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妖夜綺談-宵闇異聞記事」企畫之創作。

 參與角色:千代宮 和澄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妖夜綺談】一ノ夜:聖瑪麗亞女子學校

 

  步於陳舊木質地板的你,如踏入泥沼深處一般。

  人跡杳然的校舍浸染於冰冷的夜氣之中,而落入月讀尊眼底之物皆依附著一層稀薄的銀光,曖昧的光芒與微寒的氣息交雜,使一切顯得異常深沉、無法輕易看穿其中本質。

  腳上的軍靴發出一聲聲清脆,彷彿在泥濘上綻放微弱的漣漪,輕柔而不留情地彈開攀附過來的闇色,儘管如此,這種時刻出現於此處的你才是真正的不速之客──是你越過那不明確的分界擅自跨進來的,所以你也明白不論發生什麼異狀都需由自己承擔負責。

  若要簡明扼要的說明你來這種地方的原因,你會說「這是工作」;而要詳細追究其中過程的話,則需回溯至今日上午──在例行的巡邏值勤前,你被傳喚到了領頭上司的辦公室裡,上司表示有一份來自聖瑪麗亞女子學校的委託要交給你處理,其內容為探究謠言之虛實。

  帝都的聖瑪麗亞女子學校內有棟已不太使用的老舊校舍,對於這樣的舊校舍,有一、兩個靈異故事流傳其實也一點不稀奇,只不過,這陣子卻有一則傳言在學生的口耳之間動盪著。

 

  ──舊校舍中總是傳出像在進食,咕嚕咕嚕悉囌悉囌……的聲音,好可怕呀。

 

  謠言的流竄已到了人心惶惶的程度,於是校方決定委由厄除調查。

  假使純為空穴來風、抑或是人為所致,校方則自有後續對策,但如果真有非人之物存在,這時就完全交由厄除處置並以恢復校園的平和寧靜為首要目標。另外,由於校方考量到白天時段直接讓厄除派來的人員進入校園,恐怕會令學生們更加不安,便希望厄除能於夜間進行考察。

  「──但是,還真是安靜。」你停下了腳步,凝視著無法捉摸的漆黑彼端。

  走入舊校舍的那個時候開始便維持著一定的警戒,如今也已有段時間,卻未見到一絲異象。是本來沒有任何「存在」?還是因為早已察覺你這名入侵者而埋伏於暗處?你在腦中進行各種推測。

 

  咿呀──背後傳來老舊木地板的細語呢喃。

 

  聲響落入你耳中的那一剎那,身體反射性地轉身跨步並立即衝向其源頭。

  於走廊盡頭的轉角處剎住步伐,更在止步的那一刻拔出手邊的軍刀,踏著穩固的腳步、擺出嚴密戒備的架勢,儼然已進入備戰狀態──可是,眼前空無一物,僅有無止境的闇色。

  警戒了一會兒,正當你覺得奇怪的時候,再次聽到了他處有什麼東西壓迫木地板的聲音,理所當然的你馬上往聲源追了過去,結果又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你才要皺起眉頭,而那個聲音又出現了,這一次再如何加緊腳步你都知道自己已慢了好幾步;未將時間留給懊悔,你集中注意力以提高自身的敏銳度,繃緊體內每一條神經,屏息以待聲音出現的下一瞬間。

 

  咿呀──又出現了。

 

  「……還是太慢了嗎?」當眼前只有自窗外灑落進來的月光,你即刻明白又被對方逃掉了。

  緊接著,就像是在玩弄你一般,聲響一再地出現、卻又不見一絲蹤影,磨去的耐性似乎輾轉化為少許的怒意,但你稍微晃了晃頭且深深地吐出一口氣,而心中的那股浮躁連帶被呼了出去。

  內心恢復平靜,你再次專心於追捕那個來路不明的聲音,不過,這次隔了許久聲音都沒有出現──只剩下那突兀無比的寂靜。你又等了很長一段時間,卻依舊沒有聽到那個木地板的咿呀聲,莫名其妙地出現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使你產生少許無奈,目前也只好暫時放棄追查這條線索。

