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原則上無CP,但本文的前一小段有非常明顯的犬眼鏡。

 (另外有一個偽CP,但為了避免影響文章閱讀,請容我在此賣個關子,謝謝。)

 故事內容以跟大小姐互動為主軸。

 文章有點長,請耐心食用。

 文筆不好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附註一下,目前有出場的人物個性都是我自己想像的。)

 (雖然想要幫前輩R,但是碎片不夠呀!前幾天,好不容易才幫艾伯R了,因為是說好的。)

 


 

【UL】與大小姐 ─Dessert─

 

  從餐廳巨大的窗戶,帶著高度能量的陽光灑落進來,金屬類的器具因而發出強烈刺眼的光芒。

  中央擺著長長的矩形餐桌,且鋪著純白色的餐桌布,另外,較長的兩旁有依適當距離擺放的椅子;至於,其中之一較短的邊長也擺了一張椅子,為主人之席位。這時,有一名小女孩坐在那裡,她的面前擺著份量適當的精緻餐點。

  她面無表情、中規中矩的用餐──標準的用餐禮儀,乃是教育的成果。

  不過,如果換個角度來看,她也就像個人偶娃娃,只能任人擺布。

  餐桌上僅有她一人在用餐,其他位子空蕩蕩的,因為這棟宅子沒有其他人,除了現在站在她旁邊的男子;無聲的陽光、寬敞的空間、廣大的桌面、一人的餐點以及用餐的聲音,所有的一切皆突顯出這份閑靜的孤獨。

 

  突然間,她放下手中的刀叉,並將雙手至於膝上;抿著嘴唇,直盯著盤中餐點,像是一般孩童在鬧脾氣的樣子。

  一直靜靜待在旁邊服侍她的男子,輕聲詢問:「您怎麼了?餐點不合您的胃口嗎?」

  「布勞,我可不可以不要『進食』?」

  依然瞅著食用到一半的餐點,她並未看著被她喚為「布勞」的男子。

  沉默半晌,布勞似乎在思考該如何回答,而後說出他歸納出較為恰當的答覆。

  「……不行,您雖不必攝取太多食物,但仍需補充最低限度的營養。」

  聞言,小女孩的視線漸漸被霧氣給模糊,翠綠的眸子閃爍著,雙手緊抓著紅裙。

  「唔──但是……」

 

 

※ ※ ※ ※ ※

 

  與刀劍閃著相似銀光的叉子把蛋糕分出一小塊,那份俐落猶如任務時他的劍劃開野獸們的身體,接著尖端刺穿蛋糕表面,沒入柔軟的深層;然後,將之送入口中並細細咀嚼,現在口中大概已充滿著蛋糕的香氣跟甜膩,而裡頭包含的果醬滲出,就像自被破壞的血管流出的鮮紅般──甜與酸,刺激著舌頭上的味細胞。

  他的動作,在你優秀的動態視力之下,彷彿按下了慢動作鍵,你沒有錯過一絲一毫。

 

  ──於你眼中的他,並不只有優雅。

 

  當牙齒將蛋糕磨碎、進行吞嚥之時,慢慢滑入食道,隨之牽動的喉結顯得格外誘人。

  將蛋糕送入口中時,嘴唇沾到了一點奶油,他抿著嘴用舌頭小幅度的將奶油除去,那稍微露出的紅舌就像在挑逗你似的;舌頭滑過的雙唇僅少許溼潤,多數還是偏乾燥的,這時的你多希望能讓那雙唇變得更加紅潤。

  原本專注於眼前甜點的他,像是聽到了你內心的渴望,他的目光轉向你。

  他,喚著你的名字。

 

