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妖夜綺談-宵闇異聞記事」企畫之創作。

 參與角色:千代宮 和澄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妖夜綺談】三ノ夜:墨田川的河童

 

  自己是怎麼回來的?──這個疑惑一直在你腦中徘徊不去。

  照理來說,你應該困在神岳山神社的枯井裡出不來,而且右腳還扭傷了才對;不小心闔眼打盹,醒來後卻發現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十紋機關的宿舍床上,甚至連身上的傷都不見了。於是,你不禁懷疑現在的一切是真是假、抑或是那個神隱事件僅為夢一場,只是,當你看到制服上的磨損痕跡與白色手套上格外突兀的土灰色,又讓你覺得自己確實去過那座神社進行調查。

  莫大的疑問佔據了你所有心思,所以走在機關走廊上的你一臉心神恍惚的模樣。

  這時,一股力道忽然打在你的背上,猛回頭一看,結果是令你前往神岳山探勘的那位年邁長官,對方正笑咪咪地看著你,心情似乎還挺不錯的樣子。

  「怎麼啦?千代宮軍曹。邊走邊想事情很危險喔。」

  「啊、不……只是對一些事有點在意。多謝您的關心。」語畢,你微微向對方鞠躬。

  「這樣啊。」那名長官聽聞你的答覆只是輕輕一笑,並隨意地點了點頭,稍後又開口說道:「話說回來,千代宮──立下了功勞呢!」

  「是──?」對方的話使你掉入另一個疑問,接下來更說出你所不知道的事。

 

  關於神岳山山腳村莊多名孩童失蹤的神隱事件,確定是妖異之輩所為。

 

  失去昔日信仰、缺乏維護的神岳山,終究淪為某些性格惡質的妖怪盤踞之處,其組成份子主要是未有歸屬的野生天狗與少數活動於山林間的妖異。當時曾試著跟對方交涉,不過對方顯然沒有任何配合的意願;另外,也問過他們抓走那些孩子的原因,而他們的答案為「只是有趣」。

  得知對方的理由以後,便採取了較為粗暴的手段制伏對方,成功驅離了那群不良份子,也順利地將孩子們救出來──上述為一早就送至辦公桌的報告書之內容重點。

  「啊。對了、對了,不久前那個村子的人送了謝禮過來喔。」

  「……謝禮?」

  「是一籃美味的黃瓜、千代宮你打算怎麼處理呢?」

  「唔、這……就當作為今晚加菜、吧。」

 

 

※ ※ ※ ※ ※

 

  「那麼、每個人針對墨田川的巡邏區段與時段就公布在這裡!」

  一大張紙被攤開來,有兩名厄除同僚一同將紙的角落固定在公告欄上,紙上列著密密麻麻的排班表,站在擁擠人群中的你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自己負責區域與時段。

  近幾日,於墨田川發生河童襲擊一般民眾的事件,被害者是一名青年,青年黃昏時沿著流經帝都的墨田川散步,卻突然遭到河童偷襲。儘管當事者沒有遭受到傷害,但這般恐怖經歷仍深刻地留在腦海裡,同時傳言一出,恐懼的種子也迅速於民眾心中發芽生根。

  為了拔除人民內心的不安因素,隸屬日本軍方的十紋機關也開始有所動作,應對方針是加強墨田川周邊的巡邏,因此,除了平時於帝都裡的例行巡查,又額外將墨田川列為需特別關注的重點地段。

  這項方針自發布的今日即開始實行,而輪到你進行巡邏的時段是在四天後的傍晚時刻。

 

  黃昏,即是當初河童襲擊人的時候,亦為古時候所說的「逢魔時刻」。

  晝與夜之間的模糊時段,你走在墨田川河畔,就跟一個禮拜前抵達神岳山上廢棄神社的時間差不多──那件事作為你的功勞而如此平靜地落幕了,至今依舊無法釐清自己是怎麼回來、又是誰替自己解決那件事的,但到底只能當作一件離奇且不可思議的祕密,因為你也明白並非任何事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不管是妖怪的事,還是……」將剩餘的字句保留在嘴邊,你輕嘆了口氣。

 

  颯──隨著嘆息聲落下,風略微強勢地向你襲來,而你及肩的長髮自由飄逸。

  髮絲的自在使你一瞬間瞪大了雙眼──平常綁頭髮的紅線呢?

