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這次描寫有點超出平常,個人便直接歸類於83ebfd885d946a1e61cbb84a9272ec3e_w33_h30.jpeg    。

 不過,對已經習慣看紅燈等級的人可能又很不足,因此那方面請別有過多的期待

 今年跨年相關故事的設定是在噗浪發布過短漫的「老師系列」

 這次字數略多,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UL】與你再一次最後一天

 

  扎人的寒風於外頭走廊上徘徊且久久不離去,似乎還不斷從細小的縫隙進行非法入侵的行為,而確實也讓他得逞了──冬季的嚴寒導致學校裡各間教室跟辦公室的門窗無一不緊閉著,然縱使所有可供進入的管道都已關閉,待在室內的人們仍不時感受到幾縷極細微的涼冷的風絲,身體便打起哆嗦。

  儘管如此,人們心中的浮動依然絲毫未減,特別是年輕有活力的學生們。上課時間坐在座位上的他們除了聽課、寫筆記以外,有一部份的人正計劃著今晚的活動,偶爾還趁台上老師沒注意時跟周遭同學交頭接耳;想當然耳,學生們的一舉一動站在前方上課的老師不可能沒注意到,不過,老師仍然繼續講課。

  直到零星的竊竊私語凝聚為龐大的雜音,這堂課的老師──里斯才輕敲了幾下黑板,並以平常的語氣說:「雖然我知道你們很期待今天晚上,但現在可是上課時間啊。」

  經過小小的提醒,台下的聲音的確減少了許多,於是,里斯重新拿起粉筆在黑板寫下某個化學反應的式子,準備接續方才停下來的課程。

  「老師、老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前排的一位女學生突然舉手向里斯發問,對方臉上的笑靨使里斯直覺性認定應該是跟課堂內容無關的問題,可是里斯還是允許對方進行提問。

 

  「老師你跟師丈要怎麼過今年的最後一天啊?」

  「老師、老師,你跟師丈也會去參加跨年活動嗎?」

  「老師你的新年新希望跟師丈有關嗎?」

  「啊啊──還是、有要跟師丈一起在外面的餐廳共進晚餐?」

 

  第一個問題一說完,其他學生們也隨之起鬨而追加了不少額外的問題。

  顯而易見的,學生們的問題全都圍繞於里斯與那位「師丈」上──事實上,他們口中的那位師丈就是在指這所學校裡一位名為「伯恩哈德」的數學老師。

 

  自然科的里斯老師與數學科的伯恩哈德老師是一對戀人,這是早已眾所皆知的事實。

 

  未過多久,連續不斷的問題攻勢也漸漸緩和了下來,這時全班沒有一個不對里斯投以好奇的眼神,里斯一時無言以對,但在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後,即以相當無奈的口吻回答班上的學生們。

  「當然是在家裡啊、不然呢?」

  聽聞里斯的答案,有的學生因為期望落空而覺得很無趣,卻有一些學生反而露出別有用心的笑容,更有人說:「喔──也是呢。畢竟老師也已經是有家室的人,所以當然要『在家裡過』啊。」

  這段話貌似令本來意興闌珊的人意會到了什麼,嘴角也跟著勾起相似的幅度並開始附和,因此,幾乎整個班級的學生都笑得異常愉快,里斯不由得感到發毛。

 

  「為、為什麼你們都賊賊的看著我……?」

 

  課間的閒聊便如此落幕了,里斯隨即回到平日的上課步調,只是學生們依舊笑容可掬的望著他,那股異樣感不禁使里斯聳了聳肩。約莫二十幾分鐘之後,校內的鐘聲響起才得以自這種氣氛解脫。

  當里斯離開教室的時候,多數學生特別來對他說明年見,里斯也笑著回以同樣的話。

 

  第六堂課結束了──這是里斯今年的最後一堂課。

 

  回到自然科辦公室的里斯直接拎起自己的外套跟背包,簡單的跟還在裡頭的同仁說了聲明年見後就步出辦公室,而里斯接下來一步步前往的是理科大樓的化學教室(一)。

  從口袋掏出鑰匙打開教室的門,進到教室裡的里斯將背包和外套放置於一旁的椅子,接著稍微拉起袖子並拿起收在塑膠籃裡面的實驗器材,顯然是準備動手做實驗──在這之後,實驗進行到一半時有學生來到這間教室找里斯詢問課業上的問題,里斯便放下手中滴管跟試管來為學生解答。

