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是「犬眼鏡」。

 夏天似乎就該說鬼故事呢-w-

 角色個性是依野性的直覺(?)去妄想(?)的。

 文章有一點點長,請耐心食用。

 還有,文筆不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UL】夜間學校的不思議

 

  吶,你們知道嗎?這間學校的五大不可思議。

 

  第一個不可思議是,有時候會在學校聽見不屬於任何人的說話聲。

  第二個不可思議是,有時候晚上會在學校看見不明的火光。

  第三個不可思議是,學校的鏡子,或是能映出形貌的玻璃,有時候會看見不存在的人影。

  第四個不可思議是,走在夜晚的校舍裡,有時候會聽見背後有個腳步聲,但當你回頭後,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而第五個……」

  「好了!要開始上課囉!大家快回到座位上吧!」

  「是──」複數個稚嫩的聲音重疊。

  上課鈴聲早已結束,老師也已準時來到教室,並要學生們趕緊回座。因此,原本聚集在教室一隅講鬼故事的學生們,也一哄而散──有人覺得掃興,因為聽得正起勁卻被打斷;有人覺得慶幸,因為聽到很害怕。

  甚至,還有一個「人」覺得很有趣,而小聲的笑了出來,只不過,正在上課的所有人都沒注意到。

 

 

※ ※ ※ ※ ※

 

  「今天早上布列依斯講的鬼故事好可怕喔。」

  一個金髮藍眼的男孩一面把背上的書包放到地上,一面跟身旁在書桌翻東西的黑髮男孩說話。

  「會嗎?那種怪談通常都大同小異,沒什麼好怕的。」推了一下鏡框後,黑髮男孩如此回答;同時,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他對這件事的感想只有「無趣」兩個字而已。

  「可是……」

  「好了,艾依查庫。別再說那些了,快來寫作業吧。」

  將手中的書放在小茶几上,接著黑髮男孩跪坐下來,又催促了金髮男孩一次。

  「快坐下來吧。你不是說,伯恩哈德老師出的習題不會寫,不是嗎?」

  「啊!對了,差點忘了!要是這次月考成績再不理想,會影響下一次分班的!」金髮男孩慌張的說著,趕緊坐到黑髮男孩對面。

 

  那位黑髮並戴著眼鏡的男孩,名為「艾伯李斯特」,是某知名企業的孩子;而那位金髮藍眼的男孩,名為「艾依查庫」,是艾伯家公司員工的孩子。當初,艾伯的家長恰巧得知艾依的家長也有個年紀相仿孩子,便提議安排他們兩個孩子認識,好有個玩伴──尚年幼的兩人於這因緣際會之下,成了相當要好的朋友,也因此造成他們倆任性要求家長讓他們讀同一所學校。

  面對兩個孩子胡鬧般的要求,家長們當然會立即反對;然而,如果是艾依的話還好處理,最讓他們頭痛的是艾伯。雖然艾伯平時是個明理沉穩的孩子,但是一旦決定某件事就會堅持到底。無奈的家長們協議的結果是,讓艾依進入艾伯將要讀的私立小學,由於有大半部分是艾伯慫恿的關係,因此,艾伯的家長決定負擔一部分的學費,這點讓艾依的家長深深感到不好意思。

  他們所就讀的是,名為「影學園」的私立學校;那所學校同時包含了小學部、中學部跟高中部。另外,校方對於學生課業方面有嚴格的要求,也因而採「能力分班制」。小學部會在二年級升三年級時、四年級升五年級時會重新分班,中學部跟高中部都是一年級升二年級時重新分班。

  學校繁重的課業常令艾依吃不消,而艾伯也會盡力的教艾依,因為艾伯他也明白這是自己的責任。

  兩人常常在晚餐後,輪流到對方的家寫作業。

 

  「咦……?」艾依正在翻書包。

  「怎麼了嗎?艾依查庫。」

  突然將書包中的物品全倒出來,艾依手忙腳亂的確認每一本書,接著僵在原地,用帶點哭音的聲音說道。

  「完蛋了……我好像把作業忘在學校了。」

  聞言,艾伯沉默不語,房間氣氛似乎也瞬間冷了下來。

  「裡面還有老師特別為我出的習題,要是不在作業上維持一定分數,肯定會影響總成績啊……嗚……怎麼辦?艾伯……」

  看見好友快哭出來的臉,原本要念對方一頓的艾伯無奈的打消念頭,輕輕的嘆了口氣。

  「唉……真拿你沒辦法。」艾伯站起身子,並說:「走吧,去學校。」

  「學校……可是現在晚上了耶……」

  「那又怎樣?」艾伯不在乎的說。

  「白天的鬼故事……」

  「真受不了你!難道你想被分到不同班嗎?」

 

