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如果有涉及連隊的相關事項,都是我個人設定的。

 角色個性也只能靠野性的直覺(?)去妄想(?)了。

 所以或許會有一點BUG,這點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還有,文筆不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UL】只是開始

 

  眼前是嚴酷的戰場,是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嗆人的火藥味、震耳欲聾的槍彈聲、淒厲的慘叫聲、焚燒的屍體。自己正在面對強大的怪物,必須從凡人化為與之同等的怪物,環境再怎麼令人難受也必須忍耐,死亡再怎麼令人畏懼也必須捨棄,至於是為什麼呢?很簡單,只是因為沒有時間罷了,要是有一絲失誤便會被敵人抓到空隙,必定會丟掉小命。

  屏息等待適合發動攻擊的時機,緊繃的情緒導致多處肌肉跟神經有些僵硬、遲鈍,再加上漂浮於空氣中的熱能,皮膚表面出現一層薄汗,呼吸頻率重複著被打亂、再調整兩種作業,明顯的感受到體內能量持續的被消耗著。

  在這一瞬間,神經快速將傳導電流傳出,身體快速產生反應──直覺做出判斷,就是現在。

 

  「謝謝里斯前輩的指導!」

  「嗯,不必客氣。」里斯的語氣相當有前輩器量。

  許多名男子同時對里斯大幅度的鞠躬,以感謝里斯給予他們技術上的指導,又陪他們做想像訓練

 

  在那之後的每個人無不滿身大汗,可有的人仍決定繼續留下來練習,也有的人已經準備離開了,其中里斯是屬於後者。選擇結束練習的人裡頭,幾乎絕大部分是打算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所以路線大致上很相近;然而,看到里斯卻是獨自往反方向走,這點讓他們腦中浮出問號。

  「……咦?里斯前輩不回辦公室嗎?應該還有文件要看吧?」

  「大廳……好像也不是往那裡走吧?」

  背對著所有人隨意的擺了擺手,里斯以悠閒的口吻說:「我要去換件衣服。」

 

  白天多數人都集中在辦公大樓,忙碌於各個部門間,因此,里斯一路上很少遇到其他人──腳步聲孤獨的迴盪於走廊上,每踏一步,聲音是那麼的清脆、響亮,彷彿展露出步伐聲主人一絲不苟的性格。

  建築物的庇護之下,的確抵擋了不少毒辣的陽光,比起在大太陽底下好上許多,可是室內的溫度還是有些難以忍受,里斯不時拉了拉他的領巾,抑或深深的吐口氣,心裡向上天埋怨個幾句。經過一、兩個迴廊之後,他忽然止住腳步,像是被腳下的地心引力給絆住一般;他停在其中一個交叉路口,並且望向右手邊,那是連接另一棟大樓的開放式長廊。

 

  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背影

 

  原先想出聲打個招呼,但里斯未說出口──已有人先去跟那人搭話了。那人看向聲音來源處,似乎還稍微打了聲招呼;臉龐一如既往的嚴肅,交談到一半他突然皺起眉頭,看樣子談話內容很有可能是工作上的事,而且應該發生了惱人的狀況。

  無論面對什麼人事物,都抱持著認真的態度,宛如不容他人一絲玩笑褻瀆似的,而那份不苟言笑是里斯所悉知的。

  看著那人的一言一行,里斯不禁這麼問自己。

 

  ──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朋友吧?

 

  雖說兩人是前輩與後輩的關係,又是年紀相仿的同袍,但是,個性上既不會非常契合、亦不會互相排斥。之間的相處情形,跟那人的雙胞胎兄弟不一樣,他們兩人幾乎沒什麼衝突,遇到了也能聊上幾句;相較之下,里斯反倒是常常跟那人的弟弟拌嘴。

  明明不像是會有過多來往的人,然他們於不知不覺間,有了還算深厚的情分。

 

  那種感覺就像,兩條筆直的平行線,一點、一點的傾斜。

  最後,形成了交集。

 

 

※ ※ ※ ※ ※

 

  各項物品遵從主人的命令,整齊的待在它們所分配的位置上;另外,每份文件、書籍或是資料依其類別擺置,若是非常重要的文件,還會特別做出細膩的標記。

  這張辦公桌的主人,正在解決有如雪花般飄來的文件,仔細的看過每一行字句,同時對上面的內容進行分析、判斷,接著開始處置這份文件。現在他又了結一份文件,並於文件最末頁俐落的簽下他的名字──伯恩哈德。

  將處理完的文件放到一旁,再拿另一份待處理的文件,而那份文件不能說是很厚,可也比其他份較厚了些;看完之後伯恩沉吟半刻,遲遲無法下定論,便翻到其中一頁,他下一個動作就是離開位子,走出辦公室。

