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應該算是現代架空吧(大概)

 人物個性都是依個人野性(?)直覺妄想(?)出來的。

 雖然是標明伯里,但感覺寫得很淡(所以才加了問號)

 字數有一點點多,請耐心食用。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UL】怪異簡訊之謎

 

  在喀啦一聲之後,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外頭炎夏的氣息也因此闖入屋內,接著「我回來了」這句話理所當然的隨之而來──同一句話,兩個完全不同的聲音重疊在一起,語氣方面也有明顯的不同。

  率先進入屋內的是,一名右眼旁有道傷疤的少年。他拉了拉衣領,貌似是想利用空氣的流動,進而達到涼快的效果,當然的,成效相當有限,因此少年在口頭上抱怨了幾句;他又隨口問了在他之後進來的少年,像是希望能得到附和一般。

  確認將門鎖好以後,那名容貌有些嚴肅的少年,邊脫鞋邊回說:「是有一點熱。」

  「咦──是超熱的吧?伯恩你不也流了很多汗嗎?」

  「是沒錯,但還可以忍受。」被稱為「伯恩」的少年輕描淡寫般的說著,又接續說道:「弗雷,我待會兒要小睡一下。」

  「喔、好,要我叫你嗎?」

  「不了,我會自己定鬧鈴。」語畢,伯恩便走上二樓。

 

  ──果然啊,伯恩也很疲憊。

  ──雖然一連串的複習跟考試很累人,不過,去年前輩也是這樣撐過來的吧。

 

  看著伯恩上二樓後,弗雷則一面暗暗如此想著,一面往位於走廊盡頭的廚房走去。

  他悠閒的伸了伸懶腰,也打了個哈欠。

 

  「啊……中午了,去煮點東西來吃吧。」

  「吃飽之後,要不要也睡一下呢?」

 

 

※ ※ ※ ※ ※

 

  「啊,里斯!這裡、這裡!」

 

  有個人向剛進入餐廳的男子──里斯揮著手,致使里斯很快就注意到,他便快步走向其中一個靠窗的四人座位,而那裡除了剛剛揮手的人外,還有另一個人。里斯在坐下的同時,也向那兩人說聲抱歉,說是因為打工才擔誤到約好的時間。

  那兩人只是稍稍損了里斯幾句,似乎沒有絲毫怒氣,而後三人開始邊點餐、邊閒聊。

  「對了,里斯你家狀況還好吧?」

  「嗯?里斯家是有發生什麼事嗎?」

  「喔,沒什麼啦──現在還不錯呀,聽說堂姊的小孩出生了呢。」里斯看著菜單而隨意的回覆。

  「這樣呀,不過你的『稱謂』要升一個等級了呢。」

  「唉……感覺真微妙,我們的下一輩已經出生了啊。」其中一人相當感慨的說著。

  「你在感慨什麼啊──不管怎麼說,我們都還是大學生啊!好了,點餐吧!」

  看著那兩人一搭一唱的對話,里斯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些,但馬上就被那兩人察覺──明知故問的對里斯說「你一個人在偷笑什麼啊」。從微笑轉為笑出聲,里斯毫不修飾的說「因為你們很好笑啊」,所以,那兩人假裝有些生氣的埋怨里斯,然三人不久便噗哧的笑出來。

  隨著無聊的笑鬧落幕,點餐也很快的結束了,每個人的餐點在聊天的時候,陸陸續續被服務生端上餐桌。另外,他們談話的內容,絕不離現在大學的生活,像是哪門課怎麼樣、前輩們的建議、同學間發生了什麼事等等,偶爾也會聊聊以前的高中生活。

  「唔啊,還真想交個女朋友啊!」

  「嘻、你啊,很困難吧。」

  「什麼?你這傢伙是有比我好到哪裡去啊?」

  「是比不上常收到情書的里斯,但至少比你好。」

  「喂、喂,我哪有常收到情書啊?」里斯反駁道。

  「就算沒收到情書,高中時……」

 

  ──叮鈴!