 

※ ※ ※ ※ ※

 

  將近墨色的天空,無法與荒郊野地的滿天星辰比擬,僅有兩、三顆得以直接觀看的閃亮,平日高掛於天的明鏡也不見蹤影。跟白天截然不同,此處彷彿是魔女神祕的家園──那披上暗色的校園彌漫著夜晚的誘人氣味,不自覺的受到影響而勾起好奇心,以至於讓天真的小動物妄想一探究竟。

  空無一人的走廊,缺乏生命氣息而令一切顯得冰冷,時間宛如靜止一般,周遭充斥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靜,就算是相當細微的聲響,都變得格外刺耳。

  這時有兩個不小心踏入禁地的「小動物」──艾伯與艾依。由於學校晚上會關閉大部分的電源,校舍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所以他們拿著手電筒走在漆黑的走廊上,其步伐速度不快也不慢;其中,艾依非常害怕而緊抓著艾伯的衣袖,與之相反,艾伯則是十分鎮定的走在前面。

  毫無預警的,艾伯突然停了下來,但馬上又繼續前進了;過沒多久又停了下來,然而這次是兩人頗有默契的同時止住腳步。

  「艾依查庫,你也聽到了……嗎?」

  「……嗯,艾伯也……?」

  頓時,兩人背脊發涼,僵硬的回過頭──不容一絲人影的夜色盤據整條走廊。

 

  躂躂……

 

  不知名的跫音再次出現,距離愈來愈近,也讓他們愈來愈害怕。此時黑暗中,冒出了一個不規則的亮點,導致名為「恐懼」的寒意流竄他們全身,而這份寒意宛如凍住了整個個體、系統、器官和組織,甚至每一個細胞──他們只能僵在原地且微微的顫抖著。

  眼看那聲音來源離他們愈來愈近,艾伯勉強壓下懼怕感,又瞥了身旁的艾依一眼,稍微思考後便趕緊拉著艾依逃跑。

  持續的在走廊上奔跑,身後的腳步聲似乎仍緊跟著,接下來,他們彎過轉角後,迅速的鑽進其中一間教室──兩人跌坐在地上,背倚靠著牆壁大口喘氣。

  「應、應該甩……甩掉了吧?」

  「不、不知道……」

 

  「你們……」

  一個陌生的聲音闖入他們倆耳中。

  心跳彷彿停頓了一下,以為是那不知名的物體跟來了。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名男子,他正站在講桌前,校園中少數的路燈光芒,細細的描繪出他的完整,以及正常的外貌──他們也因此鬆了口氣。

  「……你是誰?」

  迅速恢復冷靜的艾伯率先發問,並保持警戒。

  「噢……你們沒上過我的課,大概不知道我吧。」

  「你的課?你……是老師?」艾伯語氣中含有質疑的成分。

  「沒錯。我是自然科的老師,里斯。我才想問你們怎麼還在學校?都這麼晚了,很危險喔。」自稱是學校老師的男子──里斯,雙手插腰,稍微低下身子,儼然一副老師訓話的模樣。

  「我們是來學校拿東西的。」

  「把作業忘在學校了嗎?」

  如此難以啟齒的原因立即被猜中,一旁的艾依感到難為情而垂下頭。

  「沒錯。」艾伯代艾依答覆。

  「這樣呀。那……我陪你們去吧,以免你們發生危險。」思量之後,里斯便這麼回答。

 

 

※ ※ ※ ※ ※

 

  於里斯的陪同之下,他們安心且順利的抵達了教室,途中再也沒遇到任何奇怪的現象。

  「太好了!找到了!這樣就能跟艾伯同班!」

  翻了翻後,從抽屜拿出一本作業簿,艾依傻呼呼的笑了出來,一掃剛剛鬱悶、恐懼的負面情緒。艾伯只是平靜的在一旁提醒他別再把作業忘在學校了,但他的嘴角也有微微揚起。里斯好奇的看了一下艾依手中的簿子,而後露出一抹淺笑。

