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原則上無CP,但此次本文的隱CP是雙艾

 故事內容以跟大小姐互動為主軸。

 文章有點長,請耐心食用。

 文筆不好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UL】與大小姐 ─Substitute─

 

  死寂的湖邊周圍只有一、兩棵枯槁的樹木佇立著,鄰近較大的空地有五個人和一個巨大的「中空盔甲」。眼前情況顯然是雙方正對峙著,一方是那個盔甲,另一方則是四人組成的團隊,較為特別的是,手中浮著火焰的青年後面是個小女孩,且貌似由她帶領整個隊伍;剩下的那一人離雙方有段距離,以顯示其中立的立場。

  「那麼,前鋒里斯先生對銀哨兵,開始。」

  中立的那人如此宣告著,便開始發牌──他是負責維持整場戰鬥的裁判。

  牌俐落的飛到盔甲和小女孩面前,並自動浮起、陳列。

  一看到牌,小女孩便微微皺眉,不滿的情緒溢出於言表:「我是哪裡得罪你嗎?梅倫。」

  梅倫,也就是那名裁判的名字。

  「怎麼會呢?大小姐。」他輕描淡寫般的回覆,臉上的紳士笑容依舊。

 

  在這個世界裡,小女孩有個特別的身分──聖女之子,而被眾人稱為「大小姐」。

 

  耳中聽到的依然是那萬年不變的答案,大小姐決定無視,專注於戰鬥。她小聲的碎碎念:先不提「非1則2」的劍卡、槍卡,手邊完全沒有任何移動卡跟防禦卡。

  「這不就幾乎等同於任對方宰割嗎?」她乾笑道。

  這時,銀哨兵使用移動卡的權利而向後退一格,因此取得先攻之機。

  「唔……前輩拜託了!」

  說出求助般的話語,表情宛如賭氣不服輸的孩子。

  前方的里斯則以「我會擋下的」作為回應,當中散發出理所當然的自信。

 

  同一時刻,於後方待命的兩名成員席地而坐,一個專心的調整自己的武器,另一個沒有任何動作且散發出「我現在很無聊」的氣場。不久之後,後者接近前者並將頭擱在前者的肩膀上。

  「吶、吶,艾伯。你不覺得最近的任務很無聊嗎?」

  「怎麼說?」

  艾伯一面確認槍的狀況,一面回應,不過從旁人的角度來看,絕大部分的心思大概都投注在手中的武器。

  那人也不在意(抑或是說根本沒發覺),繼續說了下去,而艾伯也沒有阻止──與其說是沒阻止,倒不如說幾乎無視他的存在。

  「最近的任務都由那傢伙一手包辦,根本沒有我們出場的餘地。」

  「而且……」他頓了一下,用相當無奈的口氣說道:「而且最近總覺得大小姐對我好冷淡啊!」

  「啊啊──還有,就算那傢伙輸了,替換上去的都是艾伯你……為什麼啊?」

  「那應該問你自己才對,艾依查庫。」艾伯終於給予回覆,又說:「還有,不要亂蹭,很癢。」

 

 

※ ※ ※ ※ ※

 

  山谷深處,有一棟華美的宅邸,名為「聖女之館」。

  與附近寸草不生的谷地不同,聖女之館除了有精緻的園藝設計外,方圓幾公里也有努力維護的嫩綠──那是遠處死氣沉沉的森林所無法比擬的。大概是這些別出心裁的緣故,才使得此處的氛圍、天空有了些許生氣

  或許這裡可以說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亮光之處

 

  「布勞先生,這是今天的點心嗎?」

  當布勞正在為蛋糕擺盤、裝飾之時,抱著小狗的紫衣少女出聲詢問。

  一邊繼續手邊的作業,一邊回答少女「是的」。

  「雪莉小姐,可以幫我將那些蛋糕先拿到花園嗎?」他並指了指旁邊已經完成的蛋糕。

  「大小姐會高興嗎?」雪莉微微歪著頭發問。

  「會的。」

  「嗯,那我要幫忙。」

  她露出笑靨,放下手中的小狗,拿起放了蛋糕的托盤走出廚房,小狗則隨著她的腳步離去。

  布勞望著她離開的背影,且叮嚀她要小心、別摔倒了。

 