 

  儘管環境有些許吵雜,可是小小的鈴聲還是傳入了三人的耳中,不自覺的望向聲源──里斯的背包;拉開背包的拉鍊,里斯低聲說著「是簡訊吧」。畢竟收到簡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餘兩人也因此繼續剛剛的話題。

  拿起手機看簡訊的里斯突然小聲的怪叫,臉色也變得沉重,眉頭也皺得緊緊的,所以一旁的兩人疑惑的問他怎麼了。

  「這封簡訊……」

  「這封簡訊?」

  「寫著『我喜歡你』。」

  聞言,那兩人也激昂起來,好奇的追問里斯是誰傳來的,而里斯一臉複雜的樣子。

 

  「不……是高中的學弟。」

 

  聽到里斯的答案,三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陷入尷尬的氛圍,成了整間餐廳中最突兀的一小區塊。不過,其中一人似乎想到什麼,笑著打破這個僵局。

  「啊啊,是那個吧──跟之前一樣,對吧?」

  「……嗯?是什麼?」另一人疑問道。

  「之前,里斯你不也有收過內容超誇張的簡訊嗎?」

  「啊……好像聽你說啊,所以……」

  「七、八成大概又是那個雙胞胎中的弟弟,玩遊戲輸了而被懲罰吧?」

  「對呀,也有這個可能呢。」

  自方才里斯都未說任何一句話,僅默默的聽著另兩人的推論。得到那項推論以後,那兩人便要里斯別想太多,然而,里斯說出了足以推翻他們推論的話。

 

  「……不是那個,是哥哥。」

 

  原本氛圍稍微恢復熱絡了點,但在里斯說完之後,再次降至冰點──三人沉默不語。不久,那兩人僵硬的向里斯確認剛才的話是否有誤,里斯搖搖頭以表示他沒說錯。

  「呃……所以,是這個嗎?」那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還用雙手將臉頰壓下去

  「……嗯,就是那個。」

 

 

※ ※ ※ ※ ※

 

  與兩位朋友的聚會結束後,里斯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那封怪異簡訊的事,兩個朋友要他別在意,但假如真的很在意的話,就試著打電話去問看看;而里斯的確有嘗試聯絡那個人,然而卻是轉接語音信箱。

  里斯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重新整理以好好思考這整件事──他首先刪掉「玩遊戲輸掉的處罰」這個選項,因為以那人的性格不太可能去玩遊戲,更不用說也許會有惡整般的懲罰。而「別人傳」的這個選項又不太可能,那人沒理由將手機借給別有目的的人,何況要是因此惹那人生氣,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可怕的後果。

  推來推去,許多可能的原因都被刪去,僅剩的可能性,不禁令里斯覺得有些窘困。

 

  ──難道,那傢伙是認真的……嗎?

 

  那封簡訊內容,實在不得不讓他產生這種想法──簡短的四個字,相當符合那人不多言的個性,再加上那拿捏得恰當好處的句號,也很符合那人嚴謹的態度。

  倘若那個人是真的這麼想,里斯不知道該如何回覆,因為那種感覺很不真實,也有可能是簡訊的關係吧。自從他畢業以後,兩人雖然有時會聯絡,可次數也比在學校時少了許多,之間的情份彷彿被距離與時間沖淡了些,這也是不真實的原因之一。

  忽然間,某件事閃過里斯的腦海,因此又多了一種可能性──他記得以前聽老師說過,好像是老師親戚家的孩子曾因考大學的壓力過大,而跟一個學弟在一起;不過,里斯想了又想,遲疑的認定應該不太可能。

 

  ──不對,不完全不可能。

 

  回想起過去,那人一直以來都是個很認真的人,在課業上應該多多少少有給自己一些壓力,而且以那人的成績來看,也許是以名校為目標,甚至是那些熱門的科系。

  那人的壞習慣就是不懂得放鬆自己──思及此,里斯莫名的擔心起來,他便馬上拿起手機,而這次是撥打那人住家的電話。

 

  沒過多久,電話就接通了。

 