 

  他所要去的地方並不遠,拐過幾個彎就已經抵達了。

  輕敲幾下半開的門板,用和平時一樣毫無情緒變化的語調,向裡面的人問道。

  「請問里斯前輩在嗎?」

  只不過,並未聽到他預期的聲音及回答。

  「里斯前輩目前不在位子上喔。」某個正在整理資料的人如此答覆。

  「那麼他現在在哪裡?」

  「這個嘛……我也不清楚耶……」

  「里斯前輩說要回房間換件衣服喔。」另一個人突然切入回答。

  「我知道了,謝謝。」話一說完,便轉身離去。

 

  一向偏快的步伐,此刻的目的地為里斯的房間,沒過多久,便可看到經常被自己弟弟硬拉來光臨的房間門口。叩門以後,伯恩靜待了一下,房內的人卻一直沒有回應,才覺得奇怪而打算再敲一次門時,門打開了──是正用毛巾擦頭髮的里斯。

  「咦?伯恩?……啊、抱歉!那麼晚才開門!」

  笑著對伯恩賠不是,同時里斯也請他進到房間裡面。

  看到里斯腰部以下仍是平日的軍裝,不過,上半身只著了一件紅色T恤,脖子上還掛著一條微濕的毛巾,伯恩因此疑惑的問里斯。

  「你剛剛在洗澡?」

  「只是稍微沖了一下而已,因為流了不少汗。對了,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是關於這份文件的事。」伯恩將文件遞給里斯,又繼續說道:「在整體架構和責任分配上有些問題,預計參與的名單中也有你,所以我才來找你討論。」

  一邊點頭一邊接過文件,里斯表示他先看一下而隨意的坐到床上,並要伯恩自己拿床旁書案的椅子來坐──接下來,兩人就沒有再交談。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空氣的各種分子彷彿與「靜謐」發生化學反應,質量上的加成,促使它們一個個沉澱下來,就連性質也變得安定很多。

  伯恩默默的看著里斯,下意識的觀察著他的一絲一毫──紅色衣服接觸微濕的皮膚,吸收了些許溼氣而顯得有些貼身,此外,其底下的是飽經淬鍊的身體。他的視線慢慢向上移動,若隱若現的肌肉線條、明顯的鎖骨、尚殘留著水珠的頸部;還有,依然溼答答的髮絲,因受引力的影響匯聚成小水滴,有的點綴於衣服上,有的降落於毛巾上,有的沿著頸子的線條滑至鎖骨。

  專注的藍色眼眸,似乎變得更加透明且純淨,而容易吸引人的目光。

 

  伯恩不自覺的站起身子,向里斯伸出手。

 

 

※ ※ ※ ※ ※

 

  「……嗯?要交給伯恩嗎?」

  「對,可是伯恩哈德前輩他不在位子上,好像……是去找里斯前輩了吧。」語氣相當苦惱。

  「嗯……這樣吧,我幫你送過去好了。」

  「啊,不用這麼麻煩啦!弗雷前輩!」

  「沒關係啦,反正剛好我也可以出透透氣,坐在辦公桌前很累人呀!」

 

  循著同樣的路線到了里斯所在的辦公室,也得到了跟伯恩一樣的答案,進而前往里斯的房間。

  依往常的習慣,弗雷笑嘻嘻的直接打開門,大聲的對裡面的人打招呼。

  「伯恩!聽說你在前輩房……呃……」

  眼前的景象讓弗雷愣住了,幾秒後當機的腦袋重新運轉,才十分慎重的說。

 

  「……不好意思,那、那個打擾到你們了嗎?」

 

  這時,一個才意識到自己正在做的事,另一個才意識到對方正在做的事──伯恩正在幫里斯擦頭髮

  直覺性的看向對方,接著伯恩有點倉皇的放下毛巾,離開床鋪回到椅子上,或許是感到尷尬而非常端正的坐著,勉強維持平時的鎮定。

  「啊……因為太舒服了,所以……」里斯則搔搔頭笑著說。

  「呃、不是這個問題──我可從沒看過伯恩幫人擦頭髮呢。」弗雷邊說邊坐到床上。

  「咳、里斯……前輩關於這份文件……」

  「喔,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啊,伯恩,這是要給你的。」

  從弗雷手中接過文件,伯恩就立即向兩人告辭,快步離開,所以令里斯跟弗雷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股尷尬、煩躁和慌亂等情緒蜂湧而出,令伯恩不知不覺間加快腳步,不停的、嚴厲的質問自己。

 

  ──你到底在搞什麼啊?伯恩哈德!