 

  猛然一個側身,即看見某種生物扯著紅線迅速地跳入水中。

 

  激起的水花尚未落下,你毫不猶豫地跟著跳入墨田川,為的是將那條紅線奪回來。

  水面之下宛如另一個未知的新世界,視覺、聽覺、觸覺以及整個身體的活動等感官全都多了一種遲鈍感,在水中你不僅無法俐落地移動,水的冰冷也持續沁入你的體內試圖降低你的活動力。與熟悉水性的不明生物相比,你明顯是處於劣勢;儘管如此,現在的你只想趕快找到那個搶走你那條紅線的犯人。

  視線雖然不是那麼良好但還勉強能夠辨識,你四周圍看了看卻都未發現那個生物的身影,於是你試著游到其他地方看看,可是依然毫無收穫。

 

  就在你打算浮出水面換氣的時候,一個黏稠、異常冰冷的東西滑至你的臀部。

 

  「唔!」感受到異樣的你,當機立斷地往後使力肘擊。

  即刻就有擊中什麼東西的感覺,但在水的緩和與對方的閃避之下,那一瞬間你也明白這一擊並沒有造成對方多大的影響。緊接在肘擊之後,轉身不顧一切地撲向對方,對方隨即將一條紅色的細線吞入並擺出反抗的姿態,你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氣抓住對方且往對方身上揍了一拳,趁對方因痛楚尚無法靈活行動之際你又給了對方一拳,所使的力道彷彿跟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兇狠。

  最後,你壓著對方讓自己稍微往上──下一秒,你以頭部惡狠狠地撞對方圓禿的頭頂。

  承接下這一擊,對方便昏厥了過去,而後你拼命擠出力氣揪緊對方黏滑的皮膚,以將其一同帶往河岸。

  「呼、咳咳咳咳……」你狼狽地攀在岸邊,並試著咳出打鬥時不小心喝到的水。

  「唔呃、白髮?妖怪?」岸上的厄除同僚立刻擺出戒備架勢。

  事實上,自你跳入河中以後,附近巡邏的厄除都察覺有古怪,隨即趕往支援。

 

  只是,此刻被人懷疑是妖怪的是你

  因為你溼淋淋的披亂頭髮呈現略金的白色,隱約可看見你的雙眸為金色

 

  「唔咳……是、我……千代宮、咳……」

  聽到你的聲音,厄除的同僚們又再更仔細地觀察你的臉,確認真的是本人才連忙將你拉起來。

  「還有、這個……咳、哈啊……」你的右手抓著一隻生物──話雖如此,當前這種狀態下的你事實上根本沒有抓住物體的實感,僅意識著腦中不斷發出的強烈訊號,就像是在對他人的肢體下達命令一般。

  「喔、喔,好。」幾個人攙扶著略呈癱瘓的你走離岸邊,另一些人則將昏迷的生物拖上岸,而生物本身不大也不重,大約是一個健壯孩童的體格,然過程中不時因為生物皮膚表面分泌的黏液而抓不穩,更有一股刺鼻的臭味也隨之而來,某些「嗅覺較好」的厄除便皺起眉頭。

  良久,他人陪伴下於一旁休息的你慢慢恢復了部份體力,期間你的髮色與眼睛顏色也變回平常的黑色,而那是你的情緒平靜下來之故。

 

  只要內心情緒波動過大時,你的頭髮會變成白色,你的眼睛則會轉為金色。

 

  第一次發現這種現象,是在你正式編入外勤工作不久的某次巡邏。

  當時的你雖然是以成年人的年齡加入十紋機關,但考慮到你的身體仍為孩童,便先將你安排以內勤為主的文書類工作,同時接受各項體能與武術的訓練。一些時日以後,上頭長官評斷你有能力應付外勤工作,即將你編入一巡邏小隊,不過,原則上你還是不被允許單獨行動,需有一經驗豐富的前輩陪同值勤。

  那一次的巡邏是在晚上,你與厄除的前輩走在與河川並列、杳無人跡的街道,卻毫無預警地遭到了一妖異之輩迅雷不及掩耳的襲擊;由於那一瞬間厄除的前輩先維護了你的安全,結果反讓自身受重傷並陷入極大的險境,可仍立即跟那股殺意應戰。妖怪的利爪與前輩的軍刀不斷擦出清脆的火藥味,眨眼間一個猛烈的重擊使那位前輩摔至牆邊,敵方也抓準時機打算給前輩最後一擊。

 