  「這題就這樣,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嗎?」

  「嗯……老師、如果這題是這樣的話,那這個類題為什麼──」

  學生指著題目向里斯發問,里斯仔細的講解並直到對方理解為止,學生問完自己不懂的題目而第八節課開始的鐘聲也剛好響了,於是那名學生向里斯道謝後便趕緊離開理科大樓回去自己的教室。

  還待在化學教室的里斯覺得有些口渴,所以拿出放在背包裡的水壺飲用。

  解渴後,里斯的藍色雙眸便直視著前方,但並未聚焦於任何一處,不知不覺沉澱出獨自一人的寧靜氛圍,只剩下輕微的鼻息小小擾亂著附近的空氣粒子。

  「──又到了說『時間過得好快』這句話的時候了啊。」

 

  之所以會待在這裡,里斯也認為自己不是為了做實驗,而是在等待第八節下課。

 

  今天里斯的課僅有第三節到第六節總共四堂,伯恩的課則是從第一節到第八節滿滿的八堂,因此,與已經可以自由利用時間的里斯不同,伯恩還在某間教室的講台上認真講課。通常這種時候,如果里斯手邊沒有該做的事就會到化學教室(一)做實驗,而伯恩下課後便會到這裡找他、就跟以前一樣

  里斯記得以前兩人還在大學裡的時候,伯恩很常到實驗室找他,雖然大部分是為了向他請教一些課業方面的事,但偶爾也只是單純去吃頓飯。只是,若要追究當初兩人為何會變得如此熟稔,里斯想還是該歸咎於那件麻煩事;由於那件事,伯恩即便沒事都故意說跟自己有約,本來覺得不妥的里斯卻也漸漸的開始配合伯恩的說詞──該說是好心幫忙、嗎?抑或是,潛移默化下、彼此都懷著不太單純的心思?

 

  「……我也是個狡猾的人、啊。」隨著嘆息,里斯緩緩垂下頭。

 

  休息了一會兒,里斯又再次拿起化學實驗器材埋首於實驗,而一旦將精神集中於一件事上,自然不會去計較時間流逝的速度,甚至稍微減緩了那股意識到自己在等人的難為情。

  很快的,就聽到了第八堂課結束的鐘聲,幾分鐘後亦如預期般的聽到了對方的呼喚聲。

 

  「里斯,我們回家吧。」

  「嗯。」

 

 

※ ※ ※ ※ ※

 

  刷──是浴室的門被拉開的聲音,已換上休閒家居服的里斯步向客廳旁的開放式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兩罐易開罐包裝的飲品,接著往雙人沙發的方向走去,坐下來的同時將其中一罐遞給了伯恩。

  客廳裡只有電視關於跨年活動轉播的聲音,盯著螢幕看的伯恩跟里斯,其實也不全然將心思投注於電視的轉播,有時突然想到什麼便會聊個幾句,一切跟往年一樣,兩人沒有特別進行慶祝,僅平靜的感受著那輕鬆歡愉的年末氛圍、與對方一起度過一年的最後一天。

  看著跨年活動的轉播,這時里斯想到學校的一些學生貌似有打算去某些知名地點參與跨年活動,身為老師的他自然而然的擔心起那些小孩子的安危。

  「今晚我教的某幾個學生好像也會去這裡跨年呢。」

  「雖然他們也已經是高中生了,但還是希望他們跨完年就趕快回家啊。」

  「伯恩,你帶的班有沒有學生也是要去跨年的?」

  沉靜了一些時間,里斯才注意到從剛剛伯恩都沒有任何回應,於是轉頭往身旁的位子看去──伯恩整個人看起來很舒服的倚著沙發,胸膛平穩的起伏而那對綠眸已被眼皮掩蓋。

  「……伯恩?」里斯試著喚了一聲,不過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心想伯恩是不是睡著了,里斯又再一次試著喚了伯恩,這次比方才更靠近但伯恩依然沒有反應,而里斯想到今天伯恩上了八堂課,便也不意外對方會疲累到睡著。

  在這之後,坐回自己的位子的里斯不時瞥往伯恩的方向,腦中不自覺的浮出以前幾次伯恩累到睡著的模樣,抿起的嘴唇似乎微微彎起──那個時候也是這種情況,里斯記得很清楚自己偷偷表明心意時昏睡過去的伯恩也是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而跟有接觸酒精的伯恩不一樣,自己是滴酒未沾,明明不可能以喝醉為藉口卻還是說出了心裡懷抱的情感;里斯想那也許是自己已要正式步上教師之路的緣故,對兩人的關係來說,儘管不明顯、可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分歧點。

