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如果有涉及連隊的相關事項,都是我個人設定的。

 角色個性也只能靠野性的直覺(?)去妄想(?)了。

 所以或許會有一點BUG,這點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此為〈只是開始〉的後續,如果想維持「曖昧」的美感,那麼還是不要看這篇比較好。

 (因為寫出來的內容不見得很完善。)

 還有,文筆不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UL】現在完成進行式

 

  隨著金屬的敲擊聲,火藥便會於狹小的空間瞬間炸開,爆炸聲此起彼落的響起;趴在地上專注的盯著自己的標的物,透過覘孔做細微的調整,然後再一次扣下板機──那些一連串被激起的細小火花,是於幽暗中綿延不絕的數道漣漪。

  曲子的第一樂章逐漸落幕,有的人起身快速為手中的兵器做後續處理,完成後成待命姿勢;等所有人都結束後,某個位階較高的人命令他們前去取下自己的標靶、再放上新標靶,並要下一批人做射擊準備。

  確認射程範圍沒有任何障礙物後,那個人便下達射擊指令──第二樂章開始。

  那個人觀察著每個人的姿勢及狀況,並且在紙上做記錄,同時也在心裡嘆口氣,檢視現在的自己。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腦中也浮現這幾日以來的反常,一切都起始於「那一天」的失態──向來處事嚴謹小心的他,竟然在酒精的催化下做出那種事,他想肯定嚇到對方了。另外,從對方錯愕的表情來判斷,說不定還令對方覺得反感,抑或其他種種;而在那無限可能的猜測之下,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

  再來,還有一點更是讓他感到五味雜陳,因為顯然很清楚自己行為的不適當性,但是,一想到那或許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這麼親近對方,心底深處依舊萌生出小小的喜悅感,卻也讓他產生出巨大的罪惡感

  最後一個讓他自我厭棄的原因,就是事情發生後他的處理態度──完全不像他的作風。

 

  他不禁嘲笑自己,當初明明是希望能夠保持以往的關係,然而,還是不小心被破壞了。

  這三個禮拜多的時間,他嘗試讓心情一點點的沉澱下來──也許很像在為自己的態度找藉口,但他確實有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的調整,也因此他認為自己也該正視這件事了,甚至是這份感情。

 

  密閉容器之下,可以正逆反應的兩種化學物質。

  假設沒有任何刺激的話,會維持平衡,不過實際上正逆反應仍持續進行著

  對這個東西而言,如此的反反覆覆,宛如一顆不定時炸彈。

  現在,終於因為稍稍的刺激,推翻原先的平衡了。

 

  倘若要停止所有物質的活動,以及能量互動。

  就是將一切都降至「絕對零度」。

 

 

※ ※ ※ ※ ※

 

  「里斯前輩,這份文件是伯恩哈德前輩要給您的。」

  「……喔,謝謝。」里斯略帶遲疑的接過文件。

  「請問……里斯前輩是跟伯恩哈德前輩吵架了……嗎?」送文件的那人小心翼翼的問著。

  「……咦?怎麼這麼問?」

  「呃、因為……」

  那人的答覆被蒸發至空氣中,與各種粒子混雜在一起,好似輕盈得不如鴻毛──僅止於表面上。

 

  於炎熱的高溫之下,晴朗的藍天都令人煩躁起來;於炎熱的高溫之下,輕鬆的談笑都令人焦慮起來;於炎熱的高溫之下,什麼事都變得不對勁似的。進而導致剛剛會議進行的時候,連隊王牌──里斯的思緒有一大半部分不在此處;就算早已散會,正在回辦公室的路上,精神仍處於神遊狀態。

  不過,並不是任何事情都該歸咎於天氣,真正使里斯感到煩悶焦躁的是,某個人的態度

  突然間,里斯眼睛的餘光瞄到某個熟悉的背影,但他才一出聲,那人就相當迅速的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又來了。

 

  看到那人一再從自己面前逃開,而且分明是刻意的在躲自己,里斯多多少少有些惱怒。

  此外,一想到前天開會的事,就讓里斯覺得更加火大。

 