  將最後一份蛋糕拜託雪莉拿到花園之後,布勞稍微整理一下便離開廚房。經過交流大廳,準備前往穿堂,而才剛接觸到門的門把,就被一個聲音叫住。

  「布勞先生,大小姐他們要回來了是吧?」

  是一名相當豪氣的橙髮男子,穿著的上衣仍然隱藏不了他結實的肌肉。

  「是的,沒錯。」布勞臉上掛著一抹淺笑,接著便開門走到穿堂。

 

  出門迎接任務結束歸來的大小姐他們,是布勞的例行公事。

  僅有這個時候跟少數時候,他的笑跟平時的禮貌性微笑不一樣,是帶有些許愉悅的笑──因為大小姐

  這也是剛剛男子判斷的依據。

  住在這座宅邸的人,感覺敏銳些的都有注意到這件事;不過他們疑惑的是,為何布勞都能準確知道大小姐回來的時間。

 

  輕輕關上穿堂通往外面的大門後,果如他預期的一樣,已經約略看見大小姐他們的身影了。

  布勞便上前為低著頭行禮,說出往常的迎接詞。

  「歡迎各位回……這、這是怎麼回事?」

 

  映入他眼簾的是,受傷的大小姐

  不是平日大家疲憊歸來而帶點歡愉的情境,而是之間飄浮著凝重氣息的他們。

  其中幾位成員受的傷似乎都比以往嚴重許多,當然他在意的不是這個。

  刺激著布勞視神經的是,大小姐身上碎裂的肌膚──左臉頰只是稍有裂痕,左手將近肩膀關節處是整個不見,只剩一點點上臂,左腹部上有個大洞,而讓人得以窺得大小姐並非常人的證明。

 

  ──身為聖女之子的大小姐,實際上不過是炎之聖女所創的人偶。

 

  「啊,布勞。我們回來了!」大小姐用僅存的右手揮手,她正由里斯抱著。

  走在後頭的艾伯向布勞點頭示意;搭在艾伯肩上的是艾依的手臂,為的是方便扶持受傷的艾依。

  布勞趕緊跑向大小姐,手撫上她的左頰,動作輕柔得像是怕會弄痛對方似的,而大小姐對於他的舉動,只是微微笑著。

  「放心啦,布勞。」

  「一點也不痛喔,畢竟我沒有痛覺呀。」

  不知是因為驚愕、憤怒、心疼或其他情緒,布勞身體明顯在顫抖,努力壓下情緒,問向旁邊陪他們一起回來的卡片魔術師。

  「這是怎麼回事?梅倫。」

  「為什麼大小姐會受到那麼嚴重的傷?」

  面對難得板起臉孔、如此嚴肅問話的布勞,梅倫只能無奈的嘆口氣;仔細一看他雖然沒受傷,然也是十分狼狽。

  「那是因為……」

 

 

※ ※ ※ ※ ※

 

  一座僅剩斷壁殘垣的建築,位於被陰森森林圍繞的小山坡上,這裡是大小姐他們此次任務的地點,現在於其中一隅戰鬥,對象是一個騎著骷髏馬的骷髏騎士。

  「沒事嗎?前輩。」

  「果然還是有點勉強呀,越後面的任務就愈困難。」

  大小姐看著前方的里斯,擔憂的說著。

  「不要緊的,我會努力的。」他依然笑著,又說:「再說,還有艾伯這個後援啊。」

  聽到這句話,後方待命的艾依露出不滿的神情,激動的大聲喊著「還有我在啊」;旁邊的艾伯則是一副隨時都可以上場的樣子。

  「也對呢。」

  大小姐對那句話的認同,打擊到了艾依。

  隨後,梅倫即宣告開始。

 

  一段時間後,已經進行到第二場戰鬥,作為前鋒的里斯身上受了些傷,有的是上一場戰鬥留下的,有的是現在進行中的戰鬥所致。

  至今進入了第三局攻防,正當大小姐利用移動卡權利,搶得近距離先攻之際。

  數道倘若燃燒烈焰般的暗色混沌落至戰鬥場地,這般突如其來的攻擊,一道擊中對面的骷髏騎士,一道擊中里斯,其餘則造成地上的窟窿。

  由於無法馬上反應而毫無防備,里斯重傷而跌至地上,而對面的骷髏騎士跟他的骷髏馬都變得支離破碎。

  「這、怎麼會?『黃昏夢魔』怎麼會在這裡?」梅倫轉過身看到那影子惡魔巨大的身影,睜大雙眼訝異的說著。

  像是不給人喘息的時間,黃昏夢魔發動了下一波攻擊。

  同時,後方的艾伯打算趕快前去幫忙,卻被旁邊的艾依撲倒,而於向後倒的瞬間,他看到另一個影子惡魔正朝他這個方向發動攻擊。艾伯免於遭受正面攻擊,可是那波攻擊有些微擦過保護他的人──艾依讓艾伯毫髮無傷,自己卻仍承受了部分的傷害。

  時間間隔相距過短,那一波攻擊快速逼近里斯。身受重傷的他未能做出防禦,更不用提移動身子躲開了。

 

  ──糟糕!沒辦法迴避!

