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內容物為「架空」設定,這點還請注意。

 另外,文筆不好還請多多包涵(鞠躬)

 


 

【UL】72 Hours

 

  「E中隊以下幾位成員,特別是拉法基中尉。」

  「有可能是鄰國的間諜,所以要拘禁、監視72小時。」

  「以上,報告完畢。」

 

 

※08/13-07:39

 

  眼前的餐盤盛裝著統一份量的食物,拿起叉子開始執行任務,沒有一絲猶疑的刺入對方的體內,而後豪邁而俐落的將之送入口中,然後一再的反覆,直到盤中的食物全都淨空為止──這份進食作業,出自於生物最原始的生理訊號,亦為思考所認可的最基本任務。

  周遭自然的被吵雜環繞著,但個人的私密領域並未受到侵略,除了用餐時發出的那些細小聲響,還是如同以往的享受安靜的用餐時光,然而,卻也參雜著不同以往的煩躁感

 

  ──里斯‧拉法基中尉正受到個人特別監視。

 

  前一陣子的某項任務之下,里斯及一些同隊成員得知了某些訊息,基於規定向上回報,換來的卻是上頭的懷疑,因此,對他們下達了暫時拘禁、監視的命令。其中,里斯被認為必須更加嚴密的監視,所以派出了對這方面很擅長且習於應付人犯的某個人來執行。

  目前,里斯僅被允許活動於軍事機構裡面,雖說生活作息跟工作一切照常,不過,都必須受到他人的掌控與記錄,這也是讓里斯覺得不自在的地方。

  「可惡……為什麼我要受到這種對待啊……」里斯緊握著叉子,而後怒瞪著坐在對面的人。

  「放心,我不會漏掉你的一絲一毫的。」

 

  ──伯恩哈德‧賽佛特中尉正在執行特別監視任務。

 

  當伯恩接下這項任務時,心中沒有任何多餘的疑惑,只是有些意外兩人是在這種情況下重逢;對他們兩人來說,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自里斯先從軍校畢業而正式入伍以後,這也許是第一次

  接下來的這72小時中,伯恩都必須跟著里斯並詳加記錄,像是現在伯恩就坐在里斯對面一同用餐,而且和剛剛他所說的那句話一樣──絕對不會遺漏里斯的任何舉動。

  「唔嗯……」聞言,里斯也只能將怒火壓下,進而將思緒轉移到食物上。

  一次交談結束後,自然而然的回歸沉默,再來便需要等到下一次開啟對話的契機──里斯的叉子突然入侵伯恩的餐盤,十分強勢的掠奪了餐盤中的某樣菜色。

  「……反正、你也不愛吃這個吧。」咬著叉子的里斯將目光移至他處。

 

  「──看來你都記得呢。」

 

 

※08/13-10:26

 

  「我說……連這裡都要一起進來嗎?」

  「是的。但基於個人隱私,我會轉身背對你──所以請安心解手。」

 

  見對方以不容質疑的語氣來答覆,里斯拖著遲疑的腳步進入男用廁所。

  對現在的里斯來說,只是上個廁所也變得相當彆扭,就算對方已經表明會尊重這方面的個人隱私,但不論如何都還是處在他人的監視之下。

  「──感覺很差、對吧?」

  他人的聲音傳入里斯耳中,他往身旁一看──是兩名跟他一樣遭到拘禁、監視的隊員。

  那兩人臉上都掛著無奈的淺笑,稍微往後方指了指,除了伯恩之外還有兩個人背對著他們,而那應該就是負責監視那兩人的人員,不過,顯然與負責監視自己的伯恩有很大的不同。

  「里斯你還真是倒楣啊,居然需要特別監視。」

  「而且還是那一位負責執行。」

 

  伯恩的兩位同僚進到廁所時,對方簡單打聲招呼後便一起站著待命。

  三人的對話皆毫不保留的落入餘三人耳裡,並且被絲毫不差的記錄了起來,後來,也許是等待了有些時間,伯恩思量了一下,便非常直接的對里斯提出質疑。

  「解手的時間有點久,我認為你有可能在做多餘的事──那麼,我要轉身了。」

  「哇啊、就快好了啦!不准轉過來!」

 

