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原則上無CP。
 
 故事內容以跟大小姐互動為主軸。
 
 不過,請梅倫迷慎入(正色)
 
 文章有點長,請耐心食用。
 
 文筆不好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附註一下,目前有出場的人物個性都是我自己想像的。)
 
 另外、還請布勞大人笑納(雙手奉上)
 
 

 
 
【UL】與大小姐 ─Education─
 
 
  規則下構築出的巨大建築物,就跟做工相當精緻的盒子一般,僅是個毫無生命氣息的物體。
 
  裡面又被分割出大小不一的小方格,就算每個地方的位置劃分得簡單明瞭,然依然令人覺得這裡宛若一座迷宮。走道的彼端不知道有著什麼,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感受不到,未麻痺的感官知覺無法行使功能,因為那是出自心理的麻痺──這裡沒有一絲光芒、只有闇色滯留於此。
 
  地毯吸收了部分波動,使本應清脆的聲響顯得鈍而悶,隱隱之中似乎還蘊含著節奏,但一切就在指揮家戴著白手套的雙手,輕握起拳優雅的滑至兩旁之後,而劃下休止符。
 
  抓著布簾的邊緣,刷的一聲、俐落的揭開所有故事的開端
 
 
  「早安,今天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光子迅速的竄入且填滿整個空間,就像是棋盤上瞬間由清一色的黑棋轉為清一色的白棋;而一位身穿紫色正式禮服的男子站在玻璃窗前,任那些光子爬滿全身。
 
  猶如自言自語般的言詞消逝於空氣中以後,他轉過身並以某個稱呼結尾。
 
 
  「──大小姐。」
 
 
  金色的雙眸十分乾淨,只不過那是傀儡般遭受限制的決然──舞台上的燈光是耀眼的,被其照耀的人沒有逃避這個選項。
 
  那名男子與寂靜一同盯著床鋪看,而在毫無動靜的幾分鐘過後,床上傳出了布料的摩擦聲,於是男子走到床邊且坐了下來。他將躺在床上的人扶起,是一位身穿白衣紅裙的小女孩,小女孩無神的望向身旁的男子,男子笑著向小女孩說明。
 
  「我是服侍聖女大人的助手,名字是布勞。」
 
  「在這段『準備期』裡,由我來負責指導您。」
 
  「而今後會慢慢讓您明白您的任務。」
 
  名為「布勞」的男子簡略的說了概況,被稱為「大小姐」的小女孩仍舊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以幾近無靈魂的眼神看著布勞;對於這般情況,布勞並不在意,因為這是預料之內的事。
 
 
  ──因為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對布勞而言,他不清楚所侍奉的炎之聖女在打什麼主意,特地製作一個小女孩來執行任務這點,他還能夠推敲出幾個理由。然而,小女孩的能力跟性格全皆為零,又要他來教導、培育那個小女孩,他一直猜不到這麼做的原因,假如想更有效率的達成目的,在一開始就該輸入資訊。
 
  由他來培育小女孩,再由小女孩來培育那些亡者們──就某個層面來說是個賭注,誰也不知道他會將小女孩教育成什麼樣的人,然後未知的變數再去培養未知的變數,大概會產生無數分支的未來。不過,他想也許炎之聖女只是想多個賭注,增添整個賭局趣味性,畢竟,一開始就已經把一部份的籌碼壓在那些亡者身上了,亡者本身是個人類或是其他能獨立思考的生命體,這點就是個風險。
 
  想來想去也得不到正確答案,只是浪費時間的行為,布勞便決定開始對小女孩──大小姐進行教育課程,跟初生嬰兒一樣從零開始。
 
 
 
 
※ ※ ※ ※ ※
 
 
  一個禮拜以來,大小姐已經勉強可以扶著牆走路,也可以說出十幾個單字,學習速度上比常人快了許多,或許是希望能在準備期間達到一定的成果,才將學習能力提高;另外,與當初剛醒來時相比,大小姐多了一些不一樣的表情。
 
  現在的她正在扶著牆走路,搖搖晃晃的似乎不是很穩,快要支撐不住而跌坐在地上時,唔了一聲努力倚著牆壁爬起,接著繼續練習走路──而這些布勞都看在眼裡,他站在跟大小姐有段距離的地方,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臉上掛著往常般的微笑
 
