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妖夜綺談-宵闇異聞記事」企畫之創作。

 本篇問卷分為「基本題」跟「追加題」。

 基本題是來自原問卷(取自:http://www.gamez.com.tw/thread-490094-1-1.html),

 而追加題則是個人針對此角色的額外思考,以及其他人的提問。

 另外,原問卷題目意思沒更動,但幾處有做用字上的修飾,還有希望整齊的符號更動。

 也許會依創作發展、或增加新的追加題進行更新──最後更新時間:2017/02/11

 


 

千代宮  和澄

男性/26歲(一期)→27歲(四期)

 

─基本題─

 

1.角色的父母是誰?角色是否由他們撫養成人?如果不是的話是什麼原因?又是由誰撫養的?

  和澄的父母是誰?就和澄爸跟和澄媽、吧(沒有特別取名)。兩位目前都還健在。

  從出生到神隱前(至六歲)都是由兩位撫養的,至於神隱時期的因為目前尚未揭曉,所以暫且賣個關子(不過,其實按照已發布的內容應該很容易猜)。

 

2.角色有從小時候就是死黨的友嗎?有兄弟姊妹嗎?

 他們現在在哪裡?角色和他們還有聯繫嗎?還是已經分開了?

  和澄從小是沒朋友的,因為只能活動於神社境內,所以跟村裡孩童的交流沒有很深。

  雖然是思考過村裡孩童視角是如何看待這個不能離開神社的人,也有想過要不要設定一位(或幾位?)有比較常來神社跟和澄玩(但又有點友達未滿)的小孩,不過,這還只算是在妄想階段(因為個人很吃兒時玩伴設定,感覺這整個很像私心滿滿的妄想,有點掙扎)。

  兄弟姊妹的話,有兄長和己、姊姊和緒以及弟弟一司。

  兄長和己目前就待在老家神社,為此代神社繼承人;姊姊和緒目前已出嫁而住在婆家(但還是在村內);弟弟一司的話,一期至三期都待在神社老家幫忙,但三期跟四期之間(企畫休止期間)則離開家鄉到帝都,進入六生書院跟和澄一樣成為厄除的一份子。

  只要有一天以上的休假,和澄都會回老家神社省親,這時就會見到兄長和己,而姊姊和緒也會過來看看和澄,只是,平常兄長和己很常跑到帝都找和澄,抑或寫信給和澄(姊姊和緒偶爾也會寫信)。而弟弟一司的部分,加入六生前:和澄幾乎都是回老家才會見到,少數時候也會在帝都見到(有時兄長和己不便前往而會拜託代為探望);加入六生後:多數時候會在六生書院內見到,再來是帝都內、十紋機關內以及輝心私宅內等等,總體來說比以前常交流。

 

3.角色的童年是什麼樣的?平靜寧和還是動蕩不安深受創傷?

  先不論目前尚未揭曉的神隱時期(六歲到十八歲,總共十二年),和澄從出生到神隱前(至六歲)的童年應該可以說是「平靜寧和中又隱帶動盪不安」吧。

  因為和澄本身體質無法抵抗非人之輩的侵擾,又因屬於侍奉以祓除淨化之神祉的一族,更不時有妖異欲將報復發洩於和澄身上,便讓和澄從小被宣判此生只能生活於神社境內,而且,儘管有神社結界抵禦外來的侵擾,可是,偶爾仍有怨懟過深的強力詛咒作祟,導致和澄自幼體弱多病。

  也是上述原因,千代宮家的人都對和澄格外照顧、疼愛,盡量達成和澄的願望。

  另外,若是針對和澄的心境來說的話,雖說生活衣食無缺、大家也都對自己很好,但十分羨慕能到外頭遊玩的兄姊,渴望著神社外的世界。也因此,和澄討厭來找自己麻煩的非人之輩,而這裡特別額外說明:其實並沒有只針對妖異,人或非人都一樣,只要是來找麻煩的和澄都不太喜歡(和澄表示:應該很少人是喜歡被找麻煩的吧?)。

 

4.角色有什麼欽佩的偶像嗎?如果有,是什麼樣的?