  看著里斯和伯恩離去的身影,餘四人為其中一人祈福著。

 

 

※08/13-15:12

 

  人來人往的軍事機構走廊上,為了不同的目的踏響自己腳上的軍靴,有的純粹、有的沉鈍、有的沙啞、有的強勁……等等各式各樣的念頭混雜在一起,如此這般伴隨著人心而有所變化──現在的里斯是踏著煩躁的節奏,跟在後頭的伯恩則是異常的深沉。

  實際上,以里斯目前的處境,根本無法將某些重要的工作交給他,所以只能做些沒那麼重要的工作,甚至連一些打雜的事也被丟到他身上。不過,里斯本身倒也不是介意自己淪為打雜的,而是自己無時無刻都必須被人看管著,變得很不自由這點讓他很反感。

  拐個彎後轉換到另一條走廊上,而這條走廊上就沒有什麼人了,忽然有一名女性與里斯的視線交會,兩人自然的停下腳步並打了招呼。

  「那個、拉法基中尉,上次我……」對方似乎有點緊張,而無法將剩下的話說出口。

  話雖如此,里斯卻還是了解對方想說什麼,於是,他彎下腰且十分鄭重的向對方表露自己的答案。

 

  「──抱歉,我沒辦法回應妳的心意。」

 

  聽到里斯的答覆之後,對方笑著表示沒關係,也說自己也算是放下一件事了。

  雙方調整到方才的步調,回到各自的道路上──這段小插曲也被寫進記錄當中,對身為監視者的伯恩而言,這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小事,然而,另一種層面的他卻無法忽視這件事。

  儘管那句話是所針對的對象是那名女性,不知為何,伯恩腦中不自覺的將人稱替換成「你」,彷彿自己就是當事人一般;此外,更差一點促使自己說出「為什麼」三個字,但他隨即克制了這股情緒波動,卻也喚起了埋藏已久的低落與焦躁。

  兩人在某種層面的默契之下,使氣氛變得死寂,而里斯自言自語般的講了一句話。

 

  「……我,也無法得到回應呢。」

 

 

※08/14-09:46

 

  某一部門的門打開後,走出來一位右眼旁有道傷疤的男子,他跟裡頭的人又稍稍笑鬧了幾句,才正式的離開此部門。就在這時,他看到走廊的另一端,出現了一個被強烈煩躁包圍的身影。

  「啊、里斯前輩,你怎麼了……唔!」男子原本還很開心的跟里斯打招呼,不過當他看到緊跟在後面的伯恩,便驟然中止了後半段的字句。

  「喔……弗雷啊。」里斯一副不太有精神的模樣。

  概略分析兩人的狀況,那名男子──弗雷這才想起不久前里斯遭遇的事,因此,他苦笑著表示相當同情里斯,並要里斯想開一些。而這些話一說完,他便撇開里斯且搭上一旁伯恩的肩膀,忽然的拉近距離、在對方耳邊低聲私語著,他的眼神透露出少許嚴肅。

 

  ──任務以外的事,還請多加思考啊。

 

  「對了、弗雷,上次休假時……」

  兩人開始聊起公事外的話題,雖然聽起來大致上只是一般很普通的日常閒聊,基於職責伯恩依然必須詳細的記錄下這些對話,可是,談話內容卻越寫越令伯恩覺得不對勁,似乎還在不知覺中加重了自己的握筆和下筆的力道──在里斯跟弗雷結束對話時,謎底便被揭曉了。

 

  「那麼,下次一起去吃飯吧。」

 

  隨著里斯的腳步再次開始前進,一直默不作聲的伯恩也跟著離去,弗雷便默默目送他們兩人的背影。

  這時,伯恩突然略為轉身,並往弗雷的方向瞥了一眼,而弗雷的臉部肌肉轉為僵硬。

  「嗯……之後該怎麼解釋呢……」弗雷無奈的搔頭。

 

 

※08/14-19:22

 

