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的CP為「犬眼鏡」、「伯里」。

 原則上沒什麼雷,但某些部份對一些人來說,或許算炸彈吧。

 因為避免洩漏內容,請容我賣個關子。

 這次主要是「犬眼鏡篇」(雖然「伯里篇」也不能說是沒有啦)

 文筆不好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UL】布勞的說故事時間 III

 

開場

 

  歡迎來到暗房。這裡是戰士們沉睡的場所。

  要使用您的運氣來讓他們甦醒嗎?

 

  ──開玩笑的。

 

  各位讀者好。

  我是服侍聖女大人的助手,名字是布勞。

  不知道各位是否有個愉快的愚人節呢?是整人的那方、抑或被整的那方呢?

  而隔了很長一段時間,很高興又能再次跟各位分享一些故事,各位是否感到期待呢?

  這次最主要是艾伯先生跟艾依查庫先生的故事。

  時間點是在初入月之大陸時。

 

  那麼,就一起來欣賞這次的故事吧。

 

 

犬眼鏡:真兇

 

 枯槁而幾乎不見生氣的山谷裡,存在著一個特殊、猶如世外桃源的地方,彷彿是這個世界中唯一被光芒所眷顧之處──不僅有著鮮嫩的翠綠,還有一棟充滿歡笑的宅邸,那棟宅邸被稱為「聖女之館」。

  聖女之館中基本上是以一名小女孩為中心,並由一位紫衣男子負責打理屋內的一切事務,其他住在裡頭的人則是被當作「戰士」般的存在。而那些戰士當中,有一位戴著眼鏡、身著軍服的黑髮男子,名為「艾伯李斯特」,以及一位右眼戴眼罩、亦身著軍服的金髮男子,名為「艾依查庫」。

  艾依常常跟在艾伯的身旁,因此通常只要看到艾伯就能夠看到艾依伴隨左右,這件事就像定律一般被他人所知。

 

  「艾依查庫,今天我想一個人在圖書室看書。」

  走在前頭的艾伯,頭也沒有回的對後頭的艾依如此說道,艾依則略微遲鈍的應了幾聲,接著默默的停在原地看著艾伯離去的背影。

  事實上,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艾伯雖然很習慣艾依跟在自己身邊,但偶爾也有想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直接對艾依說,艾依也會很配合的自動退下。

  「艾伯,你……」不自覺脫口而出的話語沒有結尾。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艾依也明白兩人之間的互動也和往常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可是,這僅是表面上而已。

  近日,艾依隱約感覺艾伯似乎變得有一點冷淡,儘管這只是純粹出自於一種直覺,然艾依深信著那細膩微小的、無形的變化,一定存在於這個已經很熟悉的相處模式,並於心底落下這項疑問。

 

  ──你到底怎麼了?

 

 

※ ※ ※ ※ ※

 

  「請問……里斯先生你怎麼了嗎?」

  與你並肩而坐、被你稱為「里斯先生」的男子聞言便稍微將臉朝向你的方向,且發出代表疑惑的驚嘆語,因此,你又為這項提問進行更加明瞭的解釋。

  「最近,里斯先生好像有點心不在焉,而這種情況……」你停頓了一下,因為里斯已經了解你想說什麼了,而後你又銜接上未說完的句子,小心翼翼的說:「似乎、是在弗雷特里西被大小姐喚醒以後。

  「嗯……有那麼明顯……嗎?」里斯緩緩將臉轉回去,而里斯的這句話顯然並不是對你說,那只是單純的在自言自語。

  看著有些失神的里斯,你想這是不是不該問的事情、對方是不是覺得不舒服,於是趕緊鄭重的跟里斯道歉。不過,里斯對於你的這個舉動,反倒是笑了出來,聳聳肩之後便表示自己並未感到任何不愉快,又問你是否想知道原因。

  「如果里斯先生需要聽眾的話,我十分樂意扮演這個角色。」

  聽聞你的回答,里斯笑了笑便娓娓道出原因。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個時候,里斯沒有看著你,反像是在眺望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而你默默的聽著。

  「弗雷他、來到這個世界,而『來到這個世界』也就意味著……」

 

  ──炎之聖女為了某個目的。

  ──將對塵世、還有心願未了卻抱憾而終的戰士們聚集起來。

 