  「數學呀,我記得……你們是伯恩帶的班級吧?」

  「嗯,對呀。」兩人邊點頭邊回應。

  「他很嚴厲,對不對?不過那也只是表面上,其實他人還不錯喔。」

  「咦……才不呢,伯恩哈德老師超恐怖的!」艾依立即反駁。

  「哈哈……伯恩他啊,只是不太會表達而已。他幫你補習和出習題,就是希望你能進步。而且,他私下有稱讚過你喔。」

  「咦……」艾依面露疑惑,並帶點驚訝。

  「雖然笨,但是肯好好努力,是個好孩子──他是這麼說的。還有你,艾伯。」

  那雙與一般孩童無異的單純眼眸,將艾伯略感訝異的心情洩漏出來,當然,這些里斯都看在眼裡,所以伸出手輕輕摸著艾伯的頭,他臉上的那抹笑容,既溫柔又寵溺。

  「他啊,曾說過你資質優異,又願意腳踏實地的努力,雖然偶爾有些急躁,不過將來一定能有一番作為。」

  聽完里斯的話,艾伯似乎有點害臊而略微低下頭來。

 

  ──鏘噹!

 

  一聲奇怪的巨響,驅散了他們之間和樂的氣氛。

  恐懼的情緒再一次找上艾伯與艾依,感到莫名其妙的里斯表示自己過去看看,並要他們兩人暫時先待在這裡。然而,過了一段時間,里斯都沒有回來,他們因此愈發害怕,好像不安纏繞著他們的心臟似的,令他們有些喘不過氣。

  就在此時,腳步聲又出現了──也許是里斯回來了,但也許是那傳言中的不明之物。

  兩個人瑟縮在牆角,又不敢直接盯著窗戶看──第三個不可思議的緣故,因此不是緊盯著地板,就是閉上眼睛。

  「沒、沒問題的……艾、艾依查庫……」

  艾伯顫抖的說著,他的右手緊握著艾依的左手。

  聽見艾伯安撫的話語,艾依慢慢睜開剛才緊閉的雙眼,而他眼中所見的是,盯著地板看的艾伯,不僅是握著他的手,連身體都明顯的在發抖,此外,艾伯手心的溫度相當冰冷,同時金色的眼眸正動搖著──這讓艾依察覺一件事。

  事實上,進入校園之後,覺得害怕的人並不只有他而已,艾伯心裡也有些許的害怕,可是為了讓他能夠安心,艾伯卻仍硬是壓下那份恐懼;儘管現在處於這樣的時刻,艾伯依然在平撫他的情緒,明明已隱藏不住心中的恐懼。

  此時,艾依第一次那麼討厭自己,因為自己只會依賴艾伯,於是他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心。

 

  ──那麼、這次就換我來保護艾伯了!

 

  教室拉門突然刷的一聲被打開,艾依迅速的拿起附近的椅子,一面奮力揮著,一面大聲喊著。

  「走開!走開!走開──我、我不會讓你傷害艾伯的!」

  「唔啊……」

  正當艾依打算把椅子丟出去的時候,艾伯連忙從後面用力的架住他,並要他冷靜下來。

  「唔、艾依查庫!你看清楚!咿──艾依查庫!」

  剛剛艾依滿腦子只想保護艾伯,完全沒注意來者是誰,現在似乎終於將艾伯的話聽進去;情緒緩和下來的艾依慢慢放下手中的椅子,這才仔細觀察對方的輪廓長相。

 

  「咦……弗雷特里西老師?」

 

 

※ ※ ※ ※ ※

 

  「所以說,你們是為了拿東西才來學校?」

  一邊向艾伯跟艾依問話,一邊將兩杯溫開水依序遞給他們,那是方才發現他們倆,並將兩人帶至教職員辦公室的老師──弗雷特里西。另外,在弗雷身後還有一名老師,雖說是面無表情,但仍散發出些微凝重的壓迫感,他正是那兩人的導師,兼數學的授課教師──伯恩哈德。

  「……是的。」兩人同時答覆。

  「是作業嗎?」

  再次被人猜中,加上弗雷還是看著艾依問的,使得艾依感到相當不好意思,而聲如蚊蚋的承認。

  弗雷看著艾依手中的作業簿,上頭又大大的標示著「數學」兩個字,再考慮到艾依本身的狀況,同情感油然而生;不過,根據自己身為教師的職責範圍,以及後方的視線,他還是必須好好唸唸他們兩個。