  狹小而非密閉的空間裡,獨自一人接受不斷落下的水珠。

  擅自脫離群體的水分子化為白色蒸氣,如此繚繞於身體四周,自另一種思考觀點來看,現在的狀況也能說是身處在水當中。液體狀的與氣體狀的;能賦予理論的與未知狀態的;實質上所碰觸的與精神上所觸及的──廣義上的認定使某些事物的邊界變得模糊,連思緒也一同變得飄忽不定。

  不斷侵入腦中的水聲,除去不少表層的雜念而引領出內部的想法,儘管那股煩悶仍然存在,但里斯想至少現在是可以釐清一些事情的狀態。

  現在,在淋浴間洗澡是被允許的,然鎖門是不被允許的,外頭更有伯恩一人守著。

 

  伯恩哈德是個可以信任的男人,這點是確信的。

 

  對里斯來說,無端惹上這種莫名其妙的麻煩,就算內心再怎麼不滿,其實也該沉住氣、壓下怨言,因為說不定一點疏忽便會引來更大的麻煩。奇怪的是,在身為監視者的伯恩面前,那股不甘卻不自覺的以各種形式呈現出來,像是言詞上、表情上或是氣息上等各方面──可是,伯恩並未指責過他。

  思及此,心裡深處的模糊漸漸變得清晰,這讓里斯輕輕的嘆了口氣且喃喃自語。

  「是那傢伙、真是太好了……」

 

  咚──略鈍的聲響,突兀的出現於此。

 

  一聽見不該出現的聲音,伯恩隨即打開淋浴間的門,眼中似乎閃過一絲緊張。

  門被打開之後,溫熱的白色煙霧自然的流往伯恩的方向,為了趕快弄清楚裡頭的情況,伯恩向前踏了一步並打算呼喊里斯,而施加在所有一切的時間魔法,彷彿在一瞬間失靈──投射於伯恩視網膜上的是,貌似準備彎腰的里斯。

  察覺背後有奇怪的動靜,里斯稍微側身轉頭,於是他們兩人四目相交。

 

  「哇啊啊──你做什麼啊?我只是手滑肥皂掉了而已啦!」

  「唔呃……還不快點把門關上!混蛋!」

 

 

※08/15-00:54

 

  微量的光粉末悄悄的穿過玻璃,飄落在無生命的物體上,僅有極少數是攀附於生物表面。

  就像是一枝白色的筆以相當微弱的力道,描繪出一條條線條,但並無法準確的勾勒出任何物體的全貌,只能任由其繼續跟暗色融為一體,而且「在黑幕之下」是個誘人的條件,原本蟄伏的一切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人的心臟跳動有了不一樣的節奏

  目前,身為被監視者的里斯躺在雙層床的下層,看起來已經步入夢鄉,伯恩一樣盡責的盯著里斯。

  排除掉監視者這項責任的話,對伯恩來說,算是相隔已久、再次這麼仔細的看著對方,況且,還比以前身為「後輩」的自己更能好好品嘗對方的細微之處。回想兩人這段時間內的相處,以及上頭加諸於里斯身上的強橫,再望向里斯的睡臉,他不禁緊握自己的雙手。

 

  ──能否自詡自己是讓他感到安心的人呢?

 

  這時,床上忽然有了動靜,睡夢中的里斯推開了被單,見狀伯恩反射性的想把被子拉好。

  伯恩蹲下身子後,伸出去的手卻突然停住了──半跪下來,並讓另一隻手倚在床上,慢慢的縮短兩人臉部的距離,然而只剩一、兩公分的時候,他卻保留了後續動作。

  稍微拉開了距離,他隔著空氣撫上里斯的額頭、眼睛、鼻子、嘴唇,越過下巴後的是喉結、鎖骨、胸膛的肌肉線條、腹部的肌肉線條,不過,即將到達骨盤時便停止了這個行為。

  良久,在沉寂的黑幕之下,才跟空氣低聲說出自己的想法。

 

  「……真想讓你成為我的。」

 

 

※XX/XX-XX:XX

 