  「艾依查庫?」

  戴眼鏡的軍服男子已呼喚多次,然艾依都沒有反應,他微皺起眉頭,並再次喚了艾依的名字,只是這次提高音量且使用口令式語氣。

  「艾依查庫!」

  「……唔啊!是!」基於訓練而自然對口令產生反應,只差沒有做出立正動作而已。發覺自己反應過大的艾依匆忙回道:「呃、艾伯,怎麼了嗎?」

  艾伯先是嘆了口氣,才繼續說下去。

  「……只是想問你為何一直往我這邊看罷了。」

  「嗯……這個…那個……啊!因為艾伯手中那盤蛋糕看起來比較好吃嘛!」

 

  現在是聖女之館的每日例行活動──點心時間

  此外,也是一個禮拜中的「女性限定茶會」的日子,女士們都聚集在涼亭,男士們則在平時的庭園餐桌食用甜點。

 

  無論是誰都能查覺,這是艾依臨時找的一個藉口,因此大家在心裡都在心底想著「真是個笨蛋」。

  再次嘆了口氣,艾伯相當無奈的說:「你那盤不也是從同一個蛋糕分出來的嗎?」

  「呃、哈哈哈,對耶!唔……」

  謊言被戳破,艾依顯得非常手足無措。

  無言的看著舉止怪異的艾依,艾伯沉吟半刻,忽然眼神變得銳利且朝艾依猛一瞪──已經看穿艾依的心思,所以對他發出警告。

  「是,對不起。」艾依立即道歉,彷彿一隻挨主人罵的大型犬在沮喪一般。

  短暫的小鬧劇結束之後,又回到平時的寧靜,每個人不是品嘗著美味的點心,便是跟周遭的人小聊一下。

 

  「這麼說起來,我挺驚訝艾伯先生居然那麼喜歡吃甜食呢。」

  說出這段話的人是一位書卷氣味濃厚的少年。

  「……咦?」艾伯露出疑惑的神情。

  「不只尼西這麼認為喔,我們都猜是這樣。」

  一名留有鬍子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小幅度揮著銀叉,而他的話僅讓艾伯更加疑惑。

  「因為呀,你跟里斯每當有人要翹掉『甜點』時,一個鏡片發出異樣光芒且為手中的槍開保險,另一個嘛……」

  男子話到此,往某個人的方向瞥了一眼,對方則是淺笑著並以「怎麼了嗎」作為回應,男子稍微翻了白眼,表情像是在說「還怎麼了咧」,接著繼續未說完的話。

  「另一個啊,笑著散發黑氣,手中還拿著燒紅的刀。」

  「呃、那是……」艾伯似乎陷入窘境。

  「對呀、對呀!所以囉,我們就在想到底是為什麼,才讓你們兩個『元老級』的那麼堅持點心時間。

  一名裸著上身的橙髮男子加入話題。

  「……而我們歸納出兩種因素,第一個是『喜歡吃甜食到硬逼別人也必須跟著吃的地步』,第二個是『這是出自大小姐的邀請,拒絕者死』,以上兩種。」

  面帶倦意的灰髮男子突然開口緩慢的講著,話一說完就打了個哈欠。

  留有鬍子的那名男子喝了口茶,便說:「里斯的話,不管那一種理由都不太難想像,雖然極有可能是後者。」

  「而艾伯你的話,之前大小姐一些對我們的要求跟邀請,你都是採和平理性溝通,就算還是回絕了,也沒有要動刀動槍的。」

  「啊,突然想到,里斯好像是視情況而定吧,但艾伯你都會前去阻止。」

  這時每個人都加入討論,誰在對這件事提出推論早已分不清了。

  「所以說,我們才會推測說艾伯你很喜歡吃甜點呀。」

  「這個……倒也不是特別喜歡吃……呃、這……」

  聽到大家一連串的推論,艾伯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給予答覆。

 

  「嘻嘻……」

  聽到聲音,眾人一個接著一個沉默,望向聲音源頭。

  自剛才一直沒加入話題的某個人,此時咬著叉子且身體顫抖著──他正偷偷笑著。

  「里斯先生?」

  艾伯出聲呼喚坐在他對面的里斯。

  「啊,抱歉。──艾伯,就告訴他們吧。」

  「畢竟那時候,大小姐身邊還只有我們兩個,他們不知道是正常的。」

  聽到里斯的話,艾伯思考了一下後便回說「也對」。

 