  「咳、對於作業的執著固然值得讚許,但晚上跑來學校是很危險的事,要是遇到壞人怎麼辦?」

  「是的,真的非常抱歉。我們不會再犯了。」

  「嗯、嗯,明白了就好。」

  「不過,老師你們為什麼還在學校呢?」

  面對艾伯的提問,弗雷的答案則是,由於他們這次有負責一些高中部的課程,所以才留下來跟其他老師們開會;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們男老師偶爾會留下來跟警衛一起巡視校園,畢竟近期有些竊賊專以公共設施或是學校設施為目標。

  「那、那麼,老師們都沒遇到嗎?」艾依吞吞吐吐的說著。

  「遇到什麼?」

  「就是學校的五大不可思議呀。」

  艾伯跟艾依兩人開始說明早上聽的傳言──據說會在鏡子或玻璃上看到不存在的影子,還有走廊上會出現不該有的腳步聲,這些都是因為鬼怪在學校徘徊,為的是尋找美味的祭品,而突然冒出的鬼火則為「歡迎」的象徵。

  「……嗯,這樣呀。」

  聽完他們倆的話,弗雷露出困擾的表情,難得用很沉重、嚴肅的口吻說話。

  「那個……你們聽著,接下來我說的話,盡量別跟其他人說喔。」

  「咦……喔,好的。」

  態度上的大轉變,也讓艾伯跟艾依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兩人深呼吸以迎接弗雷將要說的事。

  「其實……那個鬼火……」

  「那個鬼火……?」

  「那個鬼火……其實是學校某些男老師為了抽菸而到走廊上的緣故。」

  「……咦?什……」

  「畢竟在學校這種地方抽菸不太好,傳出去很有可能會影響校譽,所以……哈哈……」

  「呃……該不會……」稍微愣了一下後,艾伯小心翼翼的吐出幾個字。

  「嗯……艾伯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猜到接下來我要說的了。」

  第二個不可思議的鬼火,事實上是男老師抽菸時打火機的火光,遠處忽暗忽明的火光則是吸菸時的現象。此外,第一、第三和第四個不可思議,據弗雷的說法,是某些老師在學校走動的關係,如果只是稍微離開一下就不會帶手電筒,也有的老師在巡視時,會藉著月色來享受一下氣氛,因此暫時不用手電筒;再加上當初學校在建造的時候,為了配合理事長的要求──某些風水跟藝術設計,構造方面會比較特殊,玻璃上會反射出某些類似死角的地方,聲音傳遞方面亦受影響。

  剛才艾伯跟艾依在走廊上看到的,正是某個偷溜出來抽菸的老師,另一個老師恰巧找那位老師有事──腳步聲產生;兩位老師也因此注意到他們兩個偷跑進來學校,吸菸的那位老師負責通知其他老師,另一位原本應該先前去照料他們,但是艾伯跟艾依卻逃跑了。

  「──所以,他也只好跟上你們。他……嗯,似乎有點生氣呢。」弗雷尷尬的笑著。

  「唔……不會是……」兩人不約而同的冒出同樣的念頭。

  「……嗯,跟在你們後面的是伯恩。」

  三人緩緩將目光放到伯恩身上,他正用凌厲的眼神瞅著艾伯跟艾依。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啦,伯恩。」

 

  接下來,弗雷拜託其他老師送他們兩人回去,而正要送他們到校門口之時,艾伯拜託了弗雷一件事。

 

  ──請問能夠拜託老師幫我們跟里斯老師說聲謝謝嗎?

  ──咦?你們有遇到里斯前輩啊?

