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名偵探柯南」的同人創作。

 內容物主要CP為「安柯」,另含一點點「降新」。

 這邊考慮到個人進行創作時角色身份界線有時可能並沒有劃分那麼清楚,

 為此多標註各種CP命名又略顯繁雜,因此僅以上述兩組CP作為代表標註。

 前面幾則短漫是因「CRISIS 公安機動搜查隊特搜班」而畫,

 內容上可能會透露部分日劇劇情,這點還請注意

 


 

很猶豫到底算不算是CP,因為畫完後好像也還好(而且其實算是單箭頭吧),

但本來就有抱持著那個想法,所以還是歸進來了。

這篇是看最近在緯來播出的「CRISIS 公安機動捜査隊特捜班」而想畫的,

基本上發想的確是來自這部日劇,但短漫沒怎麼捏他,短漫後面的碎念才稍微有捏他一點點日劇劇情。

 

【標題:感覺真差。】

關於這部日劇──

回想有看過的日劇,這好像是第一次看以公安為主的日劇,

以往看的幾乎是刑事劇,依稀記得有幾部的部分劇情有公安出動,

然後公安給人的印象通常不太好(咦?)

而看了這部日劇,就覺得公安是份感覺很差的工作(咦?),

明明已經追查到某種程度了,卻還是不能辦了對方,

就只能接受那種結果,還有其他事件的結果也都……  

不過,在柯南中的形象算是挺正面的(單純看人家翻譯官方介紹公安的內容時的感覺)

 

接下來,短漫的內容──

基本上就是安室遇到了類似日劇中的情況,但也只能接受,後來因為柯南的話稍微獲得慰藉。

然後,在短漫中安室看到柯南出現而露出跟前面不一樣的表情,

雖然是因為有點高興,但主要是「降谷零→安室透」這樣的角色轉換概念。

另外,短漫中柯南算是沒有察覺安室心情不好的,因為這邊還是安排安室毫無破綻地掩飾自己,

我覺得還是要有細微的線索才能讓柯南察覺推測(直覺什麼的,跟命案、危險無關的話總覺得不太可靠呢←咦?)

也因此,最後柯南的話就單純是字面上的意思。

 

再來,關於「喀嚓喀嚓君」──

因為實在想不出有什麼除了柯南以外的吉祥物(?),所以,就把UL的弗拉姆抓出來畫了(艸)

雖然後來是有想到某個算吉祥物的存在,但感覺不太像一般人想買的東西(↓)

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想到「喀嚓喀嚓君」這個名字,

因為冰稍有硬度,所以咬起來喀嚓喀嚓的(?),也剛好配合弗拉姆吃起來的模樣。

 


 

 這次CP感明顯很多,所以就不拖泥帶水地歸進來了。

然後,就跟前一篇一樣,是因為「CRISIS 公安機動捜査隊特捜班」這部日劇而想畫的,

這次不太一樣的是,有涉及第六話的劇情設定、也就是有捏他到部分日劇劇情,還請斟酌食用。

其他會捏他的碎念就如往常地放在短漫後啦。

 

【標題:我可以擅自將你當作我的光嗎?】

這次短漫的內容是以日劇第六話的劇情設定為前提,也就是:

在追捕一名恐怖份子時,發現對方其實原本是公安派遣的臥底,

只是如日劇走向那般,這名原公安倒戈為恐怖份子。

 

感覺以安室的性格,可能就會如日劇搜查班所說那樣,

寧願自己犧牲也不要賠上一大票無辜民眾的命,就是真有什麼萬一時的覺悟。

而柯南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那種覺悟,

只是,不論如何都希望安室能好好活下來,而他也會盡自己所能地去幫助安室,

這點算是想到柯南他本身的角色特質吧。

 

然後,如短漫那樣聽到這番話的安室有一種被治癒(?)的感覺、又或說是一種「感動」吧,

又為了想再聽一次這樣的話,趁著柯南的質問故意表明自己的覺悟,

這部分算是有點想顯示安室本身心機腹黑的一面。

繼而帶出日劇中在討論臥底時提到的「能將人帶回『這一邊』的東西」這點,

但不論有沒有臥底,感覺做這工作似乎都需要一個心靈綠洲啊(因為這工作感覺真的很差啊←咦?)