  「喂──請問哪裡找?」

  「啊、弗雷嗎?」

  「咦?里斯前輩?──怎麼了嗎?」

  「那個、伯恩在嗎?」

  「嗯,他在啊,不過他在睡覺。」

  「睡覺?」

  「畢竟也升到高三了,段考結束後模擬考就緊接而來,平時又有一堆小考。」

  「啊……也是呢,那個時候大小考試接連不斷。」

  「而且啊,我們還參加了補習班的魔鬼複習課程,像今天整個上午都在補習班。」

  「這樣啊──真是辛苦了。」

 

  兩人稍稍聊起近期的狀況,里斯聽到了弗雷身為考生的心聲,又想到很久之前,他也曾於電話中問過伯恩覺得高三生活如何,伯恩只說了「考試比以前多了點,其他還可以」,而現在想起來那句話讓他有些不放心

  之後弗雷問里斯是否要伯恩來接電話,里斯則表示不必了──從談話中似乎感覺的到伯恩現在很疲累,里斯也不好意思打擾他休息。不過,里斯託弗雷替他轉告伯恩,說會明天下午三點半在車站前一家叫「聖女之館」的咖啡廳等他,要是不方便前來,就在明天兩點以前通知。

  掛斷電話後,里斯深深的嘆了口氣,並且喃喃自語著。

 

  「果然還是很擔心啊……」

 

 

※ ※ ※ ※ ※

 

  大型車站附近有許多公車停靠於此,又有某些商家因交通上的便利而於此處開店,所以這一帶一向人來人往。而車站對面一家名為「聖女之館」的咖啡廳,是此次里斯約人見面的地點,他提早到達且已入座等待對方。

  幾分鐘以後,里斯便看到對方進入了咖啡廳,並向對方招了招手。

  「好久不見了,伯恩。」

  「嗯,好久不見。」伯恩在坐下前,微微向里斯鞠躬,接著問說:「是有什麼事嗎?突然找我出來。」

  「這個嘛……伯恩,升上三年級後壓力很大嗎?」

  「還可以,只不過要一邊學新的,一邊複習舊的,有點繁雜。」

  「有點繁雜而已嗎?」里斯再次確認伯恩所說的話,而此舉令伯恩感到些微不解。

  「……嗯,沒錯。」

  「真的嗎?真的沒有覺得壓力很大嗎?」

  聽到那些疑問句,讓伯恩覺得里斯很奇怪,除了里斯神情中似乎有些不尋常之外,還有旁敲側擊的說話方式,於是他沉默半晌後,要里斯說出真正的目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里斯。」

 

  接著,里斯露出游移不定的模樣,伯恩因此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里斯絕對有事情瞞著他。

  面對伯恩毫不讓步的堅決態度,使仍在猶豫的里斯感到苦惱;就在伯恩再次用嚴厲的語氣要求他說出來時,里斯喝了一口咖啡,輕嘆了口氣後便凝重的答應伯恩的要求。

 

  「伯恩,如果壓力真的很大的話,可以找人聊聊。」

  「不要因為壓力,而產生喜歡上同樣性別的我的錯覺。」

 

  這席話讓伯恩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恢復思考了,眼看里斯還打算繼續講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他便立即制止里斯在說下去。

  「慢著,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你會說我產生錯覺?

  「你不是傳告白簡訊給我嗎……」

  字句尾音不完全的淡去,里斯這才發覺這整件事有古怪──首先是伯恩的神色,貌似對於里斯找他出來的原因完全沒概念;再者,明明已經說得那麼直白了,伯恩卻還是一臉茫然不解的樣子,實在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倒不如說伯恩應該沒必要繼續裝下去。

  此時,里斯將手機拿出來,給伯恩看看他收到的那封簡訊,並問他對這封簡訊是否有印象。

  接過手機之後,伯恩看了簡訊內容,疑惑的表示這不是他發的──思緒陷入迷宮當中。

 

  「我確實沒發過……啊。」

 

  像是想到了什麼,伯恩突然拿起自己的手機,迅速的撥打某個人電話號碼。

  電話很快的就接通了,而伯恩只冷冷的丟下一句話。

 

  「弗雷特里西,我限你三分鐘內出現在我面前。」

 

 

※ ※ ※ ※ ※

 