  ──我……會消逝吧。

  ──好不容易用卡片凝聚、僅存的自身碎片。

 

  當里斯這想的時候,一個嬌小的人影擋在他面前。

 

  「──大小姐就這麼擋在里斯先生的面前。」

  「雖然里斯先生及時將大小姐拉開向後倒,我也趕緊用卡片防禦,大小姐還是……。」

  現在大家都在聖女之館的交流大廳,聽著梅倫說事情發生的始末。

  梅倫沒有將最後的句子說完整,不過大家也知道句子該填上哪些字。

  至於,他們幾個是怎麼逃離的,梅倫則說他跟沒事的艾伯、受了點傷的艾依,帶著大小姐跟里斯,一面嚇阻、一面躲藏,直到那兩個影子惡魔不再追擊,雖然不清楚他們不再追擊的原因。

 

  接下來,一股沉默彌漫在眾人之間,氣氛凝重得令人無法喘氣。

 

 

※ ※ ※ ※ ※

 

  距離梅倫將大小姐帶去炎之聖女那裡,已經五天了。

  聖女之館彷彿失去了以往的色彩,融入了這個沒有一絲光芒的世界

  這幾天裡,所有人幾乎皆聚集在大廳,就算回房間,也會因為莫名的焦躁感而待不住。

  此外,負責宅邸一切事物的布勞,除了用餐時間,都待在暗房。而他臉上也失去的平常的笑容,宛若隨著大小姐的離去消失無蹤,連一點禮貌性微笑都沒有。可能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沒有心思去製作甜點給大家當點心。

  沒有任何生命力,只有沉重的空氣的交流大廳中,不知道是誰提出了一個問題。

  「假如大小姐沒辦法修理好的話,會怎麼樣呢?」

 

  ──或許……會有一個新的大小姐吧?

  ──不會吧……當時的損傷應該還修的好吧?

  ──不要,我不要其他的大小姐!我只要原本的大小姐!

  ──哎呀,不要那麼激動嘛!那只是假設罷了。

  ──可是……也不無可能吧?

 

  大廳一陣喧嘩起來,直到某個人講話才停止。

  「好了,夠了!」

  「給我適可而止,講話要看場合。」

  從剛剛一直默不作聲的艾伯,出聲制止大家繼續討論,並以眼神示意。

  這時,大家才發覺在場的某個人不見了

 

  隔天,布勞收到梅倫託弗拉姆稍來的信息,信中表示明天就會帶大小姐回來了。

 

  大小姐回來的這一天,每個人都出來迎接,無一缺席。

  有人一直望著道路消失的那一點,有人一直小距離來回走動,無論做什麼皆顯露出浮躁感,因為那忐忑不安的情緒縈繞於心頭,除非見到大小姐本人,且確認她完全恢復,才能夠真的放心。

  突然間,艾依指著遠方大喊:「啊啊!大小姐回來了!」

  眾人的目光馬上集中到,遠方逐漸清晰的身影。

  小小的身影,也就是大小姐,她正笑著對大家揮著手;牽著大小姐的梅倫,用空著的手拿下禮帽微點頭。

  全部的人如釋重負的歡呼,展開笑顏,更有的人喜極而泣,而布勞也終於露出微笑。

  正當布勞打算上前之時,有個人比他快了一步。

 

  那人迅速跑上前,且緊緊的抱住大小姐。

  這個舉動令梅倫跟大小姐有些驚訝,可是不久大小姐也溫柔的回抱他。

  「我不是沒事了嗎?」

  「王牌怎麼可以那麼愛哭呢?」

  那人於大小姐耳邊,說著細碎的話語,而那無數的細碎話語被大風吹至空中。

 

 

※ ※ ※ ※ ※

 

  自大小姐回來以後,聖女之館的氣氛跟往日一樣,寧靜且祥和。

  那段灰暗的日子就好像不曾存在過一般。

 

