身上任何進退行動(就算不是最好、最穩定的方案)都是有可能的呢。

  也是因為考慮了這些有的沒的──雖然是從小看到大的角色,但還是沒把握能拿捏好角色性格特質及反應啊,更不用說後來才冒出來的安室了,所以,之前一直沒決心寫安柯的同人文。

  另外,也有想過要不要寫些案件相關的故事,無奈個人的智商不夠(掩面)

  而這次故事中主要描寫CP的兩位,其實都算是比較沉穩內斂的角色,所以這次在涉及情感的描寫形容也跟著收斂很多,跟近年完稿的美男戰國的《雛霰似的時光》《彼與武田》有些差別,如果說美男戰國的故事是豪邁直接大把將糖粉撒下去,這篇就是好好地將糖粉隱藏拌入其中吧。

  同時連帶影響了用詞,不時在糾結哪段、哪段是不是太直接、奔放(?)了,也因此避開一些字詞,此外,也為了配合這樣未直接表明心意的兩人,故事中都沒有使用到戀愛意思的「喜歡」跟「愛」。

  還有,也著重於「櫻花」跟一些意象的結合,好比前面提到的借用跟連結。

 

  大概就這樣吧,嗯。應該沒忘了什麼……

  如果有什麼問題也歡迎提問!

 

  最後,順便附上賞花活動的後續小塗鴉~

 

 

  那麼,再次感謝大家閱讀至此(鞠躬)

  而接著是寫著、寫著有時會突然蹦出來的隨篇附贈,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隨篇附贈】你是這麼期望的吧?

 

  「那晚安了,柯南、安室先生!」男孩的朋友揮著手道別。

  男孩跟男子同樣以揮手回應,而男子也微微朝男孩朋友旁的家長點頭致意。

 

  兩人再一次於他人的目送下離去,然後慢慢走回停在附近的車子。

  由於賞花活動比預期的結束時間還要晚了一個小時多,負責送男孩的朋友們回家時免不了需要向他們的父母問候解釋,男孩便表示會從旁協助第一次跟家長們打照面的男子,而跟著搭上男子的車。

  將最後一位男孩的朋友平安送到家後,現在車上只剩下男子與男孩。

  「今天很開心呢,柯南。」男子邊說邊為副駕駛座上的男孩繫上安全帶。

  男孩先是簡單對男子道了謝,接續回道:「是啊。大家在一起真的很熱鬧啊。」

  與男孩說笑之際,男子也繫好自己的安全帶並發動引擎,於是,車子重新行進於夜晚的馬路上,而車窗外仍不時能看見飄來的櫻花花瓣,這般虛幻的色彩點綴著將要被更為深沉的墨色籠罩的道路。

  隨後,賞花趣事的閒聊也告一段落,男子接著說起兩人今日獨處時間的終點。

  「好好將大家送回家了。接下來,就是送柯南回毛利老師的事務所了。」

  「嗯,麻煩您了……」男孩轉頭往男子的方向望去。

 

  望向男子的那一刻,男孩話語的尾音隨車子的減速不自然地消失。

  外面紅色燈號的微小光芒只撒入車內一點點,離月白色的街燈也有段小小的距離,這時車內幾乎一片昏暗,所以,男孩無法好好看清楚駕駛座上男子側臉的神情,但他能確定男子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奇怪的沉默在他們之間擴散開來,然後,注意到男子笑意加深時男子開口了。

 

  「──還是、就這麼直接回我家呢?」

 

  「呃、咦……」男孩的心跳為男子的發言而漏了一拍。

  「其實柯南你可以不用跟過來,跟毛利老師他們一起搭計程車回去就好了。」

  早已為男子頭一句發言感到慌亂的男孩,聞言又是一陣心虛,因為他很明白,男子這句話隱帶的意思無庸置疑是正論──在男孩的認知中,以男子平常待人處世的能力,即使是第一次接觸其他孩子的父母,想必還是會如同往常一般很輕鬆就可以從家長們那裡取得信任,因此,男孩應該沒有跟來的必要。

  「唔……這個……」初次面對這種事態發展,男孩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才好。

  一直看著前方的男子,略側過身來面向隔壁副駕駛座上的男孩。

 

  「所以,我可以理解為──柯南是有『那個意思』的吧?