  「結果、反而因為這樣追過來了嗎……」低聲喃喃自語的里斯抓住胸口的衣服

  對回憶的感嘆告一段落後,里斯看著在沙發上睡得很熟的伯恩,便想說還是讓對方回房間睡以免著涼感冒,因此,站起來走到伯恩旁邊,彎下腰伸出手準備將人抬回房間。

 

  才一伸出手,里斯就被用力的往下拉,一個踉蹌後就跌到伯恩身上。

  緊接著,連腰部都被強硬的鉗制住,而一開始被抓住的手雖然獲得解脫,可是下一秒卻換頭被往下壓,一整個措手不及的里斯隨即感受到口舌被人強橫侵略。儘管嘗試撐起身子想掙脫,不過,本來就已經慌了手腳的里斯一時之間亦難以擺脫,只能任由對方奪取、浸染上對方的濃郁氣息。

  待這波侵略攻勢稍稍緩和,里斯也趕緊使用全身的力量撐起身體,而得以從束縛中解脫。

  「哈啊……哈啊……伯、伯恩哈德!混──蛋!」

  粗喘著氣的里斯只有右腳跪在伯恩兩腿之間,就像是跨坐於伯恩的右腳大腿上一般。

  挺起身子之後,里斯看到躺在沙發上的伯恩正老神在在的欣賞自己,怒火爆炸性的瞬間增大而忍不住想再咒罵對方幾句,只是在里斯開罵之前伯恩先取得發言權。

  「之前明明也有過類似的事,但還是上當了啊。」

  聽到這句話,里斯心裡的怒意雖然又增強了些,腦海裡卻浮現了某幾次的經驗。

  「唔、我……我是故意被你騙的好不好!」出於本身的自尊心,里斯說出這般不肯服氣的謊話。

  彼此對視了幾分鐘,伯恩向微微低垂下頭的里斯伸出手,輕輕撫上那早已紅透了的臉龐,而里斯僅默默的瞅著伯恩那像是惡作劇成功般的小小微笑。

 

  不久,換里斯俯下身稍微倚著沙發、主動縮短了兩人的距離。

 

  伯恩也相當乾脆的接受了里斯雙唇所傳來的溫度跟氣息,不同於方才的粗暴,這次強勢仍不失溫柔的交纏著彼此,彼此的感官彷彿只剩下對方的微熱渴望──渴望得到更多、更多對方對自己的難耐

  一隻手輕輕壓著里斯的頭,即便已經沒有剛洗好澡才有的溫熱潮溼氛圍,但里斯身上清淡的肥皂香味依舊十分誘人,那是伯恩過去就一直想恣意攫取的;另一隻環著里斯腰部的手則悄悄潛入衣服底下,輕撫過皮膚時感覺的到里斯偏高的熱度,特別是現在體內的欲望被點燃、那股對自己的欲求不斷升高的熱切,那是伯恩過去所不敢過度奢求、輕易深入碰觸的。

  隨著伯恩挑逗般的撫摸,里斯的求愛似乎也逐漸不加以掩飾,身體的廝磨變得頻繁,而原本單腳跪於伯恩兩腿之間的這個姿勢,宛如順勢成為兩人的接合點──此時客廳的電視轉播聲已不存在於兩人的耳中,只有嘴間纏綿的聲音、以及隱隱約約聽的見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

  熱烈的來往之後,里斯慢慢的以手撐起身體,雖然是自己主動拉開彼此的距離,可是舌尖在分離之際卻還是依戀不已的糾纏了一下。撐直整個身子的里斯看著躺在沙發上的伯恩,而伯恩伸出右手從里斯上衣下擺穿過,一點、一點的往上撫至里斯的左胸,里斯則隔著被拉起的衣服握住伯恩的手。

 

  胸口的熱度、起伏跟埋藏其中的鼓動,還有染上體溫的物品

  這些都是伯恩學生時代所期望的、里斯的一切,想要讓里斯的那對藍眸為自己迷茫,想要讓里斯的身體為自己釋出那股灼人的熱度,想要讓里斯的內心為自己動搖,甚至讓里斯想沾染彼此的味道