  某一天,暗房的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大小姐,事實上其他人也不會進來這裡。

  「大小姐,今天要使用您的……」

 「布勞,你應該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吧?」

  布勞正說出平時的問句時,大小姐突然打斷了他;由於她的雙眼直勾勾盯著,讓他不得不妥協。

  從櫃檯走出,布勞半跪在大小姐面前,以相當嚴肅的口吻說著。

  「請不要再這麼做了,大小姐。」

  「您知道,要是傷到中樞,那麼您極有可能會死亡。」

  「假如戰士沒了,我會再給您一個新的。」

  「但是對我而言,大小姐只有一個,是無可取代的啊……」

  大小姐僅默默的看著,愈說愈激動的布勞;接著,布勞像是希望自己冷靜下來,深深吸了口氣再慢慢吐出,又以「所以請不要再這麼做了,大小姐」作結束。

  這次,換布勞的雙眸直勾勾盯著大小姐。

  給予布勞的答覆是,帶點無奈的微笑,而後大小姐又搖了搖頭。

  「大小姐……」他低下頭,一臉難以接受的模樣。

  「謝謝你,布勞。」

  聽到意料之外的字詞,布勞抬起頭,神情有些訝異。

  大小姐繼續說了下去。

 

  ──謝謝,你那麼重視我。

  ──不過呢,就如同你重視我般,我也很重視他們每一個人。

  ──如果里斯前輩消逝了,而你再給我一個新的,也是不行的。

  ──因為失去了被喚醒之後、生活在這裡的記憶。

  ──那個里斯前輩,再也回不來了呀。

 

  大小姐的一字一句,顯現出每個人對她的不可取代性──沒有任何一個替代品可以取代正品

  沉默了半刻,布勞也整理好思緒。

  「我知道了。」

  「但是還是不可以太勉強自己喔,大小姐。」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對於無法答應他的要求一事,儘管感到無奈、又有點生氣,不過布勞認為: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他才會喜歡大小姐。

 

  「所以,布勞你可以別再責怪前輩了嗎?」

  「還有,不要再自責了,里斯前輩。」

  大小姐突如其來的話語,使得布勞不由得心一驚,暗想:果然還是被大小姐察覺到了。

  另外,原先一直偷偷站在門外的里斯,因為被發現而默默推開門走進來。而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由於大小姐剛才在眾人前,刻意在要出任務前說「要去找布勞談事情,不要來暗房打擾」。

 

  這幾天所有人的確回到常態,然而唯獨兩個人心中仍有疙瘩──那就是布勞跟里斯。

 

  其實,里斯對自己的譴責,從大小姐為他擋下那一波攻擊時就產生了,並一直持續至今。

  那個時候,終於脫離被兩個影子惡魔追擊,因而打算快點回到聖女之館。

  照理來說,應該由沒有受傷的梅倫抱大小姐,艾伯則攙扶受重傷的里斯,艾依雖然也受傷但沒有里斯來的嚴重,尚可以劍作為支撐自己走。

  「我自己來就行了!」

  不過,里斯毅然決然的拒絕了,他堅持要自己抱著大小姐走回去。

  「可是……」梅倫面有難色。

  看到僵持不下的兩人,艾伯輕輕嘆了口氣,向旁邊倚牆而坐的艾依伸出手,說:「喏,伸出手。」

  「咦?但是……?」

  艾依遲疑的瞥向那兩個人,艾伯對他搖搖頭;他似乎也明白了而伸出手,好讓艾伯扶他。

  艾伯讓艾依的手搭在肩膀上後,便望向兩人並說:「梅倫先生。」

  梅倫隨著聲音回望艾伯,發現艾伯扶著艾依,已經準備好回去了,因此一臉疑惑。

  艾伯的話還有後續,是無聲的唇語──讓他自己來吧。

  無可奈何之下,梅倫只好妥協。

  歸途中,有幾次都快要倒下,但里斯他依舊拒絕梅倫的幫忙;明明每走一步,身上的傷就疼痛不已,只是靠意志力硬拖著身子向前走。

  大概是因為自責而在逞強吧,剛剛一直沉默不語的大小姐如此下定論。

 

  在大小姐歸來的那一天,緊緊抱著大小姐的里斯,破碎的話語迴盪於兩人之間。

  「拜託……請您……請您不要再做……這種事了……拜託……」

  「我……我殘存的靈魂……至少……至少還可以……可以重新用卡片凝聚……」

  「所以……拜託……拜託您……」

 