  你們每個人都是被如此告知的,即便有諸多無法釐清的疑點,但每個人還是選擇保持沉默,聽從炎之聖女的指示,不過,那都只是一開始的時候──隨著在這棟宅子所度過的時間,僅僅等待自己找回那份遺失的關鍵記憶、本來只是在原地踏步的你們,卻在不知不覺中被那名小女孩牽著手向前邁進

 

  ──心裡的時間,開始走動了。

 

  「我也知道人的生命結束時,不一定是毫無牽掛的。」

  「可是,就是因為那份遺憾足以被炎之聖女認定,我們才會在這裡。」

  「所以弗雷他……他應該是抱著那樣程度的遺憾逝世的。」

  「而且,既然弗雷出現在這裡了,那傢伙大概……」

 

  話至此,里斯就沒再說下去了,而你也相當清楚里斯口中的「那傢伙」是誰,只是這沒有繼續追究的必要。然而,也就是在這一天──出任務而於一旁待命時,聽到了里斯的這席話,致使你想到了某件事,因此開始好好思考關於某個人的一切。

 

  至此,回憶即劃下句點。

 

  「──艾伯、你說話啊!你最近到底怎麼了?」

  沒有任何人的走廊上,艾依用力抓著艾伯的肩膀,使用略大的音量質問著艾伯。

  面對這如同凌厲攻勢般的提問,艾伯自剛才起就未說過任何一句話,沒有正面看著艾依,獨自陷入某段回憶的世界中──兩人維持著這種僵持不下的狀態,直到艾伯不帶一絲情緒的問了艾依一個問題。

 

  「艾依查庫,你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嗎?」

 

  沒來由的問句勉強緩和了一些氣氛,艾依稍微減輕了手的力道,從臉上的表情看來,他不明白艾伯問這件事的意義所在,可還是決定好好回答艾伯的問題。

  「為什麼會在這裡……不就是那個炎之聖女為了……」

 

  「──不對。」

 

  艾依的答案尚未說完便被艾伯給駁回,這使得艾依更加疑惑,他認為這理當是目前眾人所認可的「事實」,而艾伯的認知應該也是如此──可是,艾伯卻說這個答案是錯的。

  「那麼、是為什麼?如果答案不是這個的話……」艾依反問著,然而迎來的是一陣沉默。

  耐不住這份沉寂的艾依想要再問一次,甚至是這個問題的用意是什麼,不過話才要說出口,艾伯便開口了──這時候,只看到嘴巴開闔的樣子,看著無聲的字彙一個個鑽入耳中,周遭霎時成了一個沒有任何一點雜音的世界。

 

  ──因為你死了啊。

  ──你、抱持著某種程度的遺憾死去了啊。

  ──而且……

 

  猶如一波已奔至喉頭的情緒巨浪,將之強嚥下來,可是仍有不少餘波依著字句被傳送出去,甚至有一股無法壓制的巨大能量,捲起空氣粒子形成不小的波動,最後重重的打在所有物體上作為結尾。

 

  「而且害死你的真正兇手,就是我啊──!」

 

  臉上幾乎只剩錯愕的艾依,略帶些茫然的問了艾伯這是怎麼回事;而在那句由諸多複雜情感所構成的宣言之後,艾伯似乎比剛剛平靜了些,接著慢慢的揭露那些話所隱含的意義。

 

  「你跟我雖然都失去了某些關鍵記憶,但並不表示什麼都不記得。」

  「而我又有一些大小姐為我找回來的記憶,因此、如果真的好好的捫心自問的話。」

  「在我記憶中的你,根本不像是會越過死線的人啊……」

 

  艾伯現在說話的模樣相當疲乏、虛弱,就好像不論何時氣息忽然消失了也不覺得奇怪。

 

  「歸納出來的原因,只有一個。」

 

  在那微弱、不清晰的尾音落下以後,兩人沒有看著對方,彷彿就這麼陷入無止境的死寂迷宮當中,之間只剩下那殘存餘空氣中的結論。

 

  ──我……因為、我就是那個始作俑者啊。

 

  結論化為細碎的粉塵,不斷的、不斷的透過鼻子進入體內,而那些入侵體內的那些字句粉塵,宛如毒藥一般,一直、一直侵蝕著各個神經脈絡,更甚至透過全身血管,直逼大腦與心臟。

 

 「──不對、你錯了,艾伯。」

  這句話打穿了死寂迷宮的牆壁,開啟了新的、不一樣的出口──此時,他們兩個人才第一次好好的正視對方,那雙狼狽不堪的金眸對上堅定而不惑的藍色眼眸。

  艾依再次用力抓住艾伯的肩膀,並又跟艾伯強調一次「你錯了」,而艾伯僅微微的搖頭。

 