 

※ ※ ※ ※ ※

 

  與這個世界相反,此地瀰漫著濃郁的生命氣息──魔女山谷中唯一的一棟宅邸,周圍有人為修整的花草樹木,不遠處更有座涼亭。而現在,那座涼亭飄來了一股令人食指大動的味道。

 

  「我們開動吧!」

  坐在主位的小女孩這麼說著,她臉上掛著相當燦爛的笑容。

  「是。」

  「嗯。」

  兩名男子分別回應小女孩。

  當盤子裡蛋糕食用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名戴眼鏡的男子開口說話,語中帶著猶豫。

  「……不好意思,大小姐。」

  「嗯?怎麼了嗎?艾伯。」大小姐回應。

  「請問每天一定要參加這個『點心時間』嗎?」艾伯小心翼翼的說著。

  「咦?……我是希望這樣啦。嗯……難道是艾伯你不喜歡吃甜食?」

  「嗯……也不是不喜歡,只是……」

  「只是?」

  「只是每天吃有一點……『不適應』。」

  面對大小姐單純的雙眸,艾伯實在無法直接將那個字脫口而出。

  看著艾伯為難的表情,以及字句間溢出的顧慮──進退兩難的掙扎;思量過後,神色自若的大小姐給了個乾脆的答案。

  「嗯,那就這樣吧。──我尊重你的意願,畢竟我也不喜歡別人勉強我。」

  「是的,謝謝您的諒解。」

  接著,大小姐用開玩笑的口氣對艾伯說:「說不定你明天就會想念這些美味的蛋糕了呢。」

  聽到大小姐的話,艾伯似乎總算鬆了口氣,以微笑作為回覆。

  事情平靜的落幕了。

 

  在那之後過了好幾天,艾伯的確偶爾會參加點心時間,但是次數像是依循著「罪惡感」一般,兩者皆一點一點的減少,或許是逐漸「習慣這般的自在」。而始終於一旁默默觀看著的里斯,也獨自做出了結論,並決定付諸行動。

  某日,艾伯用完晚餐而打算回房。走上樓梯後再拐個彎,就能看到自己房間的門在不遠處,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然而,當要通過轉角的時候,有一個人的手臂倚在牆上,不只擋住了艾伯的去路,還差點害他直接撞上。

  「里斯先生?」語尾是疑問語氣。

  「艾伯。」

  兩人目前的距離,大約不超過一支湯匙,如此距離艾伯還不至於產生反感。里斯臉上依舊掛著平日的笑容,語調也如往常輕鬆自在,可是裡頭卻也不失認真;那對天藍色的眸子直直的映入艾伯眼中,當中的清澈令他莫名的想逃避開來。

  「艾伯你最近好像很少來吃點心喔。」

  「呃,對……」

  「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嗎?」

  「也沒什麼特別重要……」

  「那麼,多來參加幾次也無妨囉?」

  「嗯,我想是沒問題……」

  「那就這麼說定囉。」

  每當艾伯話的尾音尚未落下時,里斯都馬上接續下去,不讓對方能夠停下來思考,就如同戰鬥時絕不給對手喘息的機會。這令艾伯有些窘迫,他大概猜的到里斯想表達什麼,也能預測到會有幾種結果,只不過,要選擇哪一種比較妥當,他不知道,因為那就跟每一場戰鬥中的抉擇一樣,最重要的是,還得承擔任何例外的風險。