  首先,和澄從小到現在最仰慕的是兄長和己,因為從小就看著和己接受神職人員的教育,跟毫無資質的自己不同,和己努力發展本身宮司資質的模樣在和澄眼中是閃閃發亮。除此之外,和己為了照顧、保護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令他更加景仰這位兄長。

  再來,進入十紋後也十分尊敬宛若兄長般的前輩逢月。雖說一開始和澄就有耳聞逢月的特殊喜好而明白逢月會如此親近自己的原因,不過,相處一段時日後,也察覺逢月並不是單單依那般喜好才特別關照自己,逢月是認真地在教導自己這個後輩,並從逢月身上學到了許多。

 

5.在這個故事開始之前,角色是做什麼的?是誰訓練了角色學會現在在做的工作?

  如果這個故事開始是以企畫開始時間點來算的話,個人設定是已經有約七年資歷的十紋軍人,若再回顧更之前的時間的話,單論職業來說是無職吧(因為有一大段時間失蹤神隱)。

  指導和澄十紋工作的是逢月,不管是內務、還是外勤大多數都是逢月自己黏上來教導的,特別是身為十紋軍人最重要的體能及武術,都是接受來自逢月的訓練。

  另外,像是決定所使用的機關武器時,逢月曾帶和澄接觸過各種武器(但也不是樣樣精通,只是約略知道的程度而已),後來則選擇了比較普遍的劍及槍,體術跟劍術都是由逢月親自教導,而槍術方面,雖然逢月也會予以指點,但主要仰賴擅長槍術的另一名前輩霜鳥。

 

6.角色的道德觀和宗教信仰是什麼樣的?為了維護他的信仰,他會做出多大的努力?

 是誰或什麼事情教會了角色接受這種道德觀念和信仰?

  宗教信仰方面,算是屬於神道。畢竟家裡是神社,從小就接觸相關知識;主要是由父親教導神道相關知識,偶爾也會有其他長輩指點一二,而兄姊們也會陪同和澄學習。

  然後,和澄並不會特別做什麼來維護自身信仰,因為他認為神道本身就是自然存在於個人心中,是一種受到世間萬物感動後隨之產生的敬畏與感謝,所以,並不需要對此做出有意的行動。

  道德觀方面,雖說有十二年的空白期,可是和澄仍具有一般社會應有的價值觀。而這倒沒有準確的對象教導,應該說是與他人互動中自然而然理解、學習到的。

  至於會不會為了維護道德觀而有所付出──和澄他並不會是為了堅持自己的道德觀念而去做什麼,而是知道現在這件事的狀況可能造成的影響,才會考慮去做些什麼。算是因為那段十二年神隱、還有開始認識這個世界的關係,和澄他明白每個心中都有一把不同的尺,而這把尺之所以形成都有自身的道理,因此,其實容易接受不一樣的想法、觀念。

  而且應該說道德觀念這方面,本來就有可能隨著時間歷練而有所轉變,也是因為這樣,在和澄跟輝心正式搭上線後,兩人之間的思想觀念就開始交流摩擦,潛移默化下某些方面所變化。

 

7.角色有什麼不同尋常的愛好或者體格特徵嗎?旁人一般對此有何反應?

  基本上,和澄沒有不尋常的愛好,至於體格特徵也是屬於一般般,唯一比較特殊的就是外表比實際年齡少十二歲,而個人認為旁人對這點主要分成兩類:一是「驚訝」,這類反應多來自厄除外的人(比如:一般民眾);二是「自然而然地接受」,這類反應則多來自厄除同僚,因為同僚也或多或少有各自的特殊背景、或是經歷,是以,多少可以理解和澄的狀況。

 

8.別的角色對你的角色的態度如何?從你的角色的觀點來看,他們為何會有這種反應?

  如果「別的角色」先以「其他玩家創出來的角色」來談的話,從個人為數不多的交流觀察到的:態度應該都還算友善吧,而和澄的觀點大概會覺得因為大家都是本質善良的人,只要以禮相待就能維持不錯的來往。當然我也有點想募集其他人家裡的孩子對和澄的看法,有點好奇呢。

  接著,若是以「和澄以外的角色(NPC)」來說,粗略分成兩種──親友這類較熟捻的角色基本上都是和樂融融的感覺,畢竟相處很久、很了解彼此;立場想法明顯比較對立的角色,對和澄的態度應該是不以為然吧,而和澄也明白彼此想要達成的理念不同,自然有所衝突。

  針對各角色關係想法的詳細說明,大概要等我將角色分析完成吧。

 

9.角色能殺人嗎?他/她為什麼會做出殺戮的行為?他/她有什麼敵人嗎?角色能殺他們嗎?