  傾斜的陽光映照之下,以至於很多東西染上一層薄薄的淺黃色──現在有不少人於聖女之館咖啡廳,品嘗優閒的午後時光,彷彿只要聞到飄來的咖啡香味,步調就會不自覺的慢了下來。

  端起咖啡杯,將之湊到唇邊讓液體自然而然的滑入口中,濃郁的香味伴隨著苦澀而來,刺激著埋藏於舌頭中的那些受器;也許那些傳回大腦的感受會因人而異,然不可否認的一件事為,每一杯咖啡裡頭包含著咖啡調理師的用心,為的是希望每一位客人能在忙碌中,稍稍放鬆休憩而提起精神

  寧靜的空間裡,每個人自然的放低音量,像是不想破壞這份祥和。

 

  突然,咖啡廳的玻璃門被人用力的推開。

 

  咖啡廳的服務生與客人們都嚇了一跳,他們看到某個人氣喘吁吁的依靠在門邊。某位服務生好心的上前關切,而那人笑著回說沒事,接下來便逕自走向某一桌,且如坐針氈的站在那桌前。

  「……伯恩,根本不可能在三分鐘內到車站啊。」那人勉強扯出一個笑容。

  那一桌是兩人座位,其中一人──伯恩看似很平靜的喝了一口咖啡,而當他放下杯子時,瓷器清脆的聲響為那個人帶來了一些恐懼感,那人的身子因此小小的顫了一下。

  「啊……前輩,好久不見了呢。」那人轉而向另一人──里斯打招呼,而里斯只是用一聲嘆息作為答覆,這使得那人覺得有點不安。

 

  「弗雷特里西,你給我好好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在伯恩不容違抗的命令語句下,弗雷將事情原委全盤托出──那天中午弗雷打算煮東西來吃,起初只是要去問一下伯恩要不要準備他的份,但沒想到伯恩已經睡得很熟了,弗雷想說還是幫伯恩準備一份。當他要離開的時候,聽到伯恩手機發出細微的聲音,而那是手機快要沒電的提示音;他便從某個抽屜拿出充電器,幫伯恩的手機充電,就是在那時,他興起發那封簡訊的念頭。

  發完那封簡訊以後,弗雷習慣性的將手機關掉再充電,昨天因為還這件事而被伯恩念了幾句,這也是剛剛伯恩聯想到犯人是他的原因。

  「──就是這樣。可、可是,明明是事……

  說完之後,弗雷貌似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立刻就被伯恩給阻止了。

  「總之,不准再開這種玩笑了。」

  「……好啦,我知道了。」

  「還有快跟前輩道歉。」

  宛如一個犯錯的孩子一般,弗雷頭低低的並依伯恩的指示向里斯道歉。

  「……是,真的非常抱歉,前輩。」

  儘管感到有點無奈,但是里斯還是笑著原諒弗雷。

 

  這件「怪異簡訊之謎」真相大白之後,里斯便決定坐車回去了。

  伯恩要弗雷先回家,說他要到月台送里斯,因為這個騷動導致里斯還特別回來找他,讓他覺得很過意不去;雖然里斯說不必麻煩了,可伯恩還是堅持要這麼做,而里斯也只好聳聳肩隨他去。

  兩人坐在置於月台的座椅上,他們大多數是保持沉默,有時才小聊一下,直到里斯要搭的火車到站且快發車之時,里斯走上車並對伯恩說聲再見,而就在伯恩說話的時候發車鈴響了起來。

 

  刺耳的鈴聲,幾乎掩蓋住伯恩的說話聲。

 

  鈴聲停止,嗶一聲後車門便自動關上,緊接著火車開始移動,速度逐漸增快。

  沒過多久就已遠離車站,里斯進到車廂並隨便找個空位坐下,圍繞在他周圍的氛圍異常的平靜。

  現在,方才伯恩那些話縈繞於里斯的心頭上,久久無法消散。

 

  ──如果。

  ──那句話是我本人說的。

  ──你會怎麼應對呢?

