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妖夜綺談-宵闇異聞記事」企畫之創作。

 參與角色:千代宮 和澄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妖夜綺談】零夜:帝都的黑衣軍官

 

  「                」

  「                         」

 

   枝葉搖曳的沙沙聲縈繞四周,你的頭髮亦被輕輕撥弄。

  一個人靜靜站在鳥居之下,幼小的你抬頭注視,聽著未填上意義的空白。

  手中的紅絲線如憑風飄蕩的髮絲,緊攥的雙手像剛竄出土未展開的幼芽子葉。

 

  「吶。」輕柔的力道隨聲音搭上你的肩膀。

  轉向身旁,眼睛對焦的那一刻,比你稍長的小男孩轉為滿臉皺紋的老婦人。

 

  「啊……是?」你微歪頭看著老婦人。

  「小夥子,你剛剛不是說再一站就要下車嗎?」

  就僅僅因為老婦人說出口的話語,周圍那熟悉又曖昧不明的景色一片片剝落風化成塵,你的外表也從六歲的幼童蛻變成十四歲左右的少年──意識到的那一瞬間,所感知的一切即產生變化。

  感受到的輕微晃動,聽見的輾過石礫的細碎聲響,行駛中火車其中一節車廂內的景色逐漸被清晰勾勒出來,腦中的思緒與各處感官接收到的情報加以連結,而後根據情報取出的記憶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恣意注入,一點一滴構築出這一刻的你,你切切實實地體會到了「存在的那一剎那」。

  此刻的你,省親結束正搭乘火車要回目前工作所居之處,不久前上車的老婦人入座於你隔壁的空位,彼此萍水相逢而稍微寒暄聊了幾句,隨後一同享受旅途的安詳,恍惚之際再次被拉回心神。

  「是的。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那快準備、準備吧。要到站囉。」

  老婦人慢悠悠的話語甫一落下,到站的提醒廣播隨之而來。

  「非常謝謝您的提醒。」你微微頷首。

 

  向老婦人道別後,你拿著輕便的行李走下車。

 

  月台上如往常般有些擁擠,你順著人潮前進而得以剪票出站。

  當你好不容易步出車站的時候,和家鄉全然不同的景色映入眼簾──大街上磚瓦建築林立,玻璃窗裡邊擺著新奇的舶來品、抑或是少見的食物,除此之外,人群裡不時能看見樣貌突兀的異國人士,而與自身相同東洋外貌的人們之中,有的穿著混和外來設計的和服,有的甚至是打扮得和異國人士一模一樣。

  沿著車水馬龍的大街走著,過了一座大橋後,街道的人事物散發你所熟悉的和式風味,也許這樣的都市地區還是與老家略有不同,不過,你的心情似乎也因此一下子放鬆很多。

 

  帝都,天皇居所座落的國家中心都市。

  維新而吹起改革之風,風中夾雜一股濃濃海水味,海水味顯著地侵蝕一切。

  這般各方面都出現巨大改變的現象,被人稱為「文明開化」。

  其中,尤是滲透作為國家中心的帝都。

 

  ──吶、吶!妳們知道嗎?昨天傍晚小鈴她遇到了喔!

 

  萬眾混雜的聲音之中的一句話引起你的注意──你,不由自主側耳傾聽。

  靜待運送大量貨物的推車過去的你,所站的位置正好在一家茶屋戶外座位旁,茶屋的客人三三兩兩悠閒地在品嘗糕點跟茶,亦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其中,離你最近的是三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

  不知何故女孩們稍微壓低了聲音,然這卻彷彿在要人聽下去似的。

 

  ──真的嗎?所以跟傳聞一樣回過頭都沒半個人嗎?

  ──咦?什麼、什麼?傳聞?那是什麼?