 

  對他而言,無法理解自身為何會做出這種舉動,應該說從他一直盯著里斯的時候,就已經很不對勁了;然而,這份不對勁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早已察覺自己的目光會追著里斯跑,而且是無意識的──伯恩他也很清楚如果放縱這種行為,總有一天,一定會做出踰矩之事。

  假如這層關係被打破了,是無法正確預測後果的,於是他認為保持在現在的關係就夠了,這是他依照常理做出的結論。

 

  那種感覺就像,一個密閉容器中,裝著能正逆反應的化學物質。

  沒有任何刺激的話,兩者則維持本來的平衡;加諸某些刺激的話,兩者間的平衡被破壞。

  不一樣的是,這個東西不是公式能計算的。

 

 

※ ※ ※ ※ ※

 

  「這也太過份了吧……」里斯盯著那幅景象,帶點埋怨的說。

  「哎呀,沒辦法呀,大夥兒都等得不耐煩了呀。」某人苦笑著。

  「我們也是為了任務呀,才遲到一點點的嘛……」

 

  今晚,是大約四個月一次、能盡情飲酒作樂的日子。

  平常時候由於必須專注於工作上,要是怠忽職守的話會被嚴厲處分;再加上,有時會被派遣出任務,所以原則上整個連隊是禁止喝酒──可是,只除了這一天晚上。畢竟,長期承受著各方面的壓力,對個人精神層面也不太好,才會訂定這個日子,讓每個人能夠稍微放鬆一下。

  下午時便開始改變大廳擺設,增加了許多桌椅,也有一部分是設置在戶外,同一時刻廚房方面則在準備能夠滿足眾人的食物及含酒精的飲品。

  筵席通常是晚間六點開始,不過,在眾人的不耐煩下,往往會提前許多,這也是方才里斯發牢騷的原因。

  也許原本就有預料到這種情形,里斯嘴上雖然在抱怨,但並沒有真的生氣,反而是引領他身後的隊員,加入「搶食」的戰局。

 

  經過一陣「奮鬥」,里斯搶到的戰利品是一盤馬鈴薯泥和炸魚條,以及一大杯啤酒;接下來,他打算找個不會被波及的位子,以便坐下來享用戰利品。尋覓空位之時,瞥到他所熟悉的身影──遠離吵鬧人群的角落,旁邊還有不少空位;里斯把手中的戰利品放下,坐下的同時也向那人打招呼。

  「你沒事吧?伯恩。──看你臉色好像不太好。」

  「……唔嗯。」伯恩眉頭皺得緊緊的,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而用手撐著頭。

  「剛剛被灌了不少酒?」

  「……嗯。」

  此時,伯恩才望向里斯,並且看到他的戰利品。

  「……這是?」

  「喔,這是我搶到的戰利品。要吃嗎?」里斯邊叼著炸魚條,邊把盤子遞上。

  「……嗯。」

 

  伯恩湊了過去,吃了炸魚條──只不過,是里斯嘴上叼著的。

 

  唇與唇,零距離的接觸。

  這份碰觸輕且淺,但是為心帶來的憾動,強烈又深遠。

  時間停滯在這一瞬間,思緒化為空白,而後再次編織出另一份感受。

  導出隱藏於體內的想法,重新審視。

 

  迷茫的眼神,一眨眼之後,彷彿逐漸找回理智,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突然大力的推開里斯,迅速的、狼狽的逃離現場,僅將錯愕留給里斯。

 

  「嘖……搞什麼呀……」

 

  里斯的臉被他用左手遮蔽住,而其之下,已紅透至耳根。

 

 

─完─

 

【後記】

 

  這篇故事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就是──不要邊叼著東西,邀別人吃東西(不對!)

 

  這篇是之前為了要給前輩幸福,而說要挑戰的故事。

  話雖如此,好像也沒閃到哪裡去(根本用不著戴墨鏡)

  至於,為什麼挑伯恩先生呢?

  因為閃閃的話,目前沒有來電(?),加上上次的閃閃版本,寫的時候很想挖洞(?)

 

  當初在攻略時,撇開所有死亡END,推出來的結果還是讓人想哭。

  因為不是前輩根本沒有戀愛的念頭,就是個溫柔的「好人」,而且大概還會幫人牽線(面壁)

  這條路線算是現在比較確定的推測成果,也有想過這之後的發展,不過……

  雖然我已經看到結局了(還有某些片段),但我還沒有看到準確的過程啊!!!

 

  文章內容算是如其名,只是開始。

  這次故事裡面也有埋一些點跟隱喻,希望有讓大家感受到。

  (伯恩先生跟前輩的想法應該很好猜吧。)

  可能跟後續發展(如果有的話)有一點關連吧。

 

  裡面有些設定跟之前那一篇是一樣的,

  像是閃閃會跟前輩拌嘴、閃閃進前輩房間是不敲門的……之類的。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