  目前來說,和澄只斬殺過非人類,現在並未殺過人類。

  這不代表和澄對這兩者有差別待遇,因為工作上主要處理到的都是非人類的部分。所以,要是問和澄能不能對做出跟非人者一樣嚴重罪狀的人類下殺手,答案是可以的──下殺手,也是可選擇的其中一種手段,但還是要看當時狀況,因為並不是同一種方法能套用於每件事上。不過,和澄本身還是具有一般社會價值觀,因此,多少有將下殺手這個手段放後面一點。

  至於在心境方面,和澄會清楚地告訴自己:這就是奪取了生命。

  基於上述內容,和澄的確是有對立的人存在,並且視情況是有可能下殺手的。

 

10.現在角色的人際關係如何?他/她有什麼親密的朋友嗎?有仇敵嗎?如果有的話是誰?原因是什麼?

  普通吧,沒有特別好、也沒有很差。

  和澄主要有兩位同期友人,但兩人現在都不和澄身邊,其他還有幾位定位不明的熟人。

  另外,可以叫出名字的立場對立者有三名。兩名人類、一名非人類,前者是跟和澄二十四歲時參與的某大規模計畫有淵源,而後者是跟和澄幼時神隱有些許關係。

 

11.角色在精神心理上有麻煩嗎?有什麼恐懼症的物件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是什麼原因?

  和澄精神心理上都在很平穩的狀態,也沒有特別會引起恐懼症的東西。

  哇啊,這題沒什麼好寫的呢。

 

12.角色平常是怎麼對待別人的?他/她容易相信別人嗎?還是特別不容易相信別人?

  和澄平常都是以禮待人,只要沒有明顯可疑的舉動就不會懷疑

  基本上,人類陣營跟妖怪陣營皆是如此,只是,唯有神靈和澄會格外恭敬,這是因為老家是侍奉神祇的神社,所以,言行舉止都有可能影響到所侍奉神祇的門面,另一個因素為源自神道思想而自然產生的敬畏之心。除此之外,由於本身職業的關係,和澄會很照顧一般民眾。

 

13.角色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他/她有什麼傷疤或是紋身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原因?

  黑髮黑眼(平常上色會偏褐色),頭髮長度約在肩膀左右(後來有漸漸留長的傾向,十年後則為及腰的長髮),通常以紅色細繩整齊束著。身材偏瘦,但在機關的訓練下慢慢變得比較結實。另外,由於經過十二年神隱,以六歲之姿回歸後才開始成長,故外表年齡少實際年齡十二歲。

  除了原本唯一帶有的傷疤,加入十紋機關並開始接外勤工作後,和澄身上開始有些大大小小的傷疤,而總結來說有三處明顯的傷疤:一是,幼時與兄姊私自離開神社而被妖異襲擊,祓除時妖異自右手竄出而面臨被廢,但在侍奉神祇幫助下僅於右手腕正面留下一不規則傷疤;二是,二十四歲時參與某大規模計畫,雖受重傷卻為少數倖存者,而右肩留下至胸的大傷疤;三是,四期末了為了某件事而被捕,並被嚴刑拷打以獲得某項情報,此事告一段落後,身體留下不少傷疤,其中又以左胸上的燒燙傷疤尤為顯眼

 

14.角色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的?如果這種規律的生活被不同的原因打斷了他會有什麼不同的反應?

  考慮到十紋工作方面時間較會有所變動,於是列出和澄通常會做的事。

  處理外勤內務之餘,會到練習場鍛鍊,休息時刻有時會到街坊吃自己喜歡的點心,有時會去圖書館找些書來看,另外,一有時間也會到熟識的神社參拜。而跟輝心搭上線、還有弟弟一司加入六生後,偶爾也會到書院辦些事,並在四期末了後迎接的那個新年,得知輝心因自己而被停職懲處,變得更常去輝心私宅作客(關心)。

  假如平常的生活被嚴重干擾,雖然和澄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小衝擊,可是,接下來應該會先去思考原因吧,畢竟這樣才能考慮後續對策。

 

15.角色曾經歷過這個世界上的什麼重大事件嗎?他/她的經歷對角色有何影響?