  「就因為我是你記憶中的我,所以我才會越過死線。」

  「不顧一切的、就只為了你,艾伯。」

 

  刻意抑制情感導致聲音變得比以往低沉、沙啞,緩慢中也夾雜著些許顫抖,在吸一口氣後,艾依勉強使自己的聲音變得平穩,努力的除去任何不安的因子。

  「這是我自己所作的決定,所以、這是我自己該負的責任。」

  「而且,就算真的是艾伯你用槍口指著我的左胸、甚至扣下了板機。」艾依講這句話的同時,更用左手拇指指著自己心臟的位置,並以不容他人質疑的語氣說道:「我也不會因此怨恨你!絕對不會!」

  看著那對沒有一絲動搖的、自己記憶中所熟悉的藍眸,艾伯心底深處只有不解,他無法理解是什麼驅使著艾依、是什麼讓艾依願意做到這種地步──因為明明不值得

  「為、什……」艾伯才剛發出幾個音節,就突然停止了。

 

  艾依緊緊的抱住艾伯,並於艾伯耳邊輕聲說著。

 

  「因為……我從以前就一直、一直……喜……」

  不知何物絆住了剩下的音節──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似的另一個答案。

 

  「我對你所抱持的情感,從小時候認識你以來,就都、沒有改變了啊……」

 

  隨著尾音一點、一點的飄散於空氣中,兩人周圍的紛亂也漸漸消逝,而艾依將手臂收得更緊,像是深怕艾伯無法感受到自己的心意一般。

  卸下原本緊繃的肩膀,艾伯將下巴靠在艾依的肩上,瀏海以及反光的鏡片掩去了他的神情。

 

  「         」依稀聽到艾伯以顫抖的聲音如此說著。

 

 

中場休息

 

  好的,故事在此告一段落。

  各位讀者是否滿意這次的故事呢?

  艾依查庫先生真的……真的是個很為自己決定負責的人呢。

  那麼,我們一同來為艾依查庫先生未來的日子加油吧。

 

  接下來……啊,是這件事啊。

  說起這件事……不管是這一位先生、還是那一位先生……

  一想到他們往後在宅邸的生活,真是令人感到難過。

 

  那麼,請各位細細品嘗這個帶點哀傷的小故事。

 

 

伯里:禍端

 

  「為什麼啊、為什麼不記得了啊……里斯前輩!」

  右眼旁有一道疤痕的男子,略微激動的質問被其稱為「里斯」的男子。

  對於從開始到現在男子所說的事,里斯只感到莫名其妙、一頭霧水;一旦想要了解得更清楚,對方貌似又不願意說得更清楚,因此里斯也開始有些火大。

  「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里斯大聲的吼回去。

  在里斯的這聲怒吼後,男子抿了抿嘴並略把臉撇到另一邊,神情相當凝重,隱隱約約透露出一種無可奈何的煩躁,而里斯將這些收於眼底──察覺對方應當也有自己的難處,里斯輕嘆口氣後便稍稍斂起自己的脾氣,向對方表示自己不記得也許是正常的事,因為來到這裡的人丟失去了某些事情的記憶。

 

  只不過,男子闔上眼並對他搖了搖頭。

 

  「──我記得喔。」男子輕描淡寫的說著。

  「咦……」

  「我記得很清楚喔,伯恩哈德也是,阿奇波爾多也是……」依序點出了另外兩個人的名字,張開雙眼後以異常平靜的態度面對里斯,又說:「……我想也許只要是跟我們差不多時期的隊員應該都會記得吧。」

  絕大多數的人都保有那段記憶,同樣理當擁有那段記憶的人卻沒有那段記憶,那名男子甚至指出里斯是最應該留有那段記憶的人之一,而後男子問了里斯某段時間的記憶。

  「……大概是這樣吧,這段時間的記憶沒有特別被抽離的部份。」里斯概述了自己的記憶。

  「嗯,我也差不多是這樣。只是……」

  「只是?」

 

  「只是、前輩的記憶似乎不存在某一部份。」

 

  對方的用詞從「不記得」變成「不存在」,那顯然是兩個不同含義的詞彙,使得里斯的背脊涼了起來;接著,男子垂下眼瞼且以相當無力口吻的說道:「果然呢、我一直希望是『只是不記得』。」