  這時,某個略帶俏皮的聲音,在布勞周圍盤旋著。
 
  「喲、怎麼樣啦?布勞先生。」
 
  「喔,是弗拉姆啊。」
 
  一隻長有翅膀的奇妙生物飛到布勞面前,微微向布勞行個禮。
 
  「就跟你看到的一樣。」布勞的目光從弗拉姆身上轉移到大小姐的方向,而弗拉姆亦頗有默契的將目光轉移到同一個地方,並頻頻點頭。
 
  「很努力呢。」弗拉姆淡淡的下了這個結論,又說:「不過,這個孩子……
 
  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弗拉姆的話只講到一半,但布勞像是也知道弗拉姆想說什麼,僅輕描淡寫的以「是啊」兩字為回覆。後來,他們又稍微聊了一下,直到弗拉姆表示有事而離去。
 
 
  「那麼,請試著走到我這裡來。」
 
  寬廣的走廊上,布勞單腳跪在某一處,和正扶著牆的大小姐隔了一段距離,布勞對大小姐伸出手並如此說著──當大小姐扶著牆能夠走得比較穩時,布勞便決定進入一般走路的階段。
 
  大小姐遲遲未有所動作,可能是第一次不能依靠任何東西而感到些許害怕、遲疑;在她猶豫的這段時間裡,曾有幾次想放開牆壁,但依舊未能跨過那層障礙,而布勞只是耐心的等著,偶爾稍稍催促一下。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大小姐才終於下定決心,雙手離開牆壁,只靠自己的力量站著,因此她露出孩子般閃閃發亮的笑容
 
  接下來,她望向布勞,小心翼翼的移動右腳、再來準備換左腳──可是,就在要跨出下一步之時,跌倒了。雖然想再次站起來,卻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大小姐心中產生一股焦急感,雙眼也因而略略蒙上一層氤氳水氣,以無助的眼神看著布勞。
 
 
  「請您重站起來,並試著走到我這裡。」
 
  得到的只有制式化的答案──目前,布勞還不打算伸出援手,因為他認為以教育者的身分,不該過度的寵溺、需要嘗試適度的嚴厲,不過,布勞也清楚原因不全然只有這些。
 
 
  他,既不會恣意去為大小姐作出選擇、也不會去干涉大小姐的決定。
 
  他,所扮演的角色,僅止於提供各種可供選擇的訊息。
 
  這是因為一切、都建立於……
 
 
  「布、布『饒』!我、我做『刀』了喔!」
 
 
  稚嫩的聲音將文字攪和在一起,相當突然的傳入布勞的耳中。
 
  一剎那的時間長度裡陷入呆愣,看著大小姐雙腳顫抖的站在他面前,臉上只有未加任何修飾的笑容,向布勞詢問的眼神與語氣裡難掩一股興奮,整體彷彿又變得跟浮動著的湖面一樣波光粼粼。而很快的,布勞將思緒放回正常的頻率,再一次掛上往常般的微笑,他輕拍大小姐的頭,笑著指正說錯的字詞。
 
  兩人的笑容之間,隱隱約約傳出某個東西被摧毀掉的聲響,以及,某個東西被樹立起的聲響。
 
 
  幾個禮拜以後,大小姐便已經能普通的行走跟對話了。
 
 
  「冒險……、不對……佩?」
 
  整齊並排的高大書架與大小姐的嬌小形成強烈的對比,而外頭乾淨、無雜質的湛藍,透過大面的玻璃窗映照著大小姐的身影──澄澈對映著透明無色,透明無色輝映著一份單純。
 
  「唔……果然還是念皮紐、不……還是帕吧……」大小姐持續對著某一書櫃喃喃自語。
 
  原先在處裡屋內其他事務的布勞,經過圖書室時偶然瞥見大小姐貌似很苦惱的樣子,因而走到大小姐身邊、微微彎下腰詢問。
 
  「怎麼了嗎?大小姐。」
 
  「啊、布勞!──沒什麼,只是不知道這本書的名字該怎麼唸。」一邊說一邊指向某本書,又小聲說著「很想看看這本書」。
 
  循著大小姐手指的方向,布勞看到一本紅褐色的書──那並不是很厚的書籍,此外看起來還有一點老舊。金眸慢慢從書脊上方往下掃去,接著戴上標準的笑容,表示書的內容對大小姐來說還太艱深,可能不太適合閱讀;然後,走到另一個書櫃,從中抽出其中一本。
 