  因為題目似乎是強調「這個世界上」,所以和澄幼時經歷的神隱事件不在此範圍內。

  要說牽扯比較大的應該是:二十四歲時參與的某大規模計畫,詳細內容也暫時賣個關子。

  言及對和澄的影響,首先是後半輩子都會跟這件事牽扯不清,導致和澄是無法自己選擇退不退伍、未來無法跟一般同僚一樣走告老還鄉這條路,再來是牽扯不清的過程中發生的一些事,這些事影響了和澄的心境,更思考自己未來該怎麼走下去並在一些事情的手腕開始慢慢改變。

 

16.角色有任何聲名狼藉或是名聲顯赫的祖先嗎?他/她做了什麼?

 當人們知道了角色有這樣的祖先後他們會有何反應?

 角色的行為是為了提升這種聲譽,降低聲譽,還是忽視之?

  應該算是沒有吧。頂多像是一些長官對以祓除淨化的神社略有耳聞,所以希望出自那座神社的和澄能對機關有貢獻而已,也因此,有對「家族當中和澄是沒有資質的那種」感到很失望,因為本來是期望像兄長和己、姊姊和緒跟弟弟一司這樣有靈力資質的人加入。

  不過,不管是神社家族背景、抑或是真的有什麼聞名的祖先存在,和澄都不會特別做什麼。

 

17.角色的理想或者說人生目標是什麼?

  和澄的行動都是以逢月曾說過的一句話為中心考量,而逢月說過的那句話就是「我們拿起武器並不是為了逞兇鬥狠,而是為了能夠繼續跟重要的人一起笑著」

 

18.他/她是怎樣追尋目標的?故事中描述的冒險經歷對完成這種夢想有何作用?

  針對上一題的答案,和澄通常都是以那句話為目標來作出決定

  日後故事開始揭露「二十四歲時參與的某大規模計畫」這件事,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和澄會作出那樣的決定,甚至後續牽扯不清時發生的事也是如此。所以,算是鍥而不捨吧。

  至於,故事中描述的經歷都是構築那個目標的基石之一(後面那句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19.角色有過建立家庭的想法嗎?如果有的話,他/她心目中理想的伴侶是哪種類型的?

 (阿空注:會影響到角色對異性的看法以及關係發展。)

  和澄沒有自發性的思考過這類問題,往往是同僚聊天問起才會考慮,而和澄的回答通常是「相處的來的人吧」,若同僚不滿意再追問,和澄還會依某個模糊印象再回答「溫暖的人、吧」。

  這點算是受到環境影響,因為千代宮家作為侍奉神祇的人經常接觸到世界萬物不同的面貌,不知不覺中跟他人之間隱隱有一種模糊地帶,有一種不太容易找到伴的傾向,又加上千代宮家的人認為感情的事不能勉強、應該自然隨緣,所以很容易晚婚、甚至有人是終身未婚。

 

20.角色考慮過他/她死亡的可能性嗎?他/她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

 (阿空注:會影響到角色遇到生命危險時的處理方式。)

  由於自小不時被妖異詛咒作祟、現在又成為十紋軍人,所以和澄有考慮過自己死亡這件事

  未了的心願應該是無法繼續維持第17題的目標

 

─追加題─

 

Ø   故事中讓和澄從小困擾的那種體質,到底是怎麼樣的體質呢?

  我個人是分成兩個部分來理解。

  首先是天生缺乏抵抗外來侵擾的機制,而這是出自一些靈異故事中提到的非人者並不是能夠隨意侵擾人,因為人本身具有陽氣、生氣之類的,所以在故事中常常是要慢慢減去那些才能夠得手(不過,如果本身夠強大好像也沒差的感覺),是以,這邊和澄在這方面天生比較弱,打個比方應該就是像「先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的孩子。

  再來是靈力方面的資質,既然先天失調了,就看看能不能靠其他方面來彌補,不過,很遺憾的是和澄缺乏靈力方面的資質,所以也不能夠學些能保護自己的能力。

  綜合上述兩個部分,和澄對非人之輩是容易得手的獵物,又因為家族背景而易被盯上。

  儘管如此,和澄神隱歸來後在天生缺乏抵抗外來侵擾的部分就獲得改善了,而比較不會受到一些低階者侵擾,也可以看的到、接觸的到非人者,只是,仍舊不具靈力方面的資質。

 

Ø   和澄的自稱詞以及對他人的稱呼方式為?