  ──嗯,我們中途有遇到,他怕我們發生危險,還陪我們到教室。

  ──哈哈,還真像前輩的作風!好,我知道了,我會跟他說的。

 

  在老師護送下回到家的兩人,理所當然的受到家長嚴厲的責罵。

  此外,夜晚的帷幕也漸漸被拉起了。

 

 

※ ※ ※ ※ ※

 

  經過昨夜的折騰,黎明隨著和煦的光一起降臨,萬物從沉睡中甦醒,一點一點的活絡起來。

  通往學校的路上已有許許多多的人,當中有輛轎車停了下來,下車的是位黑髮男孩──艾伯李斯特,他向前方的金髮男孩打招呼,並走到他旁邊,貌似是想一起走到學校。

  「早安,艾依查庫。」

  「啊……早啊,艾伯。昨天……沒事嗎?」

  打了個哈欠後,艾依如此問道,語氣中透露出滿滿的擔心,而艾伯蠻不在意的以「沒什麼,只是被念一頓」為回答,卻令艾依覺得相當歉疚,他便突然低頭道歉。

  「對不起!艾伯!」

  「都是因為我……都是我害的,而且昨天艾伯還一直安慰我、顧慮我。」

  「真、真的很……」

  雖然看不見艾依的神情,但對相當了解艾依的艾伯而言,是件相當易猜的事──肯定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吧。

  「唉……把頭抬起來吧,艾依查庫。」

  「可是……」

  「當初到底是我提議的,明明知道你很害怕,而我也……」

  慢慢將頭抬起來的艾依,映入他眼中的是,深深感到過意不去的艾伯,話語至此停頓了下來,不久之後,艾伯又相當含糊的說了一些話,以至於艾依聽不清楚。

  「……嗯?艾伯你剛剛說什麼?」

  「……啊啊,就是說你不用為這件事道歉啦!而且……」

  「而且!昨晚你保護我的……唔……你奮力保護我的樣子……很帥。」

  艾伯忽然大聲的說話,講到後面時音量又逐漸轉小,講完之後莫名的把臉瞥到另一邊,這時艾依發現艾伯的耳朵非常紅。

  「咦……」

  除了很難看到這樣的艾伯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艾伯所講的話,讓艾依的心情不自覺的雀躍起來──艾依他突然大力的抱住艾伯,開心的說著。

  「果然艾伯人最好了!我最喜歡艾伯了!」

  「唔啊!放開我,艾依查庫!路人都看到了,很丟臉耶!」

  兩人因而成了路人注目的焦點。

 

  教職員的辦公室被某人以「非常謹慎」的方式打開,以十分恭敬的態度進到裡面,那人正是捧著作業簿的艾依,而艾伯跟在後面,以陪伴很害怕面對數學老師的艾依。拖著沉重的步伐到目標的辦公桌,然後又以敬畏無比的方式遞出作業;對方看似平靜的收下了,翻了翻、看了看之後,啪的一聲闔上簿子。

  「是艾伯李斯特教你的?」

  像是等著對方狠狠念一頓,然結果未如自身預期,艾依一臉疑問且趕緊給予答覆。

  「……啊!對!是艾伯教我的!但是,因為時間不夠只有前幾頁……後幾頁的話……」

  「嗯,看得出來──後幾頁的算式很亂。」

  緊張的吞了口水,艾依拼命做心理準備來迎接對方的評論。

  「不過,寫得還不錯。」

  「咦……?」

  「看的出來你很努力。」

  對方突如其來的話語,當中又帶點讚許、鼓勵的意謂,兩人都相當吃驚,所以抬起頭望著對方。

  艾伯跟艾依兩人睜大眼睛,驚訝到說不出話來,因為眼前所見更令他們意外、難以相信。

 

  ──伯恩哈德老師笑了。

  ──儘管只是淺淺的微笑,可是確實笑了。

 

  於回教室的途中,甚至進教室且回到座位上後,艾伯跟艾依仍然對這件事耿耿於懷,一直頻頻討論。

  同一時刻,某個人不知道是從何聽來,得知了兩人昨晚有來學校,因而好奇的問他們是否有遭遇到什麼,其他人也跟著聚集過來,所問的問題絕對不離那些怪談。艾依感到窘困,因為已經跟弗雷約好不說出去了;艾伯則是些微不耐煩的回答他們,但也沒透露太多,僅點到為止──足以讓他人了解的程度。

  「咦──所以,那些都是假的喔?」

  「什麼嘛!真無趣呀!」

  「沒錯,那只是誤會罷了。這些話題就到此結束吧。」

  為了就此結束話題,艾伯下了結語。

  「對了……這麼說來,第五個不可思議到底是什麼呀?」

  有個人想到昨天講到一半的內容,轉而問當初提起這件事的人──布列依斯。布列走到自己的位子,自抽屜拿出一份資料,邊說邊翻著,接著他將某頁面給大家看。

 

