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此為遊戲「Unlight」的同人創作。

 本文的CP為「伯里」。

 內容物有一些個人任性的我流設定,真的很不好意思(鞠躬)

 另外,文筆不好也請點閱者多多包涵。

 


 

【UL】心跳 ─All The Best Wishes To You─

 

  「哇啊──」不同音色的驚呼聲重疊在一起。

  一名褐色頭髮的青年與一名頭上有著貓耳的少女,兩人相撞於室內長廊和一小走道交會形成的轉角上,而肇事主因在貓耳少女身上──貓耳少女手中抱著高過於自己頭頂的箱子,只能從旁邊偶爾瞥幾眼前方的路,本應當更加小心卻不知為何異常匆忙的在長廊小跑步,因此,撞上了正好從小走道步出的青年。

  所幸的是,褐色頭髮的青年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少女、連同箱子一併接住了,少女隨即向青年小小聲的道謝,只不過,當少女站穩且抬頭望向青年的臉時,她明顯愣了一下。

  青年看了沉甸甸的箱子一眼,便伸出手捧住箱子說:「很重的樣子──我來幫妳吧。」

  「不、不用麻煩里斯先生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少女慌張的拒絕青年的好意,緊接著快速跑離青年而少女的身影隨之消失於長廊彼端,被留在原地的那位被稱為「里斯」的青年,臉上不僅沒有一絲錯愕或疑惑,倒不如說這些似乎全在他的預料之內。

  

  最近宅邸的每一個人,貌似一起瞞著里斯偷偷的在計劃著什麼。

  只是,里斯其實很清楚背後的原因,這全是因為……

  

  ──八月六日,里斯的生日快到了。

  

  以往宅邸下午慣例的點心時間,要是剛好遇上家中成員的生日便會順勢改為慶祝派對。然而,大家都一同生活於大宅內,想要維持所謂的「神祕感」並不容易,況且里斯本身早已參與過不少次驚喜派對的準備,所以,現在這般狀況里斯也理所當然的心裡有數,並打算保持沉默、裝作不知情的模樣。

  話雖如此,事實上里斯也曾想過要大家不用費心的幫自己慶祝生日,畢竟連生前都不知道幾年沒過生日了,而里斯的確私下去跟身為主辦者的某一名小女孩談過,結果得到的回答是「一定要辦」,小女孩之後也娓娓道出自己如此堅持的原因。

  

  「一廂情願也好、自我滿足也罷。」

  「我只是希望你們每一個來到這座宅邸的人,都能於此獲得滿滿的祝福。」

  

  當時,小女孩一面撫上里斯的臉頰,一面笑著說這段話。

  里斯皮膚感受到的只有非活物的冰冷,再次察覺眼前細小的手臂只要稍微施點力就能輕易毀壞,而這個幼小的身體裡頭並沒有跳動的心臟,只有不知何時會被他人終止整體機能的機制。

  於是,里斯就這麼打消了念頭,並準備好好接受來自眾人的祝福。

  

  

※ ※ ※ ※ ※

  

  「祝你生日快樂──!」

  蛋糕上的蠟燭被吹熄的那一刻,眾人的祝福、掌聲與拉炮的聲響一一落下,許多彩帶與碎紙花飄落於里斯身上,此次慶生會的主角里斯高興的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可仍難掩臉上的靦腆。

  生日派對的過程中,陸陸續續有人到里斯面前送上自己準備的禮物,有的是自己親手做的小東西,也有的是到某處去探險尋來的物品,甚至有三個人聯合起來為里斯奉上一隻茸兔、一隻白疆兔和一隻兇兔,而且那三隻魔物仍是活蹦亂跳、非常有精神的樣子,相較之下,收禮者里斯則是無言的盯著在他手中扭動的三隻兔子模樣的生物,後來便直接將三隻小動物轉送給小女孩。

  活動進行了約莫一個小時半才正式畫下句點,後續大致收拾了半個小時,穿著紫色禮服的侍者留下其他侍者與幾名男性戰士做最後處理,剩餘的人則各自散去,其中,里斯打算先回房間處置收到的禮物。

  上樓後,才拐了一個彎,里斯就看到一位面容有些嚴肅的高大男子站在轉角附近。

  

  「嗯?伯恩哈德。怎麼了?居然站在這裡。」

  

  「在等你。」被喚為「伯恩哈德」的男子走到里斯面前,且面不改色的給了這樣的答覆。

  「等我?這麼說起來,你還沒給我生日禮物啊、伯恩。」里斯忽然笑著調侃了伯恩,還順手將收到的禮物放到旁邊矮櫃上並向伯恩伸手,儼然一副真的要跟對方討禮物的樣子,不過,這很明顯是為了隱藏自己沒來由漏了一拍的心音,而伯恩也輕易的看穿了如此粗劣的掩飾。

  眼看伯恩沒有即時給予自己回應,里斯心想開玩笑也就到此為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送禮物、更沒有規定一定要送,再說,禮物什麼的他本來就沒那麼在意,一句真心誠意的祝福其實已經很足夠了──更不用說,眼前的這個人是對自己來說很特別的人,一言一行切切實實的牽動著自己的心跳

  正當里斯打算改口要伯恩不用給自己禮物時,伯恩才開口接續剛剛的話題。

  「我確實沒有準備生日禮物。」伯恩直接了當的坦誠了禮物的事。

  「喔,沒關係啦。我本來就……」

  「──不過。」

  

  「希望你能收下,雖然這不是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伯恩邊說邊伸手取下自己左耳的耳骨夾,隨後將之戴到里斯的左耳上。

  