  「以大小姐現在的能力,看這一本書比較合適。」
 
  「嗯?」大小姐遲疑的接過書本,看了一下書名後,笑著向布勞說了聲謝謝。
 
 
  過了一個鐘頭,布勞再一次進到圖書室,為的是了解大小姐的閱讀狀況。
 
  打開門後發現大小姐似乎將心神完全投注於書本的內容上,於是他悄悄的走到大小姐身旁,僅默默的觀察那份專注──兩人儘管已相處了一段時間,他卻是第一次有好好的看著小女孩,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產生「自己也許該正視那個孩子」的念頭。
 
  時間以固定的步伐走在方向軸上,它所經過的道路一點、一點的消逝於沉寂中,而清脆的翻頁聲約略的為其點綴,聲音出現的時間間距排列成一串不規則的數列。
 
  翻書的動作即將再於時間軸上打下一個點之際,那小巧精緻的手停了下來,同時執行閱讀行為的雙眸也停了下來,輕輕的呼氣聲是中場休息的宣告。
 
  「您覺得這本書如何?」布勞出聲詢問。
 
  突如其來的問句,使得精神才稍稍鬆懈的大小姐嚇了一大跳,布勞隨即向大小姐道歉,且輕撫著大小姐的背,希望能平撫大小姐所受到的驚嚇。
 
  「真的非常抱歉,讓大小姐受到那麼大的驚嚇。」布勞再次對大小姐致歉。
 
  「唔……沒、沒關係……」
 
  待大小姐情緒穩定下來以後,對話才重新回歸平常的步調,並回到剛才布勞提出的問題。
 
  「嗯……這本書內容很、很有趣!嗯……裡面的角色……」
 
  由於大小姐所知的字彙並沒有很豐富,字句間偶爾會斷斷續續的,有時似乎還在思考該怎麼說──可是,她依然努力的向布勞提出感想,布勞則是靜靜的聽大小姐說話。
 
 
  「不過,要是也可以和書上一樣就就好了。」
 
 
  聞言,布勞問大小姐那是什麼意思,而大小姐翻開書本,指著其中一頁──是那本書的插畫。
 
  即便線條跟配色相當簡單,但依舊看的出來那是一棟可愛的屋子,還有翠綠的草地配上五顏六色的花朵,主人翁則是在這漂亮的花園中嬉戲,一切都看起來十分幸福美滿。
 
  「真希望外面也能開滿漂亮的……」大小姐低聲說著,一直盯著插畫看。
 
  布勞先是看看那幅插畫、再看看窗戶外頭,他微微垂下眼瞼。
 
 
  這個世界,與插畫裡的世界沒有一絲相似之處。
 
  畫中鮮明而多樣、充滿生命的氣息,這裡枯槁而死寂、覆著令人喘不過氣的深沉。
 
  而這座名為聖女之館的宅邸,也只是空有華美的外表,實際上跟外頭憔悴的樹木未有任何差異。
 
  就算有類似日光的光照耀著這塊土地,也依然……
 
 
  ──這個地方、從未受到真正光芒的眷顧。
 
 
  思及此,布勞臉上的笑容於不知不覺中褪去,他不自覺的說:「其實、也不是不可能……」
 
  察覺大小姐向他投射過來的視線,這才意識到剛剛講了什麼,不過他亦未感到絲毫的慌亂,而是自然的順著這個話題講了下去──這時,聽聞到也許能夠讓屋子擁有相似的花園綠地,大小姐的心情頓時雀躍了起來,並且再向布勞確認了一次。
 
 
  「是的,如果這是大小姐您的期望。」
 
 
  關於花園之事至此便告一段落,然後布勞表示還有事要處理,微微欠身後就離開了圖書室。
 
  當布勞走出圖書室沒多久,一位熟悉的訪客出現在布勞面前,同時伴隨著略被弄亂的空氣流動,那如往常般俏皮的聲音飛入布勞的耳中。
 
  「啊啊,布勞先生真的對那孩子很溫柔呢。」
 
  布勞沒有給予任何回應,目光也不知道落於何處,來者倒也不再意而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明明沒有加諸任何情感吧?」以疑問語詞結尾。
 