  ──第五個不可思議,就是一切的起因。

  ──如果在學校徘徊的話,就會遇到這位意外身亡的亡魂。

  ──也就是這個名為『里斯』的老師。

 

  艾伯跟艾依須臾間覺得毛了起來,因為照片中的人的確是昨天陪他們的那位里斯老師

  兩人僵硬的互相對望,不知該如何是好。

 

  「艾伯,我們昨天遇到的是……?」

  「……不知道。」

 

 

※ ※ ※ ※ ※

 

  重歸寧靜懷抱的夜晚,以及散去的人群,使得某個人感到些許落寞。倘若是有月亮陪伴的日子還好一些,然而天空卻是一片黑漆漆的,只能默默想著「橫豎,明天又會有人陪伴了」──那既是自我安慰、也是自我嘲諷。

  所在教室的門緩緩被拉開,那個人如往常般的向來者打招呼,而來者是弗雷和伯恩。

  「放心吧,里斯前輩。我已經託人送他們回家了。」弗雷笑著說。

  「嗯,我有看到。」

  「對了,艾伯還要我代他向你道謝喔。」

  「嗯,這樣呀。」

  「還請你別再出現在其他人面前了。」

  伯恩神情凝重的對里斯說,而里斯──也就是徘徊於校園的亡魂,他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

  「這次嚇到那些孩子的,可是你們喔。」

  被里斯這麼一說,伯恩跟弗雷也無話可說,畢竟事實確實如此;況且,那個時候里斯也是出於好意,才去跟艾伯與艾依搭話、顯現在他們面前。

  「……只希望他們發現前輩的事後,別有太大的反應。」弗雷祈禱著。

  「但願如此。」伯恩無奈的輕嘆了口氣。

  後來,弗雷也順便問了一下,那時的巨大聲響是什麼,里斯表示是野貓闖進來弄倒了東西。

 

  「是說,雖然理事長對於前輩嚇走小偷這點很滿意,但是……前輩還是趕快去天堂,或是什麼西方極樂世界之類的地方比較好吧?」

  「咦……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去啊。再說……」

  伯恩和弗雷只是靜靜的聽著──里斯表面上是神態自若的樣子,但是眼神中稍稍顯露出寂寞感,這讓三人之間的氛圍逐漸變得沉重,彷彿浮出了不少壓力的粒子。

  「再說呢,我很掛念學校的孩子們。」

  「當然……還有你們兩個。」

 

  ──像是伯恩你啊,多笑一點比較好。

  ──以前在學校試教的時候,就曾被說過這樣會嚇到孩子們的。

  ──還有弗雷,你在備課方面還得再用點心。

  ──不然,又會在孩子面前出糗的喔。

 

  「我啊,都有看到喔。」

 

  話至此,三人相視而笑。

  無論晝夜,學校的怪談還會繼續存在著。

 

 

─完─

 

【後記】

 

  字數比預期多了一點(茶)

  因為前幾篇的內容都比較凝重,所以才想寫篇比較歡樂的-w-

  大概比較歡樂的關係,內容也比較淺白,幾乎沒什麼隱喻或埋什麼點,而且也非常好推測。

  學校生活方面算是比較偏向日式吧(當然制度方面是我掰的),

  大概是因為長期受動漫影響,雖然也是因為不清楚西方情況的緣故。

  架構其實也沒有安排得很好,如果有疑問的話歡迎提出。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可愛的孩子的故事ˇ(?)

  (不過,大人組也有一點搶眼就是了。)

  最主要是想寫傻呼呼的艾依對艾伯說「最喜歡」三個字,還有害羞的艾伯-w-ˇ

  不過,他們真正的愛情,應該會隨著年紀增長,才漸漸產生ˇ

  順帶一提,我自己是將他們年紀設定在小學四年級啦。

 

  關於學校怪談的事,有一部分的確是前輩弄的,另一部分就只是人嚇人了。

 

  雖然也有想過其他角色延伸設定,像是關於前輩的事、理事長(?)的事。

  但是,假如真的要提及前輩的事,感覺氣氛又會變沉重,就整個不歡樂了呀。

  而且這次前輩又是……人家明明也想給前輩幸福呀!!!(激動)

  所謂的幸福是義務,因此,讓前輩幸福也是義務(誤很大!!)

  為了守護前輩的幸福,所以決定去挑戰比較感興趣的放閃文(←?)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