  那次會議上除了討論隊上的事務,以及一些計畫的細部規劃,還有人事上的調派──當會議主席說明完所有工作內容之時,又補充了一件事。

  「啊、對了。擔任射擊指導的洛爾加,前幾天出任務時受了傷,所以也需要有人暫代他的職務。」

  說完之後,有些人主動說要負責某些任務,接著主席看剩下的人對於工作沒有什麼意見,便開始為那些人分配工作。

  「那這個任務,就交給里斯、亞斯霍姆、帕米斯、伯恩……」

  那個人忽然打斷主席唱名,用那幾乎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說:「抱歉,請等一下。」

  「怎麼了?伯恩哈德。」

  「非常抱歉現在才說,我願意暫代射擊指導一職。」

  「咦……不會啦,只不過你……」

  「我,願意擔任這項職務。」

  「……喔,沒問題。」

  雖然說主席還是依個人意願為主,不過,在場所有人來看,那個人的周遭有明顯的壓迫感;至於,那人會做出這種決定,原因大概只有里斯一個人知道──那個人在避免他一同執行任務。

 

  憶及此,原本持續高漲的怒氣,莫名的化為一聲嘆息。

 

  儘管對那人逃避的態度有些生氣,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其中原由──畢竟,他們之間發生了那種事。

  對他們倆來說,或許當作一個酒醉後的玩笑,是一個解決方案,而里斯本來也是這麼打算,就如此回歸平常的生活;然而,里斯仔細思量過後,隱隱發覺這可能不是最適當的解決方案,因為那也許是另一種形式的逃避

 

  ──不僅無視了對方的感受,也忽略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重新回顧那一天的情形,里斯雖然感到驚訝,卻未產生任何噁心、厭惡的感覺,倒不如說這使他確定了某件事──事實上,他也曾思考過自己與那人的關係,可無論冠上什麼名詞都有些不對勁,就算是涵蓋幅度較大的「朋友」一詞,依然讓他覺得有點勉強。

  除此之外,事情發生以後,已經三個星期多了,而那也等於那人躲避他的時間。

  那人暫時遠離自己或許是正確的選擇──里斯是如此認為的,因為以那人的性格來推測,大概會藉此好好整頓一下思緒,找出一個結論;因此,這幾日他心裡默默忍著那些煩躁,等待對方願意跟他談論這件事的那一天

  話雖如此,如今也快要四個禮拜了,那人似乎還不想兩人面對面談談,所以,里斯自己也想出了應對方法

 

  兩條平行線,所形成的那個交集

  是兩者同時一起,一點、一點的累積傾斜,並且緩緩的往彼此靠近。

  那個交集,如果只有單方面是無法構成的

 

  尚不確切的答案,以那個吻作為驗算,得到了證實。

  從無限多組解中,找到了那個唯一。

 

 

※ ※ ※ ※ ※

 

  由槍彈組成的樂曲,其最後的樂章已劃下休止符。

  每個人拿著槍快速排列出整齊的隊伍,接著依照口令,從端槍改為左手握握把,放下槍並作出立正姿勢。站在最前方、也就是負責發號施令的代理教官,大聲念出幾個編號,而隊伍中有幾人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以上五名,留下來做個別指導。其餘的完成還槍作業之後,即可休息。」

  「是!謝謝伯恩哈德教官的指導!」所有人齊聲答覆。

  大多數人依隊伍順序離開靶場,僅剩被點出來的那五名還留在原地。

  隨後,五個人並排於負責指導的代理教官面前,而代理教官依序點出從旁觀察到的缺失,並要他們擺出剛才瞄準射擊的姿勢,讓他們好好思考自身問題所在,同時也進行一對一指導──然而,過程未如預期的順利。

  面對這位初次見面的代理教官──伯恩哈德,不熟悉的嚴肅令他們產生些許慌亂,心中或多或少有些畏懼感;另外,伯恩未摻入一絲情緒的一字一句,讓他們驟然感覺到一股沒來由的壓力,戰戰兢兢的進行調整,直到伯恩點頭才鬆一口氣。

 