  進入間歇性的沉默階段,布勞閉上眼睛,僅輕輕輕淡淡的說了幾句話。
 
 
  ──我的確沒有對她好的理由。
 
  ──同樣的,我也沒有對她不好的理由。
 
 
  「如果這麼閒的話,就多陪大小姐說說話吧,反正你本來就很聒噪。」
 
  「是、是、是,遵命。」華麗的轉身之後,做出敬禮的動作。
 
 
 
 
※ ※ ※ ※ ※
 
 
  獨自一人站在空曠的地方,而臉上少了平常的笑容。
 
  放眼望去,乃幾近寸草不生的土地,僅有稀少的乾枯翠綠自地面的裂縫竄出,尚有幾棵苟且活著的樹木;即便抬起頭來望向天際,也只能看到失去生命色彩的天藍,以及幾片裝飾用的雲朵。
 
  不管是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就連呼吸到體內進行交換的空氣分子,都讓人有一種虛假不實的感覺,卻又實實在在的被這些感官欺騙著──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感受不到。
 
 
  ──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
 
 
  「久等了。」
 
  一位身穿紅衣的男子從其中一棵枯樹後現身,並笑著向布勞打招呼,而布勞則是頗為冷淡的應了聲。
 
  「近來可好?最近啊……」
 
  「我要的東西呢?」布勞打斷紅衣男子的話,他雙手抱胸且以相當冷漠的眼神看著紅衣男子。
 
  「哎呀、哎呀,真是冷淡啊。」
 
  像是明白自討沒趣一般,紅衣男子也沒再多說什麼,默默的從外套內袋拿出一瓶透明無色的液體,並遞給布勞;布勞稍微看了一下後,便將瓶子收到了自己的衣服內袋,而後即向紅衣男子告辭準備離去。
 
  「等一下。」紅衣男子忽然叫住布勞。
 
  雖然布勞確實停了下來,但沒有回頭,紅衣男子逕自說下去。
 
  「──可別太認真了啊,那只是人偶罷了。」
 
 
  「不用你多說,我自有分寸。」
 
  布勞只回了這句話,又再次邁開腳步,就這樣離開了紅衣男子的視線。
 
  對他而言,紅衣男子的顧慮是多餘的,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是以沒有付出的態度來面對小女孩。
 
  營造適合學習的環境、使用理想的教學方式,純粹以基礎理論來教導小女孩。
 
  他,不禁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卻也略帶苦澀。
 
 
  ──沒有投注一絲愛情的教育,會培育出怎麼樣的人呢?
 
 
  自那之後,布勞開始為聖女之館附近增添一些鮮嫩的綠色。
 
 
  相同的生活日復一日,在布勞教導大小姐的這段期間內,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發覺大小姐所缺失的機能,也就是痛覺味覺
 
  起初,他認為這不是什麼特別要緊的事,便如此忽略過去了,儘管對於這件事仍懷有諸多的疑問;結果,事情沒有他所想的那麼簡單,反而持續在醞釀著,直到開瓶的那一天,在一瞬間爆發出許多讓人措手不及的泡沫。
 
  先是發現大小姐進食的意願日漸降低,再來是於某次午餐時間,大小姐拒絕進食,甚至是非常突然的哭了起來──那個時候,他才發現大小姐的心智方面有大幅度的成長,也首次意識到不能再以基本的方式應對下去了。任何預設的選項就像失靈的魔法,成了純粹參考用的理論;然而,倘若不踏出一步就無法向前,他只能依著基礎認知跟自身經驗的直覺來進行抉擇。
 
  那一天,他伸出手用手帕拭去大小姐的淚水,掛著跟以往一樣笑容來安慰大小姐──只不過,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笑容中的苦澀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大小姐變得很黏他,開始喜歡問他一些問題,特別是味道相關的問題,他也逐一為大小姐解答,而他單純的以為大小姐比以前活潑許多。可是,所謂問題往往是接連不斷的,某次點心時間,為他帶來第二次衝擊
 
  看著放聲大哭的大小姐,聽到大小姐所說的話,此時才明白大小姐沒有味覺的原因。
 
  而大小姐的問題一直於他心底徘徊著。
 
 
  ──人偶的、傀儡的……幸福。
 
 
  這一次,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無法為大小姐解答,因為他也不知道這個答案,而腦中霎時浮現弗拉姆曾說過的話。
 
