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CP為「伯里」。

 如果有涉及連隊的相關事項,都是我個人設定的。

 角色個性也只能靠野性的直覺(?)去妄想(?)了。

 所以或許會有一點BUG,這點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而本次時間點在《身分跟立場》之後,但伯恩先生有稍微幫忙回顧一下。

 因此銜接上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大概)

 還有,文筆不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鞠躬)

 


 

【UL】這已經不是弟不弟控的問題了

 

  現在,我跟里斯之間的關係已經傳遍全連隊了。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呢?是因為里斯似乎採納了弗雷亂來的意見──當眾跟我要求一個早安吻,很有可能是想看我窘困的模樣,然而,他們兩個大概都沒料到這正合我意。

  事情傳開之後,雖然我跟里斯、甚至包括弗雷都被隊上的人調侃過很多次,但那也不是什麼多嚴重的事,倒不如說,這整件事背後的效益才是我所期望的。不過,關於這件事我不打算跟里斯說,而弗雷應該很有可能已經察覺到了。

 

  「喲、伯恩哈德,最近好嗎?」

  幾位剛結束狀態調整的同隊隊員在走廊上迎面而來,從對方的語氣來推測,大概又是想以里斯來揶揄我,而這只需要跟往常一樣稍微應付一下就行了,橫豎對方也沒有什麼惡意。

  人群之中,沒有太大意義的笑鬧持續了一些時間,可是,不知道是誰提出了那樣的問題,使氣氛不協調了起來,連我也變得有點奇怪。

 

  ──要是有一天弗雷特里西跟里斯一同遭遇危險,情況卻只允許救一個。

  ──那你會選擇救哪一個呢?伯恩哈德。

 

  「咦?親弟弟跟戀人嗎……」

  「一般來說,應該會救……自己的弟弟、吧……」

  「以伯恩哈德來說,會救弗雷特里西吧……不只是親兄弟、感情也很好。」

  「依之前的印象,伯恩哈德算是弟控……吧,雖然現在有戀人了。」

  「果然、是救身為弟弟的弗雷特里西吧?」

  我沒有提供任何意見,但其他人不知不覺開始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而且討論的趨向亦相當符合人之常情。在他們討論出一定結果後,才想到要詢問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可是,早已有答案的我卻猶豫了,我無法講出自己的答案。

  就在我遲遲吐不出一個字的時候,某個熟悉的聲音介入我們之間。

  「──這問題就由我來為你們解答吧。」

 

  「伯恩哈德救的人是弗雷特里西、這是絕對不會錯的!」

 

  「啊、是里斯前輩。」

  眾人的焦點都放到了里斯身上,站在一旁雙手抱胸的里斯正以「你們在偷懶什麼」的銳利目光盯著所有人,其他人這才想起各自都還有正事要辦,也就這麼一哄而散了。

  此時,走廊上只剩我跟里斯兩個人而已──同時,心裡產生一股自我厭惡感,因為我不用親口回答問題的答案,因為內心深處居然鬆了一口氣,因為里斯他替我說出了答案。

  「好了,不要露出那種表情。」里斯邊說邊用手上的公文夾敲了我的頭一下。

  也許是感覺到我還是很介意剛才的問題跟答案,里斯輕輕的嘆了口氣,並將我的頭調整成能跟他面對面的角度,而後表示這種問題任誰都會感到無所適從的。

  「所以,接下來的話給我好好記著。」

 

  剛才那種問題在某些意義上很可笑,卻也十分嚴肅沉重,因為一旦碰上了做出決定是理所當然的。

  這個問題其實是有答案的,只是我們會去評估它的正確性,然而,事物本來沒有絕對的對錯標準,不管是哪個答案都有它的缺失,總有讓人想否定的部分,因此,才會認為這種問題是無解的。

  再來,里斯將話題轉回我該救弗雷還是他的這個問題上──若是以我的立場來看,里斯認為他也會決定救弗雷,儘管那種時候他可能也會有一絲希望我救他的心情,但是,他更加希望我能選擇那個所謂「比較正確」的答案,而那也是我說不出口的答案。

  「話說我可不認為自己無法化險為夷,你去幫弗雷還比較實際。」

  「而且,真要是遇上連我都無法解決的危機,你栽進來說不定只是多賠一條命罷了。」

  跟以往一樣自負、略帶狂妄的發言,不知為何卻逗得我想發笑,不過,接下來的話卻令人完全笑不出來──或許是想更加堅定我的抉擇,以及消除我的猶豫,才會做出這樣的約定。

 

  「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你卻是選擇救我的話。」

  「那麼、到時我們分手吧──而且是連朋友都當不成的完全絕交。」

 

  聽到這些話,感覺心臟被狠狠的捏了一把,而那股疼痛遲遲無法消散。

  或許是因為察覺到我難以壓抑下來的感受,所以才稍微倚著我的肩,慢慢拉近彼此的距離──隨著唇的間距逐漸縮短,那雙藍眸亦悄悄的消失於眼簾後方,接著感受到輕微的壓迫與微熱的氣息。

  這個吻就像是在安撫我一般,之後又再次對我低聲私語著自私的溫柔

 

  過了一段時間,我的情緒好不容易才緩和了下來。

  在互相對看了一會兒以後,我才平靜的說出方才意識到的事:「啊,踮腳了。」

  「唔嗯、少囉嗦啦!誰叫你長那麼高啊!」

 

  生氣的吼了我一聲並大力的推開我,於是里斯就這樣氣沖沖的轉身離開了。

  里斯的背影漸漸遠離我,可是,那些話卻依舊沉沉的壓在我心頭──之所以會感到沉重,是因為我知道自己一定會這麼做的;之所以會感到痛苦,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跟期望一樣。

  一字一句仍縈繞於我的腦海中,伴隨著那股疼痛一直在體內徘徊不去。

 

  ──記得喔、到時候要毫不猶豫的捨棄我。

  ──而在那之後,就把我忘了吧。

 

 

─完─

 

【後記】

 

  在後記開始前,要先代全連隊表示──

  可惡!你們兩個不要在大庭廣眾下放閃啦!這裡是走廊耶!!!

