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為按前一篇〈我的決心〉文末所寫的「閃閃版本」。

 因此,也算是「連隊中心」。

 因為沒有看過R卡,所以很多東西都是我自己腦補的。

 不過,也是多虧了大家的同人作品,才能知道連隊時期的大略架構。

 大略架構以外的,就只能靠我自己想像了。

 角色個性也只能靠野性的直覺(?)去妄想(?)了。

 所以可能會BUG連連,這點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還有,文筆不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UL】幸福拼圖

 

  幾個月之後,一個傳令兵到我們的辦公室。

 

  他講了什麼,我好像沒聽見

  我只知道,我揪住傳令兵的衣領,並朝他大吼。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唔呃、E……E中隊全員下落不明!以、以上!」傳令兵講話斷斷續續的。

  「怎麼會……」我喃喃自語起來,此刻,腦中浮現一些訊息。

 

  前幾個禮拜,前輩出任務去了,他用平常的笑容向我們說再見。

  我跟伯恩目送他離開,我還大聲的祝福他能凱旋歸來

 

  不久,我又再一次對傳令兵大吼。

  「那麼,前輩呢?里斯前輩呢?快說啊!」

  「E……E、E中隊全員下落不明!以……唔啊!」

  傳令兵只是再次重複了那句話,但是這個我已經知道了──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手自動將傳令兵向自己拉近,因為他大概沒有聽清楚我的問題,我這次近距離的問他。

  「就跟你說!前輩呢?里斯前輩怎麼了?快說啊!快說!」

  「唔……呃、E中……」

  「我不是要聽這個!我想知道前輩他……前輩他怎麼了?所以……」

  伯恩大力的抓住我的手,迫使我放開對方的衣領,又抓住我的肩膀向後拉。

  「冷靜點,弗雷。」伯恩好像是這麼說的。

  不要阻止我啊,伯恩。因為他還沒有告訴我前輩怎麼了,所以別拉住我。

  「你快說啊!前輩他到……」

  「鬧夠了沒啊?弗雷特里西!」

  一股強大的力道把我壓下來,一句話突然把我打醒。

  我稍微瞥到伯恩的表情,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在一般人眼裡──我非常清楚,伯恩現在的情緒和我一樣,激動、難受、抓狂、哀傷、痛苦……所有代表情感的字眼,複雜的攪和在一起。儘管如此,伯恩還是努力的忍住了,我……也應該接受這個事實了。

  冷靜下來的瞬間,我的力氣像是被抽走般,跪在地上,我口中仍念著,那沉重的事實。

  「前輩他……怎麼會……」

  「E中隊──是幾個禮拜前,前輩帶的隊伍啊……」

 

  今天,伯恩沒了往常的冷靜,卻也沒露出一絲激動。

  今天,是我們這對雙胞胎最為相像的時候。

 

  在這之後,我好像恍神了很久,我好像在隊裡閒逛了很久,對很多事情的記憶都很模糊;現在仔細一看周遭的景色,非常熟悉──啊,這是的房間裡。

  我坐在乾淨整齊的新床單上,剛才好像思考著某個問題。

  環顧了這個房間,既熟悉又陌生。

  即便如此,仍然有好多、好多、好多……的回憶湧出,還記得以前常常硬拉著伯恩來這裡串門子,沒敲門就直接闖進去,看到了許多不一樣的你──像是在保養裝備的你,非常講究而專注;像是在換衣服的你,不知該不該生氣而無語;像是在睡覺的你,被打擾而面露不悅。

  有時候,晚上過去的話還會拉你跟伯恩一起閒聊。

  會出現兩種情況,第一種是我先睡著了,伯恩就會把我扛回房間;第二種是伯恩不小心先睡著了,我就會任性的要跟伯恩睡在這裡,這時你都只能無奈的從櫃子拿出另一條棉被,自己睡在地板上,不過,要是伯恩有中途醒來,他會把你搬到床上,自己去睡地板,然後早上醒來之後,我都會被伯恩狠狠念一頓。

  這些事情都不能再做了呢,原因並不是伯恩生氣、還是你生氣,更不是我醒悟了,而是因為……

 

  ──里斯前輩,戰死了。

 

  我們三個常常聚在一起,因為我們交情很好,雖然我偶爾會跟你拌嘴。但是,有一天你跟伯恩居然吵架了,還差點打起來,而且起頭的似乎是伯恩──這是件奇怪的事,那時我去問伯恩,伯恩都只說沒什麼,態度也很奇怪。

