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的CP為「犬眼鏡」、「伯里」。
 
 原則上沒什麼雷,但某些部份對一些人來說,或許算炸彈吧。
 
 因為避免洩漏內容,請容我賣個關子。
 
 文筆不好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UL】布勞的說故事時間
 
 
開場
 
 
  各位讀者好。
 
  我是服侍聖女大人的助手,名字是布勞。
 
  相信有看過《與大小姐》系列的人,應該就知道我負責管理宅邸內所有的事。
 
  此系列中記錄了大小姐跟我、還有其他戰士們相處時的一切,換言之,就是以大小姐為中心的故事。
 
  故事過程中,也摻雜了一些戰士之間生活上的接觸、往來,儘管只佔了小部分。
 
  而這次正是要來跟各位分享一些戰士們的小故事。
 
 
  那麼,請各位好好品嘗以下兩個故事。
 
 
 
 
犬眼鏡:模糊視線下的曖昧
 
 
  陽光穿過玻璃進駐到屋內,有的依附於牆壁、傢俱以及居住於這座「聖女之館」的人上,有的飄散於空氣中並與寧靜共舞──今日,由於沒有任務,所以宅邸裡每個人都優閒的做自己的事。
 
  一部份的人是到戶外活動,另一部份是留在屋裡,而留在屋裡的人大多集中於大廳;大廳裡三三兩兩的一起聊天,也有人安靜的在做自己的事,比如說像是看書。落地窗旁,有一個小女孩坐在單人沙發上,長沙發上則是坐了一個身穿軍服且戴著眼鏡的黑髮男子,兩人都靜靜的在看書。
 
  在黑髮男子身旁,還坐了一位穿軍服且右眼戴著眼罩的金髮男子,他跟那兩人不同,看起來似乎有些浮躁,一下拿起茶杯喝茶,一下瞥向黑髮男子。
 
  「艾依查庫。如果坐不住,就跟里斯先生他們一起到外面去。」忽然對金髮男子這麼說,而黑髮男子的目光未離開書頁。
 
  被喚為「艾依查庫」的金髮男子雖然想說些什麼,然支支吾吾沒講出任何完整的字句,反倒是那名小女孩出聲喚了黑髮男子。
 
  「艾伯,這個字怎麼念?」
 
  小女孩向黑髮男子──艾伯遞出自己手中的書本,並指著其中一頁的某個段落,艾伯湊了過去,接著對小女孩說那個字怎麼讀、什麼意思以及如何使用等等,做了相當詳細的解釋。
 
  看著艾伯為小女孩解答的模樣,艾依莫名的拿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茶,而後垂下頭來,像是在鬧脾氣的小孩般──顯而易見的,他是在生氣,但不是在氣小女孩或是艾伯,單純的在氣他自己、氣他自己的膽小,同時也感到些許無奈。
 
 
  「咦……」艾依小聲的驚呼。
 
 
  艾伯突然伸出手輕輕摸著艾依的頭,儘管那雙金眸依然注視著書本的內容。
 
  雙頰感到微熱,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艾依僅默默的讓艾伯摸頭。
 
 
  隨著寧靜的腳步,時間無聲無息的走在一定的時間軸上──無人注意到它前進的聲音,直到發現某些東西已有所變化,才能意識到那股無形的流逝。
 
 
  跟以往一樣歡愉的晚餐時間後,絕大多數人都是回到房裡洗澡,只剩少數人還留在大廳,而艾伯是屬於前者,艾依則是習慣性的跟在後面。
 
  一回到房間,艾伯也沒特別理會艾依,就拿出換洗衣物進到浴室洗澡了,留艾依一個人隨意的在房內亂晃著。不過,當艾依走到書櫃前的時候,停住了腳步並仔細看了看,接著他從中拿了一本;翻了幾頁之後,他略帶不悅的喃喃自語──他無法理解這些腐朽的戰史有什麼有趣的,然艾伯卻喜歡研讀這些東西。
 