  看著眼前思索著什麼的艾伯,里斯也斂起微笑,貌似在想著某些事。不久之後,他呼出一口氣、垂下肩膀,姿勢改成雙手抱胸且以背靠著牆壁。

  「算了,不逗你了。」

  「咦?」

  「艾伯你啊,知道到嗎?」

  里斯娓娓道出近期他所觀察到的事。

  「我啊,總是看到這樣的大小姐。」

  「每天的點心時間,大小姐往往像在期待著什麼,而懷著『說不定』的心情。」

  「沒能達到自己所期望的事,那份失落感不用我說,你應該能想像的到。」

  「唉,我也知道你覺得每天吃甜食很膩,但是呢──」

 

  「咦──?」

  大小姐驚呼一聲,但緊接著臉上綻放出燦爛如花的笑容,因為涼亭裡艾伯跟里斯已經就定位。

  「艾伯你來吃點心了呢!」大小姐開心的合掌。

  「是的,大小姐。」

  「還以為今天能夠跟前輩獨占所有的蛋糕呢,真可惜呀。」稍微嘟起嘴,像個小孩子在耍脾氣一般,不過隨即笑著改口說:「開玩笑的!我很高興你能來喔,艾伯!」

  一面享用甜點之時,大小姐也不時跟艾伯聊天,心情十分雀躍的模樣,艾伯也會隨著話題附和;接下來,艾伯認為時機差不多時,自然而然的主動對大小姐搭話。

  「不好意思,大小姐。我能問您一件事嗎?」

  「嗯,你說吧。」

  「請問大小姐為何會那麼堅持點心時間呢?」

  「咦……?這、這個……」

  似乎沒料到艾伯會問起這件事,大小姐的神情顯得些許慌張,這也表示她確實有沒跟他們坦白的事。在她不知該如何回答時,一隻帶有溫度的大手輕輕摸著她的頭──那是里斯的手,她望向里斯,而里斯用真切、溫和的眼神看著她。

  「大小姐,雖然這對您很不好意思,但您不說清楚的話,我們是無法明白的。」

  一開始心裡升起一股遲疑不安的感覺,可是經過冷靜思考,再加上里斯所說的話,大小姐於是決定跟他們兩個坦白。

  「嗯,我知道了。──其實我也沒有想隱瞞這件事。」

  艾伯跟里斯兩人保持安靜,準備仔細聆聽大小姐接下來所要講的事。

  「你們也知道,我是母親大人──炎之聖女大人,所製造出來的人偶。」

  「我被賦予知覺感官,甚至是心智,但是……」

  「唯獨缺少了兩樣感覺,一個是痛覺,另一個則是……味覺。」

  話到此處,他們兩人皆露出驚訝的神色,並看著眼前的那些甜點,再望向大小姐。

  「嗯,我根本不知道蛋糕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雖然聞起來似乎是很美味的東西。」

  「在『準備期』時,我也一度不想進食呢。」

 

 

※ ※ ※ ※ ※

 

  「唔──但是……但是!我根本吃不出來這些東西的味道呀!」

  「大小姐……」

  那個時候,我的眼淚撲簌簌的滑落,這大概讓布勞相當為難吧。

  「唔……布勞你知道這種感覺嗎?」

  「眼睛的視覺……讓我看到食物的華美模樣。」

  「鼻子的嗅覺……讓我聞到食物的誘人香氣。」

  「然而,吃下去……卻什麼也感覺不到呀……」

  我激動的吼出自己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比一樣美麗的瓷器,在你準備碰觸到的那一瞬間,在你面前碎裂開來──美好的事物就在這須臾間,崩毀了

  或許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吧,布勞在一旁沒有任何行動。而且本來理論上,布勞是不會有任何舉動的,就這麼放任我大哭、大喊;然而,細柔的絹絲手帕擦拭著我的臉龐,我停止哭鬧,雙眼聚焦所看到的布勞依然微笑著,只是那抹微笑是苦澀的。

  當停止擦拭的時候,布勞溫柔的摸著我的頭,輕柔的對我說著:「並不是嘗不出味道喔。」

  「一個人吃飯可以體會到,食物基礎的美味或是其他種種;但是呢,很多人一起在同一張餐桌吃飯,那又會為食物添加另一種味道喔。」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將來這間屋子會有其他人住進來。