就像是日劇主角能因酒吧認識的那名女性暫時從工作的迷惘痛苦解脫、療癒心靈,

因而將對方視為天使(雖然結局好像連天使都拯救不了主角的心靈QQ)

這邊也讓安室將有著堅強特質的柯南視為那般特殊的存在。

 

至於安室後面說給柯南聽的覺悟的部分,「以安室透之名死亡」這幾個小字,

也是日劇中從自衛隊隊員轉職做公安的主角問原本就是公安的同事,

第五話時他擔任臥底時要是真不幸殉職會不會就這麼當作一般小混混死去,

而那名同事沒有直接給予答覆,所以也就是說……

也因此,決定在「有所覺悟」旁加了這幾個小字。

後來想想、《鬼牌遊戲》中不幸身亡的三好,其實也是就這麼以從事間諜活動的表面身分下葬呢。

在思考這段時剛好突然想起來「為了公眾的利益,我很樂意迎接死亡」這句話,

便又有意地讓安室引用就某種意義上是頭號情敵的福爾摩斯的話來回應柯南、嗯。

 

最後,關於短漫最後面安室看起來正準備抱住柯南那個畫面,其實有以下被我不採用的畫面。

因為本來就想讓安室好好好回歸自己的角色,

不洩漏自己心情地將柯南抱起來帶去看醫生,也就是結尾的部分。

所以,就算真有抱住柯南也是接著一氣呵成將整個人抱起,便覺得這個畫面有些多餘,

而且安室看起來正準備抱住柯南那個畫面也足夠讓人想像了,於是刪去了這張圖。

 

啊、還有,短漫最後面原本是想安排「你可以多依賴我」啦之類的話,

只不過,稍微回想了一下,感覺、其實柯南還挺「物盡其用(←這用詞?)」,

只要當下狀況派的上用場,似乎也沒在客氣的呢(好像連基德都盡情使喚(?)了吧?)

也因此,好好考慮後便成為現在這樣,

算是一種「既然要利用就利用到底,而這是僅限於你的特權」的感覺。

 


 

 【標題:路上好多警察喔。】

這是我前幾天在路上遇到的事,

啊、不過完全沒有事件性!請放心!就只是在路上看到很多警察而已。

 

那時遲鈍神經大條如我,一開始看到零星幾個警察還覺得沒什麼,

走著、走著突然發覺每隔一段距離就一定有警察站崗,

而且有越來越多的傾向,後來甚至看到有半邊的路被封了,好多警察聚集在一起,

不禁感到疑惑、心裡也小緊張了一下,

想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萬一我要走的路被封得徹底不就要重新找路了嗎?

當我猶豫地要走過警察群時,大概是看我很疑惑吧,

所以其中一名警察還很親切地表示可以通行喔(因為那段路只有封半邊)

雖然第一次看到這種排場,但總之還是順利到達目的地了。

回家後打關鍵字查查,才知道原來是總統要來啊。

 

嗯,於是就剛好拿這件事來畫畫啦。

短漫內容基本上很單純,不過,在安室決定帶柯南撤離這點,

原本只是很單純地不想讓柯南牽扯進事件,但思考了很久,

因為總覺得若真有事件而柯南請求安室協助,樂於給予協助的可能性並不低。

煩惱了一下下,得出會不想讓柯南牽扯進去的原因,大概又是前兩個噗的黑暗路線吧,

所以,在後面的回想畫面也是取自前面「感覺真差。」那則短漫

然後,我相信柯南的被動技的強大,所以結尾就(笑)

 


 

 【標題:南瓜燈。

看到人家貼的一些訊息才想到又要到萬聖節這個節日了呢。

 

在思考時有沒有什麼有趣的點子時,很理所當然地想到了南瓜,

想著、想著又想到南瓜料理(?),想到南瓜料理又想到夢100裡尼潘帝思做的怪物南瓜(?),

然後又轉到製作雕刻南瓜燈這件事(?),結果不知怎麼地、突然蹦出一個念頭──

感覺安室的手應該很巧,好像能做出不錯的南瓜燈呢(?)

於是乎,畫了這張塗鴉。至於那個南瓜燈應該很明顯吧(大概)

 


 

 【標題:也縮小了!