  隨著72小時拘禁、監視的結束,監視者與記錄一同向上回報。

  再加上,某些單位的調查之下,里斯與其他隊員很快的就洗刷了嫌疑,正式的回到往常的崗位上,一切恢復平靜──而現在的里斯如同以往,在工作間的空檔之餘,進行自主訓練。

  於適當的時機結束了自主訓練,里斯走到偏僻的角落坐了下來,他彎起右腳並讓右手肘靠著,待氣息變得平穩後才補充水分。

  臉上的表情像在思索著什麼似的,里斯突然沒來由的說:「監視我的任務應該結束了吧?」

  之前的監視者──伯恩哈德,從某處走到了里斯面前,而他一句話也沒說。

 

  「……真是差勁啊。」

  「不管是你現在的行為,還是那天晚上的所做的事、所說的話……」

  「伯恩哈德、你這個下流的跟蹤變態!」

 

  聽聞里斯略帶激動的話語,觀察里斯緊蹙眉頭的表情,捕捉任何關於里斯這個人的訊息。

  統合、分析之後,伯恩所採取的行動是──蹲下來、將里斯壓在牆上。

 

  「是啊,我是下流的跟蹤變態。」

  「而這也表示我再做些更差勁的事也是被允許的,對吧?」

 

  「什……唔!」對方說話的瞬間,即侵略的最佳時機。

 

 

─完─

 

【後記】

 

  這篇故事的靈感來源是《非戰特攻隊》的第20話及其後續劇情。

  看著被監視的一些微妙的過程,因此,想說「如果前輩被伯恩先生監視的話……」應該很有趣吧。

  當然,被拘禁、監視真的是件討厭的事,因為感覺很沒自由嘛。

 

  整篇文是72小時內的細碎事件集合而成。

  雖然大多是前輩的想法,但也有混雜伯恩先生的想法,其中更有兩個時段是各別描述。

  文中,前輩與伯恩先生的關係算是在軍校時期就建立了,但之間只是「前輩與後輩」,儘管兩人內心已經有不太一樣的情感。而這份情感,隨著前輩先行入伍、各分東西之後,也就變得有些不確實,不過,這點算是只特別針對前輩,因為伯恩先生只是將情感埋到更深層,並且繼續讓它發酵而已。

  在這次嫌疑事件下,兩人重逢了,而分別是監視者跟被監視者。

  對前輩來說,兩人的關係就像被時間所磨去似的,但這段相處時光卻令模糊逐漸轉為清晰;而伯恩先生的話,時間則是像酵母菌一般的存在,喜歡的心情一直醞釀著,並在這次互動中慢慢的顯現出來。

  最後成為撮合兩人的關鍵,就是發生在半夜的那則故事。

  另外,在72小時開始後,「第一次」這個關鍵字,所指的是「第一次正式面對面」。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

 

  接著,再幫各位稍微回顧一下內容(笑)

  

  最後,附上一則小故事,梗也是來自《非戰特攻隊》(護士小姐的執著好可怕啊)

 

【隨篇附贈】探病

 

  於某次任務之中,E中隊人員傷亡慘重,其中一名傷患就是里斯。

  目前,里斯正在軍醫院養傷,而他跟負責照料的女性護理師之間,似乎有件無法達成協議的事──除了背部跟手上的傷以外,里斯的雙腿也受了頗為嚴重的傷害,其中之一還有骨折。因此,護理師希望里斯盡量不要站起來走動,避免造成額外的負擔。

  「所以說、想上廁所的話,請在這裡解決!而且我也需要採集尿液!」

  「可是、我覺得自己去也是沒問題的啊!」

  這時有人輕敲本來就開著的病房房門──伯恩有些尷尬的站在門口,跟爭執的兩人互看了一下,稍後才表示自己是來探病的,而護理師詢問了一下伯恩跟里斯的關係後,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如果是同性之間就不會尷尬了吧!」

  「咦?」餘兩人同時發出疑問語。

  接著,護理師將剛剛所爭執的事說給伯恩聽,還問伯恩是否能幫這個忙。

  思量過後,伯恩答應了護理師,於是兩人目送著護理師離去。

 

  「那麼──」

 

  隔天,弗雷也抽出時間來軍醫院探病,不過,他只看到縮在被窩裡不出來的里斯。

  「呃……伯恩,你是對前輩做了什麼啊?」弗雷望向身旁的伯恩。

 

  「沒什麼。」

 

 

─完─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