  不久,傳來了喀啦的一聲,是艾伯洗澡洗好了的提示音。
 
  沒有帶著眼鏡的艾伯,隱隱約約看見艾依拿著什麼站在書櫃前,不禁好奇的問:「艾依查庫,你在看書嗎?」
 
  「啊嗯、算是吧。……啊、艾伯,你知道這個怎麼念嗎?」艾依隨口問道。
 
  「哪一個?我看一下。」
 
  「唔呃……」突然驚呼出聲。
 
 
  因為,兩人之間的距離幾乎縮減至零。
 
 
  似乎是為了看清楚書上的字,未戴眼鏡的艾伯微瞇著眼直接從艾依肩後探出頭,使得臉的距離都快要到相貼的程度,艾伯微濕的髮絲又不時輕掃過艾依的皮膚,而那飽含水氣的肥皂香味一點、一點的飄入艾依鼻中。
 
  這個如埋伏般襲來的狀況,令艾依的心掉入慌亂的陷阱,緩緩的將艾依逼向糟糕的處境──目前,艾依整個人呈現僵直而不敢輕舉妄動的狀態。
 
  耳旁艾伯詢問的聲音,持續刺激著艾依的神經,然後艾依艱困的做了決定。
 
 
  「唔啊、啊,有點晚了!艾伯,我也要回、回房洗澡睡覺了!」
 
 
  說話的同時,艾依大力的闔上書本,大幅度的遠離艾伯。
 
  如此不自然的反應,讓艾伯覺得艾依行徑有點詭異,但還是應了聲,就這麼看著艾依離開,而艾伯不知道的是,在房門關上之後艾依拼命的在走廊上狂奔。
 
 
  衝回自己房間的艾依,將門反鎖起來,倚著門扉大口喘氣。
 
  待氣息稍微緩和,他便走進浴室──理所當然的,裡頭傳出了水聲。
 
 
  只不過,似乎沒有小水滴的屏障。
 
 
 
 
中場休息
 
 
  好的。
 
  第一個故事至此已告一段落,請問各位讀者覺得如何呢?
 
  艾依查庫先生跟艾伯先生的關係,一直處於相當微妙的狀態呢。
 
  不過,畢竟是他人的事,我也不好妄下斷語。
 
 
  那麼,接下來……
 
  啊、是那位新來的先生與里斯先生的事情呢。
 
  說起那位先生,也許是因為是在遺忘的森林裡找的,所以根本跟野生的沒什麼差別。
 
  真希望那位先生別再給大小姐添麻煩了,老是任意妄為……
 
  啊,非常抱歉──貌似說了不少多餘的話。
 
 
  那麼,就請各位慢慢品嘗第二個故事。
 
 
 
 
伯里:時間的刻痕
 
 
  我到底在做什麼呢──他不斷的反問著自己各種問題。
 
  儘管是正在面對不陌生的怪物的時間點,他仍舊思考著沒有正確解答的疑問,自從來這個世界便一直如此,這也致使他揮下摻有雜質的劍。
 
 
  「呀啊啊、伯恩哈德先生!對不起!是我應用不當!」
 
 
  沒有特殊含意的瞥了身後的人偶娃娃一眼,絲毫不在意身上大片的鮮紅,他只是重新擺好架式並等待人偶娃娃的指令──略帶慌張的人偶娃娃,迅速的下了指示,就此結束了這一個任務。
 
  緊接著,他們朝著下一個任務地點前進,這支隊伍中話比較多的是他的雙胞胎弟弟,正開心的跟人偶娃娃、抱著狗的紫衣女孩聊天,而他始終保持沉默不語。
 
  或許是聊得太過於投入,那三人沒注意到他無預警的止住了步伐、停留於原地。
 
 
  事實上,也不完全沒有答案──他是為了找回記憶、且回到人間。
 
  這裡的每個人都一樣,失去了對某一件事的記憶,似乎是導致自身死亡的關鍵。根據這裡的規則,無法從他人那裡取得重要情報,因為他人也沒了那項關鍵記憶;僅有一個恢復的方法,就是跟著那個人偶娃娃收集各種碎片。
 