 

 

那個感覺很同人題材的扭蛋真的挺可愛的!(艸)

於是,也忍不住妄想(?)了一下!

啊不過,畫完之後總覺得好像被我弄得莫名歡樂 

 

想到安室也變小,我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改稱呼這件事(咦?﹚

姑且表面上差不多年紀,所以就想看看同小孩子間互稱名字那種感覺的兩人!

至於「透哥哥」是因為我覺得可能跟柯南比起來

安室還是給人比較年長些的感覺(雖然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啦!),就畫了這樣的橋段w

 

是說畫小孩子真的好開心啊!

之後還有其他想畫的內容,大概因為兩人都是小孩子,腦中不由得蹦出很多想畫的東西!

甚至讓我覺得將那些想到的內容寫成比較詳細的文字版也不錯,

啊、不過,因為現在沒補完漫畫還不太敢動文字創作的部分(因為我個人習慣文字創作會盡可能嚴謹些)

 


 

一樣是那個縮小的狀況。

 

 【標題:晚安,然後早安。

先說彩圖的部分。

第一次上色的角色便花了些時間在配色上──

雖然是這樣說,平常如果既有的配色適合的話就會偷懶直接拿來用,比如說皮膚。

只不過,還是第一次塗安室這樣深色皮膚的角色,很久沒有配皮膚而煩惱地調調改改一些時間,

然後,頭髮的部分,雖說是有畫過金髮,但以往配過的那幾種感覺似乎不適合安室,

總之還是要重配,簡單來說安室整個人沒有讓人偷懶的空間啊(咦?)

至於柯南的話,就有可以直接拿來用的配色了,可是,柯南的問題不再這裡……

因為平常頭髮的畫法會致力於畫出頭髮一絲一絲的感覺(←奇怪的形容),

對於柯南的頭髮真的無法理解,所以是懷著問號地塗完的。

目前配色暫時這樣,未來還是有可能再微調。

 

接著、彩圖跟短漫裡的狀況:

因為總不能就這樣把人放生處理嘛,所以就讓柯南看著安室了,以免再出什麼狀況,

另外也有一部份是灰原想知道意外成為實驗白老鼠的安室會出現什麼狀況。

也因此,方便看著而暫時住進了安室的家。

其實有想過要不跟著柯南回事務所,但總覺得只會衍生其他問題,

然後工藤宅也絕對不是個好選擇,嗯。

原本只有想畫第一張的彩圖,但邊畫邊想著另一個之後想畫的內容,

就衍生出了後一張互道晚安的短漫,那張短漫同時也算可以是另一個想畫的內容的小小前置鋪陳。

 

之後嘛,又在畫晚安短漫時另外衍生出早上睡醒時後的內容,

而那則短漫中安室的心境大概是這樣(↓)

這邊雖然以降谷為正派代表、波本為反派代表,

不過,就跟最後波本講的一樣,終究是同一個人

所以某種意義上算是波本小勝吧,鏡子那邊才會映出波本,

但還是讓安室的表情顯露出有以這次的事為警惕。

另外,簡單且親切地表現自己跟自己吵架的話,其實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最後放點後續小片段~

還有,如果柯南暫時住在安室那裡,總覺得在吃的方面會很幸福呢。

 


 

 【標題:紅色的就NG?

不要紅色?那就剪掉囉?(雖然圖中也還沒綁上去就是了)

看到Serine桑分享的關於聖誕卡的消息,不禁噗哧笑了出來w 

在那之後,畫畫時突然想到命運的紅絲線也是紅色的呢、而紅色的會NG啊──

於是乎,就畫出這樣的內容啦、雖然很個人妄想就是了XD

 

接著,後續──

雖然想說就這樣放著某公安煩惱吧(←別這樣啊喂!),

但想了想還是弄了個比較溫和的收尾 

 


 

要注意彩圖後的短漫中不是縮小的安室、而是正常大小的安室

因為彩圖那張的線稿是在畫縮小短漫時一起畫的,

那時在考慮要不要為萬聖節做準備,

覺得畫兩個可愛的小朋友好像不錯呢,於是就畫出來了。

短漫則是鄰近萬聖節時蹦出來想畫的東西。

 

 【標題:萬聖節快樂!!