  「那個時候,大小姐就能在食物中體會到──快樂、溫馨跟認同感等等。」

  「所以,並不是沒意義的。」

 

  自那以後,我偶爾會問布勞關於味道的問題。

  「吶,布勞。這個的味道是怎麼樣的感覺?」

  正在清洗碗盤的布勞,看到我手中拿著的是一個綠色長形的蔬菜,而它的表皮有許多突起的瘤狀物,布勞想了一下而後給我答覆。

  「我想應該跟『有苦說不出』的『苦』是相似的。」

  「有苦說不出?是指?」

  「像是內心感到煎熬,或是艱困、難受的心情。吃下去的時候,可是會露出這種表情喔。」

  「哈哈……看起來真的很有那種感覺呢!」

  布勞感覺是想逗我笑,因此做出誇張的苦澀表情,我那時也真的笑出來了。

 

  某一次的點心時間,我也問了布勞──甜味是什麼感覺;布勞也跟往常般的回答我。

 

  那之後的另一次點心時間,我拼命吃著那些甜點,一份接著一份,就算再痛苦也不打算停止,我像著了魔似的。查覺我的情況怪異,布勞抓住我拿著叉子的右手,我才被迫停止這個行為。

  「您在做什麼啊!大……」

  「唔……我……我、我吃不出幸福的味道呀……」

  「咦……」

 

  ──嗯……應該是「幸福的味道」吧。

  ──普遍上,都是以「甜蜜」來形容幸福,雖然有時會參雜其他味道,但甜味很少缺席。

  ──而且,一般女孩子都還挺喜歡吃甜食的。

  ──吃下去的時候啊,嘴角會自然的揚起,是幸福的笑喔。

 

  我的理由讓布勞愣住了,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因為他也不知道答案。

  不知道,身為人偶的我,我的幸福到底是什麼?

 

  最後,布勞他只是緊緊抱著我,而我在他懷裡嚎啕大哭。

 

  「我那時查覺到,自己跟故事中的瑪莉一樣。」

  「瑪莉?」

  艾伯和里斯異口同聲,說出自己的疑惑。

  「你們沒聽過嗎?」

 

  瑪莉從一出生便待在「黑白屋」中,且從不外出。而黑白屋中除了黑白灰三色以外,完全沒有其他色彩(特別是紅色)。瑪莉的知識方面由一台黑白電視所教導;此外,關於心靈方面的所有知識皆由這台電視賦予。因此,瑪莉所具備的物理知識可以讓她完全理解人看到紅光的時的心靈狀態。

  某天,讓學成的瑪莉首次走出黑白屋,當她第一眼看見紅色時,將會得到一個全新的體驗──令她明白紅色原來是這個樣子。

 

  「瑪莉雖然吸收了各種物理知識,也接受了心靈相關的知識教育,卻仍無法完全了解心靈,所以這樣的經驗才讓她感到新穎。」

  「就如同我從布勞那裡得知關於味道的感受,可是我永遠無法知道『甜』的感覺。」

  「不過呢……」

  大小姐伸出手摸著艾伯的臉頰,但是艾伯所感受到的,僅有精密陶瓷的細膩,以及冰冷

 

  ──不過呢,你們跟我不一樣。

  ──艾伯、前輩還有那素未謀面的夥伴,你們都還能夠品嘗的出「甜」。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把握。

  ──這個機會。

 

 

※ ※ ※ ※ ※

 

  「最後大小姐還講了……」

  眾人聽了漫長的經過,屏氣凝神的等待大小姐最後的那句話,而艾伯跟里斯兩人頗有默契的共同說出那句話。

  『而且說不定,看到你們幸福模樣,我也會跟著幸福起來了呢。』

  也不用他們多費口舌,因為眾人都能想像大小姐是以什麼表情、語氣來說這句話──平時的微笑,搭配半開玩笑的口吻。對他們而言,那句話猶如大小姐親口所講一般,猶如他們親身經歷一般,傳進他們耳中,傳到他們大腦,傳到他們心坎。