  當時,伯恩不知不覺對「自己是能特別靠近里斯的那個人」這點、感到有點開心──起初自己不確定里斯的心思,但自從那件麻煩事落幕後,伯恩便切實的感受到自己對里斯來說是不太一般的存在。後來,兩人就如此維持著情感逐漸濃烈的曖昧,那是段回味起來也令人覺得溫暖的時光,不過,潛在的不安定因子也依稀浮現於心頭,因此才下了決定,決定所成就的就是現在。

  如今兩人已一起度過好幾個最後一天,里斯的一切仍舊使人戀慕,所以此刻的伯恩渴求著里斯。

  右手感觸到的微熱,伯恩想更深切的感覺里斯的體溫、模糊個體間的界線。

 

  里斯再次俯下身,伯恩的手也滑至里斯的背部而揭起里斯的衣服。

 

  ──叮咚、叮咚、叮咚。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喂、里斯你在對吧?別一個人窩在家裡、快出來啦!喂──里斯!」

  一連串的門鈴聲跟敲門聲,以及全然不顧會吵到鄰居的呼喊聲,讓伯恩跟里斯停止了當下的動作,接著兩人對看了一會兒,里斯才爬起來去應付那名不陌生的不速之客。

  喀啦一聲打開大門,門後的訪客身分完全於猜測之內──留有一頭明顯是刻意做造型的綠色頭髮、笑容略帶張狂的男子站在外頭,而那是里斯跟伯恩在學校的同事、也是大學時就認識的人。

  「哈、終於開門了啊!」

  「怎麼了?」里斯簡潔的問對方來意,未做過多的表示。

  「還怎麼了、今年再過不久就要結束了耶!一個人待在家裡多無聊啊、你也到樓下的弗雷特里西家跟大家一起舉杯慶祝嘛!快點啦!本大爺都特別來、唔呃!

  在對方正滔滔不絕的說話時,另一位右眼旁有道疤的高大男子迅速用雙臂掐住綠髮男子的脖子。

  高大的男子緊皺眉頭且更用力的掐緊掙扎的綠髮男子,隨即轉為笑臉向里斯說:「啊。不好意思呀、里斯前輩,一個不注意就讓迪諾前輩給溜出來了。打擾到『你們』了、抱歉啊!」

  「唔咦咦──你們?里斯你有女人、唔嘎啊啊啊──!」

  「迪諾前輩你就不能少說幾句嗎?」高大的男子沉著臉邊說邊將手臂收緊,然後又笑著跟里斯說:「那、就先告辭了!前輩也快點進去吧、別讓對方等太久了啊。」

  話一說完,那名高大的男子便將綠髮男子強行拖走,到樓梯間時還是一樣吵吵鬧鬧的。

  突發狀況也就這麼結束了,里斯關上門進到屋內。

 

  回到客廳的里斯讓自己整個人癱在沙發上,稍後即坐起身子且拿起桌上未喝完的飲料。

  「還真是會挑時間啊、那傢伙……」語畢,里斯喝了一口飲料而臉上的神色似乎有點掃興的味道。

  「是啊。」伯恩簡略的給予回應。

  看了一下電視上的時間,里斯這才發覺今年已經只剩一個小時多了,跨年活動轉播裡人群所展現出來的熱絡,好像連只是觀看轉播的里斯都感覺的到。又喝了幾口飲料,里斯便將罐子放回桌上。

 

  罐子才一離手,里斯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壓到沙發上。

 

  「唔啊!什、什麼?」里斯一臉錯愕的看著在自己上方的伯恩。

  未理會里斯的倉皇疑惑,伯恩直接一隻手摸開里斯的上衣而另一隻手悄然往下探去。

  感受到胸前的多了一種令人難為情的濡溼,一時毫無戒備的里斯慌亂了起來,於是反射性的想推開緊貼著自己的伯恩──驀然的,伯恩抓住了里斯嘗試抵抗的手,並認真的看向里斯。

  「雖然途中被人打斷了,而今年也沒剩多少時間、快要結束了。」

 

  「──但我不會就這麼停止『作答』的。」

 

 

※ ※ ※ ※ ※

 

  「從這裡就可以得到A等於2x+3,而B是──」

  門窗緊閉的教室內僅聽的到伯恩講課的低沉嗓音,講台下幾乎沒有什麼雜音,但徜徉於數字與符號之間時仍有某種蠢蠢欲動的存在。待課程講到一個適當的段落,一位學生舉起手貌似想向伯恩發問。