  自從知道事情原委之後,布勞認定是因為里斯的無能,才讓大小姐受傷,雖然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卻能從他的一些言詞裡發現對里斯的不友善。於當事者里斯的角度,很輕易知道布勞對他的不滿,可是他沒有向對方挑明,為什麼呢?因為他也認為是自己實力太差,因此導致大小姐需要挺身保護他。

  兩人的關係就此陷入僵局。

  希望兩人的關係不要再繼續惡化,也是大小姐來暗房的目的之一。

  「我自身不能說沒有錯,因為我的作為,才造成你們有所芥蒂。」

  「不過,假如回到當時,我的決定仍然不會改變。」

  「身為聖女之……不,就算身為一個人偶,我還是有想保護大家這種妄想。

  「原因就像剛剛講的一樣,每個人都很重要。」

  布勞跟里斯靜靜聽著大小姐的話,看著大小姐臉上苦澀的微笑。

  「雖然沒辦法答應你們的要求,卻要你們答應我,是件自私的事。」

  「可是,我……」講到這裡,大小姐停頓了下來。

  正當大小姐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布勞嘆了口氣,伸手抹去即將滑落的淚珠,隨後並說了「我明白了,大小姐」為回應。

  「雖說沒辦法做到絕對,但是我會努力的。」

  「只不過,里斯先生。」布勞突然轉向里斯,用相當嚴厲的語氣說:「請你『務必』保護好大小姐。」

  自剛才都沒有說半句話的里斯,以堅毅的眼神注視著,而後回覆大小姐和布勞。

  「這不用你說,我當然會保護好大小姐。」

  「我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了,因為我可是王牌。」

  此時,里斯終於掛上與以往相同的、有自信的笑容。

 

  也許沒辦法完全消除每個人心中的刺,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點一點的調適。

  心裡的那根刺也就不會那麼扎人了。

 

 

【後記】

 

  喔喔──我終於寫完了(感動)

  因為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會寫那麼多。

  原本只有架構的時候還以為很短,結果正式來時,好長。

  不過在寫的時候,又蹦出的第四篇的構想,又有一些想寫的片段。

  這樣好糟糕呀,這樣不就沒完沒了嗎(遠望)

  這篇也已經埋入第三篇的關鍵字,第四篇的也埋進去了(如果有要寫的話)

  順便一提,

  我之前埋在第一篇的關鍵字是「痛覺」。

 

  接著來談談有出現的人物吧~

 

  首先是布勞,

  對布勞而言只有大小姐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戰士是不重要的。

  大小姐死掉的話,就是真的什麼都沒了;相較之下,那些戰士只要再用卡片凝聚就可以了。

  順便說一下,我是這麼認為的,每一張人物卡都是靈魂的一部份,不然也沒必要收集。

 

  再來是梅倫,

  因為之前在圖區看到,有人畫他是戰鬥時的發牌員,因為很有趣,也就跟著採用了。

  不過梅倫不住在聖女之館喔,因為我家沒有梅倫嘛。

  嗯,所以他都在外面流浪(笑)(不對!)

 

  前輩的話,有一點虐到他(心疼)

  我自己是將前輩塑造成,可靠又溫柔的大哥哥形象。

  明明是大小姐最重視的戰士,卻不能保護她(雖然是有原因的)

  又知道自己生前是王牌,自責度才會那麼高。

  前面一直沒有描寫前輩的反應,是他因自責而態度變得不一樣,一直沉默著。

  直到後來,大小姐將所有事都攤開來說,才多少釋懷了,當然還是需要時間的潤飾。

  (再順便提一下,我認為他們應該知道,自己生前最基本的資訊。)

 

  而雙艾是先前預告的隱CP,雖然寫得沒有很明顯(也算是撇開了個人喜好)

  艾伯大概是因為他是元老級,又算是感覺敏銳的人,所以扮演點醒他人的角色。

  雖然我也知道他的個性或許不是這樣(看過別人看過的R卡心得)

  但那是生前,現在是現在(完全推卸)(不對!)

  艾依的話,還是保持在艾伯最重要的心態吧。

  雖然在戰鬥時,我對他有點(?)壞,可是事實上,我還是很喜歡他的!

  雙艾對我而言,非常可愛!甚至想摸摸他們的頭!

 

  接著是雪莉,

  雖然一樣沒有看過R卡,是我擅自想像的性格。

  她很喜歡大小姐,想討大小姐開心,才會幫忙拿蛋糕。

  一樣是個可愛的角色(笑)

 

  最後,非常感謝各位看完那麼冗長的故事跟後記(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