  準備重新展開對校舍的調查之際,你驀然意識到一件事。

  「……這裡是哪裡啊?」

  換句話說,就是迷路了。為了追逐那奇怪的聲響,而不知道跑到了校舍的哪裡。

  放眼望去都是設計差不多的教室,教室外的門牌早已拆除,沒有一個明確而可供辨識的目標,這讓你感到困擾,然而也僅能試著摸清楚校舍內的架構了、不能什麼都不做地停留在原地。

 

  「咕嚕咕嚕……悉囌悉囌……」

 

  「唔。這個聲音跟剛才的不一樣,可是……跟傳聞中的一樣。」

  聲音明顯是從前方數來第三間的教室傳出來的,與方才稍縱即逝的縹緲不同,其存在相當地確實,所以,這此你便謹慎且小心翼翼地接近那間教室──斂起自己的腳步聲,悄悄地走到了教室門外,這時你更確信裡面有東西,因為除了未間斷的聲音、還感受到了不尋常的沉重氛圍。

  刷──!呼吸與心跳那一瞬間的同步,你快速拉開教室的門。

 

  前排最裡邊的座位上,有一個東西存在。

  穿著與女學生相似的服裝,但布料卻破爛不堪,黑色的長髮雜亂地糾結在一起。

  身軀微微顫動著,像是在吃到什麼人間美味似的拼命啃食著。

 

  一個骷髏臉孔的物體,大啖著自己枯骨樣的手指。

 

  明明無法吃下、可仍不停地啃咬著自己的手指。

  所發出的聲響,宛如相互碰撞摩擦的粗糙磚頭,令人覺得發毛的又尖又細、清晰響亮。

  「很……很好吃……咕嚕咕嚕……」本來專注於食用手指的那個物體說話了,其聲有高、有低、有的細膩、有的沙啞像是複數的個體,而窟窿般的眼眶裡詭異的紅色光點似乎略撇往你的方向。不久,忽然停止了那非比尋常的行為,頗不順暢地轉向你,並說:「……很好吃……對嗎?」

  尾音落下的那一刻,你心中不由得產生一股不好的預感。

 

  「你……好吃……嗎?」

 

  鏘噹──!下一秒對方快速向你撲了過去,而你也連忙拔刀抵擋攻勢。

  那個東西緊緊咬著你的刀不放,彼此僵持不下──這個、不是一般的妖異,你暗暗下如此判斷。

  你毫不猶豫地用力踹了對方的肚子一腳,接著趁著對方被踹開而未能站穩腳步之際,迅速地往那個東西的腰部重重砍了一刀,使對方一分為二,那具骷髏貌的物體亦就此停了下來。靜待了幾分鐘,見對方沒有任何動靜你才小心慎重地走近那個物體,低頭仔細觀察被斬開來的上半身。

  在你準備彎下腰的時候,本已消失的紅色光點又亮了起來,一時之間你反射性地用刀刺入那兩個窟窿的正中央,然後你與那個物體對視了幾秒,而被刀所貫穿的骷髏頭、笑了

  明明沒有能夠展現神色的表皮與肌肉、卻切切實實地感受到那陰森且詭譎的冰冷笑意

  須臾間,骷髏昇華為黑色煙霧,籠罩你整個人並再次聽到「對方」的聲音。

 

  呀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為什麼?那個女人是憑什麼?

  明明當初我也好好地完成了目標,為什麼是那個人得到眾人的讚美?

  那個、只是個花瓶吧?除了姣好的外貌跟顯赫的家世背景,她還有什麼?

  人家也不想這樣啊!但是、但是人家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那個時候,我──

 

  ──那是你再清楚也不過的東西,人們的執念

 

  擴散開來的汙濁之氣企圖入侵到你的身體,可是,就在要觸碰到你的那一剎那卻突然消逝不見,稍後原本圍繞在你周遭的黑氣一點、一點的消失。這時你拿出放在懷裡的護身符,那個護身符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而逐漸化解一直接近你的黑色濁霧,過沒多久,一縷不祥之煙也都沒有了。