  一段時間後,五個人只剩下一個人。

  「……手太歪了。」

  「啊、是!我、我知道了!」

  越是調整就越糟,那個人一直無法達到標準,稍微瞥到伯恩緊皺著的眉頭,又變得更加手足無措。

  當伯恩再次暗自落下一聲嘆息之時,另一個聲音突然介入他們之間。

  「身體太緊繃了,放輕鬆一點。」

  聲音主人逕自走到那個人旁邊,親自幫那個人調整姿勢,且試著安撫那個人的情緒──伯恩的思考回路稍稍陷入混亂,眼前的情況也不好多說什麼,因而只是默默看著。

  「是,我明白了。」

  「那麼,就裝上彈匣試試看吧。」

  「是!」

  接下來,那個人聽從指示為槍裝上彈匣,狀況有顯著的改善,槍法穩定許多,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並得到了伯恩的認可,那個人向兩人行完禮後便邁開步伐離開靶場,而兩人目送著那個人離去。

 

  現在,靶場只剩兩個人。

 

  「里斯……前輩。」伯恩猶豫的開口呼喚背對著他的里斯。

  「這裡沒有其他人,跟之前一樣用平輩的稱呼就可以了。」頭也沒有回的說著,里斯的口吻與往常相同──未給人壓力的輕鬆語調中,仍不失認真與穩重;不久之後,他又繼續說道:「你大概也很清楚為什麼我會來這裡吧?」

  「……嗯。」說話的同時,伯恩不自覺的別開臉。

  「不要看旁邊,看著我。」

  此刻,里斯才轉過身,以些微嚴肅的語氣要求伯恩,而伯恩勉勉強強直視里斯的雙眼。

  那對天藍色的眼眸,澄澈依舊,將伯恩的心情弄得更加混亂,甚至打亂了原已理出的結論,使他想跟之前一樣再次從里斯面前逃開。

  「這不像你,伯恩。」

  「我所認識的伯恩哈德──無論面對什麼人事物,都抱持著認真的態度。」

  「如果……你還沒打算認真看待這件事也沒關係,接下來我也會繼續耐心的等你。」

  「只不過……」話講到一半就突然停住,里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好像下了某種決心一般。

 

  里斯忽然上前,給了伯恩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這就是我的答案。」

  「日後,請你務必認真的回答我,伯恩哈德。」語畢,便立即轉身準備離開。

 

  內心深處一份情感正鼓動著,令伯恩清楚的明白自己該做什麼。

  伯恩伸出手將里斯向後拉,讓里斯倒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並於里斯耳邊小聲說著。

  說出那個──無法輕易抹滅的答案

 

  「……喜歡。」

 

  里斯確確實實的聽到了那個答案。

 

  「嗯。」

 

 

※ ※ ※ ※ ※

 

  自玻璃穿透過來的日光,仍然能感受到它所蘊含的能量,要是持續在大太陽底下活動,過沒多久肯定會滿身大汗,皮膚也會受不了光線的侵略。就算沒有直接照射到陽光,依附於空氣中粒子們的能量,亦可以讓人感覺到其不容忽視的份量。

  氣溫沒有絲毫的改變,那是特屬於夏季的炎熱氣息,不過,卻沒了以往的煩躁

  踏著熟悉的路徑前往那人所在之處,走廊上只有一人的腳步聲,聲音俐落而顯得無一絲迷惘

  很快的就看到了那人房間的門,手撫上門板,闔上雙眼後腦中彷彿自然的浮現出那人的身影,不久之後緩緩張開眼睛,敲了幾下門,靜靜的等待對方的回應。而正當想再敲一次門的時候,門喀啦一聲的被打開了──是正用毛巾擦頭髮的里斯。

  「咦?伯恩?……啊、抱歉!那麼晚才開門!」

 

  兩人之間僅有沙沙的翻頁聲,那個聲音因里斯手邊翻閱的動作停止而消失──里斯似乎想到了什麼事,莫名的勾起一抹微笑,而不禁讓伯恩有些好奇的問他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

  「只是?」

  「也許,那個時候我大概已經隱約感覺到了吧,才會默許你……」

  「是這樣嗎?」

  「嗯,大概吧。現在的情況跟那一天一樣,所以……」

  里斯望向坐在椅子上的伯恩,伯恩也像是會意了什麼,而後離開椅子慢慢接近里斯。

 

  頃刻之間,伯恩將里斯推倒在床上。

 