  頃刻之間、心臟跳動的規律又被眼前這個人打亂了,里斯再一次體認到了這件事。

  原本態度還算從容的里斯變得手足無措,反射性的稍微低下了頭,殊不知這種舉動早就出賣了此刻心裡的每一分感受,更何況,里斯現在臉上的表情根本未加以修飾、掩蓋──微微皺起的眉頭、緊緊抿著的嘴脣,以及,那帶有熱度的緋紅已然暈染每一寸皮膚,皮膚底下流竄的血液自離開心室時便攜著異於往常的觸動,觸動在那一瞬間就流遍了整個身體,身體更因為左耳上的分量而暫時性的停止了活動,只剩左手有一下沒一下的碰著左耳上的金屬物。

  里斯的反應分毫不差的全都落入伯恩眼底,揚起一抹輕而淺的微笑,自然順勢的伸出一隻手摟住里斯的腰,縮短彼此的距離,另一隻手扶著里斯的頭,綠色的雙眸顯露出的僅有想寵溺對方的心情,內心深處亦不自覺的萌生「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惹人憐愛啊」這般的念頭,於是,在里斯額上輕輕的落下一吻。

  「唔……」緊抿著的雙脣溢出極細微的羞怯,左手手指頓時停了下來。

  「吶,里斯。還有什麼希望我幫你做的嗎?」伯恩湊到里斯左耳邊低聲私語。

  極近的距離下,低沉的嗓音貌似使耳朵附近的空氣變得騷動、不安份,左手的皮膚也清楚的感覺到伯恩呼出的微溫氣息,身體的左半部一陣發麻;儘管如此,左胸裡的心臟卻依然瘋狂的跳動著,因為這時體內分泌了比平常還多的一種戀慕的情感激素,那個激素持續的作用於每一組織器官,更深至每一細胞。

  兩人如此靜默了一會兒,里斯本來緊閉的嘴脣開始出現小幅度的閉合,但仍未發出一點聲音。不久之後,才像是心一橫般的用右手稍稍倚上伯恩的肩膀,似乎小聲的在伯恩耳邊說了些什麼,說完後又立刻緊緊抿住自己的雙脣,頭也悄悄的低了下來,而伯恩只是輕描淡寫的笑了笑,稍後偷偷的親了里斯左耳上的耳骨夾和耳垂,並且也在里斯耳邊悄聲給予答覆。

  「我知道了。我會給你更多祝福的,里斯。」語畢,又再吻了一次里斯的左耳。

  

  這一時刻,耳朵上輝映的光芒就像是在見證兩人的心跳一般。

  兩人的心跳,也見證著彼此共度的每一時刻。

  

  ──晚飯後……我的、房間。

  

  

─完─

  

【後記】

  首先,先正式的說一次──

  

  祝里斯前輩生日快樂\(≧w≦)/ˇ

  在此先奉上賀圖!!

  

 

  再來,關於這篇故事呢──

  除了主催flOw桑提供的主題之外,還結合了「定情物」這個想法,嗯。

  所以,要在這邊說聲不好意思,這次蠻任性的沒有依照miya老師的設定走──伯恩先生的耳骨夾應該是只有右耳有戴呢。雖然以前曾想過伯恩先生可能只有戴一邊(這倒不是想到什麼特殊意涵,只是覺得如果想表現有個性的流行風格,大概會只戴一邊之類的),不過,又覺得兩邊都戴好像比較普遍一點(耳環飾品什麼的本來就大多是戴兩邊),後來便乾脆當作兩邊都有戴了。在寫這篇故事時,算是稍微預防萬一的查了一下有沒有關於伯恩先生耳骨夾的事,然後,一查就被打臉了(掩面)

  於是乎,又一如往常的開始掙扎、糾結、頭痛與胃痛(?),想想看有沒有什麼補救方案,但是、不管怎麼想都蠻牽強的,故事模擬的過程也不是很順,而且我還是比較喜歡最初的方案、也就是現在故事裡的內容──因為給予對方自己一直配戴在身上的物品,感覺意義還是比較深刻一些,特別是原本是一對的東西、更有那種定情之物的味道。想來想去,還是一意孤行的使用了本來的想法、嗯。

  呃嗯……總之,任性的依照自己的想法考量這點、真的非常不好意思(鞠躬)

  接下來嘛──這篇故事很明顯是在想寵溺前輩的心情下寫出來的(掩面)

  當然,我也認為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只會產生正面的情感,有時多少也是會有比較負向的情感隨之誕生,因此,我也認為不可能只要正面的部份、而是要連負面的部份一起承擔,只不過,正面的部份跟負面的部份要好好的拿捏就是了,因為就算是負面的也有可能會轉化為正面的,相對的,正面的也有可能轉化為負面的。不過,想到一旦回歸最初戀慕對方的心情時,總覺得那份情感應該是相當單純而純粹的吧,因為當初本來就只是中了「愛戀」這般的咒,後來進而演變出各種複雜的面向。

  站在眼前的這個人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惹人憐愛啊──雖然有點「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意味,但文中主要展現的就是這樣的心情。嘛、講這麼多,其實只是我想寵溺前輩、給前輩滿滿的祝福而已啦(笑)

  

  然後……是說這明明是要來慶祝前輩生日的,卻弄得像是在訂婚呢( ° w ° )/ˇ

  所以說,之後打算在11月7日結婚嗎?(前輩表示:並沒有!!)

  

  那麼,十分感謝大家閱讀到此(鞠躬)

  最後再說一次──

  

  祝里斯前輩生日快樂\(≧w≦)/ˇ

 

創作者介紹

yl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