關於補上的短漫──

簡單來說只是想畫:柯南抓準安室被洗劫一空時去要糖果、算是想讓安室困擾之類的,結果卻被反將一軍。

然後畫著、畫著的過程,雖然「被餵食巧克力」、「安室自覺做得有點過頭了」等幾點不變,

不過,在柯南的反應上思考了很久,原本是想就在第一張短漫就結束的,

後來又想到柯南看準時機把安室手中的酒心巧克力吃掉(也就是第二張短漫),

只是、一時之間感覺不知道該怎麼收尾,所以這個方案便被否決了,

但畫著、畫著還是撿回來畫了並成了現在的結尾。

 

另外,柯南的反應方面當初是有想過「對安室的作為有些不悅」(現在短漫中其實並沒有生氣),

而有畫過以下這個畫面、原本是想接在安室幫柯南戴上帽子之後(↓)

不過,也是因為曾想過柯南有些不滿安室的作法,

而蹦出如果以後變回工藤新一或許會這樣呢的畫面(笑)

剛加完班回到家的某公安,來迎接自己的不是「歡迎回家」、也不是「不給糖就搗蛋」,

算是想畫某偵探一直記著當時那件事w

啊,順帶一提,還有一個後來不採用的畫面,

就是在第二張短漫安室沉默那段,本來有畫出安室的部分,

只是後來覺得配上後面那段似乎有點多餘、而且這樣連接比較順,就拿掉了(↓)

 

再來嘛──萬聖節後再過幾天剛好是11/11,剛好呢  

沒有展現另一面的話,大概就是很一般的餵食吧。

其實,原本是想簡單畫張柯南笑笑地看著某位即將突破三十大關的單身男性,想了想還是算了,嗯。

 

然後,再來放個犯人包裝版!

前面的冰至少有想到鈍器,不過,這次完全想不到有什麼應用(?)呢  

是有想說這次要毒殺也可以,就與犯人愉快地去殉情吧(←咦?) 

 

最後,在準備這次的萬聖節時,意外發現這幾年的萬聖節都有畫些東西呢──

去年是文野的中敦、前年是血界的克勞雷歐、大前年是UL的伯里

回顧了一下,雖說想畫些有趣的東西,總覺得怎麼都有餵食橋段啊……

嘛、也許是吃東西這件事本身很容易給人幸福感吧。

(雖然對我是還好啦,基本上抓住我的胃意義可能不太大,我大概再嚴重一些就可以媲美美男戰國裡的某兩位了吧、嗯)

不過,萬聖節在另一個意義上,對我也的確有一點點特別,

就是其實我現在用的形象(好像被稱為繪型?)、沒錯這隻→  ,

這原本是以前畫的某張萬聖節賀圖上的黑貓,

有點忘記有沒有契機了、總之就被我拿來做為形象代理了!

至於那張賀圖因為當初是發在鮮網上,所以網路上應該是找不到了(我自己當然有原檔,但就當作黑歷史吧)

或許是這樣才對萬聖節特別在意一些吧。

 

啊,剛剛突然想起來忘記說一件事──

就是短漫中柯南沒有戴眼鏡絕對不是我忘記畫喔!

也不是我想偷懶(雖然少一項配件的確是比較輕鬆些←喂!)

原因是:我覺得戴眼鏡又再戴面具,好像有點卡。

不管怎麼想,自己在戴眼鏡的狀況下又再戴上面具感覺好卡啊,

然後又有安排面具會被掀起的橋段、嗯──感覺不太OK,所以就沒畫眼鏡了。

大概就是這樣,補充完畢。

 


 

如果有看過M15「沉默的15分鐘」,

第一格的那句話出現在哪段劇情相信絕對難不倒你(<ゝω・) ☆

 

 【標題:我倒是挺喜歡的。

前些日子邊看電視播的劇場版邊弄其他東西,

看到那段劇情時想到柯南也是戴眼鏡呢,

然後就不由得想讓安室說他挺喜歡眼鏡的、而且還微笑地看著柯南之類的 

 

最後,也稍微妄想了這樣的畫面~

大概就是:

恢復原來身分後的某一日,因為某種契機而想過去某公安曾說這種話,

也因此,認真思考起這件事的某偵探(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m 的頭像
ylem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