 
  ──我們啊,雖然有義務告訴那孩子一切。
 
  ──但是,卻無法告訴她該怎麼做。
 
 
  最後,布勞只是緊緊抱著大小姐,讓大小姐在他懷裡大聲的哭。
 
 
  過了兩、三天,大小姐狀況看起來比較平靜以後,布勞將大小姐帶到離宅邸有點距離的地方,打算讓大小姐嘗試種植花草、也順便走走,稍微轉換一下心情。
 
  原以為無法達到太多的效果,可出乎意料的是,大小姐似乎很期待這裡變成跟書上插畫一樣的日子,開心的跟布勞一起種植花草、復育樹木,這也使布勞鬆了一口氣。
 
  「大小姐,請把這裡挖幾個小洞。」
 
  「好!」大小姐拿起小鏟子,開始專心的挖洞。
 
  接著,布勞因為要去拿一些種子跟養料,所以暫時留下大小姐一個人,卻沒料到不遠處有東西一直虎視眈眈著──他才走沒多遠,就聽見了大小姐的尖叫聲。
 
  是三隻蝙蝠,牠們接連不斷的想攻擊大小姐,大小姐害怕的往後退,直到背靠到一棵大樹上,她全身顫抖的揮著手中的小鏟子,而且不斷大喊著。
 
 
  「布勞──!」
 
 
  迅速的擋在大小姐前面,洞察、看穿對方的弱點,並俐落的、毫不猶豫的朝那個弱點丟出藏在袖子裡的銳器,造成最致命的、最有效果的傷害。
 
  三隻蝙蝠實行斜拋運動掉落至地面,時間並未為牠們停留──布勞趕緊去關心大小姐的情況,大致上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不過當他執起大小姐的右手時,便發現手背上有一點裂縫。他輕輕拍掉上頭的泥土,又用手抹掉殘餘的灰塵,每一個動作都十分的輕柔。
 
  本來還心有餘悸的大小姐,看到布勞的行為,勉強對布勞扯出一個笑容。
 
  「沒、沒關係喔,反正我、我感覺不到痛……」
 
 
  「──就算不痛,受傷了就是受傷了。」
 
 
  這天,布勞第一次在大小姐面前露出如此嚴肅的神情,大小姐靜靜看著布勞拿出手帕包紮在有裂痕的手上,而後布勞牽起大小姐的手慢慢走回聖女之館。
 
 
 
 
※ ※ ※ ※ ※
 
 
  「布勞、我也要幫忙!」
 
 
  看見布勞抱著一推東西,大小姐突然跑過來表示也要幫忙搬,似乎還很堅持的模樣。這令布勞有些為難,布勞雖然笑著婉拒大小姐的好意,但仍無法讓大小姐打消幫忙的念頭,只好些許無奈的拿出最輕、最小的物品給大小姐拿。
 
  最近,大小姐跟以往有些微的不同,之前只是變得喜歡問他問題,現在則又加上喜歡圍繞在他身邊,像是看著他處理事情或是想跟著一起做。除此之外,大小姐所問的問題貌似有了一些變化,好像格外關心關於引導戰士戰鬥的事、那些亡者的背景和自己其他該做的事等等,甚至是……
 
 
  ──甚至是,關於他的事。
 
 
  這個轉變對布勞來說,與其說是感到困擾、倒不如說是感到疑惑,他無法理解為何會出現這些變化,問著自己──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有什麼漸漸改變的嗎?是有什麼因素嗎?而那些因素累積起來,具有促使一切改變的力量嗎?
 
  思緒陷入沉默的時候,大小姐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當中,他便指示大小姐將東西放到房間角落,自己手中的也放置在相同的角落。
 
  兩人離開房間之後,布勞低頭看著跟在身邊的大小姐,他覺得大小姐好像已經成了心思不可捉摸的存在,心智方面的成長極有可能超出他的預期,因此有了這些改變。
 
  布勞突然止住了腳步,大小姐走了一、兩步後才發覺並停下來,轉過身望向布勞。
 
 
  「大小姐……您,到底在想什麼?
 