  與此同時、你往那妖異身上重重揮下一刀,而這是你第一次面對血淋淋的實戰。

 

  在砍向那名妖怪之後的事你其實記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必須揮刀

  直到一聲槍響,妖怪猝然往旁邊倒去,你也停止揮動手中染滿腥紅的軍刀;開槍的是同樣在另一條街上巡邏的厄除同僚,對方隨即前來關切,只是一看到月光下的你便愣了一下──夾雜混亂餘韻的涼風勾起略沾血斑的白色髮絲,與瞳孔呈強烈差異的金色眼眸。

  隨著危機解除而你一時繃緊的神經也跟著放鬆下來,前來搭救的那名同僚語帶猶豫地提出了關於你外貌的問題,你不解地稍稍瞥往旁邊的河川,於是,隱約看到自己的頭髮由白色慢慢變回黑色。

  你第一次知道身為普通人的自己有那麼一個不平常的現象。話雖如此,除了髮色跟眼睛顏色暫時性的改變,大致上也沒有其他變化,而當時負傷於旁邊觀戰的厄除前輩倒是認為你的身體能力貌似有上升的趨向,不過,你認為那只是因為當時情況危急所致。

  後來,你在寄回老家的書信中提起這件事,不久便於收到的回信裡得知了來自那一位的答案。

 

  詢問結果,家中所侍奉的那一位表示:此乃神隱的後遺症

  你跟家人有些驚訝,因為對神隱總是保持沉默的那一位、第一次提起了與之相關的事。

 

  半信半疑下,你跟家人姑且接受了這個說法。或許是需要滿足「內心激動」這項條件才會產生變化,你的情緒平時本來就維持於一定平穩狀態,就算是面臨工作上的各種突發狀況,你亦逐漸能冷靜地應對並加以解決,所以幾乎沒有人再看到白髮的你了──然而,你又久違地轉變成那個模樣。

  這次在墨田川的偷襲事件,理論上跟過往的妖怪攻擊案例一樣,你照理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只會將對方做適當的處置,然後變成一份呈送上去的報告書。

  已經恢復平常呼吸步調的你試著自己站起來,婉轉地推辭來自同僚的好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被另一批同僚綑綁且跪坐於泥地的水中妖異面前。

 

  須臾間,毫不留情地踹了對方的肚子一腳,那股衝擊使對方嘔出少許液體。

 

  在場的厄除同僚全都訝異地看著難得有這種施暴舉動的你,你則彎下腰從那一小灘液體中拿起一條細長的紅色絲線,接著以標準的軍人步法俐落地向後轉身,邁開腳步準備離去。

  看著手中有些黏稠的紅線,不禁又想到方才水中遇上的事,你在嘴邊喃喃自語。

  「果然、還是再踹對方一腳比較好吧……」

 

  一個事件就如此落幕了,而另一風波亦將於不久之後降臨。

 

 

─完─

 

【後記】

 

  終於又寫完一篇了──(合掌)(←拖超久的啊、你!)

  那麼,以下開始talk這篇故事(泡茶)

  
  開頭那一段是異聞二的後日談,我骰到的就是「一籃美味黃瓜」,嗯。然後,骰到這個時候其實也有想過剛好可以當異聞三中的誘餌之類的,但想來想去、還是把它當作晚餐材料了(←?)

  而我在異聞三骰到的是「綠:去探個究竟,被河童偷走重要的東西」,嗯。這個異聞剛出爐時,看到那位男子B提到的「尻子玉」,就覺得既然有某個字那一定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去Google一下後果然不出所料,真心認為有這樣行為的河童很──(略)而我居然還骰到這種結果、真是……我對不起你,和澄(掩面),不過,我當然不會讓河童真的奪走那種重要的東西,所以才有現在的故事。

  「偷走重要的東西」這點,算是剛好可以拿來突顯和澄拿來綁頭髮的紅線之重要性,原因的話就在這邊先賣個關子,在之後的故事再來解釋這條紅線的事。另外,也藉由重要之物被奪促使和澄難得動怒,以及其他林林總總的因素,更導致和澄的外表產生了變化;也因此,在這邊帶出了人設中關於神隱後遺症的事,除了稍微解釋發現的過程種種,也跟往常一樣埋了一些點(笑)

  嗯……大概就這樣吧。希望故事中隱約透露的訊息有讓大家感受到。

 

  最後,謝謝大家的閱讀(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