  「咦?……不、不是要幫我擦頭髮嗎?咦、咦?」里斯露出錯愕的神情。

  「我會的,只不過……」

  「等、等一下!……你怎麼在解領帶啊?等一下啦!」

  看到伯恩不為所動的繼續用右手鬆領帶,使里斯慌了起來,打算在以暴力手段推開伯恩以前,試圖先跟伯恩進行理性溝通。

  「呃、你先冷靜一點!」

  「你不也很清楚嗎?我啊,無論面對什麼人事物,都抱持著認真的態度。」伯恩臉上出現似有似無的笑容,忽然停下解領帶的動作,轉而將手伸入里斯衣服底下,輕輕的撫摸著。

  「咦、咦?……啊、你不覺得有點超前進度了嗎?進度超前了啦!」

  「喔,這還真不像常收到情書的人所說的話啊。」

  「哪有『常』啊!而且那是兩回……咦……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你說呢?」

 

  在伯恩想更深入的碰觸里斯之時,門突然被人從外大力的推開了,同時伴隨著某人高亢的聲音。

  「前輩!聽說……呃……」

  眼前的情景,瞬間讓那人的思考回路中斷。

  雖然幾秒後腦袋重新啟動了,但仍舊無法正常運轉,精神上略微恍惚的說。

 

  「……不好意思,那、那個打擾到你們了嗎?」

 

  「別愣在那裡啊!弗雷特里西!」

  「還不快點把你哥架走!」

 

  這一天,連隊王牌發出了響度相當大的聲音。

  這一天,已回歸與往日相同而又有些許不同的日子。

 

 

─完─

 

【後記】

 

  攻略完畢(茶)

 

  關於標題,算是祝福語吧(?)

  雖然當初想用「現在進行式」,但這樣實在太不科學了(?)

  感情還是細水長流比較好,所以就用「現在完成式」了,然後再用「進行式」強調。

 

  裡面延續了一些上一篇的比喻跟點,並進行延伸。

  伯恩先生雖然於掙扎之後做出了決定,不過呢,就跟字面上的含意一樣。

 

  ──那只不過是理論上的東西。

 

  對於其中情感的分析,跟科學相關研究很相似,大概有一部份是憑著自身的知識、經驗來進行剖析──所有一切看似在「規範」之下運行著;然而,情況沒有一定的,多少都會有誤差,甚至會有無法解釋了區塊,那種異常狀況經過累積,就會產生「革命」。

  因此,勉強算是伯恩先生會遇上,超出他所預想情形的原因吧(大概吧)

 

  不知道這次有沒有成功放閃呢-w-

  因為伯恩先生一直在逃避,所以前輩就主動出擊。

  雖然如果伯恩先生沒有及時給予答案,前輩大概還是會繼續等待下去(然後走向「無疾而終」END?)

  接著,最後面「相當認真」的伯恩先生,讓前輩慌了手腳。

  我想伯恩先生應該只是開玩笑的吧(大概吧)(?)

  不過,我不會那麼容易讓伯恩先生成功的,其他人也是-w-

 

  【幕後花絮?】

  插畫 1-2.jpg  

  前輩:好,我忍(#˙v˙)

 

  【後續?】

  插畫 2-2.jpg  

 

  不過,大概跟遊戲很像,攻略完一條線之後,就會跑出幾條線可以攻略。

  目前,蹦出以下幾條線。

 

  一→連隊時期的伯里→繼續放閃→內容未定(考慮中)

  二→學園架空的伯里→循序漸進的放閃→源自最近看到的某份資料or高中時曾做過的事

  三→學園架空的閃里→應該也有閃(?)→源自最近發生的事(最主要是因為不適合伯恩先生做,才讓閃閃來)

  四→連隊時期or架空的伯里→大概最後才會閃→最主要是因為生活上些微的不愉快才蹦出來的線(寫的可能性低,因為怕情緒會影響文章)

  五→學園架空的伯里吧?(大概)→應該沒有閃(因為搞笑居多)→源自網路上的某個東西(不過內容讓我很猶豫,因為做出那種事還挺小孩子氣的,都已經高中了應該不會做那麼無聊的事)

 

  至於,先攻略哪一條線,再慢慢考慮。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