  微弱的外來燈光照射下,男子凝望男孩的眼眸閃著意味深遠的危險氣息。

 

  不久,紅燈轉為綠燈,車子再度加速而往「歸途」邁進。

  男子似乎沒有特別追問或等待男孩的回答,但專注於駕駛的神色依然是男孩讀不出懂的怪異,男孩因而無法將視線從男子身上移開;不僅如此,男子注視自己的那個眼神,蘊藏心底深層而男子從沒在他面前顯露的、他所未知的某種情感深深刻劃於他的腦中,使得他懷中的跳動久久難以恢復平穩。

  好似受到了男子的影響,男孩感覺內心產生的情緒波動不同以往,雖然他自身還沒辦法立即解讀當下心中浮現的暗號,不過,他想弄清楚──男子的心思、自己平靜不下來的心情以及兩者之間的關聯。

  不知道行經了幾個路口,男孩終於整理好思緒且想好要怎麼回應男子。

  「安室先生。」

 

  「來,事務所到了喔!」

 

  男孩不由得一愣,愣愣望著露出平日和善微笑的男子。

  這一刻,男子身上已不見方才的異樣,很平常地告知男孩到其寄住的地方了。

 

  「怎麼了嗎?柯南。」男子像是不甚了解地看著男孩。

  聽到男子出聲詢問,男孩這才回過神而連忙解開安全帶,並跟男子道謝。

  「呃、嗯!謝謝您,安室先生!」

  「不必客氣!那改天見!」

  握住車門把手的男孩,頓了幾秒才回道:「嗯……再見!」

  心裡慌慌張張導致男孩下車時的動作有些僵硬,不太踏實地走到了咖啡廳旁通往事務所及住處的樓梯口,男孩還是覺得在意而忍不住稍微回頭往後看,便看到目送著他的男子回以一抹溫和的笑容。

  最後,男孩只能默默再向男子點頭致意,抱著未能解開的謎題登上階梯。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我跟爸爸都洗好澡了,柯南你也趕快去洗吧!」

  「好──」男孩回到平時乖巧聽話的孩童模樣,宛如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

  直到走進浴室旁的脫衣間,男孩垂下頭輕嘆一口氣。

 

  收收心將穿著的連帽外套脫下後,男孩發現帽子內夾帶一片粉色。

 

  「唉……」

  又一聲嘆息落下,落下這聲嘆息的是不久前與男孩分別的男子。

  親眼看到男孩步上寄住處所的階梯,男子這才驅車離去,持續駕著自己的愛車行駛了好一段路,而他臉上的笑容亦一點、一點地卸下,到了車輛較少且人煙稀少的路段以後,他讓車子慢慢停靠於路肩。

  隨著幽幽一聲長嘆,男子雙臂交叉倚在方向盤上,而頭深深埋在雙臂之中。

 

  腦海裡,全是男孩聽到他說那些話的反應。

 

  那種暗示的話語,男孩這個年紀的孩子應當無法理解才是。

  只是,跟男子預想的一樣,這個異常聰明的男孩馬上就領會過來他的意思。

  話雖如此,比其他同齡孩子穩重早熟的男孩,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態度令他覺得男孩果然還是個孩子,然而,他沒能就此放下心來──這些日子觀察下來,男孩平常對危險相當敏銳,所以,明明應該從他身上察覺了不尋常的氛圍,表情中卻依舊充滿小孩子的好奇心、對未知的探究心。

  看著這樣的男孩,男子差一點就沒踩煞車而直接將人拐回自己家裡了。

 

  「沒有被拒絕……真是、可怕啊……」

  男子如此喃喃自語,但不清楚他感到可怕的究竟是男孩、抑或是他自身。

 

  待心情稍稍平復下來,男子抬起頭從後照鏡瞥見擱在後座的便當盒。

  於是,他轉過身從後座拿來活動結束時被整齊好收的便當盒,並放在腿上靜靜凝視了一會兒,不由得想起他為今日活動特製的花見便當在眾人口中獲得一致好評,更是想起男孩享用便當時的神色。

  因回憶而會心一笑的男子,忽然發現一片粉色偷偷躲在外層的包裹巾裡。

 

  分隔兩處的男孩與男子,拿起今天意外帶回的花

 

  ──如果說,枝頭上一朵朵櫻花之所以燦爛美麗,是由於底下可能埋藏著屍體。

  ──此刻,心弦會為這一句句謊言觸動,或許是因為掩蓋其下的戀情吧。

 

  ──然後,當櫻花般的謊言凋謝之後,我們一定。

 

  如同白天時漫步於櫻花林間一般,兩人懷著相同的心跳聲注視手中的花瓣。

  彷彿,再次與「對方」相視而笑、在那未來的某一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m 的頭像
ylem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