  「我……我的記憶有問題……嗎?」

  聞言,男子什麼也沒說,僅是默默的在腦中整理目前所知的狀況。

 

  ──不管是對前輩而言,還是……

  ──那些東西幾乎已經可以說是不存在了吧。

  ──但、也許真的還有殘留下來的。

  ──我想、這麼相信。

 

  其實,男子之所以主動跟里斯提起這些,是因為得知某件事,才認為事情還不到太壞的情況;不過,實際跟里斯談過之後,他也只能期望那些遺留在里斯身上的東西,能夠成為一線希望。

  接著,為了緩和彌漫於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男子改以輕鬆的語調跟里斯提起以前的事。

  「不過,你真的忘記了嗎?──像是我那天晚上跟你說過的話。」

  「……嗯?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特地到你房裡,跟你談有關伯恩的事。」

  里斯開始依據男子的敘述努力回想,不久之後,大致想起來是哪段時間的事。

  「我記得那天你還故意將氣氛弄得很凝重,雖然的確是在講正經事。」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那可是在講自家兄長的人生大事呢。」

  「對呀、是在講伯恩的……咦?」

  「怎麼了嗎?」

  里斯忽然自言自語了起來,似乎陷入了某種錯亂

 

  「……好像有點奇怪?應該是在講伯恩的人生大事……沒錯、啊……」

  「為什麼我好像、好像……有一點不對勁?」

  「……好像少了什麼?記不太清楚……那天的談話內容……」

 

  看到這種狀況,男子有些擔心的喚了幾聲,但仍未得到回應。

  不久,貌似不太能接受自身現在的情形,里斯感到生氣及痛苦──明明是理所當然的,卻又有不得不質疑、釐清的部分。不過,里斯突然間冷靜了下來,並喚了男子的名字:「吶、弗雷。」

  「嗯、啊,什麼事?」男子謹慎小心的應聲。

  「那天、你是不是曾說過……」

 

  ──就算有一天伯恩牽了一個小女孩、還是八十幾歲的老婆婆,又甚至是一個魔物之類的。

  ──跟我說那是未來的嫂子,我其實也不會多說什麼。

  ──因為只要對方是真心的愛著伯恩、對方不會不合情理的傷害伯恩

 

  「──那樣就可以了。」

  「咦……我的確是這麼說過,難道……」男子眼中閃爍著期盼。

  「伯恩他……那傢伙喜……喜歡……」

  斷斷續續的字句間溢出不少遲疑,但確實逐漸的、一步一步的導向某個答案。

  「那傢伙……那傢伙喜歡的……喜歡的是……」

  快了、答案快出來了!快了、拜託了──男子熱切的祈禱著。

 

  「那傢伙很喜歡像烏波斯那樣的魔物對吧──!」

 

  「咦?」

  「沒錯吧?當初你不是很擔心伯恩有一天會真的牽一個魔物回來嗎?」

  「咦……我、我的確是有說過啦……可、可是……」

  「不過,這樣倒也可以理解──伯恩會跟小烏波感情不錯的原因了呢。」

  「咦?……小、小烏波?那是什麼?」

  「就是那隻幼生烏波斯啊,『小烏波』是大小姐取的暱稱。」

  「這樣啊……啊!不對!為什、麼……」

 

  「里斯先生!到出任務的時間了──!」

 

  不遠處傳來另一名男子的聲音,也因此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啊、等一下,我馬上過去!」里斯朝著聲音的方向如此回應,接著向對方表示自己要去出任務了,在簡單的告辭後便轉身離去。

  「咦、咦?等、等一下啊……」伸出手,卻未能攔住里斯。

 

  良久,才默默的將手收回。

  目光游移至他處,並於心底深處小小的道了歉。

 

  ──抱歉了,伯恩。

 

 

尾聲

 

  好的,故事到此即告一段落。

  各位覺得如何呢?是不是會讓人感到惋惜呢?