  話雖如此,也不是什麼也不記得,像是他依然記得自己跟雙胞胎弟弟的成長過程,以及進入連隊後的瑣碎小事,簡單來說,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回憶。不過……
 
 
  ──唯一令他感到高興的是,還記得自己跟那個人的一切。
 
 
  站在原地的他閉上眼睛,不自覺的對空氣做出擁抱的姿勢,看起來十分陶醉的樣子,彷彿自己真的抱著那個人一般。
 
 
  ──大概是對那人的愛戀已深刻於靈魂裡了吧。
 
 
  「伯恩──你在哪、啊啊!找到了!」
 
  是他的雙胞胎弟弟,正在不遠處對著他大喊,於是他的思緒被拉回現實。
 
  回歸隊伍以後,與自己的雙胞胎弟弟並肩而行,雙胞胎弟弟隨意的問他為什麼突然脫隊,又說他們三個也有錯、居然沒注意到他沒跟上。
 
  見他沒有回應,雙胞胎弟弟突然勾住他的肩膀,一臉了然的模樣,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著。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跟以前一樣就行了,前輩他也還記得你。」
 
 
  據自家弟弟的說法,那人好像比他還要早來到這裡,而且還記得以前在連隊的人事物。
 
  他看的出來,那個人依舊是那個人,許多地方都沒什麼改變,就跟他記憶裡的相同;可是,他也看的出來,那個人還是有些改變。更廣泛來看,應該是來到這裡後,每個人都有了某種轉變──應該是那個人偶娃娃的緣故。
 
  那個人被分配到的隊伍是,作為主要戰力的第一匣;另外,雖然第一匣的隊長是由另一個他認識的人擔任,但那個人跟以前一樣仍是隊伍王牌般的存在。也是因為所屬不同隊伍,任務等級也連帶不同,因此幾乎沒有什麼交集。
 
 
  ──不過,這只是他不敢輕易接觸那個人的眾多藉口。
 
 
  今次的任務都結束後,他們一行人回到了名為「聖女之館」的宅邸。
 
  一進到屋內,他便自行走上旁邊的樓梯,打算直接回到房間,而餘三人像是也習慣他這樣獨斷獨行的行為了,什麼也沒說的走進大廳。
 
 
  那一向偏快的步調,讓周遭的景色無法進入他的眼裡,但那也是由於他並不在乎這些的關係──未過多久就已經到房門前,正當他轉開門把要進去之際,某個聲音攔住了他。
 
 
  「竟然直接無視啊,不管怎樣我也在這裡等了很久呢。」
 
 
  「……呃、里斯……前輩?」
 
  難得露出訝異的神情,他望著離門沒多遠的地方,被他稱為「里斯前輩」的男子雙手抱胸、依靠於牆上,臉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這裡沒有其他人,跟以前一樣用平輩的稱呼就可以了。」里斯如此提醒他。
 
  遲鈍的應聲、遲鈍的邀里斯進到他的房間、遲鈍的關上房門,宛如有某種默契似的──他拉出床旁書案的椅子來坐,里斯則是坐在床上。他看著里斯雙手交握並讓手肘放置在大腿上,而里斯現在貌似正看著空氣;至此,兩人頗突然的掉入沉默的泥沼中,這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伯恩你臉上的皺紋增加了不少呢。」
 
 
  原本還在跳動的思考迴路,沉靜了一會兒,他沒有想到對方一開口就是這句話,不久,他也打算說些什麼作為回敬。
 
  「那是當然的,我又不像你……」
 
  後續字詞驟然消失於空氣中,僅留下不完全的句子,並以突兀作為結尾。
 
  「……抱歉。」
 
  聽聞他未說完的話以及突如其來的道歉,里斯的表情依然是那抹淺淺的微笑,沒有對他的話做任何評斷,反倒是自顧自的說了下去,而里斯的語氣相當的平靜。
 
 
  「你知道嗎?來到這裡之後,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跟弗雷。」
 
 
  看到他們依序被喚醒且帶到這裡──很高興他們似乎活了比自己久很多,卻也很難過,因為他們終究還是來到了這個地方。也許是想到來到這個地方所代表的意義,里斯交握的雙手握得更緊,而那是因為里斯本來是期望他們能好好的活到最後。
 