 
  時間的步伐一不小心就被絆住了,彷彿頓了幾秒似的。
 
  為了不要跌倒,遲鈍的用單腳踏了幾步,而後一鼓作氣的用力向前跳了出去。
 
 
  空曠的地面上已有少許的綠色點綴,新的時間正要被啟動
 
  清晨吹起微涼的風,帶著少許的陽光輕輕的掠過髮梢,亦夾雜著微量的生氣──抬頭朝天空望去,映入眼眸中的藍似乎比昔往明亮的不少。另外,有幾縷不一樣的光芒,穿過藍天跟白雲照射到地面,一點、一點的灑落於此。
 
  闔上雙眼、深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吐出,張開雙眼、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所有一切,布勞開始執行決定要做的事;而這個時候,某個他不陌生的聲音從背後冒出。
 
 
  「布勞,我再勸你一次。」
 
  「那只是個人偶而已,沒必要那麼認真。」
 
  「因為我們也只是傀儡般的存在。」
 
 
  須臾間,布勞面前竄起了火焰,一堆紙啪搭啪搭的於烈焰中飛舞著,而一直沒有開口的布勞轉過身,走過聲音主人──紅衣男子身旁,以冷然的口吻對紅衣男子說道。
 
 
  「──那又如何?」
 
 
  說完之後,布勞又將一些東西丟進火堆裡。
 
  紅衣男子雖然訝異、卻也沒說什麼,僅聳了聳肩轉身離去。
 
 
  金色的雙眸平靜的盯著舞動的火焰,思考迴路持續跳動著,腦中慢慢浮現那一天大小姐的反應,而他從未想過大小姐會有那樣的表情──那個時候、大小姐抿了抿嘴,嘴角勾勒出略苦的微笑。
 
 
  ──因為我想看到布勞的笑容。
 
  ──布勞到現在幾乎沒有真心笑過啊。
 
 
  大小姐表示原以為只要跟書裡一樣,有可愛的房子、漂亮的花園以及其他美好的東西,再來只要每個人展露親切的微笑,那樣、就能夠構築出幸福的畫面了。不過,她慢慢發現光只有這些是不夠的,又加上逐漸了解這個世界、自己、那些亡者……的所有一切,察覺到了這裡有缺少的東西
 
  想了很久、猶豫了很久,就在布勞為她包紮手的那一刻,她決定了──要把這裡變成、大家都能輕鬆歡笑的地方。
 
 
  ──就算只有一點點,我希望這個「家」的成員都能感到幸福。
 
  ──當然也包括你,布勞。
 
 
 
 
※ ※ ※ ※ ※
 
 
  「早安,今天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一雙戴著白手套的手,握拳往兩旁優雅滑去而劃下休止符,同時重新調整手勢以開啟新的樂章,流入屋內的光芒是細柔綿密的前奏,在某個稱呼之後便正式進入主旋律。
 
 
  「──大小姐。」
 
 
  蘊含於金色眼眸中的溫柔,宛若從天上緩緩飄落的白羽一般輕柔,就如此一點一滴的溶入旋律的波浪當中,同時,彌漫於空氣中的粒子們似乎也享受著寧靜祥和──那無聲的樂曲,持續以某樣物體為基調而接連不斷的變化著,構築出華麗多采而不失單純本質的樂章。
 
  潔白的床鋪上出現小小的動靜,一個小小的身軀推開被單慢慢坐起,微揉著尚未完全張開的眼睛,精巧的手指、手腕和其他關節處,都與人偶娃娃沒有什麼不同,這是因為她是炎之聖女所創造的人偶。
 
 
  「唔……布勞,早安。」
 
 
  慢慢從床上爬下來,人偶娃娃──大小姐換上跟平日相同的深紫色小禮服,穿上跟負責服侍她的男子──布勞同樣款式的鞋子,在梳洗過後便由布勞引領至餐廳。
 
 
  到達之後,便會發現有幾個人比大小姐還早進到餐廳,其中一位身穿軍裝且戴著眼鏡的男子,跟另一位則是原本倚在窗台把玩著手中火焰的男子,他們倆習以為常的率先跟大小姐說早安,接著在場其他人也依序向大小姐道了聲早安,而大小姐帶著跟以往一樣有朝氣的笑容對每個人說早安。
 