  「老師!去年最後一天的晚上老師跟師母是怎麼過的呢?」

  這個問題一說出來,底下的學生便毫不保留的展露一直忍著的好奇心,全都一副興味盎然的模樣,顯然相當期待伯恩的回答──伯恩腦中也因此浮出幾天前、今年第一天的早晨

 

  夜晚過去,兩人一起在床上迎接窗簾調和下的朦朧曙光。

  伯恩的手稍微環著背對自己的里斯,感測到少許光線的眼睛尚不打算睜開,儘管如此也感受的到對方的體溫、呼吸跟氣味,知道對方就在自己身邊──這是件如此令人安心的事。

  稍微收緊抱著里斯的手,將彼此的距離縮減至零,單純依靠自己的感覺用唇、鼻尖與臉頰蹭向里斯的頭髮、耳朵和頸子,而後里斯隱約輕顫了幾下、似乎也聳了聳肩膀。

  「……唔……不要弄……」里斯未脫離睡意而稍帶慵懶的聲音傳入伯恩耳中。

  「吶……里斯。」

  兩人之間的夾縫中閃著細微的金屬光芒,那是從各自脖子上的細鍊延伸、兩個相疊在一起的戒指

  至今伯恩還記得很清楚,里斯即將正式步入教師一職的那個時候,對兩人來說、不明顯而確實是個重要的分歧點──決定這段曖昧關係是否延續下去的時刻。當時的伯恩事實上也忙碌於自己的課業與將來,特別疲憊的那一陣子,與里斯兩人一同吃飯時,本身的疲累在一些酒精的催化之下使伯恩稍稍闔上眼養神,沒想到卻意外得知了里斯蘊藏於心裡很久的情感。

  就是因為聽見了那段話,伯恩才決定要追上去、以穩定的身分向里斯遞出戒指。

 

  「今年也請你多多指教了。」伯恩於里斯耳邊如此輕聲私語。

 

  回憶至此也暫時告一段落,伯恩將腦中整理過後的結論告訴了學生。

  「──沒什麼,就往年一樣、平常的過。」

  「哼嗯……騙──人!因為老師明明看起來好像很開心!」

  「有嗎?」

 

  一月一日的早晨,耳邊細語後過了好幾分鐘,伯恩才聽到悶悶的聲音並感受到被窩比剛才溫暖了些。

  「……你也是……請多指教。」

 

  ──與你再一次度過最後一天、一起迎接平凡的第一天。

 

 

─完─

 

【後記】

 

  新年快樂!!!!!(≧w≦)/ˇ

  這次的新年跨年相關故事不是前兩年設定的延續,而是之前畫了好幾則短漫的「老師系列」,最主要是去年的那個設定沒有想到什麼比較適合的點可以用,所以就採用「老師系列」了。

  而這次以「老師系列」設定寫的故事,是想呈現一種「將近老夫老妻」的感覺,雖然到最後感覺好像還是寫得很像「新婚夫婦」(掩面)然後,關於兩人背景設定方面,基本上就算沒有看過那些塗鴉應該也不會有理解上的障礙(個人覺得),而這次算是特別將兩人之間的事寫得比較詳細了(因為以目前已公布的設定跟短漫也沒像文字故事一樣詳細(←咦咦?))

  然後,這兩位是有戒指的,只是平常不會戴在手上,至於會這樣設定是因為我個人考慮之後的結論──其實一個飾品戴在手上對有些人應該會不太方便的感覺,而且像我這樣粗手粗腳的人,會怕這樣重要的東西弄髒、弄壞,另外,又聽過以前老師閒聊時說過要是遇到打算行搶的人之類的。總之,個人多方考量之後,決定重要的東西還是好好寶貝著比較好、嗯。

  接下來嘛……故事內容應該不難理解吧。只是,這次踩線踩得比較嚴重些(雖然是比直接越線的含蓄很多了),一些描寫比較露骨、但原則上還是著重於前輩跟伯恩先生情感上的微妙變化啦。

  啊。另外,順便提一下──通常只有比較「歹命」的狀況才會排八節課(去請教過了)

  還有、那位打擾兩人時間的傢伙,這邊先說一項設定:他真的不知道前輩跟伯恩先生是戀人。

  嗯……大概就這樣吧。

 

  最後附上插圖-w-ˇ

  

 

  那麼,新的一年還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今年也一樣,新的一年還是會繼續努力放閃喔w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