 

  那麼、就來talk這篇故事吧( ° w ° )/ˇ(←作者又有點壞掉了)

 

  嗯,標題很奇怪這點我也認同,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下這樣的標題。

  這篇是在寫「布勞的說故事時間 V(目前耕耘中)」時想到的,原因請讓我保留到「V」完成並發表,這點還請各位見諒(鞠躬)。不過,可以透露算是真的跟「弟控」這件事有點關係。

  然後,其實我並不討厭在伯恩先生身上加諸弟控這個設定(病態或過度極端除外)

  我自己感覺雙子互控,應該就是一般感情很要好的手足吧,啊,順便表示一下,我是親情派。

  話雖如此,文中其實並沒有特別琢磨弟控這件事(真糟糕啊,這樣跟標題好像無關了呢)

  那關於控不控的事情就在這邊結束了。

 

  文中這個問題,曾經畫過不正經版的短漫,然後這次是正經版。

  其實要說有答案也是有答案、要說沒答案也是沒答案,感覺就像方程式的解吧──有一個數字能夠滿足方程式,可是另一個數字也許無法符合。而這只是在方程式的規則下不是正解,但要是稍微撇開方程式,由各數字組成的組合,都也是個答案吧。

  啊,不過這只是個比喻而已,請不要用在數學上,不然不只老師、連我都會吐血,這點還請注意。

  文中應該很容易知道伯恩先生的答案是什麼,雖然這是個理性跟情感都支持的答案,但心裡依然有種疙瘩,所以伯恩先生才無法將答案說出來。後來,前輩卻替他回答了,而且還是他所想的答案,這使他鬆了口氣,也使他有種自我厭惡的感覺。

  對前輩來說,大概也是很清楚這對兄弟感情很好的事情,再加上,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他是伯恩先生很有可能也會做這樣的決定,此外,這也是個比較符合一般大眾期望的答案。而前輩看到伯恩先生似乎無法釋懷的表情,才會完全攤開來跟伯恩先生說,甚至有點強迫伯恩先生接受那種提議。

  前輩所說的話,雖然會讓伯恩先生感到痛苦,但前輩認為這是必須的,更因此有了最後幾句話──而這些算是前輩本身「自私的溫柔」。

  題外話,寫這篇時一直會想到某部作品啊(可惡啊!那應該是Bad End吧!)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

 

  然後,關於前輩踮腳親伯恩先生這件事-w-

  我個人覺得平常應該都是伯恩先生自己稍微彎下來,不然就是前輩硬拉下來,還有可以無視身高差的場合,像是坐著啦、躺著啦之類的。因為感覺有點關係到自尊,所以總覺得前輩不太會自己踮腳(笑)

 

  接下來,是後續吧。

 

【隨篇附贈】追加條件

 

  「你們兩個還討論得真開心啊。我也是有發言權的吧?」

  稍早,弗雷從別人那裡聽說伯恩被問了那種問題,但並不清楚伯恩的回答,因為當時是里斯突然介入並代為答覆,於是,弗雷趁他們三人聚在里斯房裡時一次問個明白。而在了解餘兩人當時的結論以後,弗雷覺得不太高興──明明也是問題中的一份子,卻只有他被排除在外。

  「唉……算了、反正如果是我的話,也是會選擇救伯恩的。」

  雖說對於自己沒參與到討論而感到有些不快,可也是能理解那兩人的想法,因此,弗雷便不打算繼續深究了,反倒是延續了這個話題。

 

  「──不過,我有幾個追加條件。」

 

  仔細回顧剛才那些問題,皆為建立於「雙方險境差不多的情況」,然而,很多事並沒有單單一種模式──倘若其中一方的狀況明顯不樂觀,弗雷表示如此一來就必須選擇救另一個人。

  這時,弗雷用手臂勾住里斯的脖子,並略以威嚇意味的口氣跟里斯說話。

 

  「所以說、那時就算伯恩選擇救前輩你,前輩可不准有任何怨言喔。」

  「更不准就這樣甩了我老哥啊、知道嗎?」

 

  後來,又提出了是里斯必須做出決定的情形,弗雷率先發言,表明這件事他們兄弟倆當下會決定里斯該救誰,而里斯只要照辦就行了──關於這點伯恩跟弗雷這對兄弟絲毫不退讓,里斯自身也沒有反駁的理由,便如此接受了兩人的提議。

  當這類問題差不多都得到結論後,弗雷便走到門邊且說:「那就這樣、我要回去休息了。」

  簡單的互相說了聲晚安,身影就這樣獨自消失於門後。

 

  「今天還真早回去呢……啊!難道說──!」

 

 

─完─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