  隨著大小姐入座,那名戴眼鏡的男子坐在大小姐右手邊的位子,而方才把玩火焰的男子則是坐在左手邊,其他人也與往常一樣坐到習慣的位子。
 
  「哎呀、味道真香啊!」一個頑皮的聲音伴隨著翅膀拍打聲出現,特地飛到大小姐面前,單手擺於胸前且微微鞠躬,而後跟大小姐說了聲早安。
 
  「嗯、早安,弗拉姆!」
 
  「喔喔、今天大小姐也很有精神呢!」一邊說一邊於打小姐周遭打轉。
 
  不久,剩下的人陸陸續續悠閒的走進餐廳,一名右眼旁有到傷疤的男子略微大聲的跟所有人打招呼,走在他後頭的男子僅微微點了頭,但那位寡言的男子卻特別向剛剛在把玩火焰的男子說了聲早安。另外還有一個體格壯碩並留著一頭黃橙長髮的男子,當他向眾人打完招呼後,原本在忙其他事的布勞忽然走到他的旁邊。
 
  「阿貝爾先生,請問您的上衣呢?──跟您說過很多次了,用餐時……」
 
  「啊!抱歉!我馬上穿!」眼看布勞要開始訓話,被稱為阿貝爾的男子便立即道了歉,快速的衝出餐廳,打算趕緊回房穿上衣服。
 
  看到不知已上演多少次的笑話,不少人仍笑著說「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呢」,語氣略含幸災樂禍的意味,就連在走廊上跟阿貝爾擦肩的男子也調侃了幾句。而調侃人的那名男子一到餐廳,就馬上向布勞報告了一件事。
 
  「布勞先生、古魯瓦爾多那小子又賴床囉!」
 
  「好的,我明白了。」話一說完,布勞便立刻走出餐廳。
 
  幾分鐘之後,一名灰髮男子鐵青著臉步入餐廳,而布勞則是跟在後面。當灰髮男子坐下時還不斷念著「我、不敢再賴床了」,那失魂落魄的模樣令眾人哄堂大笑,更有人直接揶揄灰髮男子,說他根本沒有要改正的意志。
 
 
  ──聖女之館一天的開始,充滿著眾人的歡笑
 
 
  這時,一名身穿紅色禮服的男子捧著一束花進到餐廳,說是要拿來裝飾餐桌的而將花交給布勞,接著便拉開其中一張椅子坐了下來。而布勞則依紅衣男子的話,從櫃子中拿出一只花瓶,稍做處理後便將之擺置於餐桌中央。
 
  當布勞將剩餘的餐點端上桌,宅邸成員都已經到齊了,布勞稍微環顧了一下所有人──位子逐漸被填滿,空位一個個消失。
 
 
  ──跟最初不一樣了,大小姐不必再獨自面對空蕩蕩的座位。
 
 
  就在布勞請大小姐宣布開始用餐之時,意料之外、卻不讓人感到一絲驚訝的訪客出現於餐廳門口,那人摘下頭上的禮帽,微向眾人點頭且笑著問候。
 
  「各位早安,今天也是個令人愉快的早晨──是否有榮幸跟各位一同享用早餐呢?」
 
  片刻之間,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但很快的就有人跟大小姐提議開始用餐,於是大小姐也就尊重所有人的想法宣布開動,而那人的愣住的表情成了突兀的存在。
 
 
  「這裡的餐點不提供給,這個的成員外的人。」
 
  「所以沒有你的份,梅倫。」
 
 
  平靜的對那人落下這些話,同時布勞的語氣顯示出沒有絲毫宛轉的餘地;那位被稱為「梅倫」的男子發出抗議的哀號聲,又繼續拜託布勞,並且指出紅衣男子也不符合條件。聽見這項指控,紅衣男子先是輕咳了幾聲,而後笑著更正梅倫的話。
 
  「真是好笑呢,我可跟『梅倫先生』不一樣喔。」
 
  「我啊,不僅為大小姐提供道具商品,還負責照料這裡所有的花卉植栽呢。」
 
  在梅倫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布勞「勉為其難」的讓了步──如果是有人願意分一些給他吃,布勞就不會做任何干涉。然而,一聽到那所謂的讓步,每個人都有志一同的護住自己的早餐,梅倫也因此在心中埋怨著。
 