  雖說中文也是有各式各樣的自稱詞,但基本上故事中的角色我都統一用「我」,因為有些用法好突兀(有的用法平常也沒怎麼聽人在使用,如果用了通常會覺得微妙微妙的),當然,如果那個自稱詞很適合那個角色我就會用「我」以外的自稱詞。

  和澄通常對外使用「私(わたし)」,如果是親人和熟識的人則會用「僕(ぼく)」。

  對他人的稱呼方面,雖然有些比較不合中文用法,但完全照中文用法又覺得哪裡有點怪怪的,所以,有些稱謂在故事中我還是會打出來,以顯示一種微妙的距離感

  首先面對十紋同僚的話,如果知道位階就會用「姓氏 + 位階」稱呼,不知道位階就會用「姓氏 + 先生/小姐(さん)」,還有,通常針對男性同僚的,要是知道對方年紀明顯比自己輕許多,有時也會用「姓氏 + 君(くん)」。然後,有幾位比較熟的前輩(比如:霜鳥)則是用「姓氏 + 前輩(先輩)」,同輩跟後輩則一樣參照前面規則。

  再來是對六生的話,主要是「姓氏 + 先生/小姐(さん)」。同樣地,也有針對男性六生的,要是知道對方年紀明顯比自己輕許多,有時也會用「姓氏 + 君(くん)」,不過,只有陰陽生才有可能使用,如果對方是陰陽師、陰陽博士和陰陽權博士,即便知道對方年紀比自己輕,和澄依然會用「先生/小姐(さん)」,以表示尊敬。

  至於妖怪陣營的話,通常是一般百姓,所以主要是「姓氏 + 先生/小姐(さん)」。同樣地,也有針對男性的,要是知道對方年紀明顯比自己輕許多,有時也會用「姓氏 + 君(くん)」。

  最後一個是神靈陣營,如基本題第12題提到的,和澄對神靈會很恭敬,所以是用「大人(様)」,而且,基於直接稱呼神靈的真名不太禮貌,便會以神靈所座落的神社名稱為代稱,若無神社名,也會考慮用其他說法代替真名。

  除了上述原則之外,也可以自己要求怎麼稱呼,比方像是逢月就是要求和澄要用名字稱呼自己才會是現在看到的「逢月前輩」,不喜歡加稱謂也可以要求省去稱謂,就像旅雨一樣。

  不過,日本稱謂使用上還真是常讓人苦惱很久啊。

  最後順便附上主要幾個角色對彼此的稱呼!

藍→紅

千代宮和澄

千代宮一司/恒

千代宮和己

香月和緒

旅雨

淵逢月

輝心

千代宮和澄

 X

一司/恒

和己哥

和緒姊

旅雨

逢月前輩

輝心先生

千代宮一司/恒

和好前:喂

和好後:澄

 X

大哥

姊姊

旅雨大人

淵先生

輝心先生

千代宮和己

和澄

一司

 X

和緒

旅雨大人

淵先生

輝心先生

香月和緒

小澄

一司/小司

和己

X 

旅雨大人

淵少尉

輝心先生

旅雨

和澄

一司

和己

和緒

X 

淵閣下

輝心閣下

淵逢月

一司君

大哥

和緒小姐

旅雨

 X

輝心先生

輝心

千代宮

弟弟君/恒

千代宮宮司

香月夫人

旅雨閣下

X 

 

Ø   請簡單說明千代宮家的本家與分家差別。兩家感情良好、抑或疏離?

  千代宮家分為「神社本家」跟「未繼承家業的分家」。

  本家多年侍奉著消災解厄的那一位神祇,分家則為輔助、偶爾支援神社事務。

  本家的人都待在神社中,又因為多接觸所謂的非人之輩而常與他人隱約有著模糊地帶;分家生活於村子中,很少接觸到非人者而比較貼近他人。也因此,分家的人其實也常常覺得本家的人有點奇妙,即使如此,兩家感情仍然不錯。

 

Ø   這系列故事的名字為何?其原由為?

  雖說這整個故事是因為參加企畫,但好像還是有個名字會比較好稱呼,而這系列故事的名字是「月寂君」。故事中,和澄常會與月亮做聯結,原因暫時賣個關子,不過,也是因為如此,成了這個以和澄為中心的系列故事之名。

  君寂靜如月──此為最初版本的名字,非常白話、容易理解。

  又再經過一段時日的思考後,決定將之調整為「月寂靜如君」,語句上採李白的《清平調》其一中的「雲想衣裳花想容」之倒裝用法。後來,覺得此標題略長,便縮減成現在的「月寂君」,除了原先之意涵外,亦有「月即君」此雙關之意,而「即」為暗喻之用法。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