 

  職業病作祟的你,一臉淡然地偷偷聽取女孩們的聊天內容。

  從她們的話中你了解到:近幾日帝都下町一帶,黃昏時分走在人煙稀少的街道上總會感受到有人跟在自己後面,而且是僅一步之遙的古怪氛圍,話雖如此,回過頭後往往什麼都沒有,沒見到半個人影。

  事實上,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在這快速變化的世間,人心浮動而常處於不安定的狀態,也好像隱約吸引了各式各樣的東西潛藏於帝都,所以,時不時有一些怪異離奇的謠言在人們口耳間流傳。

  為了得知更為詳細的過程,你考慮直接跟她們攀談打聽整件事的過程。

  才要採取行動,一個溫和的低沉嗓音悠然介入女孩們之中。

 

  「嘿……原來還有這樣的事啊。這樣說不定……」

 

  一位相貌端正且稱的上俊俏的男子,坐在女孩們的左手邊本來還空著的位子,只是,誰也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即便這樣,理應生成的突兀冒昧全都被男子春日暖陽般的氣質柔化中和,再加上,遲遲說出口的話語以及一臉陷入深思的模樣透露出自己也知道些什麼,十足是吊人胃口的誘餌。

  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換女孩們向男子主動銜接上剛才的話題。

  「說不定?請問、您難道也遇到了什麼怪事嗎?」

  「不是我,是我的一個朋友。」

  男子邊搔頭苦笑邊娓娓道出後續,女孩們專注聽著所謂男子朋友的事。

  至於你,並未在意男子所說的朋友遇上的事,僅僅看了男子衣著一眼便重新邁步不吝情去留──你很清楚已經沒有探究的必要了,因為男子是這個國家的軍人,而且,還是身著漆黑制服的那種。

 

  政策推動下而漸漸洋化的社會,不知何時起,穿梭著黑色軍裝的軍官

 

  黑色軍裝的軍官,表面與普通軍官無異。

  一樣獻上自己胸口裡的忠誠,以保護帝都與天皇為第一要務。

  唯一的不同是,暗地裡他們有這麼個特殊的別稱。

 

  ──厄除者,又直呼「祓妖人」。

 

  告別那位黑衣男子的視線之後,你走了一段路才到工作提供的宿舍。

  拉開房門看到和煦的日光靜靜坐落於榻榻米上,空無一人的房間散發陳舊而簡樸的味道──你住的是間四人房,目前室友們都為工作出勤而不在,不過,進房時你依然說了句「我回來了」;雖然途中為了獲取女孩們口中的情報而暫時駐足,但這也沒有耽誤你重回崗位的時間,你尚有餘裕地做上工的準備。

  當白色手套俐落套上手的時候,你的眼眸悄悄透出沉靜的鋒芒。

 

  不久,你的身影出現於另一棟瀰漫嚴肅氛圍的建築物。

  這棟建築物是代稱為「十紋」的機關所在,而出入之人清一色黑色軍裝。

 

  長廊上踏著規律的步伐,最後清脆的跫音消失於一道有些斑駁的門前。

  輕輕敲了幾下門後,不一會兒語氣幾近毫無起伏的聲音允許你進門,於是,你一襲如墨的制服步入並於擺滿各類文書資料的辦公桌前立定站挺身子,每一個動作如行雲流水而不帶一點累贅。

  你,將右手五指併攏舉至眉梢,以那脫離孩童稚嫩沒多久的少年嗓音說道。

 

  「報告。軍曹、千代宮和澄歸隊。」

 

 

─完─

 

【後記】

 

  雖然到現在才寫這個很奇怪,但這篇《零夜》是整系列的序章。

  之所以會突然想補這篇,是因為之前試著將創作放到「艾比索https://episode.cc/about/cogito1917,也許有一些沒接觸妖夜企畫的朋友們點進來看,再加上,每一期妖夜或多或少會認識新朋友──這時便想到,如果直接讓人看目前寫的故事會不會讓人無法進入狀況、或是理解?

  也因此,糾結、考慮一段時間後,決定補寫這篇《零夜》。

 

  這篇《零夜》的時間點是「妖夜一期(2014)開始前幾日」。

  主要是要讓人了解並進入妖夜綺談的世界觀,然後,帶出和澄本身的狀況。

  我想這樣再接下去看《一ノ夜》,應該就比較能進入狀況了。

 

  啊。另外,接著看《一ノ夜》跟後面幾篇故事可能會有風格上的落差,畢竟《一ノ夜》是一期(2014)時寫出來的,後面幾篇也是前幾年慢慢寫完,創作時的思考多少也些變化,對角色的描寫也是。

  嘛,每過一段時間作品都會變黑歷史呢。總之,這點還請多包容(掩面)

 

  最後,也謝謝大家的閱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m 的頭像
ylem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