  「哎呀呀、梅倫老兄真可憐呀!要不然我的份分你一半吧?」向梅倫搭話的是弗拉姆,故作害羞的模樣表示自己最近在減肥。
 
  弗拉姆飛到梅倫面前,將一個食指大小的麵包塊遞出,而梅倫無言以對。而其他人一面吃早餐、一面努力憋笑,直到某個人發出噗哧一聲,所有人才一起大笑出來。
 
 
  布勞站到大小姐的座位旁,默默的看著大小姐的笑容,想起「準備期」所有曾發生過的事。
 
 
  ──是啊,是沒辦法告訴她怎麼做。
 
 
  細細品嘗著那些宛如珍釀的回憶,他的嘴角微微揚起。
 
 
  ──那麼,就陪在她的身邊吧。
 
  ──直到最後一刻。
 
 
 
 
【後記】
 
 
  首先、先在此跟布勞大人謝罪(?)
 
  真的感到非常抱歉!!!第四篇居然拖到現在才完成!!!(土下座)
 
  之前收到有如十二道金牌的抽獎券,心中默默的驚恐了。
 
  第一次收到時,只是想說真的會送呢,但隔天又……(略)
 
  (那時要是再出現第三次,那就有點恐怖了,因為程式應該還是有一定的循環吧(大概))
 
  後來,幾乎在寫其他東西,第四篇被我暫時擱置了。
 
  在寫〈身份跟立場〉時,想說之後就來繼續寫這個系列第四篇。
 
  將那篇趕完且發上去之後,點開UL來玩,就出現第三道金牌了……
 
  (隔天倒是很普通的東西,所以不怎麼在意,但再隔天出現了第四道……)
 
  拖拖拉拉的開始寫第四篇,中間算是一直跑去畫畫(正確來說應該是回歸本行吧(?))
 
  又遇到萬聖節(畫賀圖之類的)跟期中……(接近十月底時,又收到第五跟第六……)
 
  終於在十一月底前完成了(感動)
 
 
  不好意思這次又讓大家看了這麼多字(鞠躬)
 
  總算是把第四篇寫完了(感覺一直在偷懶(被打))
 
  之前埋在第三篇的關鍵字是:教育準備期
 
  (也有跟第三篇作小小的關聯。)
 
  而第五篇的關鍵字也已經埋進去了,
 
  不過,這次比較不明顯就是了。
 
 
  那麼,開始談談這篇故事吧(泡茶)
 
 
  這次一樣埋了一些隱喻跟點,希望有準確大家感受到。
 
  關於裡面提到的「投注愛情的教育」,不是市面上的那一種,這點請務必注意。
 
  簡單來說,這篇故事是大小姐跟布勞關係建立的過程。
 
  (不過,因為是短篇,所以可能有些地方不夠周到,這點也請各位見諒。)
 
 
  如同文章所述,布勞在一開始根本不想對大小姐投注任何感情。
 
  都是以理論上的方法教育大小姐,直到大小姐心智上發展到一定程度。
 
  雖然可以硬是繼續那種教育模式,但是也一樣不知道會迎來什麼結果,而布勞本身也知道大小姐的處境──就跟弗拉姆、店長講的一樣。(算是做出那種決定的原因之一吧。)
 
 
  最主要是因為,我認為布勞在教育大小姐的同時也是在教育自己
 
  不只是受教者在成長,而是連教育者也一起成長。
 
 
  一點點細微的改變,再加上大小姐的想法,才能有這樣的轉變。
 
  另外,也是因為布勞在教育方面還算是以良善為主,雖然不會刻意干涉或是硬要讓大小姐接受某些理念,所以大小姐才會很健康(單純?)的成長。
 
  啊、不過心智成長方面我也不是很了解,畢竟心理上的東西很難捉摸。
 
  這方面就只能見仁見智了,請大家多多包涵。
 
 
  而文中大小姐遭蝙蝠襲擊時,布勞的攻擊方式武器不是重點(因為我也想不出什麼武器),只是我認為難以應付的招數應該是這樣吧。
 
  看穿對方的弱點,並且狠狠的、用力的朝那點戳下去(笑)
 
  身心上都能造成很大的傷害呢( ° w ° )/
 
 
  很對不起喜歡梅倫的人,因為我又再欺負他了(鞠躬)
 
  還有,突然很喜歡弗拉姆呢(?)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