  除此之外,看著來到這裡的他們,便會發現他們與自己記憶中的相異之處──他們有著時間的刻痕,而里斯卻依舊年輕。
 
 
  「感覺就像、獨自被遺留在原處一樣。」
 
 
  在說這些話的同時,里斯的頭漸漸低垂下來,使他看不清楚里斯的表情。
 
  聽到這樣的話、看著這樣的里斯,他回想起過去的種種──雖說里斯年紀尚輕,偶爾也會衝動行事,但卻也相當獨立、了解克制自己的重要,更甚至,有如此沉著的一面。
 
  此時沉默再次降臨,他不禁伸出手抱住里斯,並讓里斯的頭依靠著自己的肩膀。
 
 
  ──他,抱著這個被時間遺棄的人。
 
 
  兩人就這麼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里斯輕拍他的背,而他放開了里斯。
 
  「真丟臉啊、居然被你安慰。」語畢,里斯站起來走到門邊,準備離開他的房間。
 
  轉開門把後,里斯忽然回頭跟他小小的道了歉,笑臉中也略略帶些歉意。
 
  「抱歉啊,讓你聽了那麼自私的、像是在發牢騷的話。」停了一下,又繼續說道:「啊、不過這些話可不要跟弗雷說喔。你也知道弗雷的性格吧?」
 
  「嗯,我知道。」
 
  當里斯已稍微拉開門的時候,他問了里斯一個問題──那麼,為什麼會跟他說這些?
 
 
  「……其實,我也不清楚呢。」
 
  給了一個模糊、不明確的答覆,里斯稍稍頓了一下,而後又講了一個推測性質的答案。
 
 
  ──也許……是因為伯恩你比較不會被一些事左右吧。
 
 
  默默望著里斯闔上房門,他無力的跌坐到床上,左手半掩著臉,他的眼神一直閃爍著,似乎透露出些許複雜,口中僅不斷重複著某幾個字。
 
 
  「沒有、不見了……」
 
 
 
 
尾聲
 
 
  好的。
 
  第二個故事至此已告一段落,請問各位讀者覺得如何呢?
 
  這位先生跟里斯先生也是處於頗微妙的階段,各位讀者是否有注意到呢?
 
  話雖如此,那位先生……啊、都已經這個時間了呀。
 
  大小姐好像很期待今天的點心呢。
 
 
  那麼,請容我在此跟各位讀者告辭。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再跟各位讀者分享一些戰士間的小故事。
 
 
 
 
【後記】
 
 
  聽說狗狗最怕的是主人不理牠呢(?)
 
 
  這篇算是《與大小姐》的分支路線吧。
 
  然後,與其說是布勞在說故事,倒不如說像在爆料吧(被打)
 
  當初因為是想輕鬆的寫,所以描寫會比較沒那麼細緻(謎:原本有很細緻嗎?)
 
  這兩篇是很久之前一直想寫的東西,此外,第二篇算是在為另一篇文鋪路。
 
 
  那麼,來talk一下文章吧(泡茶)
 
 
  第一篇犬眼鏡的梗,是之前剛洗完澡時想到的。
 
  啊,不過我自己是不喜歡那麼接近別人啦,艾伯應該算是不怎麼在意才這樣的(大概)
 
  而艾依怎麼了應該也非常明顯-w-
 
 
  第二篇,實質上就是虐文來著(笑)
 
  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應該很容易猜出來吧?(這就是我所說的炸彈喔( ° w ° )/)
 
  如果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我提供一個提示。
 
  就是目前我所寫的非架空文章,基本上或多或少有些關聯性,而文中其實也有一些提示。
 
 
  然後中場時,布勞說的那些話其實是我的心聲(想哭)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大人組很有發展空間,人家明明也想發展小孩組呀!!!
 
 
  【隨筆插圖ˇ】
 
   插圖 2.jpg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