  ──里斯。

 

 

※ ※ ※ ※ ※

 

  當伯恩回到家門前,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每個東西被抹上了一層厚厚的朱紅色。

  除此之外,好像有人偷偷的放了一把火,燃燒了整片天空,燃燒了某個人蘊藏已久的心情。

  剛剛在車站送里斯時,伯恩算是有些刻意的挑那個時間點說那些話,因為他覺得里斯聽到了也好、沒聽到也罷,雖然看到里斯訝異的表情,應該是有聽到。

 

  ──啊,果然有點後悔。

 

  原本是不想讓里斯知道的,就如此收藏於內心偏僻的小角落,今天卻還是忍不住說出來了──也許不該怪罪於弗雷的胡鬧,因為那極有可能是出自於他的本意。

  雖然事後覺得那時不應該這麼做,但後悔也於事無補,伯恩輕輕嘆口氣後,認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要是里斯只當作一個玩笑,讓整件事無疾而終,他或許會鬆了口氣,不過大概仍會感到些許落寞吧。

 

  ──叮鈴!

 

  那是伯恩放在口袋中的手機發出的聲音,短暫的提示音是收到簡訊的證明。他拿出手機想看是什麼簡訊,上頭標明發信人是里斯,所以使他心跳漏了一拍。然而,看到簡訊內容之後,伯恩的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意。

 

  ──我曾說過,事情沒有絕對的。

  ──不過先聲明我可不接受,簡訊告白這種事。

  ──要告白,就給我光明正大的説。

  ──這樣我或許會考慮看看。

 

 

─完─

 

【後記】

 

  首先。

  先呼籲大家「偷拿別人手機亂傳簡訊」是很不可取的事,請務必不要模仿(正色)

 

  好,開始來談談這篇文吧(泡茶)

 

  其實這篇文的伯里真的很淡,之前在構想時,甚至沒有最後面那一段。

  不過,文章很淺白應該很好懂,因為我也不太會設圈套那類的,所以結果大概很好猜。

  另外,再次提醒大家,「那個行為」真的是錯誤示範,請不要模仿。

  當初會想寫這篇文,是因為聽說日本好像很流行叫「安價」的東西,就某些意義上是還蠻邪惡的東西。

  因為之前曾接過騷擾電話,所以我還蠻討厭莫名其妙騷擾別人的傢伙。

  (要是知道當初那個傢伙是誰,還真想拜託前輩去燒滅對方啊(笑)(←不對!那是犯罪吧!))

  也因此,我個人很同情收到簡訊的人,要是收到莫名其妙的簡訊,一般都會很囧吧。

  所以,讓閃閃做這件事,有點過意不去。

 

  閃閃:所以作為補償,下一篇來攻略我的路線吧(亂入)

 

  ……我會考慮的(伯恩先生貌)

 

  閃閃:前面那個沉默是什麼啊?!

 

  總之,這篇是之前說過的「第五條路線」,接下來應該會去寫「第一條路線」(無視吵鬧的閃閃)

  還有裡面手機充電前會先關機,其實是我個人的習慣啦。

  在這篇裡伯恩先生算是處於暗戀的狀況,不過最後終於向前輩投了一個直球。

  前輩在最後面的簡訊,也是希望伯恩先生投直球,最主要是因為我認為對前輩投變化球,反而很容易弄巧成拙吧(大概)

 

  接下來嘛。

 

【隨篇附贈】櫻桃

 

  有一天,里斯吃完飯後,在食堂幫忙的某個人偷偷給了他一盤櫻桃,而他將櫻桃端到某個陰涼的角落,打算悠閒的慢慢品嘗──櫻桃的冰涼跟酸甜的口感,讓他有種小小的幸福感。

  當他再拎起一個櫻桃時,發現兩個櫻桃的梗連在一起,莫名覺得有趣而露出淺淺的笑容。

 

  里斯先吃掉其中一個,而另一個突然被某人吃掉了。

 

  「唔!」

  嚇了一跳的里斯小小的驚呼出聲,因為吃掉另一個的正是伯恩,再加上兩人現在的距離小於兩個平放的櫻桃梗,因此,里斯的臉頰染上一片緋紅。

  看到里斯的反應,伯恩淺淺的笑了出來,彷彿惡作劇成功似的。

 

 

─完─

 

  這是吃櫻桃時,看到連在一起的櫻桃而想到的梗。

  最後,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w-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