  這件事可是有著深遠的影響呢,不管是在哪方面。

  不過,無論如何、都讓我們來為弗雷特里西先生祈福吧。

  至於原因為何……啊,大小姐要回來了。

 

  最後以這則後續小片段作結尾。

  那麼,請恕我失陪了。

 

 

插曲:默哀

 

  在艾伯跟艾依互相表明心意後,隔天便回歸常態,跟平常一樣在聖女之館度過寧靜的時光。

  這一天的午後,小女孩帶著艾依所屬的隊伍出去了,所以在艾伯身邊看不到艾依的身影──艾伯優閒的待在大廳看書,身旁坐著屬同一隊伍的里斯。

  「看來你們和好了,對吧?」里斯喝了口茶後,便對艾伯這麼說。

  「咦……」艾伯停下手邊翻頁的動作。

  「……啊,那個、抱歉,昨天我全聽到了。」

  「嗯……這樣啊,還請別放在心上,畢竟我們是在大家常經過的走廊上談話。」

  艾伯說話的同時,微笑中還顯露出少見的靦腆,亦表示需要感到不好意思是自己。

  「不過,真是抱歉呢──是我講的那些話,才讓你開始想這些。」

  「不,里斯先生不必感到抱歉。反倒是相當感謝你的那席話,讓我開始思考這些。」

  「嗯?感謝?」

  「來到這裡之後,如果……」

 

  「如果還是跟以前一樣,這樣、是什麼也改變不了的。」

 

  「──嗯,也對。」里斯也露出了然於心的淺笑。

  兩人的談話到這裡便結束了,並繼續品嘗這個祥和的午後時光。不過,沒過多久,里斯又向艾伯提出了一個問題。

  「啊、對了。艾伯,你對艾依查庫……嗯……感覺如何?」

  「這個嘛……」

 

  「我、我覺得很高興,因為……他還有把我當作朋友。」

  「真的……真的覺得很高興。」

 

  「這、這樣啊……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呢。」

  「──是的。」

  聽到這個回答的里斯,不知為何,他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另外,於大廳的其他人似乎都有聽見兩人的談話,因而小小的嘆了口氣,並且心裡都想著同樣的事。

 

  ──艾依查庫,你這個膽小鬼。

 

 

【後記】

 

  這個故事給我們一個啟示:有時候,某些話是需要直接講出來的(?)

 

  那麼,我們來談談這些故事吧(泡茶)

 

  整個拖很久才更新呢(遠望)

  而這次最主要是艾伯跟艾依的故事,所以先來說一下那段期間的概況。

  那個時候,率領第一匣的成員突破夢夢三兄弟沒多久。

  初入月之大陸這個新地區,因此心血來潮跑去暗房找布勞。

  然後,個人是抱著抽女孩子的心情(真的很想要可愛的女孩子呀──!)

  ……結果,反而把閃閃帶回家了( ˚ ω ˚ )

  不過,橫豎都是家裡來了新人,倒也不會過度介意啦。

  話是這麼說啦……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又去暗房拜訪布勞(其實平常就會去暗房晃晃了啦,只是什麼也沒抽)

  好像是在趕《身分跟立場》,還是寫完那篇文沒多久、才剛決定開始寫〈Education〉吧。

  也是抱著想要抽女孩子的心情,然後就看到瑪格莉特在上面轉w

  但是……

 

  為什麼連閃閃也在上面轉啊!!!

 

  雖然後來還是瑪格莉特來我們家啦……

  這件事、讓人有一種「只要想抽女孩子,閃閃就會來湊熱鬧」的猜想……

 

  ──啊,回歸正題。

  〈真兇〉這篇文中,艾伯應該算是稍微反省了自己,而讓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艾依。

  嗯……簡單來說,大概是這樣吧。

  會想這樣寫,算是因為看了一些其他人對於後面R卡劇情討論的關係吧。

  不然以我目前自己真的看到的R卡內容,會有一點點想推翻這篇文啦……(遠望)

  (順便慶祝一下,前幾天幫艾依R了~(灑花))

  然後,這篇故事發展到最後,艾依果然還是退縮了呢(笑)

  話說……我個人其實很擅長幫人家立「好人旗」跟「友誼旗」喔 ° w ° )/ˇ

 

  ──開玩笑的(一半)。

 

  然後,關於〈禍端〉這篇文嘛……

  原本只想寫短短的,因為重點只有最後面而已(咦?)

  但為了讓大家真的誤以為這是篇認真、帶點小哀傷的文,就鋪陳了一大堆w

  基本上,這篇只是想讓大家知道為什麼前輩會誤會。

  附帶一提,這篇的時間點是伯恩先生跟前輩的黑森林野餐結束後。

 

  最後一篇的〈默哀〉,很明顯的就是聖女之館的大家在吐槽艾依(笑)

 

  【幕後花絮】

   插畫 1-2.jpg  

  【關係圖】(雖然在圖區放過了,但有新增幾句話喔!)

   關係圖 2.jpg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