  「呼……結束了。和己哥給我的這個特別護身符真有用。」

  站起身子之後,你拔起沒入地板的軍刀並收入刀鞘,環顧了整間教室,寧靜的氛圍完全看不出來不久前發生過小規模的戰鬥,除了在地板上留下了小小的凹洞,什麼也沒有。

  方才的那個物體與手中的護身符,你不禁想到老家的神社。

  你自小悉知的神道,隨著季節時令舉行各類祭典儀式以感謝自然的恩惠,並祈求著神明的庇佑,只不過,神道的存在尚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將罪惡與汙穢祓除淨化,使心靈保持澄淨。

  以剛剛出現於此的那個物體來說,你推測那大概是來自這所學校學生內心深處的小惡,經年累月所聚集而成的東西;而在你的記憶中,過去也曾看過類似原因造成的各類異象,不論是誰都不能保證永遠不會犯任何錯誤、不會受外來因子的蠱惑,這點連神明也一樣。

  有的時候,為善、為惡甚至僅於一念之間,一切的一切出自於自己的心,所以你想此後的某一天那東西也許會再出現吧,並不局限於這所學校而是世上的任何一處

  至此,你對這次事件的思考也如此告一段落了,即走出教室準備離去。

 

  「唔……我忘了,我在這裡迷路了……」

  當你重新站在走廊上時,才又想到自己在校舍迷路的事情,便好好思考摸索位置的方法。

 

  咿呀──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耳邊再次傳入那個木地板的呢喃聲,微微皺起眉頭的你一臉疑惑的模樣,基於職責你跟一開始一樣前往聲音的源頭,可是,依然沒有看到任何東西。而這次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你跑到應該是發出聲響的地方時,隔沒多久,那個聲音又從另一處傳了過來。

  也因為如此,你頻繁地在舊校舍中跑動,只是每一次都無法捕捉到對方的身影。

 

  最後,你跑到了校舍的玄關處,而聲音又再次消失無蹤。

 

 

─完─

 

【後記】

 

  終於寫完了──(合掌)

  這次故事本身架構不大,所以沒有跟以往寫的故事一樣分好幾大段、字數也沒有暴走。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w °)/ˇ(←?)

  不過,當然要慣例地碎碎念talk一下(笑)

 

  基本上,故事方面已經盡可能地營造靈異故事的氣氛了,但應該也還好啦。

  整篇故事是採「第二人稱」寫成的,之後應該可能大多會是這樣,不過也不一定啦,畢竟每一次表達故事的方式也不見得一樣、會做一些調整。當初在這點稍微糾結了一下,因為有一些些地方在做模擬時不自覺地以第一人稱做思考,只是、我個人其實不太喜歡寫第一人稱(算是因為之前寫UL的《育兒日誌系列》有點吐血到),考慮了一下下、才決定折衷用第二人稱,反正我也挺喜歡以第二人稱表現的。

  然後,我自己在官網骰到的是「藍:去探個究竟,結果卻在女子學校當中迷路」,這點有在故事中寫出來,而當初有在想是要單純的迷路呢?還是要真的碰到些什麼?而又該如何迷路到結尾、呃不,是該如何解決呢?後來,就想說兩個都寫進去吧,因為模擬劇情走向的時候挺順的(←?)

  而關於和澄在舊校舍遇到的東西,想法算是源自於夢枕貘老師的作品《陰陽師》,我是還蠻認同「在心中處理不來的情感,將會使人變成鬼」這句話的,以後故事中的一些想法大概也會以這句話為基本思想吧。另外,也是因為最近惡補了關於日本神道與神話故事的緣故(畢竟和澄的老家是神社啊),日本神道的主軸除了感謝大自然、就是維持自身的潔淨吧,所以到神社裡算是要好好反省平日的自己、洗心革面之類的。

  還有嘛──這次故事中關於和澄相關的沒有揭露很多,大概主要有提到和澄身上有帶自己哥哥準備的特別護身符跟一點點神道的事,我想在異聞故事中應該沒那麼容易揭開和澄本身的事,但還是有試著埋一點進去啦(個人習慣ˇ),也會盡量埋一些點進去(個人興趣ˇ)。不過,因為當初比較晚參與、然後又拖拖拉拉的,因此是先從第二跟第三個異聞故事開始想,所以之後的故事應該會比較多相關線索的(大概←?)

  嗯,大概就這樣、希望有好好傳達讓大家知道。

 

  最後,謝謝大家的閱讀(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