  後來,偶然在迴廊遇到你,我跟你提起這件事。

  「聽說前輩跟伯恩吵架了,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伯恩開頭的嗎?」

  「沒什麼,只是意見不合而已,後來也解決了。」

  你只是笑著這麼說。

  「真的嗎?我跟你吵架是常態,但前輩你跟伯恩很少起衝突,如果真的吵架的話,應該是很嚴重的……」

  在我還沒說完,就被其他人打斷了:「喂!弗雷!集合時間要到了喔!」

  「好──我馬上過去!……總之,真的沒問題了嗎?」

  「是、是、是,不用擔心啦,弗雷。事情已經解決了,我跟伯恩早就和好了,你放心吧。」

  「……好吧,我就不再追問了。那我去集合了。」

  話一說完,我便打算要轉身離去,而你在這個時候叫住了我。

  「吶,弗雷。我拜託你一件事,好嗎?」

  「什麼事?」

  不遠處呼喊著我的聲音,跟你的聲音重疊在一起,就算這樣,那句話我大概永遠不會忘記──那時的我儘管不明就裡,還是答應了你。

  接著,我跑過去跟那些人會合的時候,你又說了一句話。

  「你們這對兄弟還真像啊。」

  不知為何,你的語調帶著濃厚的感嘆意味,我因此回頭,看見你的臉上依然掛著一抹淺笑。

  那時的我感到疑惑,可也沒有特別去追究。

 

  ──難道說,你早就知道你會死嗎?

  ──什麼都沒有且相當整齊的房間,你出發前整理的。

  ──好好的保護伯恩哈德,你拜託我的。

  ──所以,出發前、你才會說「さよなら」,對嗎?……里斯前輩。

 

  每一次出任務,我都努力的除去那些怪物,為的是能夠讓更多人活下來;在臨時會議上,我會如此反對那項提議,為的是不讓他們提早去送死──因為在戰場上,一旦成為整支隊伍的累贅,就極有可能會被捨棄

  到底是為什麼呢?原本握在手中,由每個人組成的、名為「幸福」的拼圖,一片一片的從指縫掉出來,可是……可是,我明明已經努力的抓住了啊。

  那、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是沒辦法保住所有的拼圖?

 

  我抬頭望向窗外。

  你的東西一件也沒留下來,對於這件事,真不知道該說你過分、還是溫柔。

  不過,你大概也沒想到吧──這片青空,跟你的眼睛是一樣的顏色。

  雖然世間萬物有著多采多姿的顏色,不管是什麼顏色似乎都很理所當然,然而「藍色」套在生物上,往往會顯得突兀,所以,某些文化上,藍色會帶有神秘的意味。但是,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認為藍色是生命的自然色彩,因為天空跟大海都是藍色的,特別是天空,跟你非常的像。

  曾經聽說過,我們居住的這塊土地,其實是被天空保護著,讓我們免受一些名字奇怪的東西侵襲。

  那就跟你一樣,包容著、保護著我們。

 

  伯恩他,失去冷靜卻仍沒有過多的表示。

  那是他想讓你放心的證明,也是他自身對你的許諾。

 

  我,弗雷特里西,在這裡,在窗外的藍天見證之下,為你找回一絲冷靜。

  這是我想讓你放心的證明,也是我自身對你的許諾。

 

  ──雖然不知道前輩的理由。

  ──可是,我不會再繼續鬧脾氣了。

  ──不光是對你的承諾。

  ──而是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塊拼圖了。

 

 

─完─

 

【後記】

 

  寫完之後,發覺一件事。

  我果然跟閃閃的波長比較沒那麼合,雖然大概是因為我沒有好好仔細想過的關係吧(被打)

  當然,也是我自己刻意想採差不多的結構,才導致文章比較不順。

 

  文章前半部,也就是對話的部分──儘管是一樣的對話,可是從不同人的角度來描述,會有不一樣的效果。

  此外,除了延續一些點跟隱喻外,還有再新埋入一些新的點,希望有清楚的讓大家知道。

  這篇的內容方面,是想加強閃閃決心的部分,所以有看過之前那篇的話,應該很容易了解。

  閃閃雖然會非常衝動,但並不表示他沒有沉穩的部分。

  所以,前輩才會拜託他那件事,且希望他們兄弟能夠互相補足對方缺失的部分。

 

  前一篇,伯恩說的相像是,他們的神情外表。

  這一篇,閃閃說的相像是,他們的內在激動。

 

  另外,補充上一篇忘記提的事。

  其實,我覺得他們這對兄弟有一個共通特質,就是「正直」。

  或許,是受伯恩先生「執法者」稱號的影響吧。

  (也有部分是自己出於野性的直覺(←?))

  伯恩先生在上一篇會決定繼續追查,我認為就是他本身很正直的關係。

  而閃閃平時的言詞中,應該很容易發現這項特質,我覺得啦。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