  或許現在他們心裡有些沉重,可也確實醞釀著什麼,想著大小姐的話語,想著話語隱藏的含意,想著自己未知的過往,想著來到這個世界的自己,想著將來可能的抉擇,想著……。

  「啊啊,看來以後不能隨便缺席了呢。」留有鬍子的男子邊叼著叉子邊說著。

  「這些甜點也必須好好用心品嘗呢。」

  「……對呀。」

  「說得沒錯,要是誰想翹掉這個活動,就必須好好『問候』呢。」

  附和聲此起彼落──所有人達成共識。

  「喔喔──連艾依查庫都相當感動嗎?」

  艾依以相當驚人的氣勢吃著蛋糕,而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接著,點心時間在大家的笑鬧間結束了。

 

  無論是男士們還是女士們,所有人都準備回到屋內。

  此時,最為嬌小的身影,開口叫住了某個人。

  「吶,艾伯。」

  「是?」

  「今天的蛋糕吃起來如何?」

  「是的。非常美味,有一種幸福的味道。」

  「這樣啊。」

  兩人的臉上都掛著一抹微笑。

  像是受到感染似的,聽到這段對話的人,也都笑了。

 

 

【後記】

 

  喔喔──我終於寫完了(感動)(←似曾相識)

  不好意思,讓大家看了更多字(鞠躬)

  根據我自己對上一篇的檢討,

  發覺自己一些橋段描繪的都沒有很深刻,所以我這次努力改善這一點。

  (謎:改天做事後檢討時,七八成又會發覺自己重蹈覆轍。K.S.:咦?!)

  我已經打算寫第四篇短文了,

  因此裡面也已經埋了第四篇的關鍵字。

  相信應該有人早就發覺了,

  埋在第一篇的關鍵字是「味覺」,第二篇則是「甜點」。

  大概還會有第五篇吧(乾脆改成短篇連載好了)(被打)

 

  那麼,來談談故事內容吧(泡茶)

 

  關於裡面的隱喻,以及我所想表達的,不知道有沒有準確的讓大家知道。

  因為我是那種表達有一點點迂迴的傢伙,

  除非別人直接殺過來(不對!),不然不會完全老實說出來的類型。

  故事內容雖然我是希望見仁見智啦,

  但還是稍微簡單講一下好了。

 

  因為在一般人的認知中,

  大概會用味道形容人生所遭遇的事,

  也有「品嘗人生」這樣的說法,

  這就是我挑選「味覺」的理由。

  而甜味應該仍普遍拿來代表幸福吧?

  像是「甜蜜的負荷」之類的。

  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所認為的「幸福的味道」,

  只不過,

  我從中挑選一種一般大眾普遍會接受的說法。

  (總不能全部的組合都寫進去吧?文章會爆掉的!)

  (雖然我自身的確很喜歡吃甜食ˇ)(沒人問你)

 

  這次換前輩作點醒別人的角色呢-w-

  默默的看著兩人,

  但是每天陪伴大小姐吃點心的他,

  發覺到了大小姐似乎有堅持的理由,

  才去攔下艾伯、跟他好好talk一下。

  而艾伯也接受了前輩的提議。

 

  關於大小姐說的那個故事,我想有的人可能知道吧,就是那個「瑪莉黑白屋論證」。

  因為我這學期修的兩門課剛好都有提到人工智慧,

  所以,才會對大小姐的故事特別感興趣。

  構想,故事應該寫得很清楚了(大概吧)(被打)

 

  然後,作為開頭的「艾依的妄想」嘛……(思考)

  幕後 1-2.jpg  

 

  【幕後花絮:事實?】

   幕後 2-2.jpg  

 

  最後,謝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